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血戰世界政府(一)

拉爾夫‧愛默生:「方法可以有一百萬種或更多許多,但原則只有幾個。抓住原則的人可以有效的選擇自己的方法,而嘗試方法但忽略原則的人,一定會遇到問題。」
“As to methods there may be a million and then some, but principles are few. The man who grasps principles can successfully select his own methods. The man who tries methods, ignoring principles, is sure to have trouble,” Ralph Waldo Emerson said.

龍王怒不敵開天闢地,那被千闕視為鴻蒙紫氣的開天闢地更轟碎他整個下半身,在肋骨之下的一切全部化成灰燼,變得虛無,而在他身後的數十公里也受到徹徹底底的破壞。要是這一擊直接打在地上,後果更是不堪設想。

千闕倒地,知時日無多便馬上說:「鳳仔,只要你能夠成為高階三門者,真真正正踏入兩儀之境,感受宇宙天地能量流動,你就會理解宇宙背後真相。你同時擁有陰陽力量,可能就是解放宇宙的鑰匙。」現時真鳳未明這番說話,但他也把這段說話牢牢記下。千闕微笑再續說:「不過,你一定要好好保護未來媳婦,小冰。她是個烈女,敢作敢言,這方面和你媽媽少姻好相似。你要好好珍惜她,別再讓她傷心流淚,知道嗎?」

真鳳聽到千闕簡單數語,心中卻是激動萬分。這是遺憾,是次一別就代表不能與他再次相見;這是感動,能夠再次感受父親對自己的愛;又是無奈,無奈要自己親手把父親殺死。他抹去臉上淚水,凝望快將告別的千闕說:「爸,我知道了。」



斯龍此時豪氣笑道:「哈哈哈!千闕,安心上路吧!將希望交托給下一代。你我,也好應該乖乖沉睡。」話後,他向真鳳再次道歉,而這次真鳳心中陰霾已被小冰和千闕的愛所洗去,知斯龍當時只為大局著想逼不得已而所下的選擇,繼續執著也只徒勞。

這刻,千闕與斯龍對望,而真鳳則與電王對望,恍如隔世。千闕同樣放聲大笑:「哈!我已經將一切押在他們身上,未來、信念、正義。哈哈!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斯龍回應:「人間如夢,一尊還酹江月!」這首詩乃宋朝詩人蘇軾所寫的《念奴嬌·赤壁懷古》,亦是千闕最愛的一首詩。斯龍由不懂這詩,再被千闕濡目染耳,變得連自己也對這詩情懷極深。斯龍深知千闕一直未能解開心結,未能改變大勢,影響氣運,即使感到宇宙真相也無能為力,因此,對於這詩特別喜愛,因這詩借古喻今,盡訴心中大業未成的憤慨之情,與之共嗚。

頃刻,二人身體慢慢消散,變回塵土,臉上卻是帶滿足笑容,放聲大笑。他們死而無憾,曾經攀上門者界的頂峰,擁有改變一國命運的能力,也有彼此成知己。斯龍道:「來生,再做兄弟。」二人聽後同笑,當中豪氣萬千,以笑聲代替一切,毋需多話。

就在他們消失的同時,一名鐵塔的門者提著一名四肢被綁著,明顯健康早已受損的女子,赫然大喊斯龍,真鳳、電王、斯龍和千闕同時望去,看到這一名女子。斯龍本以為已可以安心離開世界,見此臉卻轉色,吼叫:「麗琪!」



而千闕則大吼:「嫂子!」只可惜這時千闕和斯龍也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看著此女子。萬黃麗琪再次遇見斯龍,心中激動如同海嘯。畢竟二人經歷幾許風雨,真心真意,絕無虛假,不過彼此本來也以為生死相隔,如今重逢,當然喜出望外。

斯龍見她被綁,心知不妙,心急道:「救她!真鳳、電王,一定要⋯⋯」話語未完,斯龍和千闕已成灰燼,消散於塵世間,而萬黃麗棋則不斷掙扎大吼,即使雙手被一枝粗若手指的鐵枝貫穿,也不顧痛楚,只欲接近斯龍,那怕多一眼,近一點。而艾美爾卻再次一手提起她逃離他們的視線。

