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血戰世界政府(三)

帕斯卡:「正義少了武力是無能,武力少了正義為暴政。」
"Justice without force is powerless; force without justice is tyrannical," Blaise Pascal said.

正如夜叉所說,宋龍等人附近的確沒有可以當作武器的物件,就連當初用來召喚駭血龍的古獸身軀也被飛彈所炸成粉碎,只有陳天揮舞巨劍。一身古銅色皮膚的柯克說:「照計劃而行。」話落,世界政府的兩個分隊也慢慢變陣,手臂上的機槍時開時停,而且單手拔出熾藍色的激光刀,光是那外型已讓人感到心寒。巴菲特、飛鼠和白龍三人突然下降,而另一邊的三人亦有同樣動作。

當然,彼得等人根本不知道黑甲內的是誰,只見黑甲俯衝,瞬間加速之後向自己和身後的瑪麗揮刀,而另外兩名黑甲則在後面射擊。彼得心急如焚,光是擋下子彈已感吃力,道:「速度實在太快!」看那刀快如疾風,他未及思考便轉身向瑪麗一撲。二人滾地之後,彼得背後濺出如霧般的鮮血,嚇得瑪麗馬上使用治療。

看到此時,馬天佑大怒,乾脆收起用作防禦的一層靈力,將靈力集中雙腳一彈,然後直接以肩膀撞向黑甲,狠道:「他媽的去死吧!」



黑甲自身動量極大,但被馬天佑一撞亦微微改變前進方向,失去平衡,在地面上搖擺不定,那把激光刀更插進地下,劃出一條深深刀痕。而當黑甲重新平衡,黃傲眼利,發現到那道細微的凹痕,喝:「可行!」

馬天佑怒得眼紅火起,聽到黃傲這說話更是不顧身體,打算對著黑甲橫衝直撞,吼:「他媽的,我就不信世界政府身體質素有那麼好!讓我直接把你撞暈吧!」

飛鼠忽然出現在馬天佑身後,笑:「嘻,愚蠢。」話畢,他連射子彈,配合神經毒霧彈和煙霧彈,減低所有人的視覺。馬天佑的第六感讓他知道背後正受到攻擊,本能驅使之下轉身用上靈力抵擋,惜此時腹背受敵,幸得黃傲及時來臨為他擋下來自背後的子彈。

真鳳跑來大吼:「大家!」他和電王將兩批獸人原先拿著的重型機槍及武器不斷拋向戰場之中,雖然內裡沒有任何子彈,可是讓所有同伴也至少擁有一樣能與黑甲對抗的武器。

而此時,奧塞斯等人亦再次來臨,身旁的獸人更是全部向黑甲射出子彈和飛彈,到處皆是爆炸,頓時讓宋龍等人也鬆一口氣,光是使用靈力抵受爆風。宋龍大喝:「全都拿起機槍!幹掉所有世界政府!」眾人一時氣勢四起,士氣大振,在此拼死作戰。



亨利雙目銳利,凝視戰場,微笑:「奧塞斯大人,在你認為適當時機就使用那武器,不過要記得,現時就只有十枚彈藥,要小心。」奧塞斯點頭一笑,命身旁獸人繼續狙擊世界政府,拿追蹤彈,瞄準黑甲發射,頃時千炮齊射,震撼人心。

柯克射出閃光彈,讓追蹤彈的瞄準系統失效並在空中提前引爆,知奧塞斯等人重臨不會只有此等實力,定必保留秘密武器,說:「停用三角錐陣,小隊其中一個,先除去獸人。夜叉。」

夜叉淡道:「柯克,我明你在想什麼,不過暫時尚不是使用它的時候。」轉身拿著激光刀在獸人之中穿梭,那處登時鮮血淋漓,血流成河,然後他便獨自衝向真鳳和電王。飛鼠和蓋茲回身對付拿著追蹤彈的一代獸人,更以餘光望向奧塞斯和戴安娜,眼中再無恐懼,只有殺意。

