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召龍陣(二)

而由戴安娜所帶領的另一分隊,除大英門外,還有風靈部落和水仙子族。作為戴安娜副手的艾域尊敬道:「戴安娜大人,我和祖莉兩姊妹已經徹查前面地方,並無任何埋伏。」他舉止有如紳士般有禮地,一頭棕髮,身穿簡樸素色衣服,眼眸清明。

戴安娜身穿淺米白長裙和淡黃薄褸,雙眼水靈動人,金色長髮更如波浪般耀眼,美麗動人,有如淑女,微笑:「哈,哥莉不可以使用精神力掃瞄,一定好不習慣。」

艾域輕笑:「的確是,另外,先前團隊對抗一堆持重裝備的和平戰士,迪雲亦正式成為初階三門者,擁有風化氣勢。」

「實在太好。」戴安娜對於迪雲實力上升,心裡高興,畢竟與聖盃戰派出的人物不同,艾域、迪雲等人確是心腹,確是伙伴。實質上,大多聖盃戰被派出的皆是專為奪得聖盃戰而培訓出的人物,只是名義上的幹部,而非真正的幹部,當然有的組織亦會像央府般,把幹部與其餘的人物夾雜派出,以造出更加有效的組合。



「就趁今次突擊,將噬魂者一舉毀滅。」戴安娜無法忘記如何被噬魂者威脅,但心中卻有一份恐懼,回想當天但丁現身,魔王氣勢猛如滔天,骸人震憾,彷似一名舉世無雙的魔王傲視卑微的世人,那種感覺確實難受。而照古往今來的召喚陣,也需要注入靈力開啟,而注入靈力的一剎就是門者最脆弱的時候。或者只有此時,他們才可傷害,甚至殺死那魔王。

要是那一擊無法傷害但丁,所有計謀佈局也不再重要,因為門者界已再沒有任何人能夠力敵但丁,那可是高階三門者,被譽為傳說級別的人物,比宋龍等人更加強大的存在。光是想起要挑戰代表毀滅、滅亡的魔王,也不禁顫慄,如同凡人將要弒神。

戴安娜雖非風靈部落的長老,可是她亦是從那部落走出的大人物,亦是過往長老的候選人,地位當然超然,說:「繼續前進。安德魯長老、風靈部落,就讓世人看看何謂真正的風。」

安德魯為風靈部落的長老,是初階三門者的顛峰,亦是戴安娜的好友,一頭金髮,輕輕一笑,轉身望向過百名的族人,高舉右手,一道金光閃過,豪邁一叫:「風吹不息!」然後過百名族人同樣叫喊。雖是叫囂,但彷彿有一道無形的圍牆包圍著他們,不讓聲音傳播出去。旁邊的水仙子族也輕輕一笑,兩族相鄰,同住英國山谷谷關之中,地理環境易守難攻,而二族由當初戰爭不斷,後來求和後,反成聯盟,畢竟唇亡齒寒,理應同行抗敵。

電王一直在邊境附近等候,見明鋒出現,心中一片感動,但讓他感到奇異的是,明鋒不只完整無缺,背後更多出一雙黑色翅膀,而且更是飛翔而來。彼得見此滿臉歡喜,而向來小心的宋龍為免意外,鼓起靈力準備。明鋒見此,率先降落,收起黑色肉翅,證明他並沒有走火入魔,更有能力控制惡魔基因,臉上笑容溫暖,道:「我回來了。」



電王見明鋒竟有如此笑容,反倒惹起懷疑,馬上握劍,冷問:「你到底是誰?」只要面前此人沒有答出一個讓他滿意的答案,就會馬上拔劍迎戰。明鋒不怒反喜,證明電王真的成長許多,對於自己、隊中伙伴也負上責任,只要對伙伴有危險的,就會一一斬殺。門者有一個特質,是無法被複製的,那就是氣勢。明鋒舉起雙手,退後數步,催起凌厲氣勢,證明自己身份。當然,那氣勢湧現之後便馬上消失無蹤,怕噬魂者得悉他們位置而影響計劃。

