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血戰世界政府(四)

李清照:「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

真鳳知道此時是生死關頭,豈會放輕手腳,忽地疾衝,將最後的真龍之力注進龍嚎,且奮力向戴安娜攔腰一斬,劍鋒暴長,叫她無法躲開。如果她先前沒有使用過多靈力,也許可以避開,可是世上沒有如果,就只有結果。

戴安娜驚呼:「可惡!」催動全身靈力,卻是人生首次感到如此無力,因餘下的靈力少之又少,實在難以與這劍抗衡,便決定放棄防守,直接使大風刃打去真鳳。要是真鳳執意斬去,定會失去左手。怎料真鳳此時巧妙利用揮劍慣性,讓身體旋轉,並將龍嚎拋向左手,破掉大風刃,而右手成爪一出,直接穿過她腹部,但真鳳豈敢逗留多一刻,馬上抽出右手,同時左手以龍嚎一劈,將戴安娜一分為二。

艾域眼看如此,大吼:「戴安娜大人!」雖然小冰知道面前此人對戴安娜是真心傾慕和愛慕,可是她清楚面前情況,已經不容放軟心腸,趁他大吼之時,一記冰錐刺穿他的心臟,結束他的生命。迪雲和莎拉看到情況如此劇變,心中一陣震驚,迪雲更是感到徬徨。



此時明鋒張開雙眼,輕道:「投降吧。」然而他的雙手依舊對著他們舉起,一時成掌,一時成拳,讓他們無法捉摸。莎拉性格剛烈,以鐵塔為驕傲,絕不逃避投降,而且她認為奧塞斯正佔盡上風,便不顧一切踏前。而迪雲亦欲為戴安娜報仇,立即跟在莎拉身後衝前。

明鋒馬上展開黑色肉翅,向高飛去,雙手緊握然後對著他們出拳,散發一陣強烈的凌厲氣勢,勢色強橫霸道,那骸人畫面早已烙在二人心中,因此他們馬上下意識地向兩邊躲避。可是,什麼都沒有發生。明鋒大喊:「真鳳!小冰!去幫電王!是時候要完結這場戰爭。」話後,真鳳牽著小冰,一同走向電王那處。

此時,莎拉和迪雲才知被明鋒擺了一道,所有架式只是偽裝,根本沒有任何作用,如同空城計,讓他可以竭息。二人惱羞成怒,繼續直行攻擊,同時大吼:「去死吧!」

明鋒雙眼透徹,預計莎拉和迪雲的行走路線,道:「憤怒,只會令你看不清事物。」以瞳力率先攻擊著他們的下一步,二人小腿馬上被擊中,難以行走,尚未叫喊,土石流在他們受傷一剎馬上湧現,把他們通通吞沒般。最後明鋒黑色肉翅一拍疾衝,以雙手結束二人的生命。之後,他全身乏力,就連站著也覺困難,幸好其他獸人在他們打鬥時已經退後一段距離。

二代獸人明顯地壓著一代獸人來打,雖然體型較小,可是肌肉爆發力更加強大,一拳竟能將高昂的一代獸人打飛。明鋒光是看著也能感受到那蠻力的恐怖,觀望整個戰場,所有同伴已是強弩之末,靈力只剩不多;反觀亨利那邊,風靈部落長老安德魯和水仙子族族長西追依然健在,二人合力的攻擊絕不能輕視。



而雖然飛鼠也讓奧塞斯受到不少傷害,但奧塞斯竟能連續打敗蓋茲和飛鼠,讓世界政府感到震驚。雖說他們早就知道以肉身力量著名的奧塞斯和伊諾夫將會是除九大傳說之外自己最大的剋星,只沒想過他們竟有專剋制此等高級精密科技的武器。柯克深怕再有同伴死去,就不只士氣低落,更會對這黑甲產生懷疑,畢竟他們也是貪生怕死的人,並非任何熱血戰士。他說:「白龍,與我一起去對付奧塞斯,左右夾擊。其他人,盡快消除其他雜卒!如果真的被逼到要使用針的時候,一定要確保之後逃生的可能性。」

