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召龍陣大戰(一)

約翰:「死時富有的驕傲,勾出地獄最大的笑聲。」
“The pride of dying rich raises the loudest laugh in hell.” John W. Foster said.

此時亨利離隊,躲在普羅夫迪夫靠近察拉佐沃的一間郊外小屋之中,小屋破爛不堪,屋瓦被毀,自知毫無戰力,戰爭之中可有可無,倒不離開大隊,免成負累,按照一向習慣,獨自去到郊外,戴著耳機繼續與各人聯絡。

他心中一直耿耿於懷,一口咬掉近半條黑巧克力,心忖:「明鋒,那天侮辱定必還你!」他身邊有一特別機器,體積略為龐大,形似球體,分有八條彎曲的金屬條,每金屬條皆有不少攝影鏡頭。

那時當亨利與奧塞斯訴說這次計劃時,波頓傳來消息,聽來全是粗言穢語,大罵亨利,訴說明念之恐怖和安德烈的死訊,更道出隨後被明鋒所救,才有命逃離那處,期間感到二人皆屬初階三門者巔峰,而明鋒更取得勝利。亨利聽後臉孔全紅,赫然大怒,怒得並非明念殺死安德烈,而是明鋒竟戰勝明念,證明他的戰力異常強大,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



安德烈的死卻讓奧塞斯感到心痛,因三人關係密切,從他尚未得到白色坦克稱號便一同闖天下,頃刻後悔先前將大權交給亨利,因亨利根本沒有伙伴的概念,每人只如棋子,壓下怒意,咬牙切齒問:「亨利,你到底知不知明念的實力?聽波頓報告,兩兄弟都似乎有魔族血統。」

其他人知道後也感心痛,雖然鐵塔不像執劍,需要以武立威,地位亦會因實力不同而有高低之分,不過幹部上下尚算齊心。亨利深深不忿說:「今次的確是我計算錯誤,我事前完全不知明鋒二人有魔族血統,我只知明念強大,所以才同時派出波頓和安德烈,以防萬一,但沒想過差距竟是如此。」

奧塞斯冷冷說:「算了,叫波頓馬上回來,莎拉幫他進行治療。」亨利感到奧塞斯自戰勝伊諾夫後,對自己的態度慢慢轉變,心生不快。

亨利略帶著一份失落的心情向奧塞斯補充說:「奧塞斯大人,今次計劃將會由召龍陣開始。噬魂者的實力早在聖盃戰時已經展現,不容置疑,尤其但丁,作為高階三門者,名為傳說,正面迎擊的勝算接近零,不過要召喚一隻如此恐怖的怪物出來,當中所需大量靈力,相信就只有但丁一人可以做到,那麼只要召龍陣一開始,我們所需要對付的敵人就是餘下的七罪。」

奧塞斯好奇問:「餘下的七罪?」



「照推斷,部份七罪極有可能在先前未知的戰事之中已經死亡,不過以但丁不俗的才智,他們不會動用任何人力和世界政府進行戰事,否則只會對世界政府打草驚蛇,而且更令他們全力先追擊自己。所以,七罪的死,至少有一至兩個與明鋒等人有關,這亦可以解釋執劍等人實力在短時間之內升級,可能性至少有八成。」

亨利咬一口黑巧克力,續道:「我以下的計劃,前設是明鋒亦同樣選擇埋伏。當然,以他的智慧,無可能會愚蠢到直接和噬魂者正面迎擊,而且亦知道只要召龍陣開始之後,亦是但丁最脆弱的時候。即使他有魔族血統,亦沒有可能突然得到與高階三門者決戰的能力。如果有人有此等能力,根本不需要任何計謀,只需要用力破巧,無論如何我們也沒有方法有任何勝算。」

奧塞斯想到既然連世界政府亦不知道召龍陣,而亨利卻假設明鋒等人知道,問:「情報方面,你為什麼肯定明鋒等人知道召龍陣的存在?」

「根據宋龍一派之前所分派的人手,證明他們已經發覺召龍陣,現時更有消息指出宋龍和明鋒等人合流,那麼明鋒沒可能不知道。而且,如果明鋒無辦法從蛛絲馬跡之中洞悉噬魂者的計劃,他根本就不配做我對手。」亨利話帶一股自負,眼神更有瞧不起凡夫俗子智慧的感覺,弄得奧塞斯一陣不爽。亨利續道:「假設最壞情況,有四名噬魂者留守,預計防守陣式亦應該分成東南西北四邊。召龍陣開始之後,等待骸血龍成形,但丁需要不斷注入大量靈力,亦係出擊之時,擅於突擊的戴安娜率先領風靈部落作閃電式攻擊,衝破防線,和水仙子族亦要盡快將障礙清除,包括其餘門者。我確信明鋒亦會在同一時候衝前,因為他並無選擇,只有大家合作,才可以引走四名噬魂者,亦只有大家合作,才有機會阻止骸血龍降臨。」

