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兄與弟(一)

諺語:「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奧塞斯邪笑:「哈哈!由你倒下的一刻,你已經任我處置。」殺意大放,似更高大強壯,猶如泰山,讓人感到渺小。

貝碧托夫亦已經倒在他身旁,難以動彈。他本擅於遠攻,可是光是遠攻根本無法停下奧塞斯,唯有死纏爛打才能為貝克爭取更多時間,即使知道與白色坦克近戰只有死路一條,他也無悔踏上,哪怕只為他們爭到數秒,心忖:「好伙伴,能夠遇到你們,實在太美好。能為你們而犧牲,實在太美好。」近戰的差別,再加上靈力屬性被剋,貝碧托夫只拖延不足十秒便倒下。

「雖然我已經係強弩之末,不過⋯⋯」伊諾夫看到垂死的貝碧托夫,心中一酸,然後雙眼帶一份冷若冰霜的殺意,續道:「我肯定我仍有能力帶走你身邊的人與我陪葬。」



「伊諾夫,你未免太輕視鐵塔。」奧塞斯沒有打算放過任何人,雙眼之中亦帶著同樣殺意,喝:「今天是你戰敗之日,也是斯拉夫門滅門的日子!」一腳將貝碧托夫踢向伊諾夫,伊諾夫吃力接下並抱緊貝碧托夫。奧塞斯這腳帶千鈞之力,貝碧托夫已沒有呼吸。

伊諾夫將這戰友的遺體安放在地,然後怒意四散,依然似一尊者屹立不倒,冷瞪奧塞斯。貝克滿臉淚水,跪地大喝:「貝碧托夫!」畢竟在斯拉夫門之中,二人活像兄弟,最為熟悉,一同成為三門者,一同鍛鍊。

伊諾夫勉強凝聚一股靈力於雙手,準備再次作戰,豪情道:「各位伙伴,或許今天無法活著離開,但有你們一直在我身邊,死而無憾!」

貝克置生死於度外道:「我也是!」慢慢站起,心中的怒火只可以用鐵塔成員的血才可以平息。美琳和馬利娜也向天大吼,宣告他們已經捨棄生死,只為一戰,只為連同他們一同拉到地獄。

伊諾夫續道:「反正一死,將他們一起拉到地獄陪葬!吼!」說話猶如獅吼,話後,斯拉夫門一同衝去,無視痛楚,眼見攻擊,不躲反衝,只為令敵人到地獄之中,以祭死去的伙伴。



這天巴黎被毀,作為地標的巴黎鐵塔也倒下,化成爛鐵。而作為門者界九大組織的斯拉夫門全滅,死時他們臉上全都帶著此生無悔的笑容。馬利娜是,貝克是,美琳是,伊諾夫是,為同伴爭取時間的貝碧托夫也是。能與信賴的人、愛的人一同戰死也許亦是一種戰士的浪漫,同生共死,能共患難,能共存亡。伊諾夫爬向美琳身邊,牽著她的手一同共赴黃泉,無憾殞落。

「呼,果然他們才是瘋子。哈哈!」奧塞斯累得坐在地上,大呼大吸,看著他們的屍體,不禁大笑,可是笑聲奇異,與平常的相差甚遠,心中忖度:「終於打敗了我的宿敵,成為真正的近戰最強,哈哈!」

這次雖然斯拉夫門全滅,可是鐵塔亦付出一定代價,莎拉被屬性相剋的伊諾夫所殺,蘇菲、祖兒被貝克和馬利娜合力所殺,瑪格斷掉左臂。瑪格為自己治療,可是治療並非重生或還原,只能為自己止血並且止痛。要是她的手臂是被鋒利的刀劍所斬斷,她才能為自己駁回。之後,她亦去到奧塞斯身邊為他治療,眼見他滿身鮮血,像是全身的微絲血管也爆裂,就連皮膚也開始撕裂破開,可見湮滅狀態對他亦是影響甚大。

奧塞斯笑中卻帶份莫名的失落,尤其痛失三人,沉重道:「亨利,也是時候毀滅世界政府和噬魂者。」要不是他怕伊諾夫以亨利為首要目標而限制自己的移動範圍,或許莎拉不會戰死。

「知道,奧塞斯大人。」亨利心中自有盤算,然後突然走向伊諾夫身邊,一腳又一腳踩在他的臉上。



奧塞斯不明所以,但不禁散出淡淡怒意,上前阻止,問:「亨利,伊諾夫得罪了你?」

亨利天真笑說:「沒有,只想踐踏一下巨人。」

奧塞斯道:「伊諾夫雖然是我的敵人,但始終是一代強者,世上最強的九人之一,名遍天下,死後亦應該值得尊重。」

「知道,奧塞斯大人。」話後,他踐踏其他人的遺體,有如小男孩玩弄自己的玩具,直至感到疲累,才乖乖吃下黑巧克力,天真無邪。

奧塞斯親手殺死伊諾夫後,便專心療傷,反正智謀方面全都交給亨利。事後,他將斯拉夫門所有人也一同火化,免得被食利用。一代強者的靈魂,不應被玩弄。亨利的耳機突然接收到連串訊號,馬上以摩斯密碼傳送訊息,心感興奮,雙眼熱熾期待,問:「奧塞斯大人,兄弟相爭,你覺得誰會贏?」

「照道理,兄應該比弟強。」

「嘻,我都有同感。好戲即將上演。」

但丁、傲、嫉、慾和食齊集保加利亞的普羅夫迪夫,五人同坐一桌,但丁不禁皺起眉頭,嘆息:「竟然連婪都⋯⋯七罪只剩下四人。」失去三人後,削減不少傲氣,問:「可能與上次感受到的力量有關,是中階三門者顛峰嗎?」



