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大局突變(一)

賀拉斯:「逆境可以引出一個人的才能,它在富足的環境只是潛伏著。」
“Adversity has the effect of eliciting talents, which in prosperous circumstances would have lain dormant.” Horace said.

亨利道:「所有召喚陣都需要一定時間,不可急於一時,否則將會前功盡廢。傲要使用大範圍的戾炎便一定要犧牲大量靈力,如果不是,由一開始他就可以使用,作為最強的防護。」

在另一邊的明鋒亦透過對話器與同伴說出相似的說話,不慌不忙地說:「所有真龍族,準備包圍網。大魚終於要準備上釣。」

丹尼使霧水地獄,將南方戰場變得伸手不見五指,極度朦朧,分不清東南西北、前後左右。而在丹尼身旁的法明戈擁有與魔族血統同樣稀有的神族血統,背後張開一雙白色肉翅,現橙色瞳孔,踏前一步,雙手合十然後拉開,將一股橙色火炎轟向宋龍和電王。



電王只好憑第六感躍起避開神火,而在跳起瞬間,感到霧水之間傳來一份凶殘殺意,可是他亦非池中物,踩在空氣之上避開丹尼,並且高速反擊,一斬便削去丹尼的右手手指。可是,一剎那之後,丹尼亦消失得無影無蹤。電王突然聽到真龍族的人慘嚎,便知丹尼竟繞過二人,打算殘殺較弱小的門者。同時,法明戈上前糾纏電王,神火威力異常強大,似神聖無比,將世間一切淨化,不過電王心知自己更加強橫,不論威力和速度。

宋龍怒喝:「媽的,怎麼有這麼難纏的人!」在霧水之中,他不斷聽到伙伴被殺掉,那慘嚎聲讓他大感難過,再也按捺不住,催動真龍之力,一招飛龍在天,像有一條青龍從他雙手突衝現身,圍繞整個霧水地獄,霸道地將霧水一一吹開,逼得丹尼重新現身。

電王回想當日在伊拉克初遇丹尼,看這霧水地獄和先前回劍削去他手指,心想:「丹尼實力一定不止如此,食實力雖然可以重新召喚死者,不過看來實力亦減弱不少。」他面對法明戈依然如獅子搏兔,全力以赴,深怕因輕敵而受傷,手執秘銀劍,毫無顧忌將殺意湧出,大剌剌地刺出一劍,喝:「無悔!」這一劍雖然看似毫無章法,角度奇怪,卻是他由生死之間所領悟出的劍招,也許就只有被斬的人才懂得這劍的恐怖。法明戈使用神火,竟能擋去無悔大部份的力量,可是電王一直運勁,依然斬去法明戈的左肩和頭顱,被斬去的部份則馬上變成堆堆灰塵,隨風飄去。

而宋龍則散發出無比殺意,將自身化成一條青龍,穿過丹尼,丹尼亦應聲變成灰燼。宋龍呼一口氣,瞧向召龍陣,透過通話器與所有人說:「大家,記得明鋒的說話嗎?應該也差不多時候了。」

「知道。」黃傲和馬天佑馬上指揮央府的人退後,文山和浩天則負責鳳凰族的人,雙子則負責真龍族的人,而小冰則帶領彼得等人。雖然他們後退,但手中的攻擊卻沒有停止,至少能夠消耗傲的靈力,尤其是小冰和彼得,二人也是水屬性,對於戾炎特別有剋制作用。



在北方的奧塞斯並沒有看到明鋒等人,只叫水仙子族為他在戾炎壁上打出一個洞口,然後拋出一個帶著彷似能夠毀滅整座城市的湮滅球。在戾炎壁上減弱的一剎那,湮滅球隨即來到,這一擊威力強大,整個召龍陣也晃了一晃,光芒減緩不少,就連但丁也被震得吐出數口鮮血。這就是中階三門者奧塞斯毀滅性的力量。

傲見此大吼:「但丁大人!」與傲對戰的明鋒也注意到但丁受傷吐血,更加肯定心中推斷。

正跟戴安娜打得火起的慾也心感一陣擔憂,畢竟但丁在她心中佔有一個重要位置。戴安娜才因此有一絲空間喘氣,重新拉開距離,暗忖:「可惡,一旦被她貼身,就沒有辦法脫離。」

而艾域等人亦與嫉作戰,以牽制這名噬魂者,可是嫉的力量不知從何而來,竟以一人之力擋下兩名初階三門者。嫉控制一道灼熱的紅鞭鞭擊二人,靈活似蛇,繞過他們從盲點攻擊,二人吃上不少苦頭。而明鋒主動攻擊傲以分散他的注意力,讓他難以一直維持戾炎壁,減低對召龍陣的防禦,並且將傲逼回召龍陣附近。

