第一百零一章--近戰,最強(一)

世界政府趁著眾人前往歐洲,親自穿上黑甲,剷除美洲所有的反抗勢力,並且協助各種宗教改革、起義以維持秩序;而在墨西哥,傑克將強力軍火交給部分毒梟,繼續實施地下勢力的管制。除了歐洲和亞洲某部分之外,其餘地方也慢慢回復正常,而所謂的正常,是指被世界政府監管,同時擁有社會的秩序。

亞洲之所以是例外,是因為各個在中國之內的門者部落或民族也紛紛走出,守護領土。要不是世界政府被禁使用核彈,他們必定成為炮灰。人數的優勢讓世界政府的魔掌尚未伸展至那裡,可是,日本卻是已經由政府勢力帶領,殲滅大部份的門者,更何況壬生一族幾乎全部被殺,問誰還有能力阻擋?

在香港的執劍一眾,自明鋒從房間之中走出來,他們便開始坐著一艘裝備著反追蹤及光線折射系統的中型遊艇出發,此遊艇可以避開雷達監察,而且只要遠於二百米外,人亦會因其光線的折射而看不見這遊艇。當然,在二百米內的人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這艘尚未算奢華的遊艇。

明鋒道:「各位,據真龍靈錄記載,骸血龍是有史以來最恐怖、威力最強大的魔獸,體型雖然龐大,但依然敏捷,即使高階三門者在他面前,都未必能夠全身而退,可想而知力量級數。可能因為量變而產生質變。」此話一出,在場的人也不禁感到恐懼,尤其是彼得和瑪麗,他們以為高階三門者只是傳說,誰不知當真存在,而且噬魂者更要召喚出更高階三門者更加強大的怪物出來,這豈不會是滅世。可知中階三門者已有接近移山填海的能力,光是想像,也知骸血龍有多恐怖。



「召龍陣需要血石、活人、骸骨、骸血龍頭骨、各種古獸殘肢、大量靈力,可惜具體數量未知,不過大概估計注入既靈力量,將會等同骸血龍擁有既靈力上限。今次我們係偷襲,源於實力不足以及我需要驗證兩件事。」

宋龍好奇問:「兩件事?」

「一件關於但丁能力,一件關於東尼一派的底牌,恕我無法在現階段透露。分隊情況就根據先前所說一樣,希望大家能夠完成任務。就這樣。」話後,明鋒便回到船中的房間。

或許因為臨近大戰,其他人已沒有嬉皮笑臉,不是運行靈力,就是進行冥想,為戰爭而裝備自己。每個分隊皆有任務,事到如今,即使失去真鳳,不過明鋒所佈下的局早已完成,亦只好作出人物上的變動。明鋒只怕,暴走中的真鳳會破壞計劃,甚至幫助噬魂者。

而在法國巴黎,奧塞斯赤裸上身,單人匹馬站在巴黎鐵塔上,四周空無一人,彷似一個舞台,決定誰才是近戰最強。藝高人膽大,同為中階三門者的伊諾夫斯然隻身走去。



奧塞斯看到慢慢走來的伊諾夫,直接跳至地上,如同小型隕石墜落,雙腳踏在地上時,身邊的地面也碎裂起來,而他絲毫無損,反而目光烔烔,整個身體正正處於顛峰狀態,血脈沸騰道:「伊諾夫,也是時候讓我們一決高下。」

伊諾夫冷笑:「大戰在即,你所在意的竟然是我和你之間的高下?」

「一山不能藏二虎!雖然我被尊稱白色坦克,但你和我也同樣近戰強橫,先前決戰既然無法分出勝負,就等今次堂堂正正,分出誰才是近戰最強!」奧塞斯爆發唯我氣勢,湧如巨浪,翻起一陣狂風,將地面碎石射向四周,直捲向伊諾夫。

