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生鬥死(二)

吉姆:「人生如同電影,寫自己的結局,持續相信,繼續演出。」
“Life’s like a movie, write your own ending. Keep believing, keep pretending,” Jim Henson said.

斯龍早已將靈力凝聚於雙手,右手直刺電王胸口,直取心臟。電王馬上回劍,卸去斯龍力量,並且側身以右手在左邊腋下射出一炮電光。斯龍心中讚賞:「懂得用身體作為遮掩,果然成長不少。」以左手打散電光,轉身右肘一擊,打去電王。此右肘凶險萬分,電王回劍之後,左邊反為空虛,不得不以踩著空氣後退。怎料這一腳腳踏空氣,那被壓縮的空氣反倒擊中斯龍。

雖然電王也始終被這肘擊擦傷左肩,吐出小口鮮血,而斯龍也是被打得退後數步。電王飛快思考,知剛才突變劍招比這無心而成的空氣彈更不起眼,如果斯龍反應能夠避開那劍,那定能避開這空氣彈,奈何事實並非如此,所以關鍵便不是斯龍的反應力。素來,斯龍一向以驚人反應和速度作為最大的憑藉,但在電王看來卻非如此,即使他反應確實靈敏過人,不過這亦不是他最大的優勢。電王不斷想著,關鍵正是那種後發先至的感覺,笑:「我想我已經找到!」

聽到電王說話,斯龍輕輕一笑,因這種對於戰鬥的閱讀能力實在對決定勝負極為重要,而電王已找到要訣,心忖:「應該沒有人會如此想自己的門生殺掉吧?哈哈哈,畢竟,我已死過一次了。電王,快來為我解脫!」



電王此刻衝到斯龍面前,只刺出一劍,然後清空腦海,光憑反射動作和本能應對。突然他閉目連續刺出數劍突襲,雖然被斯龍一一破解,可是那速度並非能與剛才擋開那式劍招相提並論。他笑言:「果然如此,難怪總監你的戰力如此強大。」

斯龍不禁叫好,二人頓時變成均勢,因電王已經削弱斯龍的能力,但斯龍戰力高強,力量入微,畢竟是原世上最強的九人,即使被食召出後戰力減弱,依然力壓天下。斯龍一笑,知剛才電王所使用的技巧更是不謀而合地與自己相似,不禁感到當中緣份,道:「電王,看清楚我的動作,破風腳!」三腳踢去,力氣之大形成風刃射向電王,同時攻擊上中下三路。

電王察覺破風腳確實與自己腳踩空氣遊走的技巧相似,可是因為腳掌與腳尖的角度不同,則產生出不同效果。他知道斯龍其實是想趁這機會將他自己的戰鬥技巧或絕技通通傳授給自己,心裡感動。二人越打越快,而且不受地形所限,戰場從地上慢慢到達半空之中。也許二人不斷改變氣流,使普羅夫迪夫天氣變異,大量雲塊湧現,下一場狂風暴雨,更是雷聲不斷。

斯龍道:「電王,留意一切流動。」將靈力湧出,形成一層盔甲和兩把屠刀。盔甲由靈力圍繞自身旋轉而成,細微精緻,妙在卸走對方力量,可見斯龍控制靈力何等高超,而兩把屠刀殺氣重重,勢如屠龍,威風八方。

電王將秘銀劍回鞘,細膩感受風的流動,感到斯龍並非只利用自身靈力,更是利用靈力旋轉引來自然氣流,既利用大自然而加強破壞力,又減低自己每招使用的靈力,不禁驚嘆當中奧妙。斯龍續道:「強大不單指一個人的靈力質量,最重要是如何去使用。嘗試阻擋我吧,電王!」隨著他使用風甲,先別說破壞力,速度更提升不少。



電王心想:「總監真的好強,完全善用自己能力,淋漓盡致。如果他可以使用全力的話,也許我不能撐過一分鐘。」

畢竟斯龍於經驗和戰法上佔優,慢慢重佔上風。他快如光影,出手猶如鬼魅。電王暗暗叫苦,只好踏著空氣向上升,以劍硬擋,但知長久下去,定會落敗。突然天空傳來一聲震欲聾耳的雷聲,卻令電王靈光一閃,回想起自己的獨特之處。自古而來,大自然的力量就像是不可違抗的,海嘯、地震、龍捲風、雷電等等,凡人之力根本無法阻擋。

電王連使小靈電磁爆,皆於斯龍身旁爆開,生出陣陣爆風。斯龍身披風甲,直接無視,而爆風只在風甲上劃上條條痕跡。雖然如此,斯龍感到不解,靈電磁爆明明是將電流形成相反磁場而產生爆炸,要是意欲造出最大傷,目標理應在磁場之中,並非磁場之外。

電王卻在此時再次閉目,猛然拔出秘銀劍,這式像是將居合斬、雷光長嘯和無悔結合,精氣神成一,將自身殺意如虎擒兔般無情轟出,秘銀劍劍鋒暴長,且帶金色電流,更甚,他將天上的雷電也同樣引到秘銀劍上,大剌剌地劈去斯龍,喝:「天雷長嘯!」

這劍不同凡響,威如雷,快如電,連斯龍也感驚訝,從未想過電王的創造力會是這麼地大,光從招式而言,這招天雷長嘯更比風甲強大。要不是他因先前小靈電磁爆而感錯愕,集中心神提防,現時定必不能與之一拼,將所有靈力化成長劍,有如當日對抗但丁般,豪情大吼:「太好了,哈哈哈!電王,超越我,然後消滅噬魂者吧!」