「吼!」召龍陣中傳來一份沉重而暴戾恣睢的吼聲。光是這一吼,在場的所有人也不禁身體抖震,氣喘數分。這就是骸血龍的恐怖,這種級別的力量已遠超世人的認知,非是用數量能夠填補,彷能叫天地絕望。



但丁抹去鮮血,馬上繼續維持此陣,意想不到眾人實力竟至如此級數,而且兩派之間彷合作無間,互相把對方優勢放大,同時將噬魂者拉走,造成空隙,滄桑道:「嫉!集中擋下奧塞斯攻擊,再多兩分鐘,召龍陣就會完成。」戰場上所有人也聽得清清楚楚,亦即他們要是在兩分鐘乞不能阻止召龍陣,骸血龍必定降世,而且滅世。

宋龍即使知道明鋒話出必有其原因,可是到此時此刻亦不得不感到絕望,心急如熱鍋上的螞蟻,破口大罵:「媽的!明鋒,你說好的計劃呢?」催起真龍之力一記轟在召龍陣上,可是只能打散戾炎,召龍陣也只是微微震動。

把傲逼回召龍陣的明鋒咬牙切齒說:「只差一步!」話語中的堅定說服各人。也許因為他們也沒有其他方法,就只可一直相信,相信自己的伙伴。忽然,明鋒大喝:「大局已定,準備最後狙擊!」

知道這次計劃的電王亦叫:「相信明鋒!一定會成功!」

亨利知剛才湮滅球的威力已經對但丁造成一定傷害,決斷說:「要破壞召喚陣,只有四種方法:破開陣圖、破壞陣圖符節、破壞召喚材料、殺死召喚者。奧塞斯大人,既然未有足夠時間破開陣圖,就唯有用第二個計劃。」心想:「只要召喚陣一開始,就會產生一道靈力牆將陣內和陣外隔開,要破壞陣內事物,就只有破開陣圖,或在陣中破壞,明鋒,看著吧。」他按下按鈕,頓時召龍陣中的坑紋數個位置也發生小型爆炸,改變陣圖符節,紅光頃刻時光時暗。也許他最想勝出的不是這場戰爭,而是曾經侮辱他的明鋒。

坑紋受損之後,但丁驚訝無比,心想:「竟然有人能夠一早已經知道召龍陣的位置,而且早在我們放置血石之前便將炸彈埋在地下?」七罪也心中一驚,感到那人智力如神,有如先知,甚至比起奧塞斯的武力更有用,更強大。紅光漸漸黯淡,但丁不得不馬上召出沒有完整狀態的骸血龍,將靈力灌注骸血龍頭骨之中,一喝:「召喚,骸血龍!」

亦在靈力貫注於龍頭骨之時,但丁彷佛感到一絲不妥,眉頭一皺。此時,明鋒輕輕說:「大局已定。」忽地,一聲劇烈爆炸之後,傳來轟轟聲響,整個召龍陣破碎,化成一堆黑白光華交織的碎片,一片蘑菇雲破開陣圖,湧至天際。但丁更完全承受這小型核爆的威力,被壓至地底;而在召龍陣外的所有人也被這強烈的爆炸波及,包括餘下的七罪和奧塞斯等人,幸好召龍陣承受起大部份核爆的威力,對所有三門者的傷害未算太大。



核爆突如其來,就連在遠處的亨利也能感到,雙眼呆滯,心中感到挫敗。起初,他亦曾經想過將唯一一顆核彈埋在地下,但埋在地下有兩個壞處,第一是容易被噬魂者所發現,第二是埋在地下會讓威力變得更低。綜合而言,以他資源和技術,最佳方法則是先從召龍陣之外傷害但丁,然後以一眾小型炸彈破壞陣圖,再利用宋龍等人引走噬魂者,奧塞斯等人則配以他所研發的追蹤彈,希望能將但丁致諸死地,亦至少要清除兩名七罪和宋龍。

可是,如今則證明明鋒有著一種辦法能瞞過噬魂者。他心有不甘,一口咬下手中的黑巧克力,雖是頂級食品,卻感無味,心中充斥一種名叫嫉妒的味道,怒得額上青根暴現,怒喝:「明鋒!」

傲嘴邊有少許鮮血,回望召龍陣,喝:「但丁大人!」展開雙翼飛去,收回戾炎,一掌打走但丁身旁的岩石,將他掘出。明鋒亦馬上回頭,以一式化為烏有轟向二人,可是被戾炎壁所阻擋。嫉反應快捷,以血紅火鞭鞭擊明鋒,營救但丁和傲。

核爆規模雖比當日擊殺九大傳說的核彈細小極多,可是正正發生在但丁頭上的骸血龍頭骨,令他受不少傷害。要不是但丁反應極快,停止靈力且使用自己能力,傷勢或不只左臉被毀而左肩被轟成肉碎。他口吐大量鮮血,身體更有滲血跡象。傲心中一亂,知道事不宜遲,大喝:「七罪,撤退!食,將底牌拿出來!」

