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近戰,最強(二)

泰利:「無論光有多快,黑暗總是捷足先登。」
“No matter how fast light travels, it finds the darkness is always there first,” Terry Pratchett said.

「奧塞斯大人!」「伊諾夫大人!」

同是呼叫,語氣卻是截然不同。鐵塔的人看到奧塞斯比起伊諾夫後退多一步,那叫聲帶著一陣擔憂;而斯拉夫門的叫聲卻是帶著一陣歡喜。雖說只是一步,背後卻代表許多,最重要的是代表奧塞斯的力量或比伊諾夫低。

莎拉一怔,呆說:「奧塞斯大人竟然會⋯⋯」以力量而言,奧塞斯可說天下無雙,但竟然輸給同樣結實的伊諾夫,讓鐵塔眾人心中湧起緊張和擔憂。



蘇菲緊張至緊握雙拳,說:「伊諾夫果然好強,難怪奧塞斯大人會視他為自己的宿敵。」當然奧塞斯知道這事,亦不禁驚嘆,或與靈力屬性有關,或與體力耐力有關,就連他也不知為何會出現這種微小的差距。

伊諾夫怒喝:「以前我佔上風,今天我也會!大戰在即,難道你們真的認為世界政府和噬魂者比我們弱小?即使世上最強的九人全部聯手對付噬魂者,我也不覺得勝算有多高!更何況現在我們如此分裂,收手吧!」

奧塞斯雙目盡是慍色,吼:「和你了結之前,我根本沒有興趣去打倒噬魂者或世界政府!」與此同時,他使靈力滲透全身,變得更孔武有力,肌肉澎湃,渾身是勁,說:「為了打敗你,我才得到這份力量。」全身散發淡淡藍光,猶如海水般的清藍,即使當中帶著微紅,也無阻清藍光彩,怒喝:「煙滅狀態!」

伊諾夫此刻才感到奧塞斯的執念,見他竟鑽進一個超巨大的湮滅球之中,彷似將湮滅球平均放在身體表面之上,心忖:「只要我碰到那清藍的湮滅層,便會產生一股巨大的爆炸,與湮滅球一樣。這簡直就是鬥命硬⋯⋯」

奧塞斯雙目凶殘,殺意大放,令人大感畏懼,冷笑:「在這狀態之下,即使七罪,我也不認為他們可以打敗我。」



「瘋子。」伊諾夫未知此時奧塞斯到底有多強大,但知這戰至死方休,催動全身靈力,就像是披上一件綠色大袍。

奧塞斯不容別人踐踏自己尊嚴,狠道:「誰是瘋子,打完才知道!分出勝負吧!」地板陡然發生爆炸,下一剎,他便去到伊諾夫身前,並揮出一拳,直取對方心臟。

幸好伊諾夫反應過人,馬上向右閃避。雖然如此,他發覺奧塞斯速度比剛才快上不少,快得不可思議,暗忖:「利用煙滅球所做成的爆炸加快速度,果然恐怖,這才是他要增強身體抗性的原因。」

奧塞斯一著地,左腳便抓地轉向,同時藉著湮滅層的爆炸趕上伊諾夫,帶著一股彷似要打崩山脈的氣派揮出一拳。距離太短,伊諾夫難以閃避,說:「好快!」唯有以拳搏拳,力從地起,聚力一拳轟去。

兩拳相碰,爆出比剛才更巨大的衝擊波,伊諾夫右手為之一振,甚至傳來陣陣酸痛,大吃一驚,心知不妙,陷入兩難局面:太近的話,會被湮滅層所牽涉;太遠的話,奧塞斯抓地疾衝的速度又太快,未必能夠完全避開。雖說伊諾夫抗性已比其他人高出不少,可是湮滅層威力不容忽視,這本是兩敗俱傷的戰法,偏偏對於奧塞斯自身而言卻是強大恐怖。