斯龍最後一句,電王和真鳳也聽得一清二楚,可惜二人大感無力,因為他們已花光能量,當真感到空有一身好功夫,心中不禁怪責自己。電王在對講機說:「明鋒!鐵塔果然帶了總監夫人來到戰場作為人質,我們一定要救她!一定要!」

另一方面,奧塞斯、明鋒、彼得、宋龍等人專注與骸血龍搏鬥,打得激烈。骸血龍皮粗肉厚,被到眾人攻擊多時,依然精力旺盛。反觀,他人卻感疲累,雖然他們知道牠已是強弩之末,靈力量少之又少,但牠攻擊變化多端,叫人不能放鬆。先前骸血龍全身散發出一陣純粹靈力,把聯合門的裴洛、比利、呂鎮,央府的刑缺、馬櫻汶,鐵塔的瑪格、祖兒、蘇菲,還有大英門的哥莉、祖莉都化成虛無,眾人連哀傷的時間也沒有。

要不是馬櫻汶臨死之前把謝小雪推走,就連謝小雪也會葬身於此。她看著馬櫻汶臨死前的笑容,像是這一推就是對她最後的祝福,又彷如對她這個好姊妹說著只要你活著就好一樣。謝小雪大吼一聲:「姐!櫻汶!」



馬天佑眼看馬櫻汶死於眼前,激動不已,臉上登時掛上兩行清淚,恨不得馬上殺死骸血龍,將牠碎屍萬段,大吼:「媽的!呀!」話畢,他凝聚靈力,打算衝去一搏,至少要撕開骸血龍的皮。

幸好黃傲在馬天佑身旁,馬上將他拉著,以免他衝動累事,反而令其他人更加擔心,嚴肅道:「不!別衝動!冷靜!」馬天佑大吼一聲,總算冷靜下來,抹去眼淚,向黃傲點頭。骸血龍即使同時被奧塞斯、宋龍、彼得和明鋒攻擊,依然強橫無比,動作靈活,爪爪掀起狂風,力破山嶽。

亦在此時,世界政府全員一同來臨,以一輪小型火箭炮作為開場。雖然骸血龍以靈力將那些火箭炮在空中引爆,可是爆炸所引起的威力卻令牠不得不使用靈力抵擋,馬上伸爪還擊。

亨利將剩餘的所有獸人通通調到戰場之中,而第二批獸人皆攜帶較為重型的熱武器,比起第一批的獸人更有殺傷力,且見已有獸人死亡,更加憤怒奮起。牠們智慧奇低,光是跑近敵人發射,但皮肉異常強壯,遇到爆炸,牠們也比起人類佔有優勢,不過,他們的目標卻是世界政府,並非骸血龍。亨利問:「奧塞斯大人,以你觀察,骸血龍還有多久?」

奧塞斯認真感知,細說:「不過三分鐘。」

亨利先前根據過往眾人對召喚陣的認知,知道所有召喚陣都擁有時限,而非當真將生物或物件從一空間帶到另一空間,只利用能量開啟一個通道,將之投影傳送到來,亦會因應輸入和輸出的質量而有所調整。他微笑道:「我們已經消耗了骸血龍不少靈力,請奧塞斯大人準備回復狀態,準備迎來召龍陣一戰的終結。對付世界政府,兵卒先行。」

奧塞斯平復氣息,見世界政府已到來,馬上帶首批獸人後退,逃離戰場,與戴安娜會合,讓第二批獸人衝前,以熱武器對付世界政府。被喻為專剋制門者的黑甲。亨利心想:「世界政府,就讓我看看你所謂的黑甲,是否專剋制門者,而且看我下步如何破你黑甲。」



對於謀者而言,知識、資訊就是力量,沒有資訊,沒有情報,就談不上計謀,算不上佈局。在某程度而言,全知就似全能;相反,無知就如無能。假如當初世界政府得悉召龍陣一事,此戰發展則會截然不同,所以現時對於黑甲,亨利一定需要了解,當然明鋒亦是。

夜叉平靜看出,知道面前這怪物就是他們所缺乏的情報。於世界政府之中,柯克最熟悉門者界,道:「被數個世上最強的九人圍攻,依然有力還擊,的確係一隻恐怖生物。咁龐大既生物無可能憑空而生,好有可能係門者界傳聞之中的召喚陣。」