奧塞斯從出生至今,總比身邊人強大,雖然曾受挫敗,可是當他慢慢開發潛力後,強大的靈力讓他如虎添翼,幾乎戰無不勝,以雙拳打出名堂打遍天下,更被尊稱白色坦克。不過他最自豪的近戰竟在一次與另一名近戰強者戰鬥中感到挫敗,而那人就是面前的伊諾夫。

伊諾夫釋放尊者氣勢,氣勢凝聚近似石牆,將碎石和那唯我氣勢全部都擋在自己面前。兩種恐怖的氣勢相拼,讓碎石變得更碎,直至成粉。與此同時,他釋放出漫天殺意,彷似讓氣溫也降低不少,冷道:「馬上放走美琳。」



「你到達之後,我已經下令放走美琳。好色一生,終於找到了一個令你安定下來的女人?哈!」奧塞斯步步走向伊諾夫,雙手一鬆,輕輕張開,這像是和諧無害的舉動反而更讓人感到危險重重。

伊諾夫右手輕撫八字鬚,目露凶光,字字鏗鏘,說:「每人也有自己的歸宿,哈哈!可惜,你臨死也未遇到一個可以令你留戀的女人,簡直可悲!」

二人越走越近,相差的距離不過三百米,這種距離根本算不上什麼,二人都沒有急於一時攻擊,可是彼此也將靈力運行於雙腳,準備突刺。奧塞斯嘲笑伊諾夫的愚蠢,說:「女人?愛情?哈!如果你不是世上最強的九人,你覺得美琳還會喜歡你嗎?」

伊諾夫豪邁大笑:「哈哈!說到底,只是你怕。」

奧塞斯緊握右拳,嘴角上揚,道:「怕?哈,我不相信變幻莫測的愛情,我比較相信自己的實力。伊諾夫,我期待了今天好久好久,別令我失望呀。」場中殺意濃濃,要是有其他人在,可能會被那交織的殺意扼得窒息致死。

突然,二人同時衝前,腳下地面皆碎裂,只一瞬間二人的拳頭相撞,產生一道極大的衝擊波,大地為之一振,馬上出現一道裂痕,附近建築物的玻璃窗全部化成碎片,就連巴黎鐵塔也搖晃一陣。

二人臉上也掛上一個滿足的笑容,奧塞斯笑說:「真不愧被我視為宿敵,值得我傾力一戰!」伊諾夫大笑,知道即使戰死也無悔無怨。

奧塞斯突然轉招,左手本於腰間,突然靈力一動便使出鮫彈,三條鮫魚破空而出,直指伊諾夫。可是伊諾夫也是近戰無雙,才一收右手,左拳便已經揮出,力量隔空轟碎鮫魚,餘勁未衰,直轟奧塞斯。



奧塞斯看得興奮,大笑:「好強大的力量。哈!」低身避開那餘勁,便聚勁於下盤。二人力量已大得可以運勁打向空氣,將空氣直接擊向對方,威力堪比來福槍射出的子彈。

伊諾夫知道鮫彈只是煙幕,好戲正在後頭,於是重心下移,搶先進攻,轉身勾踢踢向奧塞斯頭部,猶如一記快速鞭擊,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行雲流水,完美無瑕。

奧塞斯也非省油的燈,轉身用左手手肘以硬碰硬,擋下轉踢,更暗中運勁於自己手肘猛然推開伊諾夫的左腳,再向伊諾夫的背後奮力揮出一記直拳。這拳的威力幾乎無可阻擋,視鋼鐵如紙板,光是看去也能感到一股巨大無比的壓力。

雖然伊諾夫背對奧塞斯,但不慌不亂,身向前滾,在空中僅僅避開那拳,右腳更狠蹬在奧塞斯的腰間,更利用那反作用力拉開彼此距離。那一蹬威力豈同小可,伊諾夫對於能量的控制已是入微,將能量全數落在奧塞斯腰部。

要不是奧塞斯反應極快,將重心右移,身體傾斜以卸去少許力量,和將靈力移到腰間作為防禦,或許那一蹬已經分出勝負。他口中突感鮮甜,然後抹去嘴邊鮮血,那陣血腥味亦讓他更加興奮,鬥志更加高昂,認真道:「不愧是伊諾夫,近戰無雙。」

