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
第一百一十七章--血戰世界政府(二)

奧斯卡:「最微小的善舉,勝過最偉大的意圖。」
“The smallest act of kindness is worth more than the grandest intention.” Oscar Wilde said.

兩邊獸人不斷互相發射,一時戰場上轟炸聲四起,就連小冰和明鋒也被波及,幸好二人並非獸人的主要目標,否則後果定必不堪設想。當彈藥通通消耗完,獸人們都捨棄手上武器,而二代獸人更是直接將手上的重型機槍向一代獸人拋去,力氣大得壓死對方。

忽然有獸人察覺小冰和明鋒之後,仰天大吼再向他們攻擊。也許獸人的級數頂多是高階二門者,但牠們能稍微抵擋氣勢,而且力大無窮,數量眾多,以量取勝。頓時二人也陷入這場怪物的混戰中,只好血戰到底。明鋒道:「小冰,活下去!」



夜叉雖被骸血龍看輕,但他沒有任何不快,心中盡是研究意味,心忖:「凡於體內爆炸的一切,都會直接被毀滅。」右手拔出一把激光刀,腳底的噴射系統讓他突然加速,化成一道黑影,那刀割開骸血龍背部,飛過傷口之時,左手放下數枚小型高爆彈。過後,高爆彈在骸血龍體內爆炸,然後在一下慘嚎之後,便直接消失不見,叫人呆滯。

明鋒見此不禁一刻呆滯,發現激光刀異常鋒利,且噴射系統理應使用高壓電漿噴射,才讓加速度如此恐怖,帶憂道:「大家,一定要小心變速,暫時先使用遠攻攻擊,可能他們擁有某種可以令靈力無效化的科技。」知如此速度,比起令靈力消失無效,實在叫人難以抵擋。

電王道:「真鳳,要回去幫忙。」當他意欲跑去,一陣無力感襲來,身體極度疲憊。真鳳亦有同感,心知或許這是最後與執劍一同戰鬥的機會,便慢慢走到電王面前,雙目卻不敢對上,突然跪地痛哭,嚇得電王驚惶失措。電王馬上伸手想把真鳳扶起,但真鳳心情激動說:「電王,對不起!」電王登時無言以對。真鳳回想那時所說的話,深感自責,亦感抱歉,啜泣道:「對不起。對不起!」

電王眼此便蹲下,單手搭在真鳳肩膀,笑中帶淚說:「一日兄弟,一世兄弟。」真鳳聽後,聲淚俱下,哭得口齒不清。電王臉帶淚痕,看著哭成淚人的真鳳突然大笑:「哈哈哈!如果被小冰見到你這樣子,不知她還會不會喜歡你呢?」

真鳳聽後,知道電王心思,感到世上得一知己,死而無憾,便仰天大笑:「哈哈!一定會。」真正兄弟,又豈會輕易放棄對方,一日兄弟,一世兄弟。二人猶似千闕和斯龍,豪氣蓋世,兄弟之情湧在心頭。電王扶起真鳳,笑問:「有信心打敗世界政府?」



「沒有,不過我不會拋低你們任何一個,過去吧。就算要死,都要一齊死。」雖然真鳳這一句看似長他人志氣而滅自己威風,但他確實沒有足夠能量再發出像剛才驚天地的招式。

電王豪氣叫:「哈哈哈!好!」他們早已彷彿看透了生死,要是現在逃避的話,不只失去伙伴,更是失去自我,所以咬緊牙關,一同跑去協助宋龍。

自世界政府到來,大戰局勢立即改變。彼得、瑪麗、黃傲及馬天佑四人結成一隊,對付巴菲特、飛鼠和白龍;宋龍、謝小雪、陳天和李寧四人結成一隊,對付蓋茲、傑克和柯克;明鋒、小冰則與一代獸人和二代獸人混戰。

