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召龍陣(一)

尼杜.庫比恩:「你目前的處境並不決定你的未來,它只決定你的起點。」
Nido Qubein said, “your present circumstances don’t determine where you can go; they merely determine where you start.”

明鋒把明念安葬於希臘的帕岸雅山附近,在那處造了一個高約兩米的墓碑,而碑上只刻上「李明念之墓」五字,沒有寫上何地出生,何時生,何時死,沒有相片,沒有其他資料,簡簡單單,平平凡凡。曾幾何時,他們說過要是誰先行離開世界,墓碑之上,只需要留下這五個字,不用寫上太多,他們只是這個世代的過客,那時不要悲傷,不要流淚。這是他們彼此的約定。

明鋒目光凌厲,道:「哥,在天上看我們如何徹底消滅世界政府和噬魂者,還有亨利等人。」話後,他高速跑到與電王約定的地方,普羅夫迪夫。「等我!」那時當他看見波頓的時候,便肯定那是亨利的計劃,要兩兄弟互相殘殺,最好更是明鋒被明念所殺,只是亨利並不知道明鋒的實力也不容忽視,才令計劃出現偏差。

另一邊,世界政府一行七人正在橫掃南美洲,不論男女老幼,只要被鑑定為門者,格殺勿論,寧枉勿縱,進行另一次門者大清洗。要是任何人打算保護已成門者的家人,挺身而出,那些人亦會當作叛亂分子被殺。他們一直在渴望和平的人面前殺掉那些所謂的暴亂份子,倒讓世界政府正在彰顯正義,行使正義,而正義這概念,就是如此奇怪。



飛鼠日復日在屠殺毫無還擊之力的門者,不禁感到陣陣無聊,厭惡問:「喂,柯克,為什麼不直接用微型導彈清洗這裡?快捷方便。反正南美洲所爆發的暴亂比起其他地方更加誇張,早已剩餘不多人。」要是使用微型導彈的話,即使要處理整個美洲也不過是一日左右的時間,可是現時逐一擊破則需要上數倍時間。

柯克向衝來的門者開了數槍,那些人便永遠倒在地上,永不起來,說:「就是如此,才要讓他們看見我們的威望。要建立政府,首先就需要有人民存在,否則所謂的政府根本毫無意義。」

飛鼠連開數槍,清除一眾自由夢鬥士,血肉橫飛,直接被無情的子彈撕開數片,問:「明白了,不過門者數量不應該有這麼多,好像隨情況越亂,就越多人成為門者。」

夜叉不禁嘲笑:「本來銳變成為門者的方法就是透過生死關頭開發潛能,不過又有多少人能夠克服恐懼?這世界大多人都只會安份守己,恐懼戰爭,恐懼衝突,全部都是懦夫。」惜他俊美的臉上帶著一份隱憂,細說:「不過我總認為,比起門者界的人,我們還欠一樣情報。」

方圓數公里的反抗勢力和門者皆被世界政府七人完全消滅,屍橫遍野。自夜叉脫下面罩之後,以一個俊美笑容俯視被救出的民眾,民眾竟然向著世界政府跪拜,感謝一眾恩人,知得到和平而淚流滿臉,對他們而言,世界政府就是和平、正義的代表。七人著地接受他們的崇拜,以言語安撫,要他們知道黑甲便是保護他們的最好證明,最神聖不可侵犯的力量。他們清空數處地方給予難民作為生活,只是一個小小的舉動,卻像天使下凡般讓難民感動。



夜叉等人把不少槍械交給他們,作為他們能夠保護自己的憑藉,便重新穿回面罩,一飛沖天,去到南美洲的另一邊。難民看到各門者的屍體,心頭充斥憤怒和憎恨,有的更衝前對遺體拳打腳踢,以洩心頭之恨,更有人走去屍體前。挖掉眼珠,打斷牙齒,斬掉雙耳,拔掉舌頭,要他們死無全屍。人創造出戰爭;而戰爭創造出像人的怪物。

柯克此時才回應夜叉的說話:「夜叉,至少兩個勢力從內部和外部入侵全世界的軍事網絡並且植入病毒,斷開所有發射系統,而且控制衛星自行墜落,抹走定位系統,令全球核彈無法發射,進一步禁止遠距離彈道導彈和核武。不過即使如此,噬魂者都沒有辦法在短時間之內毀滅全球的國家,當中少左一樣好重要的關鍵情報,就是他們的方法。」