這時,艾美爾歸隊,奧塞斯滿意一笑,亨利也不禁微笑,續說:「而奧塞斯大人亦要在之後用上至少四成靈力使用湮滅球攻擊召龍陣,趁機直接傷害但丁,即使是高階三門者,亦沒可能被如此強大的湮滅球打中而絲毫無損,尤其當他身處召龍陣之中。突擊有兩個原因,一是為了重創但丁,二是為了削弱噬魂者,雖然能令他們團滅的可能性低於一成半,不過這一役至少要殺死兩名七罪。」



亨利心想:「明鋒,即使你沒被親生哥哥所殺,今次召龍陣,我亦要你輸得徹徹底底!我要你身葬召龍陣!」說:「開始進攻之後,我相信明鋒都擁有一樣武器對付召龍陣,所以要視乎當時情況,再決定使用多大威力的湮滅球,而世界政府亦會在召龍陣開始之後帶全副武裝過來,那便是決定最終一戰的大混戰。」

現時,奧塞斯帶領尚未痊癒的波頓、莎拉、瑪格、祖兒、蘇菲、艾美爾和獸人在遠處看著過萬名士兵慢慢前進,當中更包括不少坦克和裝甲車,站得疏離,小心翼翼,一式拿著輕步槍,作好準備隨時射擊。奧塞斯回想那時亨利所說的計劃,當中包括明鋒和世界政府最大可能的計劃,知這些士兵只是炮灰,不禁感到可笑。

軍隊正氣勢騰騰接近普羅夫迪夫的中央位置,那處猶似沙漠,極為奇異,令一眾士兵大為緊張,皆緊握手中步槍。忽然,天空嚯嚯作響,傳來一陣奇怪聲音,原是近千名門者漫天飛行,將大量瓦礫扔向軍隊,戰事一觸即發。

亨利和明鋒同時說:「召龍陣大戰終於開始。」

軍人亦非等閒之輩,一邊閃避瓦礫,一邊拿起輕步槍射擊,而裝甲車上的軍人也是持重型機槍,子彈密如雨,遍佈整個地區。可是那些瓦礫確實傷害極大,原先被扔出的速度再加上地心引力的影響,化身成絕頂的殺人凶器,比子彈的殺傷範圍更加大。軍人們知道要是不縮短距離,根本毫無勝算,只會漸漸被殺,所以便分批前進,不少夜鷹族門者也被射殺墮地。

突然,一群看似巨狼的狼人族從軍隊背後趕至,雖然毛皮不同顏色,樣貌盡然不同,可是堅硬無比,除了坦克和重機槍之外,其餘的步槍只是在他們身上留下一道細小痕跡,但隨著射擊距離縮短,步槍亦能撕破狼人族的毛皮。可是他們人多勢眾,身高至少二米,肌肉結實,當真皮粗肉厚,逼得軍隊加快前進。士兵被狼人雙手一撕,馬上被分成左右兩半,血肉橫飛,內臟遍地。雖說狼人族凶猛無比,可是面對全速前進的坦克卻無可奈何。

面對狼人族時,某些士兵特別冷靜,邊跑邊瞄準射擊,每槍亦向狼人族的眼睛發射,讓他們失去不少戰鬥能力。這些人就是由世界政府加以改造的門者士兵,子彈幾乎例不虛發,槍槍命中,並有初步使用靈力的能力,身手敏捷,避開瓦礫,更帶領著其他軍人前進,擊落飛在天上的門者。



即使如此,雙方依然死傷慘重,能夠輾斃狼人族的坦克則成為所有門者的目標。在短時間之內,所有坦克也被狼人族強行以蠻力所破壞。之後夜鷹族繞路飛向狼人族,兩族合流,一同強攻軍隊。面對兩族,軍隊不得不退到更後的地方。士兵畢竟訓練有素,逃離時並沒混亂,亦是井井有條後退,直至一眾士兵都去到一塊平地。此處只有大片黃沙,沒有任何城市的痕跡,平坦得彷彿有人預先把這裡清空一片。忽然,他們發覺此處有為數不少的人類骸骨,又有大量血紅色的石頭遍佈四周,更有一些奇形怪狀的骸骨,有的像恐龍,有的像虎爪,有的像蛇牙,讓人感到詭異。

