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召龍陣一戰(二)

一直以來,他們作為世界政府,視世界屬於他們,他們就是世界,世界就是他們。即使先前面對世上最強的九人之一的莉娜,也沒有這種臨近崩潰的感覺,可是他們的心理質素尚未至於被這種情況一擊即潰,只是發覺一山還有一山高,七人實在太過渺小。那種自負被白光一掃而去,只好認認真真去為自己而戰。

而真鳳則知那是傳說之中的召龍陣,當中所傳來的黑暗氣息讓他也輕輕一振,彷似死亡、暴戾、高傲、絕望、痛苦也紛紛從那處傳出。他心想既然召龍陣在那邊,亦代表門者界最強的一群,包括執劍,定會在那處守候,決定要肅清一切,讓一切成空,展開一雙深紫色鳳翼,張開雙手,似要吸收天地靈氣,讓靈力變得更集中,誓要以最強大的姿態出現。

此時,他毫無殺氣,彷似與天地合一,混為一體,他像是天地,天地像是他。靈力在體內運轉數個大周天,身體時而深紅,時而深藍,時而深紫,真龍之力和鳳凰之力已是渾然天成。在他不知不覺之中,體內的真龍基因和鳳凰基因早已將其他基因同化或是合拼。真鳳就是神話中的龍與鳳。

此時,一批血族正打算前往召龍陣,幫助但丁,正好碰上正匯集天地靈氣的真鳳。光是被真鳳微微瞪著,那群約百人的血族已經身感抖震,就像凝望天地霸主,至高無上的帝皇,心想:「媽的!這⋯⋯這是什麼怪物!」當看見那雙紫色鳳翼之後,便知面前此人就是傳聞之中的紫色惡魔,只是他們沒有想過紫色惡魔竟會恐怖如此,即使真鳳沒有散發殺意,他們已從本能之上感到恐懼。



「消失吧,垃圾。」只是一瞬,真鳳拔出並收回龍嚎,若無其事繼續吸取天地靈氣。登時,過百具無頭屍體雙膝下地,血液隨著心臟的餘悸湧出頸項,畫成一幅嘔心的山水血畫。不知多久之後,真鳳才張開雙眼,展開那雙鳳翼,全速飛向召龍陣。他欲斬斷一切牽掛,一切情緣,一切因果。光是他拍翼向前,已突破音障,比起電王有過之而無不及。

就連世界最強的九人看著召龍陣也不得不驚嘆當中的力量級別,一來但丁本已是高階三門者,對自己的實力早已熟悉至極,二來要完成召喚陣則要打開另一空間的門。要是骸血龍真的降臨於世,那時就真的是滅世的時候,而明鋒和亨利等人也等候一個時機。

世界政府遠望也感不安,而身在那團白光之中的士兵更是絕望,大感恐怖,被白光所照,已完全失去生存意志,雙手無力垂下,就連步槍也通通掉在地上,全都抬頭呆望白光,雙眼空洞,雖是站著,但靈魂似被抽走,獨剩下這具空殼。

但丁也未曾嘗試召龍陣,現時感到如此龐大威力也感驚喜震撼,與毀滅這偽善的世界只差一步,大吼:「召龍陣,起!」右手注入更多靈力,黑色靈力通過秘銀劍流到地上條條坑紋,形成陣圖,當中像是包含各種奇形怪狀的符節,漸漸召龍陣中的白光之中滲出黑光,黑白光華各自交融。

但丁說:「先是血石。」只是一剎,陣圖底部則由耀眼白色變成鮮豔奪目的血紅色,因黑色光華打碎所有血石,亮麗血紅色的精氣散開,在陣亂中有序地飄揚。他續道:「至骸血龍的身軀。」陣中士兵尚未感到痛楚,便化成一團血肉,湧上半空中。但丁左手一推,將骸血龍頭骨推到半空中,頓時血肉彷有意識,湧至龍頭骨後方,形成一個巨大個體,而其他古獸身軀亦徐徐升起,與血肉連成一體。



正當但丁要將另一波靈力注入召龍陣之中,明鋒和亨利突然同時大喝:「突擊!」

埋伏於西方的戴安娜聽到亨利指示之後,湧起自身靈力,只見雙手一揮,兩記大風刃極速斬向前方,身隨大風刃後,如暴風直奔向召龍陣。兩記大風刃將近百名狼人族也斬分兩半,就連夜鷹族也是同樣慘況,逼得他們不得不飛上天空閃避,才衝向正來襲的人反攻。大風刃餘勁斬向紅得發光的召龍陣,可是陣圖就連晃也沒晃,只傳來兩道沉聲。戴安娜心想:「要再接近一點,直接轟中!」

