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生鬥死(一)

哥倫布:「藉由戰勝所有障礙和其它旁物,一個人必將抵達他所選擇的目標及目的地。」
“By prevailing over all obstacles and distractions, one may unfailingly arrive at his chosen goal or destination.” Christopher Columbus said.

正當李寧閉眼打算迎接死亡之時,莉娜趕及以一式火鳳舞打散慾的最後一擊,而慾則遠望但丁,滿足一笑。她美得傾國傾城,身段驕人完美,本應能夠呼風喚雨,卻深愛無情的但丁,甚至能為他而犧牲自己,最終似是換來無物,但感到心靈如斯滿足,忖度:「這就是愛嗎?」雖然對於一個淫血族的人而言,她也許不太明白愛情,只想看見但丁活著,完成他的夢想,這亦是她當初選擇加入噬魂者的原因。

莉娜微笑說:「李寧,盡快回復體力,世界政府快要來臨。」話後,她便上前攻向骸血龍。見此,李寧才敢鬆一口氣,即使他是沙怪族的天才,可是依舊未夠戰鬥經驗,尚未開花結果,假以時日,可能他的成就將會追上奈弗拉。沙怪之軀也漸漸變回一堆黑色的塵土,彷似從未出現過一樣。

此時亨利與奧塞斯說:「奧塞斯大人,將骸血龍引向西南面,世界政府將會在那邊來臨。所有人留意天空有任何導彈等武器來襲,世界政府最大的武器就是他們所擁有的軍備。」奧塞斯此時怒火未熄,只知對付骸血龍也感到疲勞,聽到亨利所言,馬上把這隻畜牲慢慢引向西南面,雖說看似緩慢,不過牠的移動速度確實快得恐怖,絕不可分心。



食全身乏力,明知已是將死之人,於是便用著生命最後的力量,喝:「氣吞天下!」傾力一吞,吸走不少他人靈力,尤其在身旁的莉娜和奧塞斯。或許他先前被他人戰鬥波及,身體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因此動作變得緩慢。莉娜見此,打算衝前,快速殺死食,以除後患。

正當食想將那團混在口前的靈力吐向正緊貼但丁的執劍、真龍族和鳳凰族等人,殘影突然出現,以暗殺刀乾淨俐落地刺向食的咽喉,再瞬移離開,回到附近一直躲藏的埋伏地點,緊握拳頭,心有不甘想:「等⋯⋯明鋒,到底你還想我袖手旁觀到什麼時候?」回想明鋒的說話,緊握拳頭,而拳頭之上則有一隻秘銀戒正閃閃發亮,閃耀奪目彩光。

莉娜也大吃一驚,不過眼見此人把食殺死,便未有理會那人身份,注意到位於背後的骸血龍彷似湧起大量靈力,猛然轉身望去。可是在食口前的靈力失控爆炸,從背而至的爆風把毫無防範撕開莉娜的舊患,再次滲出大量血水,痛楚如刺骨,不得不跪在地上。

看到莉娜如此,奧塞斯突然快步上前,一拳狠狠打去,像要發洩出自己的怒氣。莉娜反應不及亦出乎意料之外,被他直接打中,更直飛遠處。這一擊之後,她身上再無完好之處,口吐鮮血,胸骨粉碎,只能含恨看著奧塞斯,慢慢迎接死亡,眼神像是詢問當中原因。奧塞斯冷言:「你和我本來就不是同一勢力,要怪,就怪你選錯邊。」見莉娜奄奄一息,他心中怒火才慢慢消退。此時,聯合門其他門者大吼莉娜之名,才一分心,朗尼便被骸血龍一腳踩成一團肉,其他人亦不敢再分散注意力。

而另一邊,傲、但丁和嫉正拼命逃跑,可是嫉知自己也不能維持如此,因先前過度使用不死鳥之力,已太揮霍,於是便說:「哥,帶但丁大人走。我說過,我永遠都會作為你的盾牌。」聽到嫉的說話,傲便知道她的意圖,還來不及說話,她已回首,湧起餘下的不死鳥之力,嫣然一笑,臉帶滿足,喝:「不死之盾!」這次不死之盾範圍更是大得誇張,直接切斷明鋒等人的去路,彷如不死鳥降臨天地,抵擋萬物,而她全身皮膚也快速衰退。