奧塞斯此時提著一支大型長槍,看似大炮,表面亮麗帶有光澤,看去似極高超科技,就連蓋茲和飛鼠也從未見過,也感一陣新奇及未知,亦多出一份留意。奧塞斯身體質素強得誇張,白色坦克一名豈是浪得虛名?一躍向前,頃刻縮短與黑甲的距離。黑甲連射尖刺子彈,而奧塞斯一舉長槍,向其中一名黑甲瞄準射擊,射出竟是一股高壓電漿。

高壓電漿速度也是極快,蓋茲躲避不切,左半身被電漿擊中,頓時黑甲中的畫面變成漆黑一片,就連引擎也變得緩慢起來,從十多米墜落至地上。奧塞斯極其滿意,大喜一喝:「好!」上前打算以一拳結束蓋茲生命之時,飛鼠卻以瞬間加速,拿激光刀斬向奧塞斯,逼他不得不後退數步,以救蓋茲一命。



蓋茲從高處倒地,頭暈眼花,幾乎昏厥,只以意志支撐,無力地大吼:「飛鼠!黑甲停止反應!飛鼠,救我!」可惜黑甲被高壓電漿和當中的電磁波導致短路,就連通話器也同樣失效,飛鼠根本無法聽到他的聲音。外面看去,那黑甲就只是靜靜地躺在平地之上。

飛鼠不禁心生怯懦,顫抖說:「蓋茲!起來呀!」話中的傲氣也因這一槍而消失,黑甲雖然擁有這套專剋制門者、以精密科技所造出的黑甲,怎料對方竟有另類科技能令黑甲無效化,如此一來,擁有自身力量的門者當然比他們強大得多。

奧塞斯臉露奸狡笑容,道:「獸人,瞄準倒地的黑甲!」一雙虎眼狠狠瞪著另一名黑甲,手上長槍一擺,已令飛鼠大感恐懼。奧塞斯彷似感到飛鼠的恐懼,骸然一笑,左跳右躍,讓飛鼠不得不集中戰鬥,再無閒暇理會蓋茲。此時,蓋茲按下緊急按鈕,從黑甲中逃出,但緊接而來的卻是一輪轟炸。

飛鼠見蓋茲臨終前表情錯愕,心中一片混亂,不過話語未出,奧塞斯已至身旁,笑道:「可惜呢。」話畢再開一槍,不過飛鼠開啟噴射系統及時躲開,失去同伴心中怒意更盛,對於黑甲的控制變得更加靈活。頓時雙方戰得激烈,奧塞斯的電磁槍只剩八枚彈藥,世界政府仍有六人。

宋龍等人手拿重型機槍當作武器與世界政府搏鬥,不過這種重型機槍頂多能作為大鎚,而且設計上重心偏後,亦無鋒利面,實在難以與世界政府對抗。當中只有宋龍能以自身強大的身體質素與世界政府搏鬥,其他人只好苦苦以重型機槍和靈力抵擋。

另一邊,真鳳拔出龍嚎,電王拔出秘銀劍,二人心中皆執起正義之劍,揮向彷似高高在上,傲視天下的夜叉。龍嚎本已被喻為神器,鋒利無雙,削鐵如泥,而秘銀劍亦屬上上等,無論鍛造、劍身比例也是絕頂,即使二人未有將靈力依附劍上,也是極大威脅。夜叉掃瞄二人,發覺二人體內靈力極低,手握激光刀,雙肩突出小型機槍瞄準二人,道:「真鳳、電王,我是世界政府的夜叉。當門者沒有靈力保護,未知,門者和常人又有什麼分別?」

二人聽到夜叉話帶嘲諷,彷被侮辱,殺機大動。夜叉毫無被他們殺意影響,肩上機槍不停發射尖刺子彈。真鳳和電王憑經驗和第六感閃避子彈,奈何夜叉控制黑甲已如雙手,一停一動,一升一降,竟是如此乾脆俐落,讓真鳳和電王也感吃力。