「謝謝誇獎。」伊諾夫雖然一蹬得手,可是心中更顯憂慮。剛才奧塞斯的反應實在快得可怕,竟在一剎轉變身體以減低所受到的傷害,那需要無數經驗、智慧和膽色才可做到。伊諾夫餘光見剛才自己所站的位置有一大洞,若果他未有借反作用力拉開距離,那勁力便會壓在身上,即使鑽石或許也不能承受如此大的壓力。

奧塞斯道:「當日一戰,你我打成平手,無法分出勝負,不過當日確實係你佔優,白色坦克一名,對我而言絕對不光彩。」



伊諾夫道:「當日我佔上風,今日都會。每人都有弱點,你也不例外。」話畢,他便以常人肉眼無法可跟的速度跑到奧塞斯臉前,以拳腳對打。

光以靈力屬性而言,伊諾夫為地屬靈力者,而奧塞斯乃水主火異者,地剋水,定必佔著上風,可是在拳腳近戰之中,靈力屬性的影響反倒不算太大,畢竟作為中階三門者,每拳每腳也是驚天動地,一旦擊中已非死即傷。

奧塞斯回想起之前與伊諾夫的戰鬥,想起那道恥辱。那時,二人打得激烈無比,奧塞斯一拳打空而擊碎地面,碎石散成漫天,伊諾夫順勢以左掌將碎石捲向奧塞斯雙眼,而右拳更直中腰間。奧塞斯口中大感甘甜,立即以煙滅球還擊,轟向伊諾夫。

伊諾夫聽到千人軍隊正在接近,為怕身受重傷,毫不戀戰,馬上拉開距離,趁機逃跑。可是這一舉動在奧塞斯眼中更似輕視,極大恥辱,甚至比戰死沙場更加殘忍。雖然沒在身體劃出疤痕,可是卻在心中留下烙印。

二人拳拳生風,每每帶轟雷之聲,周邊的建築物早已變得不堪入目,而屹立多年的巴黎鐵塔亦被奧塞斯的拳風所打斷其中一條支柱而倒下,其餘三條支柱因為承受不住鐵塔倒下時的力道而彎曲,再斷開,就連地底的鋼根也整條扯起。

二人的打鬥已非凡人可及,好比兩隻怪物。而在巴黎鐵塔倒下時,奧塞斯奮力拉弓然後一拳打在鐵塔的頂部,整座鐵塔竟直飛向伊諾夫。

伊諾夫一跳躲開,入目的竟是奧塞斯所發出的湮滅球,就像是他早已預料到自己的動作,將會跳躍而放出的一招。光是那極度集中的靈力,也令人感到一陣猶如夢魘的恐懼,馬上集中靈力使出地動炮,雙手頃刻射出一道巨大的綠色激光,僅僅在十米前破壞湮滅球,再生出爆風,吹過之處再無平地。要是他遲疑一息,或會被爆風所波及,心想:「他已經預計得到我的動作?」

一番激戰過後,巴黎風光不再,滿目瘡痍,遍地碎石,凹凸不平。二人大感興奮,實乃鐵漢之間的決戰,生死血肉對拼,無人可阻。而鐵塔和斯拉夫門的人也在數公里外觀戰,心中祈求各自的會長能勝出,活著離開此區域。



二人距離拉遠,又隨即拉近,互相以拳頭相迎,速度之快,即使作為初階三門者也難以看清,他們已是依靠直覺和第六感而攻擊和躲避,根本不需思考。

相比東尼,二人較著重用拳,就像是兩個重量級拳手在擂台上激鬥,雙手一直處於防禦架勢,方便以直拳和勾拳突擊,一有機會便會以腿鞭踢、膝撞、前蹬等,令人目定口滯。

二人拳頭再次相撞,衝擊力大得讓彼此也不得不退後,伊諾夫退了十步,可是奧塞斯卻退了十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