夜叉輕皺眉頭,腦海全是但丁的樣貌,恨之入骨,道:「始終無法推理出一個好的結論。白龍,其餘軍備是否準備好?」

「奧塞斯當日偷走我的初代獸人,我一定會令他們後悔。第二代獸人,才是完美產品。」白龍雖然笑容燦爛似陽光,卻盡露殺意。憑著靈力屬性推測出那時偷走獸人的是奧塞斯等人,白龍怒氣沖沖,畢竟這是他的心血,幸好他尚有血清存貨,能夠製造出更多的人造門者,續道:「另外,請大家回到基地之後,將黑甲交給我,我要作出最後調整。」

夜叉道:「白龍,將二代獸人全都投放去保加利亞,作為保險。現在先平定南美洲,只要我們全球基地未毀,我們依然有辦法得到最後勝利。」眾人同意之後,便以南美洲的門者作為訓練自己的靶子,不論射擊或是近戰。



與此同時,奧塞斯和戴安娜等人連同持重裝備的獸人、風靈部落和水仙子族分成兩隊向普羅夫迪夫進發,分隊意為盡量讓噬魂者難以察覺。

奧塞斯所帶領鐵塔幹部和一眾獸人,問:「亨利,你對召龍陣認識幾多?」

亨利不慌不忙咬下一口黑巧克力,才緩緩說:「奧塞斯大人,其實我對召龍陣的認識極少,不過既然是召喚陣,就應該和其他古藉流傳的召喚陣相似,需要陣圖和祭品,而且需要注入一定質量的靈力作為召喚獸的能量,所以我們和明鋒都會一樣,會在召龍陣開始之後進行突襲。否則,即使動用整個門者界的力量,都沒辦法對抗整隊噬魂者。」

奧塞斯問:「不過我實在好奇,為什麼世界政府明知大量門者正前往保加利亞,反而會去南美洲?」

亨利知道二萬士兵根本無法對付眾多三門者,答:「那就證明但丁正在搏奕,如此明目張膽調派門者,賭上世界政府對於召龍陣一概不知,如此一來,世界政府就會因為未知之數而不敢前來,與其被動,倒不如主動攻陷南美洲,搶回可以擁有的地方,反正以現今科技,從南美洲回來也亦只不過一段小時間,而二萬士兵,只不過是堆炮灰。」

奧塞斯實在不清楚現時大局發展,由當初像有著大約的了解,直至現在混亂不堪,實在令人難以理解,嘆氣問:「亨利,倒不如你說說你所設下的全個計劃。」

「我們和噬魂者曾經合作,他們以秘銀和召龍陣的少量資料換取世界政府的資訊,亦要我們破壞全世界的導彈發射系統。這些,奧塞斯大人應該清楚不過。此後,噬魂者要求我們引起更大暗湧,散播謠言,一同推翻國家勢力,破壞世界政府形象,如此一來,就連我們建國一事都會更加方便。這交易實際上對噬魂者而言幾乎是全勝局面,因為他們當時所欠缺的正正是骸血龍頭骨,如果我們之後派人尋找,那麼我們就會反被他們所利用。」



奧塞斯當時的確打算派人尋找骸血龍頭骨,可是最後被亨利極力阻止,現在才知原來背後原因。亨利續道:「不過,我們亦知道他們人脈廣大,當中包括黑白兩道,我們和他們,只不過互相利用,透過人脈,最終亦會利於我們建國一事。之後透過東尼的關係,我和美國軍事部曾經聯絡,偷偷將病毒從內部植入,徹底無效化美國的武器系統,而且污染深網絡,癱瘓世界政府的監察系統,並將全世界的衛星自行墜落。至於其他國家的武器系統更加是不堪一擊。」話後,亨利微笑,似是嘲諷其他人的智慧,根本無法保護所擁有的武器。