電王大感高興,鬆手跑去,上前擁抱熟悉又陌生的明鋒,輕輕取笑:「升上中階三門者之後,你終於也好了!有了七情六慾?哈哈,還多了一雙黑色蝙蝠翼,好帥麻。」

「我終於克服心魔,升為中階三門者後,我明白到更多事。去另一個地方再談吧。」明鋒話語之中多出一種讓人溫暖的感覺,帶領眾人從此懸崖峭壁前往另一平地。直至到達平地,眾人圍繞明鋒詢問事情經過,雖然涉及明念入魔,不過事關重大,明鋒也完整說出。

「就這樣。最重要的是,升至三門之後,其實我和哥也同樣面對一個問題,就是心中似有另一把聲音正叫喚自己,釋放被隱藏的力量。而我就可以證明到門的關係。」此時明鋒從背包之中拿出一枝墨色汁液,大口大口喝下,感到眾人眼光後,問:「你們想喝嗎?」

就連彼得也婉拒,心忖:「原先這些漆黑如墨的液體是飲料?我還以為是一種生化武器,但看去也不想接觸。」道:「不必了。」



明鋒心想這種混合生果汁不只清甜,更能提供大量糖份,只因混合各水果加以調製才變得漆黑色,說::「以下是我對於身體和門的分析。第一門,解門,打開部分肌肉限制,喚醒戰鬥本能,加快訊息傳遞,並且開放靈力使用,所以一門者會擁有比常人更強大的反應、速度和力量;第二門,破門,進一步開放腦部運作限制,加強各種身體質素和靈力,能夠大幅度使用肌肉力量,開發潛能;而第三門,心門,就與前兩門有天淵之別,隨著面對真心之後,身體將會開放細胞限制,體內基因初步覺醒,打開心靈,因此初階三門者擁有氣勢,由於每人成長各有不同,心靈不同,而氣勢亦有所不同。當去到中階三門者的時候,我們甚至可以選擇有利於自己的基因去令自己變得更強大。那代表我們一直忽略對於自身基因的了解。我已經能夠克制惡魔基因,即使運用亦不會暴走,或者太多人沉淪於力量之中,基因亦佔有一定影響。隨著升至三門,靈力的質量急速上升,亦是二門者和三門者分野的原因。」

宋龍沉思,道:「基因,也即是血統的來源。照你這樣說,每個人體內也可能擁有不同族裔的血統,豈不是一個人能使出不同的技能?」回想起,即使同一血統,在不同人身上亦會發揮出不同力量。真鳳已是其中一個例子,可是他兩種血統也屬顯性,不像明鋒身上的惡魔基因。

明鋒道:「理論上是,不過大家請記住,使用多種能力不一定會令戰力加強,反而應該精於一種,甚至可以運用能力創造只屬於自己的技能,這才會獲到最強大的戰力。記住,沒有最強的技能,只有最強的使用者。」

眾人點頭同意。就如電王的居合斬與壬生二介的同出一轍,可是威力卻差天共地。一來因為電王已是能與世上最強的九人並稱的中階三門者,靈力質量更勝一籌;二來,電王的劍術在一次次生與死期間練成,不在乎架式,只以擊殺作為目標,劍劍封喉,招招奪命。

明鋒認真問:「而且,我發現了一個有關靈力的秘密。你們有想過靈力屬性有什麼特別之處?」

眾人先前聽著明鋒的偉論已感一頭霧水,如此一問更是不懂回應。雖然如此,小冰亦盡將所知逐一說出:「靈力主要分成四大屬性,分別是地、水、火和風,其中亦有變異屬性,例如地主水異、火主水異等等。屬性互相相剋,地剋水,水剋火,火剋風,風剋地,沒有屬性是最強或最弱。而且,各屬性亦有不同特質加成,地屬性擁有粉碎特質,水屬性擁有貫穿特質,火屬性擁有破壞特質,風屬性擁有鋒利屬性,因此門者亦會配合屬性而制訂屬於自己的戰法。」

