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生鬥死(三)

歐威爾:「在這欺騙的時代,說出真相就是革命性的事。」
“In a time of universal deceit, telling the truth is a revolutionary act,” George Orwell once said.

真鳳感到身後龍王劍來勢凶凶,於是便將鳳凰之力集中於鳳翼,然後一展,龍王劍竟無法對他造成傷害。千闕深知現時實力與本來相差甚遠,硬碰硬並不是上策,尤其當真鳳已漸入兩儀之境,威力已經與平常的門者差天共地。能將自己能量反推至兩儀之境,亦即陰或陽的門者少之又少,只能由頓悟而生,讓靈魂脫離四象,進入與自然融合的化境--亦稱兩儀之境。當然,並非所有踏入兩儀之境的人也能口述陰陽之道,而踏入兩儀之境的門者大多都是中階三門者,因為只有中階三門者才能把能量以點狀分開。

同樣,這亦是擁有上古之力的人往往比起其他門者更強大的原因,當體內含有上古之力和靈力,更容易察覺能量與能量的差別而產生頓悟,而其他門者就只可以察覺靈力和自然天地間力量的分別,例如狂風暴雨,又例如燎原之火,又例如強烈地震等等。而通常踏進兩儀之境後,皆能開始使用自然力量,亦即是天地之間本來就蘊藏著的龐大能量。

二人一連十數式劍招對拼,讓周邊的地面已經出現道道裂痕。千闕說:「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即使你可以殺死所有人,亦不代表你斬斷前緣,可以拋棄一切,最終換來的只有真正的孤獨,只有無窮的後悔。執劍的所有成員,與你一同走過多少,這我不清楚,不過我知道他們都是以真心對待你。」



真鳳大怒,狠狠射出兩記紫炎炮。千闕僅僅避開,更忽然以龍炎反擊,直中真鳳,削去深紫龍袍不少能量。真鳳質問:「真心?其中一人修改我的記憶,令我錯以為愛上的是她。這是真心嗎?萬斯龍欺騙我,玩弄我,將我當成木偶,這是真心嗎?」再次將鳳凰之力注入鳳鐲之中,向千闕使出鳳鳴,再使龍怒。

千闕有先前經驗,一感到鳳鐲有異,便以靈力護身,尤其雙耳,催動真龍之力同使龍怒以剛碰剛,但知竟有成員修改真鳳記憶亦感不解,不過他堅信斯龍,義正詞嚴問:「既然你現在知道自己真正的愛人,為什麼不找回她?」

兩股龍怒對上,一時不分高下,但二人毫無意欲收手,但被千闕一句問道,真鳳心中確有一絲動搖,非是他信念不夠堅定,只是他本來就並不是大奸大惡之人,只是被一時的仇恨、埋怨種種因素遮敝心靈,心胸難受,說:「我⋯⋯」

千闕大喝:「如果她未死,為什麼不去找她?」他的龍怒似是像被那怒氣影響,威力頓時變強,壓倒真鳳,甚至將那深紫龍袍撕開。真鳳直接被轟飛,胸口像是被人重擊,連續吐出數大口鮮血,呼吸不順。要不是他將靈力集中於前方,他早已被剛才的龍怒碎屍萬段。

千闕望著真鳳,話帶失望道:「如果你媽媽在生,無論天涯海角,甚至上刀山落油鑊,我都會去。只要可以再見少姻一面,即使要我死,我都甘願。而你呢?能夠擁有時,卻要令自己失去。鳳仔,或者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不過到了真正生死相隔,你就會明白,到底生與死距離有幾大。」



真鳳聽到千闕說話心中一酸,想著過往他在床邊細訴與少姻的瑣碎事。即使有多甜蜜也無法再次經歷,只能留在記憶裡播放。想到這時,就連那龍袍和鳳翼的深紫也似淡淺不少。

此時,一把甜美真摯的聲音像是響徹雲霄般,傳到二人耳中。「真鳳!」二人同時轉頭望去,真鳳看見讓自己牽腸掛肚的女人。小冰一路跑來,看到他們父子間的打鬥已是淚流滿面,大吼:「真鳳。或許,曾經有人令你不再相信愛;或者,曾經有人令你對世界失望,甚至絕望。不過,無論世界如何黑暗,如何冷漠,至少還有我!我不會再逃避自己感情!我只想和你一起,分享你的擔憂,分享你的壓力,分享你的快樂!以後,無論高低,我也希望可以在你身邊。請天地為我見證,再沒有人可以分開我們!」