「風吹不息!水流不斷!」風靈部落和水仙子族奮起,長老安德魯和族長西追身先士卒,一同前衝,威勢震撼狼人族和夜鷹族。大英門一眾幹部也通通衝前,一同作戰。

傲見有埋伏,早知門者界定會前來阻止,而東邊就只有自己,所以更不敢亂動,以防其餘埋伏從另外方向突襲,道:「風靈部落和水仙子族,還有戴安娜。嫉,先過去保護召龍陣。慾,如果西邊守不住便馬上過去。」

風靈部落和水仙子族近三百門者集中一點進攻。西追一躍便跳到近百米的空中,催動靈力,在半空之中形成上萬支箭矢,一招萬箭穿心,雙手一指,箭矢像有靈性般避開正在最先頭的戴安娜,殺死周邊門者,為她而開路。安德魯亦同時突刺,然後將靈力注入風靈部落最珍貴的狂風手套,一道金光馬上閃現,一式風掀長空,一陣暴風從地捲起,將空中的夜鷹族切成碎片。其餘族人亦上前戰鬥,頃刻西邊就剩下數十狼人族。



正當戴安娜與召龍陣只剩數百米時,感到一股極凶惡的危險,緊急停下去勢。慾從空降下,站在戴安娜面前,散發一股咄咄逼人的淫慾氣勢,隱約壓過風靈氣勢,嫵媚道:「別再上前了,親愛的戴安娜小姐。」

戴安娜看慾雙眼鮮紅誘惑,身段完美無瑕,便知慾果真是淫血族後裔,絕不可輕視,而且從亨利口中得知能破壞召龍陣的時間不多,所以馬上催動金色靈力,雙手集中並壓縮大量靈力,光是靈力量也足以叫人恐懼,而在這段距離,要是召龍陣被這招擊中,恐怕亦會有一定損傷,冷道:「如果你避,召龍陣便會受損,但丁亦會受傷;不避,就與我以硬碰硬吧!凝風槍!」

慾看到這程度的攻擊,不禁生出一陣詑異,知道戴安娜的目標是身後的召龍陣,輕輕一笑,避開凝風槍,風情萬種說:「嫉妹妹,你可要擋住這槍呢。」以一種讓所有人變得酥柔聲線說著:「嫉妹妹,擋住他吧。」

嫉見凝風槍來勢凶凶,催動不死鳥之力,湧出一份深紅似血火的力量,有如萬鳥齊鳴,使出不死之盾,硬擋凝風槍。凝風槍乃戴安娜集龐大靈力而使出的招數,卻無法打破這不死之盾,而嫉只不過是初階三門者,雖然戴安娜已非首次與嫉交手,可是亦讓她感到一剎驚訝,忖度:「就連凝風槍都⋯⋯」不過她並沒有時間喘息,因為慾正向她伸出右手,臉上露出淫邪笑容。

嫉將不死之盾散去,變得氣喘吁吁,心想幸好自己屬性剋制戴安娜,更繼承不死鳥族其中一個被喻為最強的技能--不死之盾,否則只憑單單初階三門者的力量,根本無法撐到現在。當然,威力越大,背後需要付出的代價亦是越大。她此時望向傲,心想:「哥哥,無論如何我都會一直在你身邊,做你永遠的盾牌,為你擋下世間一切!」

正當戴安娜使出大風刃同時,埋伏於南方的電王、宋龍等人亦突襲,彷與戴安娜等人共嗚。電王和宋龍用力彈出,就連地板也被踩至下陷。南方原先由嫉和食作監守,可是嫉突然離開,只剩下食。

早在先前烏拉圭一役,電王已看過食的本領,可是今非昔比,他已貴為中階三門者,於是手握秘銀劍,打算以居合斬殺死食。食突然從口中吐出二人,而其中一人更是電王曾經遇過的人,正是當初在伊拉克時所遇見的第十個中階三門者,同樣是淫血族的丹尼。電王一驚,才發覺食最恐怖的能力並非將物件收入另一空間之內,而是將死者靈魂重新召出,成為食的傀儡。

宋龍見電王一怔,問:「丹尼?是斯龍在伊拉克發現的第十個中階三門者嗎?」



電王雙眼注視在丹尼身上,發覺丹尼身上佈滿手術般的傷痕,就像身體被改造無數次,這一點亦讓他感到一絲奇怪,答:「正是丹尼。宋龍,你知另一個人是誰嗎?」

宋龍道:「他的容貌確實有點像法明戈,一名初階三門者,能力不詳,如果真的是的話,那真的要在最短時間內殺掉他,可是他是擁有神族血統的人,要是讓他召出神力,後果就大了。」