飛鼠興高采烈說:「嘻!反正也是使用靈力的怪物,直接上前殺死他吧!」由當初從那召龍陣感到絕對恐懼,至現時見骸血龍已是強弩之末,他心中怒火中燒,狠不得馬上衝前將牠宰殺,炸得皮開肉綻。

白龍利用從靈力測試裝置改良的靈力掃描器掃描骸血龍,發覺牠雖然看似強大,可是體內含有的靈力量卻低得可憐,說:「這怪物應該不能支持太久,我建議分隊執行任務。」

夜叉道:「嗯。柯克負責分隊,既然維持時間不會太久,便將目標主要集中在所有世上最強的九人身上。骸血龍交給我,我想趁機試試自己極限。」然後他便加速率先上前,直指骸血龍。夜叉乃中階二門者,而且平常亦有練武,訓練嚴苛,變成門者之後比其他人更強大。

柯克同樣作為中階二門者,知夜叉實力強悍才點頭示意,知其他人作為初階二門者便開始分配隊伍。他除了對門者界最為熟悉之外,更在軍事指揮方面有過人天賦,熟悉古今中外的兵法,就連九十年代的眾多戰爭也是由他一手策劃,只為嘗試運用不同戰陣。他深知孫子兵法中「兵者,詭道也」以及「攻其無備,出其不意。此兵家之勝,不可先傳也」的道理,想後說:「奧塞斯和戴安娜並不在戰場,巴菲特、飛鼠、白龍,三人對付彼得和瑪麗,最好先將瑪麗除去,畢竟她擁有治療能力。蓋茲、傑克和我對付央府所有人,從弱小開始解決。使用三角錐陣,自行選擇誘餌。」

頓時,六人有條有理分成兩隊,不過在他人眼前卻像亂飛一輪。自世界政府來臨,明鋒、宋龍等人已經後退不少,但不像奧塞斯等人,他們並沒有真正離開戰場,只是處於戒備狀態,只可惜小冰和明鋒跟央府等人未能合流。

夜叉率先與骸血龍戰鬥,憑著黑甲上馬力強大的噴射器,一剎便到牠身邊,可是骸血龍反應敏捷,登時以靈力炮反擊。夜叉卻毫不閃避,直接飛前硬接,可須知道就連奧塞斯和宋龍也不敢如此,而靈力炮卻似泡影,毫無作用。他在骸血龍彷如空洞的右眼中看著自己倒影,笑道:「長眠吧畜牲。」右手釋放一股火靈力,然後左手放出一枝小型飛彈,這簡單配合卻加大爆風,狠狠壓向骸血龍。



可是骸血龍豈會被這攻勢嚇壞,牠只用眼皮便擋下爆風,眼中盡帶不屑,傲視面前這渺小人類,尤其牠感到夜叉只不過是中階二門者。

宋龍看去不禁大驚,近百年突然掘起的科技力量使門者地位急劇下降,而這一幕更是證實世界政府確實擁有專剋制門者的科技,叫他擔憂。他不欲再有央府的人離開,可是自身靈力所剩無幾,眼見只有一名黑甲衝去骸血龍,認真道:「世界政府竟然可以使用靈力,而且竟能無視那道靈力炮。小心,看來他們目標是我們。他們也知道召喚陣有時限嗎?」

身在另一方的明鋒透過通話器說:「不肯定,不過至少知道他們對靈力熟悉度比我們想像之中高出不少。各位小心,雖然六個人飛行軌跡好似互相重疊,左右未定,不過彼此速度有增無減,當中一定有所戰法。」

一批獸人手持熱武器,氣勢洶洶跑來,將一個個飛彈射向世界政府,可惜牠們射擊確實欠缺準繩度,卻讓世界政府改了前進方向。白龍此時大吼:「哼!二代獸人,展示你們的威力吧!」奧塞斯所擁有的獸人是世界政府第一代研究成品,體型巨大,高若兩至三米,而且有著約二門者的身體質素,力量方面更是出類拔萃。而二代獸人體型卻是較一代獸人稍為細小,最巨大的只有兩米多,不過肌肉卻是澎湃得令人感到恐怖,定必力量非凡。

二代獸人單手提起重型機槍,行事爽快,極有規律。比起一代獸人,牠們更有軍人的風範,準繩較高,而且見敵人身影即射,毫無猶豫,頓時把一代獸人殺過痛快,不畏死亡,只求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