馬天佑狠道:「他媽的,這是他們的戰法嗎?」起初彼得等人還不覺他們三人有何能幹,其中一名黑甲突然俯衝,其餘二人緊隨其後。三人似攻非攻,似守非守,每當可以攻擊時卻後退,應該後退時卻攻擊,似是無序又混亂,可是在不知不覺間,彼得等人被世界政府分開,更在幾次進攻和突擊之後,被包圍,此戰法奧妙之處正是請君入甕。

白龍道:「鎖定目標。」然後在黑甲內的畫面中,彼得、瑪麗、黃傲、馬天佑四人身上也出現一個綠色方形框,代表他們已經被黑甲內的人工智能牢牢鎖定,然後三名黑甲手臂突起小型機槍,毫不留情地向四人掃射。



彼得見此,知對方已佔上風,大喊:「黃傲、馬天佑,你們一定要突圍!」話畢,他將靈力凝聚成兩條晶瑩剔透的水鞭,憑著對於水鞭的靈活運用,一雙水鞭彷成防護網,將子彈一一擋下。

黃傲和馬天佑也知彼得正為保護身旁的瑪麗而停留此處,知他決心已下,便趁機突圍,否則只會被世界政府消耗靈力至死。瑪麗豈會不知彼得的心意,彼此心中暖意萬分,無聲勝有聲。即使彼得和瑪麗知道彼此間的感情,亦沒有提過,也許害怕說出之後,大家再不懂如何相處,而且彼得左手依然戴著由珍所送的銀鐲。

另一方面,即使強如宋龍,亦被能夠無視靈力的黑甲所剋制,而且黑甲的瞬間爆發實在令他們不知所措。當世界政府能夠無視靈力,所有人也像被拔走獠牙的獅子,登時無計可施,徒勞無功。

亨利與奧塞斯和戴安娜說:「世界政府所持有的黑甲可以無視靈力,不過從一開始獸人的攻擊就可得知黑甲並不可以無視熱武器。奧塞斯大人,我亦有一猜想,黑甲是專為剋制門者而設,那麼能剋制以蠻力見稱的獸人嗎?再者,假如明鋒等人全部陣亡,剩下的世界政府就會全力對付我們,所以煩請奧塞斯大人和戴安娜小姐帶同獸人重回戰場,證實我的猜想,將我們的優勢放至最大。」

戴安娜經先前激戰,心神不得不感到疲累,臨出發前問:「如果你猜想錯了,那又會怎樣?」

亨利微笑,仰望天空,悠閒說:「如果單純的蠻力也沒有辦法攻擊或傷害黑甲,那這種能量轉換已經完全超出常理範圍,亦即代表門者界必然步向滅亡。不過我不認為事實如此,否則他們就不必要懼怕噬魂者,由一開始,直接以力破巧,派出黑甲逐一殺死我們就好。」

奧塞斯聽後深感有理,大喝:「獸人,盡情撕開黑甲吧!」所有獸人也在歡呼,像是準備參加舞會或其他派對一樣。話畢,奧塞斯與戴安娜便帶著獸人、鐵塔和大英門一同衝去戰場。光是在這休息一會,他們已回復不少靈力,至少比宋龍、真鳳等人的多。

亨利在這無人郊區上獨自思考,一口咬下那黑巧克力之後,細想:「如果獸人能夠攻擊黑甲,亦即我的推論正確。只要黑甲受損,在內的世界政府亦會失去保護,也是改變一切之時。」



在戰場上,宋龍等人也被三名黑甲圍剿,不得不散出靈力作為防禦,惜靈力所餘無幾,激動說:「他們想以槍械消耗我們的靈力,要是無法突破陣線,這樣下去就只有死路一條!」與骸血龍大戰之時,他就已經使用大量靈力,而且要是他先行離去,身旁的謝小雪就必死無疑。

李寧先前曾與世界政府奮戰,再見這種煙霧彈,大吼:「小心!是神經毒霧!」

這吼聲提醒其他人,陳天使劍捲起狂風盡量吹散神經毒霧,並斬開數之不盡的子彈。他知道一直被包圍掃射就只有死路一條,不過他們的攻擊根本傷害不到黑甲。他咬緊牙關道:「咱們只是徒勞,他們就是正正能無視氣勢和一切攻擊呀!」