傲大感無力,傷心欲絕吼:「妹!」嫉這舉動,定必送命,而且她更利用壽命去增強不死之盾的威力,知道是次一別,將是永恆,可是他不能停下,否則正處於虛弱狀態的但丁也會亡於此戰,而且如果他此時轉身,就真的枉費她的心思,讓她的犧牲變得毫無意義。「呀!」

文山大喝:「孽種!」將鳳凰之力湧至雙手,話中怒氣像是他與嫉有著血海深仇,就連其他鳳凰族的人也不斷攻擊。「鳳輪天舞!」一雙密不透風的圓輪像是一鳳一凰並排而上,直接襲向不死之盾。而其餘族人也使出不同招式,頃刻水鳳、刺鳥、火鳳凰直闖不死之盾,那勢頭壯觀得震撼人心。

對於鳳凰族的舉動,明鋒亦大約猜到當中原因為何,大概真龍族也略知一二,不過鑑於先前嫉的表現,他深知這次狙擊亦不會成功,亦沒有再花費靈力攻擊,因為光憑鳳凰族這時的奮力攻擊應該也能置嫉於死地,道:「真龍族,毋須再浪費靈力去攻擊。大家在香港再見,我們一定會帶族長回來。相信我!」

真龍族等人聽到之後,回想起明鋒先前所說的話,亦沒有窮追不捨,族人跟隨雙子而行,紛紛回到香港基地,等待再次與他們聚合,而宋龍則回首去到央府的集中地,一同攻擊骸血龍。

這一輪攻擊打在不死之盾上,每轟一下,嫉的身體就虛弱一分,衰老一分,皮膚也出現眾多皺紋、老人斑,鳳輪天舞更是打得整個不死之盾左搖右晃。「呀!」她也再支撐不住,吐出一口烏血,那不死之盾慢慢碎裂,任由攻擊打來,燃燒自身,撕碎血肉,但臉上依然滿足,彷似視痛楚於無物,大叫:「哥哥,我愛⋯⋯」只可惜此話再也不能完結,便魂歸蒼天。



噬魂者在此召龍陣一戰中,痛失慾、食和嫉,只剩下但丁和傲。傲眼觀全場,驚覺執劍等人毫無被核爆牽連,而且在瞬間便反應過來,便知他們一早知道有此逆轉,聽到嫉的慘嚎,心中立誓:「央府、執劍、鳳凰族、真龍族,我以本多忠言之名立誓,一定會為本多彩香復仇!」他雖然性格高傲,可是對嫉的感情極深,對她雖非呵護備至,亦非溫柔親和,但是以真心對之,而且疼愛有加,絕不放過任何意圖傷害她的人。

「鳳凰族,麻煩你們繞路前往西邊,執行任務。」話後,明鋒輕指耳機,而鳳凰族亦點頭示意。自噬魂者逃離現場之後,明鋒等人就只剩下兩邊對手,奧塞斯一派,還有全副武裝、擁有號稱剋制門者的武器--黑甲的世界政府。他望向遠方,心中慨嘆,不知對手名單上會否出現真鳳的名字,道:「其他人,專注於骸血龍。」

在戴安娜與慾打鬥的同時,斯龍和電王已打上數十回合。二人速度快得恐怖,每每起手也像突破音障,快得就連空氣也凝成水般的流體。斯龍將靈力凝聚於雙手,形成手刃,被他一斬恐怕連最堅硬的鑽石也要一切為二;而電王則握著秘銀劍橫劈直刺,劍招變化萬千。斯龍死而無憾,豪邁道:「電王,使用全力殺死我!哈哈哈。」

他們二人動作像是一團金色光影混在一起,分不清誰是誰。電王大吼:「總監!」雖然他招招沒有多餘動作,乾淨俐落,但他重情重義,根本無法下手傷害斯龍。電王為救伙伴,甘願失去性命,不顧自身安危。

斯龍見電王面色有異,知他於心不忍,幸好他和千闕仍能微微控制自己動作,只是從本能上戰鬥到底,於是奮力推走電王,拉開二人距離,豪氣大吼:「電王!我只是一個已死之人,本應永遠沉睡,如今我被人控制,受人玩弄,你又願意看見嗎?你殺死我,只是為我解脫,你明白嗎?見到你們成長如此,我死而無憾!哈哈哈。」話後,他也不禁湧出眼淚,這淚水包含著混雜感情:一是自己敗於但丁手上,未能阻止任何破壞;二是看到真鳳暴走,源於自己過往一個決定,正後悔那時決定;三是看到執劍眾人紛紛成長成才,心中萬分感動,知道他們定能將世界重回軌道。