伊諾夫難以抉擇,可是戰場上豈容任何遲疑,奧塞斯招招連環,咄咄逼人,伊諾夫只能每每硬擋,被人壓下,已花上大量靈力接招,但照此情況,或會比奧塞斯率先耗盡靈力,大吼:「媽的!」他完全被奧塞斯壓著來打,形勢突然轉變,讓在外的人也感到驚訝。

形勢突然轉變,在外的人大驚。蘇菲高興說:「這才是奧塞斯大人真正的實力吧?奧塞斯大人一定可以輕鬆殺死伊諾夫!一定可以!」

亨利不屑望去蘇菲,冷道:「別天真了。能量永遠守衡,即使門者也不例外。光要維持湮滅狀態已經需要大量能量,而且湮滅層爆炸的同時,亦會傷害到自己身體。這場根本就是鬥耐力的拉鋸戰。亦因為這樣,我才為奧塞斯大人設計機器以加強骨骼,增加身體抗性,藉此加長湮滅狀態的時間。」

聽到亨利的說話,蘇菲緊張望去,但根本無法看清他們身影,就連莎拉也只僅僅捕捉到身影和少許動作,根本不知二人詳細戰況,便知二人實在太快。

鐵血的最強比拼,一拳又一拳,一腳又一腳,掀起陣陣烈風,惹起處處爆炸。二人知道誰先撐不著,誰便會倒下,憑著不屈的鬥志一直苦撐下去。奧塞斯一記右勾拳打去伊諾夫頭部,而此拳未有湮滅層牽引,速度未有加快,伊諾夫馬上迴避,並以直拳反擊,直中奧塞斯腹部,登時吐出一口鮮血。

亨利冷漠道:「完結。」回想起那時,他們尚在鐵塔基地之中,他與奧塞斯說:「奧塞斯大人,如果想打贏伊諾夫,唯有使用湮滅狀態。而且,要有戰術地使用。」

奧塞斯笑:「全靠你,我才能夠維持湮滅狀態接近一分鐘。你說,到底是什麼戰術?」



亨利一邊吃黑巧克力,一邊說:「我從未見過伊諾夫戰鬥,所以我建議的戰術基於五點:第一,他實力和大人不相伯仲,不論力量和速度;第二,他成長速度與大人相近,正負偏差不過一成半;第三,大人的身體抗性比他高出至少兩成;第四,湮滅狀態之下,力量和速度將會提高至少一成半;第五,大人能夠維持湮滅狀態直至戰術完成。那麼,在湮滅狀態之下,提升速度只限於突刺,近戰幾乎沒用;增強力量只限觸碰之下,只要他能迴避,亦沒有效用。」

奧塞斯知道雖然湮滅狀態能讓他變得強大,可是亦有其限制,失落說:「伊諾夫和我一樣擅長近戰,應該不消一會便會發現。」

「所以,大人你要盡快讓他發現這弱點。」亨利咬碎口中黑巧克力,「格」的一聲,清脆得很,散發出濃郁香味,既苦亦甜,讓他稍漸感到生存的樂趣。

奧塞斯不明所以,感到一頭霧水,問:「你意思是,我要盡快被伊諾夫發現煙滅狀態的弱點,而不是想辦法埋藏?」此戰畢竟面對宿敵,他心情不禁緊張且興奮。

「對。」亨利又一口咬下去,幾乎把整排巧克力給吞掉,津津有味地咀嚼,續道:「大人的優勢在於身體抗性較高,而且湮滅狀態之下,力量加強至少一成。只要他發現這點,相信會肉搏戰,總會有避開大人攻擊的機會,又或許說,你要引誘伊諾夫避開,然後反擊,最理想當然是以勾拳引誘他還擊,因為此時距離最遠,有足夠時間讓大人將靈力集中攻擊。人在攻擊的同時,亦是最難防守的時候,既然大人身體抗性較高,直以身體硬接一拳,再全力一擊必殺,配合湮滅狀態,即使他抗性多強,亦一定會受到極大傷害。而這一拳就係這決戰的轉捩點。」