「呀!」一道甜美聲音劃破天際,聽得真鳳幾乎失神,馬上回首望向聲音來源。

電王知道小冰對於真鳳意義重大,而且亦是執劍一份子,不欲再失去任何同伴,因此便馬上大吼:「真鳳,你去救小冰,夜叉交給我!」

真鳳點頭道:「電王,等我!」當他意欲前往營救小冰時,夜叉從真鳳盲點連射數十槍。電王冒死衝前,用上不少靈力將子彈全數彈開,依然正氣凜然屹立大地之上,怒瞪夜叉。

夜叉能在真鳳和電王夾擊之下依然輕鬆面對,主因是二人根本無法接近。閃光彈、煙霧彈和尖刺子彈讓剩餘不多靈力的他們不得不一直迴避,未能直接硬闖。再者,二人體力不支,只靠自身意志和信念維持活動。雖然眾人皆身陷危機,不過現時最危險的,應是明鋒和小冰的戰場。奧塞斯帶著過百名獸人重臨,目標直指世界政府,可是戴安娜卻帶艾域、迪雲和鐵塔的莎拉追殺殺死對方的智者--明鋒。

幸好場面混亂,而且戴安娜亦在先前戰鬥時使用過多靈力,否則明鋒和小冰實在不堪設想。真鳳一躍至半空中,手執龍嚎,一記衝到地面,落在明鋒和小冰面前,光是那衝擊力已將戴安娜等人通通震開,湧現帝皇氣勢,彷若天地皇者出現。他雙眼充滿殺意,拔起本插在地上的龍嚎,然後慢慢站起,淡淡說道:「別妄想傷害他們。」

小冰看著真鳳背面,心中感到極其溫暖,抹走口邊一絲鮮血,不想讓他擔心,但是真鳳又豈會看不到她咀邊那片鮮紅。而明鋒情況則稍為良好,不過靈力亦已幾乎消耗至底,不過心底知道要是搏命一擊,應能將莎拉和艾域一招必殺,不過之後便會真正失去戰鬥能力。

戴安娜也感到真鳳散發的威壓,心生一絲懼怕,不過她清楚彼此靈力極低,而且有三名初階三門者在身邊,人數之上佔著一定的優勢,問:「真鳳,你已經見到世界政府打算入侵門者界,為什麼依然要設法阻止我們立國?只有立國,才可以為門者爭取得到應有的地位!」

真鳳答:「人本應平等,即使門者或常人,即使高官或平民,每人應有同等權利和義務。」



莎拉義正詞嚴地喝:「平等?那到底為什麼門者要一直隱藏身份、隱藏能力?」

真鳳雙目依舊閃耀光芒,道:「每人心中正義都有所不同,我,只不過希望將我的信念貫徹到底,直至死亡。」

戴安娜笑:「屬於自己的正義嗎?好。」凝聚靈力,揮出三個大風刃,像是勢不可擋般捲向真鳳等人,而真鳳注入一絲鳳凰之力至鳳鐲,一個清藍的防護罩將大風刃都一一擋下。

而在戴安娜揮出大風刃之時,莎拉、艾域等人也一同踏前,湧起靈力,使出千水、土石流和猛火龍捲,分開三個方向攻擊。小冰馬上踏出一步,然後向著猛火龍捲連使冰彈,將之抵消;明鋒戴回已破裂少許的特製眼鏡,以一股瞳力將千水擊碎;而土石流則由真鳳握緊龍嚎一劍斬去,以力破之,然後更踏步向前對著戴安娜劈去。雖然真鳳疲憊不堪,但作為中階三門者顛峰,能量入微,連空間也不禁扭曲,而且火屬性的特性更讓這劍變得更具破壞力。戴安娜完全不敢輕視這劍,便後退一步,趴下避開這劍,不過這劍依然帶走她部份的金色秀髮。

艾域見戴安娜有難,一時失神,但小冰的冰錐已至,更在他腹部刺出一個大洞,鮮血和內臟灑落滿地,不禁痛嚎。戴安娜不忍,大吼:「艾域!」可是真鳳並沒有給她任何空間喘息,一劍接一劍,每劍也帶千鈞之力,逼得她無路可退。

而莎拉和迪雲合力攻向看似虛弱的明鋒,明鋒此時竟閉上雙眼,雙手對準二人,二人不解,但知明鋒詭計多端,聰明絕頂,而且瞳力無雙,戰力強橫,因此二人不禁停下,不敢輕舉妄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