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兄與弟(四)

諾文:「任何你不願放棄的東西,一旦超出它的效用就會佔有你,而在這個物慾橫流的時代,很多人被他們的財產所掌控。」
“Anything you cannot relinquish when it has outlived its usefulness possesses you,and in this materialistic age, a great many of us are possessed by our possessions,” Mildred Lisette Norman said.

「今日只有兩種結局,你死或我亡。」明念雙眼紅根暴現,張開一雙黑色肉翅,雙手指甲暴長成爪,就連犬齒也微微增長,樣貌嚇人。

明鋒卻是雙眼動人,甚至帶有淒美感,同樣張開一雙黑色肉翅,可是雙手依然與平常一樣,就像惡魔基因與他正式合併為一,又或說是那惡魔基因被他馴服,悲傷道:「哥,你正式墮落了嗎?」

「墮落?是我終於成為真正的自己。」明念拍翼直飛向明鋒,伸出利爪抓向他的咽喉。



明鋒除下眼鏡,因成為中階三門者之後,再不需要眼鏡協助聚焦瞳力,而且這眼鏡或許會對那招有所影響。他感覺對自己更加熟悉,不論身體、情緒、甚至現時身邊的環境皆化為一道道訊息出現在腦海之中,正面凝望明念,四目相投,哀道:「求你醒來,哥。」對於那一爪,明鋒不躲不避,在利爪抓中自己前一瞬,將剩餘的靈力全都灌注於雙眼,使出萬象。

夫萬象森羅,不離兩儀所育;百法紛湊,無越三教之境。這時,明鋒雙眼似能看透世界,如此清明透徹,又是如此溫柔深情。萬象,正是一個完全屬於明鋒的世界,不論質量、時間、空間、能量,皆由他所控制,除了那人的意志。當然,如此強大的招式,背後所消耗的靈力和精神必定大得驚人,尤其以他現時狀況,只能速戰速決。

帶著柔和綠光的瞳力直接印在明念雙眼,萬象看似柔和,實質猛如激光一樣,可是所撼動的不是肉身,而是最深處的精神。不似小倩般的精神力動者,這一招萬象並非志在攻擊明念的精神,反而是引導他的精神出來,拉至萬象之中,道:「哥,既然惡魔基因一直隱藏在我們的身體之中,就證明他可以被壓抑,被控制。用意志維持自我!」

明念身陷萬象,抱頭跪地,痛得非常,身軀只剩左邊臉和左手仍然未被蠶食,這或代表他幾乎被惡魔基因完全吞噬,又或是仍然可救。明念突然道:「殺死我!」

明鋒激動大吼:「哥!」雙手按在明念身上,巴不得能夠替哥哥除去惡魔基因,心忖:「只要我能夠在精神層面之上,幫助哥維持意志,渡過心魔,那就可以不被惡魔基因的蠶食,但我又該如何?」



「弟!」明念左眼懷深厚親情,右眼卻帶暴戾殺意,就連左右臉也帶不同表情,詭異得很。他知道明鋒已再無靈力戰鬥,也不知萬象能夠維持多久,要是自己此時逃出,定必會對明鋒不利。自那時在伊拉克升至初階三門者之後,他以為終於面對親手殺死父親的回憶之後,會解放自己,放下心頭大石,怎料身體就出現天翻地覆的變化,彷彿將所有有助戰鬥的基因也喚醒般,每時每刻也像有魔鬼引誘自己墮落,只要目空一切,便能擁有強大無比的力量,大吼:「呀!」

或許明念沒有明鋒如此堅定的意志力,但當要選擇時,他寧可自殺也不要殺死親愛的明鋒,不斷以左拳猛然打去右臉,痛楚蔓延全身,卻無阻明念的決心,右手正下意識地擋下。明鋒看得心痛,但知道明念已下定決心要在此與惡魔一戰。這類似幻術的招式彷彿是為明念而設,他現時最需要的就是時間,不斷與惡魔競賽,而明鋒可做的就只有盡量維持這招。