陡然五名同樣穿著黑色緊身衣的人出現平原附近,其中一人一頭黑髮,輪廓深邃,皮膚蒼白,說:「就讓我們終結這偽善的世界。」他話帶魔力和誘惑,叫其餘四人激動萬分。他才一躍,便去到軍隊的中央位置,光是身影也彷彿帶著無盡絕望。

「但丁!」軍人當然認得面前男人,這人就正正是讓世界陷入混亂的兇手,而且只以一拳便將半個足球場變成廢土,於是毫不猶豫,馬上向他扣下板機,瘋狂開槍,可是但丁竟完全無視近距離發出的子彈,完整的子彈一顆顆掉在地上。剛才面對狼人族時,輕步槍仍能在他們的毛皮之上至少留下擦傷的痕跡,可是面對但丁,輕步槍竟完全無用,就連把他射得左搖右擺的機會也沒有,當真把絕望帶給所有軍人。與此同時,夜鷹族和狼人族亦退至一邊,靜看堪稱傳說的但丁改變世界。

但丁漠視一眾士兵,自顧自拔出一把帶閃爍彩光的短劍,更將之插在地上,集中一股黑色靈力於右手,漆黑得猶如地獄,絕對黑暗,完全無光。

一瞬後,傲、慾、食和嫉亦走到軍人的外圍,而食與嫉更一同跳到但丁頭上。四人也成為軍隊目標,可是傲和慾已是中階三門者,毫不在乎他們的攻擊;嫉在此時就發揮功用,為食擋下所有子彈,而食則直接向但丁吞出骸血龍頭骨。但丁左手接著由高而落的龍頭骨,嫉便掩護食到一定位置之後,二人才停下來。傲和慾見此便散發漫天殺意,讓所有士兵也不敢動彈,可是士兵手指依然放在板機之上,準備隨時再次射擊,但身軀已嚴重顫抖。

奧塞斯將情況透過耳機與亨利溝通,後者在此時細說:「果然如我所料。四名七罪,分別是傲、慾、食和嫉。近戰能力之中,應該以傲最強,慾僅次,食和嫉好有可能只是輔助。奧塞斯大人,使出湮滅球之時,盡量避開傲,他可能是唯一一個可以阻擋湮滅球的七罪。」

軍隊被包圍,噬魂者卻沒有任何動靜,心生強烈恐懼,呼吸急促。他們雖手持槍械,卻非捕獵的獵人,而是等待被屠宰的獵物,心想:「到底他們想怎樣?」傲站於東邊,嫉和食站於南邊,慾站於北邊,而夜鷹族和狼人族則站於西邊,一同鎮守四方。

此時,但丁將散發純黑氣色的右手按在劍柄之上,靈力不斷湧進秘銀短劍之中,突然一道耀眼白光亮起,彷似劃破天際般,而白光範圍漸漸擴大,半徑長達數公里,惹起一陣狂野暴風,吹向四周。



白光高聳入雲,引起在遠處的真鳳和世界政府的注意,讓他們都紛紛停下自己的動作,世界政府更脫下面罩直視那道柔光。這道白光雖然柔和至極,和太陽光數分相似,可是當中所帶卻非溫和,而是一種危險得彷要震撼全世界的感覺。世界政府七人光是看去,本能已意欲逃跑,身體微微抖顫,背後生出冷汗,不得不戴回面罩。飛鼠驚呼:「你們⋯⋯全部都感覺到嗎?」

傑克吞下嚥液,道:「好⋯⋯好危險的感覺。」

夜叉心感無力,久久未能平復,彷如泰山壓頂,看得越長,感覺越強烈,似是無法抵抗,道:「或者這就是我們所缺少的情報。白龍,準備我們擁有的所有軍備,和他們正面一戰,要是現時不阻止,我們必敗。」

柯克數息之後也回復正常,道:「位置大約在保加利亞內部,當準備好之後,馬上趕過去。」七人各戴上七副各有不同特色的黑甲,而相比起先前與莉娜對戰時,現時黑甲有著更多的裝備,有如一件精緻的殺人凶器,殺氣騰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