電王不禁猜想:「到底神族、魔族這些只在神話之中才能找到的族裔是什麼回事?」彼得、雙子、文山、陳天、黃傲、馬天佑、謝小雪、瑪麗、鳳凰族、真龍族和其餘央府的人隨後一湧而上,趁混亂之間不斷遠距離攻擊召龍陣,分散對方注意力。

食見執劍等人,想起重情重義的怒,心中一酸,怒嚎:「執劍!終於有機會再遇你們。丹尼、法明戈,比他們見識一下你們的威力。」丹尼和法明戈雖然尚有少許意識,可是無法說話,沒能控制身體,二人各自釋放懾人氣勢和神跡氣勢,襲向電王和宋龍。同時,食凝聚靈力,準備之後一著。

宋龍說:「電王,你對丹尼比較熟悉,與他一戰有信心嗎?」

電王豪氣一喝:「丹尼交給我,你全力對付法明戈。」踩著空氣上前拔劍,一式居合斬似要斬開大地,劍鋒直指丹尼。

而明鋒張開一雙黑色肉翅,飛向召龍陣東邊,集中自身靈力於雙眼,使出一式化為烏有,登時一道帶著毀滅的綠光射向召龍陣。怎料傲在此時亦張開一雙黑翼,湧起靈力強行擋下化為烏有,且生出戾炎,說:「戾炎。壁!」傲所的戾炎雖是黑色,卻未如但丁般漆黑。戾炎燃燒綠光,而綠光同時粉碎戾炎,兩者各自爭持,但戾炎略勝一籌,把化為烏有通通燃燒殆盡。



其實明鋒可是故意引開傲的注意力,否則真龍族等人根本沒有機會能夠攻擊召龍陣,而且傲實力高強,就連明鋒也感沒有能力把他擊殺,更別說其餘的同伴。而當傲真的張開雙翼,明鋒才感到一種熟悉感。

傲目帶賞識,道:「竟然是魔族血統。」能夠克服那基因、那誘惑確實十分了不起,而且魔族和神族一樣稀有,實力強橫,不敢輕敵,但召龍陣正被圍剿,分秒必爭,只好速戰速決,喝:「戾炎。狂起!」黑色戾炎像被傲所操控而從不同角度狙擊明鋒,逼得明鋒不得不暫且遠離戾炎範圍。

明鋒雖是中階三門者,但亦不會不自量力,他知道要不是傲需要將部分注意力放在召龍陣,戾炎或會更難纏,而且自己根本無法威脅面前站在中階三門者顛峰的傲,心想傲不愧為七罪之首。

此時,奧塞斯指揮一半獸人衝前,而據亨利而言,必須將至少一半獸人留在原地作為之後的對抗。雖說獸人身體質素只如高階二門者,可是皮粗肉厚,身形龐大卻無損敏捷程度,而且被基因改造之後,對於三門者的氣勢亦有一定抵抗力,一旦埋身肉搏,威力實在不容忽視。獸人向著正無人看守的北邊攻去,利用手中的大型兵器一下又一下狠敲召龍陣,如同攻城車般,撞擊的聲音吵鬧得像打樁一樣。

亨利說:「奧塞斯大人,直接使用湮滅球轟向召龍陣。」一來因為他要知道這樣威力能讓但丁受到多大的傷害,畢竟召龍陣屬於嶄新事物,就連明鋒及噬魂者自身也對此毫無數據,既然如此,倒不如直接在此測試。

由於,召龍陣圖龐大,而且紅光耀眼無比,奧塞斯無法看到執劍,亦即南方的情況,只知道執劍等人不斷轟向召龍陣,亦不知他們等人一直與召龍陣保持距離,只作遠距離攻擊,與獸人、風靈部落和水仙子族不同。

在眾人圍攻之下,紅光閃爍不定,尤其當水仙子族和風靈部落一同使出截然不同卻互相配合的技能,互相加成,混成一體,合流而成的水龍捲確實威力巨大,一記襲去,讓紅光也黯淡一剎。

傲眼見如此,知道事態緊急,就連在內的但丁也汗流滿面,不得不催起所有戾炎,包圍整個召龍陣,叫:「食,準備好了嗎?」戾炎像有靈性,未有燃燒召龍陣,反而依附於表面之上,成為絕頂防禦。隨後,傲便全力衝向明鋒作近戰。而食亦在醞釀當中,因這一次是他首次使用這珍貴無比的屍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