此時,李寧突然回想起一件細微事情,道:「等等。先前世界政府曾經襲擊我們,當日真鳳曾經打飛一名黑甲。」

聽後眾人大感驚訝,明鋒聽後立即回想當日情況,再加上剛才戰況,萬千思緒飛快閃過,再將所有假想、推論逐一整理,對於黑甲就只有一個最有可能的推理,可能性高達九成,至少能夠解釋目前的一切。他才驚覺自己先前掉進思考盲點,馬上向所有人說「黑甲應由一種合金製成,完整成份未知,不過好有可能,合金其中一樣主要成分就是秘銀!」明鋒早已研究秘銀,知道秘銀有六大特點,當中就正正包括良好導電性和不被靈力摧毀兩大特點,這亦是注入秘銀的兵器能夠在門者激烈戰鬥之下依然千百年不衰的原因。

明鋒續道:「世界政府聲稱黑甲可以剋制門者,所以我先前將焦點放在能量轉變層面,不過,這現象並非因為世界政府擁有任何能量轉化科技,因為黑甲並不是無視所有攻擊,而是無視帶有靈力的攻擊!而世界政府之所以要收集秘銀,正正就是為了製造黑甲。以靈力修練肉身的奧塞斯、坐在中階三門者顛峰及上游的真鳳和電王就是他們的剋星。世界政府之所以不惜代價都要引爆廿十七枚核彈以殺死傳說,並不單單止為將責任推向噬魂者,更是因為光憑黑甲,他們沒有辦法殺死傳說。因為作為傳說等級,一拳一腳也能扭曲空間攻擊,黑甲根本無辦法抵擋此等級數的攻擊。」心想:「亨利,我相信你也猜到這點,所以才在世界政府來臨之前,收起奧塞斯和戴安娜,命獸人先行以證實這猜想,不過唇亡齒寒,你一定會再次派出他們。」

電王、小冰、宋龍等人也聽到明鋒的說話,紛紛緊張問:「那麼我們要不用靈力情況之下與世界政府對抗?」對門者而言,靈力的質量等同實力的象徵,如同騎士服上的勳章,質量越大,代表力量越大,門階越高。如果要捨棄使用最引以為傲的靈力,有如叫常人不用腳走路。除非像伊諾夫或奧塞斯般,一直以靈力於自己身體煉化,彷似西方所形容的鬥氣般,單純地加強自己肌肉力量,自此之後,即使沒有使用靈力,身體自身也會變得強大,否則,當一個門者沒有使用靈力的話,力量其實比起常人只是相差數倍。



明鋒答:「不。秘銀特點之一:不被靈力摧毀,不過,依然可以被靈力以外的力量破壞,因此他們才需要躲避獸人的熱武器,所以我要你們執起身邊任何可用的物件,作為你們的武器,別依附靈力,直接攻擊。」聽到此話之後,他們馬上望向四周,希望能執起武器。陳天聽後,嘗試收起巨劍上的靈力,一躍於前再大力一揮,結果黑甲果然不似平時般單手格擋,反而緊急閃避,更是印證明鋒說法,頓時士氣大增。

蓋茲見此,不禁一驚,以噴射系統緊急移動閃避陳天一劍,道:「夜叉、白龍,他們已經察覺得到。」閃避後,蓋茲利用人工智能瞄準並連射小型飛彈將陳天轟飛。幸好陳天及時用巨劍擋著,可是近距離爆爆所造成的震盪卻是讓他一陣暈眩。

浮在半空的夜叉遠眺正前來的真鳳、電王、奧塞斯和戴安娜等人,說:「蓋茲,不會有問題。他們太習慣使用靈力,使用靈力已經成為他們的本能。而且這裡乃一片平地,再者,一開始的飛彈,除了測試怪物的實力之外,亦為將附近僅有的建築物都一一摧殘,他們已經被我們逼上絕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