正義之劍拼上天雷長嘯,相拼之時,一道肉眼能見的衝擊波將雨水和積雲衝散,頓時那處變回藍天,幾乎百里無雲,道道風雷之聲隨之而來,猶如引爆顆顆大型炸彈,造成有如太陽的光芒,再次照亮這片正陷入絕望而慘嚎的大地。

斯龍被這一招一分為二,而電王亦全身乏力,短時間之內,再無法戰鬥。二人從半空之中慢慢墜落,斯龍眼見電王接近暈眩,便用餘下力氣伸去單手,保護他至地上。電王急墜,被風吹醒,見斯龍保護自己,心中感覺萬千,尤其複雜,只好傻笑,眼眶亦泛紅,流下淚水,輕道:「謝謝你,而且⋯⋯對不起,總監。」

斯龍深感後悔,笑說:「電王,別要道歉,你只要拯救了我。也許我先前的決定是錯,不應該以如此激進方法令真鳳加入執劍,看來我也被噬魂者逼得太急,大亂陣腳。」他即使知道後悔並無用,可惜現時他無能為力,心想枉有瞬間讀心的能力,在戰場之上所向披靡,由自己所創立的組織卻一塌糊塗。

電王雙眼雖流下晶瑩眼淚,可是那份堅定卻傳到斯龍心坎之中,道:「總監,我一定會替你消滅噬魂者,一定會。還有真鳳,他一定會再次以執劍會長身份與我們一同作戰,一定會!」

斯龍笑容深遠,道:「哈哈哈,謝了。」瞧向千闕,懷念過去種種,心想:「千闕,看見真鳳長大成人,總算值得安慰吧?想不到,我們可以再次共聚,而且再見你戰鬥風采,哈哈哈!我亦追上你,成為高階三門者了,而且,更明你當年的說話,我們將一切希望都交比他們吧。」

在電王和斯龍戰鬥之時,真鳳和千闕也展開一場驚天動地的戰鬥,光是以二人所造成的破壞而言,足以稱為一場浩大戰役,就連央府的刑缺和大英門的添美也被餘勁波及而死,接近他們的風靈部落和水仙子族更是不堪入目。千闕見此便馬上離開原處,免得再度傷及別人。

千闕雖然招招生風,腿腿有勁,但見真鳳的無情和殘酷卻是痛心疾首。所謂愛之深,責之切,就是如此。不知是命運作弄或是血緣關係,每招每式雖不華麗,卻乾淨俐落,同樣狠辣,卻一樣是一下能分生死。他披赤色龍袍,心想:「養不教,實在是父之過。」道:「鳳仔,力量越大,越容易迷失。」



真鳳身披紫色龍袍,展開一雙深紫色鳳翼,冷漠地說:「錯了。我反而覺得,我已經找到一條屬於我自己的道路。」相比千闕,真鳳利用鳳翼在空飛翔,戰法變化多端,以高制低,大壓千闕來打,而千闕只好防守。可是真鳳有苦自知,千闕防守自如,站在原地,不斷揮舞以真龍之力煉成的龍王劍,四兩撥千斤,將真鳳的力道卸去四周。

真鳳知千闕此時志在削弱自己體初,一個閃身去千闕背後,左手將鳳凰之力注入鳳鐲,使出鳳嗚,猶如萬鳥齊鳴,刺耳非常,直接憾動人心,幾乎將千闕震撼暈眩一剎。真鳳道:「只要我能夠斬斷一切前緣,就可以真正走我的道。既然世界讓我如此絕望,就直接把世界的一切也毀滅就好。」

使用鳳嗚之後,他將真龍之力注入龍嚎,橫向一斬,龍嚎釋出一股真龍炎,彷似把空間也直接切開,劍過之處皆出現一陣扭曲,道:「四大屬性,其實亦離不開陰、陽。地水為陰,火風為陽。同樣,鳳凰之力為陰,真龍之力為陽,而我,就是同時擁有陰陽的門者!」隨著他站在中階三門者顛峰,對能量的理解變得更加深厚。

古人曰:「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就連靈力,亦不例外,能將自身的能量反推歸一,質可不是一加一的強大,而是幾何級的強化。先前真鳳已將鳳凰之力和真龍之力流動於自身的任督二脈,亦將靈力運行全身脈絡數個大周天,讓他頓悟,漸將能量反推至兩儀,因此變得更加強大,強得令人光是看著已感恐懼。

千闕大感驚訝,驚覺真鳳超越四象,踏入兩儀之境,馬上催動真龍之力於赤色龍袍上加強防禦,並且將靈力滲出以附於龍王劍之上,將力量集中於劍尖的一點破開那股能量,心忖:「難怪我會感到他離高階三門者只差一小步。難道我真的沒有辦法阻止他入魔?」

真鳳借力轉身避開千闕突刺,然後回身轉腕由下向上奮力一斬,力帶千鈞,聲似風雷。千闕見此也催動真龍之力,大喝:「龍王劍陣!」十米之內現出紅光,突然生出近一百把較為幼長的龍王劍,似是一個無物能進的領域,然後龍王劍格開龍嚎,可是被龍嚎斬成斷劍,但始終讓他無法一擊得手。接著,其他龍王劍便從真鳳身後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