「小冰⋯⋯」聽到小冰如此表白,真鳳頓時無言以對,不知所措,而千闕也留意到他的改變,甚至那雙被憤怒遮蔽的雙眼像慢慢被抹乾淨,慢慢變得明亮起來。「我⋯⋯我。」

話未止,千闕竟突然散發一股驚天動地的殺意,向小冰射出一道龍炎。真鳳察覺到,不顧一切衝到小冰面前,以雙手為她擋下這擊。擋後,他才發覺這龍炎只是虛擊,與那龐大殺意並不相乎,即使是小冰也應能擋下,細看千闕,才留意到他溫柔至極的笑容。

千闕傾力壓制自身戰鬥的慾望,對鮮血的慾求,讓真鳳與未來媳婦有時間一聚,笑說:「如果你不在乎她,不愛她,你不會在未有思考的情況下幾乎捨身上前,為她擋這龍炎。鳳仔,面對自己感覺,面對自己真心。」



「真鳳!」小冰把背向自己的真鳳強行轉身,然後閉上雙眼與他一吻。此時,世界就只有二人,時間靜止了,空間停頓了,像過了一輩子,像過了幾生幾世,又像只是一場夢,又像只一瞬間,真鳳的鳳翼和龍袍慢慢淡化,重回那誘人淡紫。

就像當初真鳳昏迷一樣,小冰這一吻也再次喚醒了他。她既笑又哭,梨花帶雨,溫柔問:「再不分開,好嗎?」

真鳳此刻才開始覺悟自己的愚蠢,伸手抹去她臉上的淚水,心中更起誓別再讓她落淚,在她額頭一吻,雙眼通紅說:「永遠都不再分開。我以後,只為你而生,只為你而死。小冰,等我,我要令爸爸真正安息。」

小冰並非只顧情愛的人,滿足道:「我明白了,我先去幫明鋒!」馬上幫助明鋒等人擊倒骸血龍,不過心中一甜,想著:「終於再見這一個你,實在太好了。」

千闕看著二人兩小無猜,安慰笑道:「哈哈!這才是我的鳳仔。」在他看來,小冰亦有數分像當年的少姻一樣,確實可喜可賀。

真鳳淚如雨下,卻在傻笑:「原來小冰對我真的好重要,重要得我可以為她而與整個世界對抗,重要得即使我墮落,她也總有辦法拉我回來。」或許愛情就是如此,讓人變得愚蠢,變得奇怪,不過卻深深刻在人的心處,抹也抹不走。

千闕安慰微笑,望向斯龍,知他正將技巧傳授給另外一人,也準備做同樣的事,輕輕揮手,龍王劍重新化回真龍之力,成為龍袍的一部份,笑說:「鳳仔,真龍之力並非只有龍怒。任何能量,只要有足夠技巧都可以進行創造,不過真龍之力更可以令你真龍化。」



真鳳一怔,心想:「真龍化?」想到既然鳳凰之力可令他展開鳳翼,那麼真龍之力也理應可令他長出龍爪等等。

千闕笑說:「每個血統也有獨特變化,至於鳳凰族,就要當你變成高階三門者,靠你自己好好參透。既然你已經有生存的理由,亦有戰死的理由。現在,你使用全力打敗我,令我安息,輪迴轉生。不過,為了令你成長,我亦會使用全力。」

真鳳知千闕意思,說:「知道,爸爸。我答應你,我不會再自甘墮落。」千闕雖然可以暫時壓抑由食所發出的控制,不過未能長久,二人定要分出勝負。

千闕目光銳利道:「鳳仔,你真的長大了。我相信,終有一日你也會成為高階三門者。那時候,你就會更感覺清楚在這一個世界背後,能量的連結和一切的流動,還有,宇宙的真相。和兩儀之境一樣,不能口傳,只能感受。」是次重回人間,他當真無憾,能看見斯龍這位好兄弟,能看見真鳳長大成人,而且找到一個好女子作為另一半。在他看來,被食控制亦未嘗一件好事,仰天一笑:「真龍化!」

千闕將宏厚的真龍之力湧入自身,流通所有經脈,經過全身所有細胞,頓時基因排序竟有所改變,從人類慢慢變成半人半龍,身體長出一層看似堅硬的龍鱗,雙手雙腳皆成利爪,臀部生出一條中國龍尾,瞳孔似由圓形變成極扁的橢圓形,幾乎成一直線。他道:「只有高階三門者,才可完全運用自身血統。龍怒和鳳翼,只不過是血統一部分的力量。」