明鋒見眾人除此之外再沒答話,臉帶微笑說:「傳說之中,盤古初開,撐起天地,將混沌變成清明,所謂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亦即地水火風。」眾人也被明鋒弄得混亂,無故由靈力屬性跳到中國神話。明鋒續道:「西方物理學之中,亦有四種規則,分別是物質、空間、能量和時間。」

說到此時,宋龍才醒覺明鋒想表達的是什麼。「你意思是指,靈力的屬性背後代表著物理學上的規則。地,代表物質;水,代表空間;火,代表能量;風,代表時間。」



明鋒點頭 ,眼神銳利,讓人感到智慧上的差距。彼得不解,直問:「但每個人都擁有能量,難道每個人都擁有火屬性?」此問題雖然看似愚蠢,但實際也是眾人心中的問號。

明鋒答:「物質、空間、能量、時間,四者本來就不能分開,互相轉換,不能被創造,同時不能被破壞。以彼得為例,你的技能來自水屬性的規則,即是空間,就連殘影的瞬間轉移也是。亦因此,我先前才推測貝琪是風屬靈力者。當然,亦因為屬性另一個特質。地,主防禦;水,主回復;火,主破壞;風,主速度,所以我才有如此推論。雖然不是每個門者都會直接使用背後所代表的規則,不過亦只有擁有該屬性的門者才可使用背後規則,所以趁召龍陣仍未發動,好好了解自己。就這樣。」當然,明鋒有一件事情尚未說出,但即使現時說出亦對戰局沒有幫助,倒不如給予更多時間他們作最後的修練。

話後,明鋒便站起離去,給予眾人空間去思索自己的修練,畢竟這一戰雖非意義中的最後一戰,可是艱險程度卻是比起過去的每一戰更大,這可是最強對最強,集中了世界最頂尖人物的一次比拼,一次門者界頂峰之戰。

不知是天意或是命運的牽引,陷入無盡深淵的真鳳也從哈薩克到達了歐洲的烏克蘭,與保加利亞不過六百公里。他思緒混亂,感到被執劍背叛,愛得越深,卻痛得越深,想:「加入執劍,只是源由一場騙局,到底自己是否被人玩弄得透徹,那麼一直以來我又算是什麼?難道是一名玩偶?」每當想到這裡,他心中盛怒,拔龍嚎奮力一斬,在地上斬出一道近百米的劍痕,讓電王的劍不同,所劈出的並非一道清脆的劍痕,而是一道帶著破壞的劍。真鳳站在中階三門者顛峰,孤獨卻不斷襲來,雙眼一片迷茫,彷似一艘在汪洋之中而指南針卻壞掉的孤舟,沒有任何方向,只是隨著感覺,胡亂飛行。

如果那天斯龍在任務之後,沒有讓若霖為爆樽施以還原,又或是在那天後讓爆樽永遠沉睡,亦不會釀成今日的真鳳。可是,如果斯龍如此,就不會孕育出如此團結、豪氣、真心而肝膽相照的執劍,而現在亦不會有這麼多的人與他們並肩作戰,曾殺死真鳳的宋龍不會反被真鳳說服留下在此,善良的彼得和瑪麗不會因貝琪的夢而通知真鳳和明鋒,兩族亦不會和解,全心全意幫助執劍。

世事,一切皆有因果。小冰心中牽掛真鳳,知他本以執劍為傲,如今卻化身為紫色惡魔,不禁走向明鋒問:「明鋒,你覺得真鳳會過來這裡嗎?」

明鋒苦笑:「會。不過即使相見,他也可能成為我們的敵人。」在他心中,真鳳才是最不穩定的變數,甚至會因仇恨而幫助噬魂者。要是如此,一切就此完結。小冰豈會不明白明鋒的苦笑,心中大痛。明鋒續道:「小冰,我相信你是唯一一個可以將真鳳從地獄之中拉回來的人,無論如何,好好準備黎接著而來的召龍陣一戰,照兵力調配而言,召龍陣應該將會在今天內啟動。」



這一次位於門者界頂峰的對決,也許真鳳與他們之間的恩恩怨怨,亦會在這一戰之中所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