可是世事豈能盡如人意,惡魔基因之所以如此猖狂,其中一個原因便是二人體虛力弱,幾乎花光所有靈力,累得徹底,無力維持平常狀態,在明念可以完全抗衡基因之前,萬象已經完結。回到真實之後,剛才渡過的時間只不過一晃,明鋒勉強避過那爪,但胸前依然受傷流血。

爪風過後,明鋒拍翼拉開距離,只剩少許靈力,苦思之時,突然看到明念的左眼和左手漸漸回復,而且臉上重掛一溫柔笑容,心裡激動萬分,眼淚湧如泉水,笑說:「哥,太好了。」

明念笑說:「弟,你一定要殺死我。」陡然,他全身再成惡魔,暴君氣勢恢宏湧現,化作暴戾的惡魔,拍翼飛來,一雙利爪呼呼抓去。



明鋒知明念已被基因或心魔完全吞噬,無法再回復意識,回復以前,知若身處初階三門者顛峰時,要是沒法渡過心魔,便會陷入瘋狂,如同古人所說的走火入魔,說:「如果渡不到心魔的人是我,相信你都會為我做同樣的事。安息吧,你永遠也是我最好的哥。」

本來他們已打成平手,現時明鋒貴為中階三門者,戰況更是一面倒。明念已追不上明鋒的速度,一直被壓著打,無法還擊,盡處下風,反觀明鋒則拳拳生風,腿腿似電,可是他淚水從未停止,咬緊牙關,誓要盡快結束戰鬥,因打在明念身上,彷似打在自己身上,心痛至極,大吼:「哥!如果有下一世,准許我再做你兄弟!」

明鋒握緊右拳,附上所有靈力,送上最後一拳,直中明念胸膛,粉碎內臟和骨骼,口中吐出的已不知是血或是內臟碎片。本來明念會被此拳打飛,可是明鋒卻用左手將他抱緊,躺在自己身上,盡情痛哭大叫。明念雙眼暴戾慢慢消去,滿足笑說:「是我沒用,沒辦法渡過心魔。如果⋯⋯真的有下一世,准許我再做你沒用的⋯⋯的哥。」

電王一行人停在保加利亞的邊境處,說:「我們在這裡等。」不知是否因為升為中階三門者,他日漸成熟穩重,大有魄力,不再是過去那幼嫩的小伙子。

當眾人休息,真龍雙子此時前來找電王,為免被其他真龍族人聽到,子遠輕聲問:「電王,族長不會來的。對嗎?」

電王看著雙子,知道再也瞞不下去,便輕輕點頭,無奈道:「因為某事,他離開了執劍,至於他的下落,我亦不清楚。對不起,一直隱瞞你們。」

子遠搖頭道:「不,我也知道現時情況危急,不容咱心分散。不過,真龍族也會繼續幫助你們,反正沒有族長新的命令之下,我們也沒理由去另一個地方。」餘光望向文山,問:「文山,早就知道這事吧?」



電王誠懇望向雙子,道:「文山先前更是親自見証,我沒有故意隱瞞你們。」話後,他深遠地望向這看似和平的保加利亞,再沒激烈打鬥,火不旺,煙不濃。他們在沿途已經看到太多屍體,有的被肢解,有的被殘殺,有的被子彈射得血肉模糊,分不清是男是女。

子進點頭,補充:「我們沒那個意思。先前所稍微感覺得到的,是明鋒吧。」

「如無意外吧。」此時,宋龍也走來,說:「那是一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看來明鋒的力量比我們所想像的大有偏差。」

電王其實心中何嘗沒有感到一絲憂慮,雙子能夠感受到的,他感受得更加細膩,更加仔細,明鋒所散發出的凌厲氣㔟竟與一種彷彿惡魔來臨的感覺混合成一體,奇異無比,不禁感到混亂,問:「宋龍,你之前有遇過這種感覺嗎?」

宋龍說:「有。那可是傳說中的魔族,到達三門者之後,體內的基因才會覺醒,成為強大的門者,或是,成為怪物。」

「明鋒不會成為怪物,一定不會。」電王一直堅信,可是他心中一想魔族,總有怪異感覺。他知道現時無法解釋任何事物,所以只好轉移話題,說:「我們半小時後出發,去到目的地再進行埋伏。」