電王聽到斯龍如此一話,眼淚亦不爭氣地落下,但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他作為中階三門者,而且經歷風風雨雨,精神豈會脆弱易碎,不過這不代表不准流淚,反而是更應要以真心做人。即使鐵漢也有柔情一面,亦只有真正的男人才願意拿出真心,面對對自己重要的人。他呼口長氣,手中秘銀劍握得更緊,抹去臉頰上的眼淚,站得筆直,散發一陣凝結的決意氣勢,靈力更精煉,身體散發一道道肉眼可見的金色電流,讓那頭啡髮也飄逸,氣魄彷似金色巨人,笑道:「總監,我以執劍為驕傲,我亦以你,萬斯龍,為驕傲。謝謝你令我可以加入執劍。」

斯龍聽得感動,心中氣魄澎湃激昂,仰天大笑:「哈哈哈!我今生得你們為我伙伴,總算無憾!你們,才是我的驕傲!」



謝小雪雖身在遠處,卻知電王面臨大敵,內心不禁擔憂,凝望電王,心中默默為他打氣。可是此時,電王像是感覺得到她的目光,轉頭向她自信一笑,道:「小雪,等我。」話畢,他雙眼堅決,凝望斯龍。

斯龍當執劍成員為他子女,看見兒子有一美麗動人的女朋友當然感到快樂,笑道:「你果然長大了,哈哈哈!竟找到個如此美麗的女朋友。」這話亦引電王一笑,心想這也許是彼此之間的緣份,在最落寞的時候遇上一個外表火辣卻心中溫柔的謝小雪,讓他在不知不覺中心生戀愛感覺。

電王向斯龍微笑點頭,彷似認可謝小雪的身份。她見此,全身僵硬起來,心中大亂:「媽呀!那算是表白吧?還有⋯⋯見家長!」她幾乎連骸血龍的大爪正她逼近也沒有反應,幸得馬櫻汶和馬天佑前來營救,而在身旁的黃傲亦催起真龍之力打在地上微微改變地形。

馬櫻汶帶怒道:「謝小雪!你傻了嗎?要是你死了,還怎能與他一起呢?」

馬天佑心中十分在乎所有伙伴,只是那舌頭比較壞而愛開玩笑,笑道:「小辣椒,到底電王是否給了什麼迷藥你吃呢?」素來寡言的黃傲只一笑置之,不過他對於能夠營救同伴,心中亦是一陣高興。

謝小雪臉紅耳赤,心甜說:「對不起了。」雙眼卻閃起粉紅光芒,那是純粹的愛情,讓馬天佑大吃一驚,正想大聲取笑時,卻大感危險。

「別再犯傻了,先打倒牠再說吧。」宋龍及時走到他們身邊,一臉艱辛地硬擋下骸血龍一擊,讓馬天佑等人有時間逃走。他看著骸血龍,身體血肉模糊,大喝:「央府!所有生物皆有弱點,找出然後幹掉這隻畜牲!」

骸血龍又是一抓,抓向宋龍等人,然後尾巴橫掃奧塞斯和其他獸人,每次移動也像地動山搖,讓眾人不得不膽顫心驚。但見奧塞斯威力凶猛異常,才被慢慢引走,宋龍感到當中端倪,心想:「難道他想把世界政府扯進來?」



而電王和斯龍無視骸血龍,互相對望。電王回想基地被真鳳一劍破壞掉,心中又是一痛,望向正全力戰鬥的真鳳,說:「總監,請你別留手。或許這次對戰可以令我學到更多。」

斯龍怎會不明電王意思,要是他連現時變弱許多的自己都未能擊敗,又豈可以擊敗最強的但丁,豪氣大笑:「哈哈哈!我明白了。由此刻起,我不會再有任何留手,不過你一日未知我的能力,你沒有可能打敗我。」

電王一笑:「我會找到。」下一剎那,他已在斯龍身前,人劍合一,一揮秘銀劍,去勢便至斯龍腰間,要是他人見此,定必後退或順劍鋒行走。不過,電王此時手腕輕微一轉,劍鋒忽轉去腿部,變化極快,可是斯龍像預先知他劍招而率先避開,更趁空隙反擊,動作敏捷。電王以為這擊將會得手,卻要躲避斯龍的反擊,不禁深思:「即使是高階三門者,亦未免太快了吧?實在太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