傲穿黑色長袍,神秘莫測,道:「但丁大人,即使是中階三門者顛峰,亦沒有可能傷到你,況且,我誓死保護但丁大人。但丁大人,召龍陣已經準備完成,只差時機。」

「好,照計劃行事,引起騷亂,將祭品都一一帶到召龍陣!」但丁目光如炬,雄心壯志,籌備多時,此日終於來臨,心中難免興奮。

這天,天同樣地藍,雲同樣地白,就連天氣也同樣地舒適。明鋒一行二百多人乘坐船隻越過平靜美麗的愛琴海,看到只剩殘磚敗瓦的雅典,到達希臘的新派拉莫斯。明鋒推測召龍陣正是在保加利亞起陣,所以選擇在新派拉莫斯下船,再步行過去,希望能夠以最低調的方法去到目的地。

二百多人陸陸續續下船,明鋒才說:「各位,請一定要暗中進行,潛行保加利亞,穿過羅多彼山脈、切佩拉雷、阿塞諾夫格勒,就會去到普羅夫迪夫,亦是召龍陣地所在地。而且沒我指示之前,大家一定要等,等待召龍陣開始才進行突擊,否則就會前功盡廢。」

眾人點頭示意,正當他們準備出發之時,突然感到三股氣勢正在對抗,而其中一股氣勢更是明鋒熟悉無比,陡然心亂如焚,不禁緊握雙拳。宋龍見此,問:「有別的三門者在,而且其中一人的實力還是初階三門者顛峰。明鋒,我們需要上前查探嗎?」

彼得說:「對方是三名初階三門者,如果宋龍現在上前,恐怕附近的噬魂者會感應得到,就讓我們和真龍族去吧。」

當明鋒稍微冷靜之後,才淡然道:「各位,由現在開始,電王將會負責指揮,我將會退下火線。」所有人也不得不驚訝,此事實在突如其來,叫人不大感不解。他續道:「電王已經清楚之後佈局,不用擔心。」



而到此時,電王才明白為何那時在船上明鋒會向他訴說一直以來所寫下的序、伏筆和之後的路,那時笑言明鋒彷彿留下遺言,不過現時那人正在附近,就證明明鋒已一早預計到此日來臨,彷彿知道背後有人把他們重聚。明鋒堅決道:「這事,必須由我去解決。即使我可能無法回來,但我依然要做。」

聽到明鋒此話,宋龍也不難猜到那三人當中應有親友或愛人。電王點頭,說:「好,你放心去做,不過一定要活著回來。」輕拍明鋒膊頭以示支持,而小冰和殘影亦是如此。四人經過風風雨雨,歷盡高高低低,心中情義已難以形容,因此他們也未有說話,只用眼神去表達,就連明鋒也不再目無表情,眼眸裡一陣閃爍晃動。

宋龍輕笑,道:「好吧,早去早回。」雖然他和明鋒彼此並非深交,過往更有針鋒相對,但他也知道明鋒是個值得讓人敬重的智者。自當初聖盃戰,宋龍一計反被明鋒所用後,他就知道自己智謀尚與明鋒有段距離。話後,他就回頭望向電王,問:「電王,那就拜託你了。」

明鋒望向小冰、電王、殘影、宋龍、彼得、瑪麗、央府的成員、真龍族和鳳凰族,難離難捨,微微低頭,輕輕一笑,與他們告別,說:「希望,我可以趕在召龍陣開始之前回來。各位,再見。」話畢,他轉身就走,直指普羅蒂。

電王望向明鋒背影,心中祈求他能平安無事,或者回來的不只一人。嘆一口氣後,電王便揹起明鋒留下的背包,說:「為免被噬魂者所發覺,記得盡量避免使用靈力。大家,出發。」

彼得和瑪麗為明鋒而向主祈禱,祈求全能的主能給予祝福,使他能平安無事地渡過一切厄難。二人之間隨著時日的流逝彷似慢慢拉近,也許經歷許多之後,而且與宋龍等人日久的相處,慢慢學會活在當下,戰爭之中,誰也不知道能否活下去。

當明鋒走到普羅蒂時,腦海思緒萬千,心靈疲憊不堪,不得不準備接著而來的一戰。他閉上雙目,腦中像是運行了千次萬次的戰鬥畫面,這場戰鬥或許是今生最難打的一場。

忽地三股氣勢再次襲來,明鋒才張開雙眼,朝向那方向跑去。這三股氣勢強弱不一,而其中一股更是虛弱,或已離死不遠。



一股恐怖至極的暴君氣勢澎湃地壓向另外的轟烈氣勢和熔火氣勢,而轟烈氣勢更是強弩之末,而熔火氣勢亦被壓下,二人顯然處於下風。此名初階三門者能以一人之力壓下兩名初階三門者,那力量實在誇張地強大。

波頓和安德烈分別為火主水異者和火屬靈力者,早前得亨利命令,要把身處巴西的明念引到希臘東部以等待時機,而亨利說當時機來臨,二人就會知道。那時奧塞斯正進入鐵箱鍛鍊,將指揮權交給亨利,二人對鐵塔忠心不二,亦只好遵從亨利的說話。

先前他們不知為何對付一名初階三門者竟需要動用兩名初階三門者,但當正式對戰時,他們才得知原因。明念實在強得令人心寒,那彷是神話中的力量,念動力攻守兼備,卻由意念控制,戰時神態自若,二人卻極為吃力,更無法得知套路,只好以第六感躲避,暗暗叫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