明鋒此時卻大喝:「執劍!回頭狙擊!」執劍等人於此時紛紛湧上,氣派磅礴,鬥心雄偉,尤其央府眾人。

食心中充滿怒氣且準備多時,雖然被那爆風所阻,可是依然吐出那時在聖盃戰但丁親自收下的亡魂,怒吼:「自相殘殺吧,執劍!」此時,電王等人看眼前此人,盡是無奈,盡是愕然,身在遠處的明鋒也瞧到此情此景,可是他正與嫉對抗,全無餘暇理會,就連一直埋伏的殘影也呆若木雞,因為這人正是成立執劍的人--萬斯龍。

電王驚呼:「總監!」當斯龍出現之時,電王便知他在死前成為高階三門者,因為那靈魂早已凝聚得彷似不可被分割。同時,慾也趕回保護但丁,回身之時卻被戴安娜偷襲得手,腹部受傷,可是她一概不理,光是止血就罷。傲抱起但丁,而嫉為他們擋下一擊又一擊,但她臉容已是越來越虛弱,頭髮變白,肌膚不再青春,整個人也像老了十歲。

斯龍雖然不能控制身體,卻能憑意識說話,高階三門者的靈魂已是凝聚非常,或許達至更高境界時,靈魂更是無法被控制。他道:「電王、小冰,你們各自也成長了,哈哈哈!想不到,再次見面會是這種情況。」話中雖然豪氣,當中卻帶無盡落寞。



電王心中既感動,又不捨,就連雙手也不禁抖震,說:「小冰,你去狙擊噬魂者。總監,交給我。」他知被食所吐出的屍體會被操縱,成為殺人武器,可是,吐出高階三門者看來也對食造成一定影響,他汗流如水,而且咬牙切齒,看似正想吐出另一具屍體。

小冰點頭之後就馬上上前幫助明鋒,回眸望向身體有眾多手術痕跡的總監,心中痛楚萌生,可是清楚現時狀況緊急,需要在此盡量削弱噬魂者的實力,否則在後,他們恢復過來,光憑但丁、傲和慾已足以殺死在場的人。

可是於此時,風起雲湧,天空變成漆黑,更形成巨大漩渦。「吼!」骸血龍依然被召喚出來,雖然並非完全狀態,但亦慢慢匯聚成形。即使在遠處也能看得出牠的皮膚腐爛,而且骨骼尚未完整,靈力亦非如記載般,不過光是擁有此等級別的力量已是令人感到恐怖和心寒,更別提牠體型巨大,高約千米。

骸血龍彷似感到一個威脅高速飛來,於是口中吐出一份純粹的靈力炮射去,只見那人背後一雙深紫色鳳翼,拔出龍嚎奮力一斬。兩者相撞,爆風直吹四周,惹來地上眾人張望。那一斬彷似連空間也變得扭曲,更是站於中階三門者顛峰的証明,離高階三門者只差一步。小冰重見真鳳,心中萬分歡喜,可是見他身懷如此深厚的怨恨又是一陣擔憂。

奧塞斯心中大怒,意想不到大局竟有如此突變,雖有召龍陣擋下大部份核爆的威力,可是大量獸人亦因此死亡,喝:「戴安娜,去追噬魂者!我去對付骸血龍!」此時,剩餘的獸人狂怒,紛紛執起同伴的武器衝向骸血龍和但丁等人。奧塞斯看著天上的真鳳和骸血龍,如面臨山嶽,不禁吞下一口嚥液,再使一招湮滅球,直接擊中骸血龍,只衝散少量血肉,換來一聲怒吼一聲。牠對奧塞斯等人吐出靈力炮,可是被真鳳一腳踢中,改變射出角度。

這炮將遠處山脈連同河流一同毀滅,可見當中威力,而真鳳則冷笑:「毀滅一切的,將會是我,而不是你這畜牲。」話後,他揮劍向噬魂者斬出一劍,霸道強橫,一陣空間波動震去,令人心寒。傲湧起大量戾炎擋下這劍,深知真鳳與自己等級相同,絕不能輕視,可是但丁受傷甚重,只好加快速度逃離此處,但被明鋒、宋龍等人圍剿,一時難以突圍。

戴安娜此時到來,再次使用凝風槍擊向噬魂者眾人,務求在最短時間之內把他們擊殺,尤其但丁。嫉知傲正抵擋同樣強悍的真鳳,無法分暇,於是便拼死再使不死之盾擋下這招,可是擋下這招後,卻口噴鮮血,心知自己已至極限,只好強忍痛楚。此時食也走來但丁附近,便吐出最後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