宋龍豈會不知電王想法,亦無謂繼續,說:「那大家就休息一下吧。」雙子亦就此退下,與族人們一同休息,至少需要作出心理準備,面對之後一連串的戰鬥。

謝小雪本想趁機會走近電王,可是對著電王時,她就連說話也成問題,鼓起勇氣也需要時間,況且她見宋龍搖頭示意,更是打消了這個念頭,心想:「他現在負起了整團人,當然不應談這些戀愛事宜吧。電王,加油!」她只能站在遠處靜看電王。



身處普羅夫迪夫的噬魂者先前調派大量門者來到此處,而這麼大數量的門者移動之時實在太過誇張,叫世界政府不得不留意,與各歐洲國家合作,合共派出過二萬名精銳士兵,帶同大量裝甲車和軍備前去殲滅這群門者。

慾依舊艷壓天下,聲線甜美說:「但丁大人,已有情報指出,世界政府全力攻陷南美洲,另外聯合歐洲國家派出超過二萬名士兵作為今次戰爭的部隊。」

雖說世界政府只派出二萬名士兵,數量相比起以前實在少得可憐,可是這數字在此刻已是難能可貴。自噬魂者當日於史丹福橋球場現身,向世人宣佈門者和世界政府的存在,世界各地亦開始不斷出現戰亂,先有二十七枚核彈突然在世界各地爆炸,造成極大災害,改變氣候,死傷數以千萬計,後患無窮。此後,自由夢鬥士與和平戰士之間所爆發的紛爭亦造成大量死傷,戰火蔓延四周,蹂躪大地,更別提在戰亂之時,以武力稱霸的土皇帝草菅人命,把人當作奴隸般看待,而成千上萬的人不甘苟且偷生而自殺。這是最混亂的時代,比起古時,現今的科技、軍備更讓世人無法躲避。

但丁道:「好,兩天之後,等所有士兵到達普羅夫迪夫附近,命夜鷹族突襲誘敵,再命狼人族圍剿,要士兵落入陣圖之中。我們要確保沒有任何飛彈等遠距離攻擊能夠鎖定我們。只要骸血龍一降世,天下萬物都會被摧毀,正式完結這偽善的世界。當一切都被摧毀之時,亦是我們重建新世界之時!」

但丁這番說話讓剩下的七罪大感興奮和激動,畢竟他們為此事準備長久。他們戰力高強,但畢竟沒有能夠與天下一切匹敵的實力,他們不怕機槍、步槍,甚至導彈,卻不能無視核武,而各國所擁有的核彈數量足以把地球毀滅數十次,才要佈下天羅地網和大局改變世界。

但丁問:「新世上最強的九人動向如何?」

傲清楚答:「宋龍、彼得、莉娜、伊諾夫和真鳳應是同一陣線;奧塞斯、東尼、戴安娜亦結成聯盟,而壬生二介則無從判斷。不過伊諾夫似乎先前同奧塞斯決戰,正如我們先前所感覺得到的大戰,伊諾夫正式戰敗;東尼同壬生二介生死未知,不過從日本被世界政府所重掌控制權既情況而言,似乎世界政府所宣布的極有可能是事實;世界政府亦似乎掌握一種專對付門者的科技對戰,與莉娜一戰,莉娜似乎重傷,但詳細情況未明。」



慾對此輕輕一笑,美得閉月羞花,道:「嘻,彼得實在未成氣候,大人根本不需要擔心。況且,世上剩餘大多的門者部族都為我們而效力,嘻,即使世上最強的九人一起也沒有問題。」她毫不把初階三門者放在眼內,又或是,根本沒把大多男人放在眼內。

但丁閉上雙眼,暗忖:「的確,對付我們,就只有中階三門者才可以改變戰果。宋龍、真鳳一隊,奧塞斯、戴安娜一隊。宋龍和真鳳或將真龍族的勢力拉到戰爭之中,而戴安娜亦有好大機會可以令風靈部落加入戰爭。」說:「過去故意被宋龍等人發現血石場,他們應該會尋找召龍陣的地點,將所有門者部族都調到這裡,為我們防護,此行不容有失。」

餘下四人同時說:「遵命,但丁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