真鳳光是看著真龍化的千闕,已感一份無形威壓,不能想像要是千闕可以使用全力時,真龍化後可以變得有多強大。這份威壓讓他不得不緊握龍嚎,再次催動真龍之力和鳳凰之力,一躍至半空,形成淡紫龍袍。事到如今,他豈敢留手,鼓起身體中所有能量,知道面前千闕是他遇過最強的人,甚至比斯龍更加強大,點頭道:「我明白了。」

千闕雙腳一彈,不過一瞬,已至真鳳面前,那份威壓完整壓向真鳳,然後一記右拳打去。真鳳向後墮,順著千闕的拳向避其鋒芒,而在落地前一剎雙翼運勁一拍,捲起狂風攻擊千闕,更拉開距離,並且在迴避過後,馬上使用四記極集中的紫炎炮,分別朝向千闕的頭、左胸、右腹和左膝。

雖然發出四記紫炎炮的時間不一,當中不應差過百分一秒,但千闕竟然掌握著那微妙的距離,輕躍凌空轉身完美避開。這做法不光是膽色過人,更充份表現著他的強橫和自信。閃避之妙,讓二人距離再次縮短。千闕在空中打出一拳,就連空氣也像被轟碎,一陣拳風彷似炮彈般轟向真鳳。



真鳳感到那拳有如夢魘襲來,暗忖:「真龍化之後,力量、速度更加上升,可惡。」將鳳凰之力注入鳳鐲擋下這拳。鳳鐲當中不愧被視為神器,與龍嚎不同,防禦能力確實位於高等,竟可抵消這拳。真鳳收起龍嚎,然後集中體內能量,喝:「火鳳燎原!」忽地一隻淡紫色的火鳳彷若傲視天下般飛去千闕那處,快得不可思議。

千闕眼見如此便猛力一抓,直接將之分成數段,破壞力大得恐怖,叫人絕望,即使奧塞斯或伊諾夫也無法抵擋這種級別的力量。他說:「鳳仔,你既然踏入兩儀之境,實力一定不只如此。你最強大的是天生獨有的雙血統。」

真鳳展開雙翼,飛上天空,但千闕雙腳一彈就已追上。此時千闕察覺數十顆紫炎彈襲來,但這等攻擊他根本不放在眼內,順著去勢,龍尾一擺便打散所有紫炎彈,這一擺的餘勁更湧向真鳳,可是他突然感到一份極巨大的壓迫感從背後如大洪水般湧來。

真鳳道:「爸,這就是我最強的招數!」他知道於空中,活動能力一定比起千闕強大得多,而且深怕這片大地承受不住這全力一擊,才選擇空中作為戰場。他左手凝聚淺藍色的鳳凰之力,右手凝聚鮮紅色的真龍之力,然後雙手合攏,漸漸形成那份誘人的淡紫色,兩者以螺旋形互相結合,當真如太極圖中所指的陰中有陽,陽中有陰,而兩者互相調和,互相增強,使威力變得更加強大,更像無人可擋。「開天闢地!」

當真鳳使用這招開天闢地時,彷如變成一個淡紫巨人,更像是神話中的盤古,要將這混沌分開。千闕看此,不禁想起他是命運之子的占象。不知是巧合或是命運所驅使,單單是那淡紫靈力就像是傳說之中的鴻蒙紫氣,而真鳳最強的招數就正正是開天闢地,心想:「鳳仔,也許你不單止改變兩族局面,亦不只影響門者界和常人界,更是真正影響整個宇宙。」

千闕滿足一笑,知道只要真鳳能夠變成高階三門者,便會明白這宇宙的真相,而也許真鳳就是解開一切的鑰匙,喝:「龍王怒!」將全身剩餘的所有能量也通通集中雙手,形成一份純紅得發亮的能量球,純粹無瑕。雖然他本能上使用所有能量,但知道這招將會輸掉,而為了能與真鳳談上數話,發出這擊後,便微微跳起,深怕這一擊之後,自己會馬上灰飛煙滅。

此時此刻,這一對拼就像是絕對的光明,與身旁電王跟斯龍對打所產生的光芒同時綻放出,卻比他們那處來得更光更猛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