奧塞斯不解,問:「如何才可以令衛星自行墜落?是用電腦程式令他們自行毀滅?如果你可以入侵美國武器系統,為什麼不直接向其他國家發射導彈或核彈?」

「每個衛星都擁有自己固定的軌道,而為了到達既定軌道,衛星上亦擁有噴射系統,方便調較速度和軌跡。只要利用噴射系統稍微改變軌道,衛星就無法繼續維持航行,自然墜落,甚至撞散其餘衛星,散落地球各處,之後明鋒和我都不約而同破壞所有發射系統。而另一方面,要冒認或入侵政府而發射核彈或導彈,是一件幾乎無可能的事,因為需要鑰匙開啟和隨機的動態密碼,而破壞發射系統就簡單多了,不過失去定位系統,即使他們想,都無辦法鎖定地點,最後就剩下由戰機所攜帶的可攜式導彈和核彈,威力相對較低,而且需要機師自行瞄準,依正常人而言,根本沒可能在千米之外瞄準。」亨利說時並沒提及他和明鋒的網絡戰,互有攻守,而後來竟是明鋒敗仗較多。

「之後,噬魂者現身,逼使世界政府現身說法,但只要世界政府現身,國家就更加不可以輕舉妄動。對於噬魂者而言,世界越亂,他們就越有空間,過往的分化,埋下的人脈,就為了這一刻。而世界政府馬上將傳說殺害,引爆二十七枚核彈,將噬魂者形容為恐怖份子,而且他們將門者不斷殺害,同時拯救難民,造成救世主形象,為難民帶來和平,甚至給予他們武器,讓他們擁有自衛的能力並協助滅絕門者。只要世界越亂,他們就更有理由接收並控制門者界。」

「如此亂世,就連政府自己都沒有辦法平定國內騷亂,於是沒可能,亦不會動用人力物力幫助其他國家。噬魂者當初選擇莉娜作為傳話人,是知以她性格,一定會以聯合國之名逼使所有國家簽下無核公約,藉此減少世界政府可以使用的核武。減低核武數量之後,能夠威脅到噬魂者的已經不多,所以他們已經可以專心於召龍陣。」

亨利又再咬一口黑巧克力,咬嚼過後就續說:「同時,世界政府亦反利用噬魂者去完成自己的野心,因為白龍已經研發出專為門者而設的兵器--黑甲,不需要只依靠核武去威脅門者。噬魂者的計劃正好讓他們可以為正義之名而開戰,正式進行第二次大清洗,實行入侵門者界的野心。東尼和壬生一族,應該是其中受害者。」

奧塞斯一驚,帶怒問:「你說,東尼是被世界政府所殺的?」東尼雖然自負,但畢竟是奧塞斯的伙伴,亨利如此一話亦即代表他對此事或是事先知情,卻眼白白看著同伴死亡,實在羞恥,不禁露出微微殺意。

亨利與奧塞斯實力相差甚遠,全身冰冷驚慄,盡生冷汗,幾乎乏力倒地。奧塞斯察覺後,便收回殺意,但憤怒依然未退。亨利從沒想過奧塞斯竟會散發殺意,氣喘吁吁,戰戰兢兢答道:「雖然我並無實據,不過莉娜所策劃的前夕事件,再加上世界政府一直暗中挑撥二人,令二人互相仇恨,自相殘殺。奧⋯⋯奧塞斯大人,我一早已經警告東尼別讓壬生一族有任何瓜葛,但我沒有辦法,亦沒有理由去控制他的決定。」



奧塞斯想來也是,也許東尼只是死在自負上,便收回怒意,無奈呼出一口氣,道:「嗯。你繼續吧。」

雖然對奧塞斯而言,那殺意微不足道,可是對只是初階二門者的亨利而言卻似烈火焚身般的恐怖,呼吸多時才讓心跳平穩下來,本以為自己乃奧塞斯的寵兒、左右手,但奧塞斯竟如此對待,讓他不禁心生失望,說:「世界政府欠缺召龍陣的情報,但亦因如此,他們不清楚噬魂者的底牌,對於今次大量門者明顯地調動,更加不敢貿貿然行動,所以才會派出士兵作為先鋒,不過相信噬魂者會利用這點,讓這群士兵成為召龍陣的祭品。」

奧塞斯知世界政府智謀絕頂,更用不同手段攀至世界高峰,道:「想不到就連世界政府都會被如此玩弄。」

亨利也知世界政府等人智謀甚高,反應快速,而且科技水平遠超世界超過數十年,道:「只是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情報和實力。」

奧塞斯暗忖:「要不是先前的合作,我們也許不會知道召龍陣;要不是噬魂者尋找多時也未能找到龍頭骨,我們也許一直被蒙在鼓裡。情報,原來是如此重要的嗎?這,就是所謂的氣運嗎?」道:「序就說完。那現在你的計劃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