戰場上,伊諾夫一拳得手,狠狠擊中,卻發現奧塞斯臉上的笑容,頃刻內心一寒。說時遲那時快,奧塞斯馬上轉式,右肘橫打伊諾夫的頸部,配合湮滅狀態的恐怖威力和水屬性的貫穿特性,伊諾夫頸部大動脈直接被打穿,大量出血,他不得不以靈力止血。可是奧塞斯豈會放虎歸山,左拳又再轟去伊諾夫腹部,這拳更將他如斷線風箏般飛去,撞穿數座建築物才停下去勢。

「伊諾夫大人!」此刻,美琳聲淚俱下,狂奔至伊諾夫身邊,跪在他身旁,玉軀抖震問:「為什麼⋯⋯為什麼要來?明明⋯⋯你應該去歐洲一戰,為什麼要⋯⋯嗚嗚。」

伊諾夫身中奧塞斯於湮滅狀態下的兩擊,內臟被那千鈞之力打碎,已是強弩之末,離死不遠,恐怕連站立也有困難。面對美琳,他只能輕笑,以粗糙的手撫摸她美麗的面孔,心中惋惜未能與她走得更遠,惋惜太晚才找到知音,笑:「哈,哈!嗚⋯⋯」口中吐出大口烏血,當中更有內臟碎片,道:「美琳,走⋯⋯走吧,你要⋯⋯代我⋯⋯活下去。」



同時,奧塞斯也馬上解除湮滅狀態,全身無一完好,遍身傷痕且氣喘如牛,大量微絲血管爆裂,就連部份皮膚也滲出血水,而剛才硬接伊諾夫一拳,內臟亦承受不少傷害,只好以靈力阻止內出血,便步步走向伊諾夫。此時,斯拉夫門的全員也發狂地跑去,希望阻止會長被殺。而鐵塔所有人也上前,怕他們突擊奧塞斯,畢竟奧塞斯歷一輪激戰,體虛力弱,恐怕被人圍剿也會受到輕傷。

在眾人前行之時,亨利低沉道:「一個不留。」當然其他人也明白斬草除根,而且不能讓伊諾夫活著離開,否則定必後患無窮。

貝碧托夫口中噴出熾熱的火龍彈,直指奧塞斯。爛船尚有三分釘,奧塞斯又豈會被此招所傷,一拳迎去,火龍彈則化為烏有。貝碧托夫義薄雲天,打算以他一人之力擋下奧塞斯和趕來的鐵塔成員。「時間無多,馬上帶伊諾夫大人走!」

「但⋯⋯」

「走!」貝碧托夫頭也不回,衝向奧塞斯。斯拉夫門剩下的人不多,初階三門者就只剩他和貝克,可是貝克先前受傷未癒,豈有戰力與奧塞斯相鬥,一腔熱血湧上心頭,即使犧牲自己生命,又何妨?

「呀!」先前受傷未癒的貝克忍痛推開美琳,馬上以雙手抱起伊諾夫,轉身就走。莎拉眼看伊諾夫被人抬走,馬上釋放流水氣勢,使出水龍彈襲向貝克,而且鐵塔人多勢眾,貝克、美琳和馬利娜轉眼間已把她、瑪格、祖兒和蘇菲圍堵。而亨利則站在奧塞斯的附近,畢竟他並非戰力,只是一個在背後出謀獻策的智者,正如諸葛亮不會拿著尖矛上前殺敵一樣。

「放下我。」



貝克慘嚎:「伊諾夫大人!」

「我話放下我!」然後伊諾夫又吐出一大口烏血,已離死不遠。雖然他大勢已去,身受重傷,仍然忍痛,猶如硬漢般屹立於大地之上,散發依稀的尊者氣勢以抵銷流水氣勢,說:「只要你放過他們,我任由你處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