奧塞斯心忖:「還有五發彈藥。」雖說五發彈藥,但心中知沒有可能打敗所有世界政府。剛才對付蓋茲時,要不是他輕敵的話,那一槍根本不會輕易擊中。之後對付飛鼠,他發了三槍才射中,然後以數拳才能解決到飛鼠。幸好那時還有宋龍等人拖著餘下的世界政府,否則一次對付數名以上,連他也感到恐懼。

柯克和白龍也是中階二門者,神經及肌肉反應當然比起飛鼠和蓋茲更快,控制黑甲得更加強大,更加純熟。二人兵分兩路,左右夾擊奧塞斯。白龍一邊飛翔,一邊掃瞄奧塞斯,發現他只剩下約兩成靈力量,再利用人工智能鎖定,說:「先用尖刺子彈,最好先打破他手上的長槍,拔走獠牙。」

柯克道:「同意。」對奧塞斯瞄準,二人不斷向他射出尖刺子彈,密集得如滂沱大雨,每顆子彈也打穿地面,直穿入地,為這片戰火漫漫的大地再添加一個個小孔。

面對槍林彈雨,奧塞斯也不得不躲開,每顆尖刺子彈也會削走靈力,麻煩至極。幸得亨利設計這把槍時,槍柄乃極高質量的合金製成,硬度堪比鑽石,且容許奧塞斯可以當作棍棒般使用,而對付世界政府的黑甲之時比起刀劍也許來得更好,因只需要重擊黑甲,就可以撼動在內的世界政府。可是二人又豈是愚蠢,一直與奧塞斯保持距離,只以彈藥消耗奧塞斯的體力和靈力。



「奧塞斯大人!」一聲劃過長空,突然一把重型機槍從背後狠狠擊中白龍,這突如其來的偷襲更將他從空中擊落。奧塞斯一聽聲音便知道那是波頓,眼看機會來臨,馬上衝前對那墜落黑甲開出一槍,確保斷開黑甲中的系統,將他置於死地。

柯克不安道:「白龍!」那重型機槍衝擊的位置剛剛好是黑甲背後的噴射系統,更是黑甲的弱點,畢竟那處要承受電漿噴射系統所噴出的瞬間熱量,因此不能夠使用黑甲外圍含有秘銀的合金。

白龍失去平衡,左右不定,墜落期間也感無比危險。作為世界顛峰的人,他首次感到如此無力,馬上使用藏在黑甲內的針。那是一支注滿著腎上腺素的強化針,雖然效果短暫,不過當注射之後,全身也會進入極度亢奮狀態,完全活化細胞。在奧塞斯開槍瞬間,白龍已同時射出十多枚飛彈,幾乎讓奧塞斯手中的電磁槍報廢,嚇得馬上以身軀擋下,震得吐出鮮血。

白龍全身變得緋紅,像是每條血管,就連微絲血管也變得異常粗大,心跳加快幾倍,視力變得清晰,腦海中像對一切也瞭如指掌,更自行瞄準著正衝過來的高壓電漿,然後射出大量煙霧彈,中和電漿,然後只利用雙腳下的噴射器維持平衡,可是那飛行速度已經大大減低。

在此刻,白龍幾乎直接著陸,在千鈞一髮間飛回空中。他怒氣沖沖,但奈何黑甲的移動速度變慢,基於生命考慮,唯有逃離現場,因為這種強化針雖然可以讓人發揮出幾乎百分之百的潛力,可是之後的副作用更是誇張得很,不只全身抽搐,抖震不停,口吐白泡,更可能出現心臟衰竭,換而言之,他將會在五分鐘之後變成一個廢物。他氣憤道:「柯克,你專心對付奧塞斯,我去解決雜卒之後就會走。」

據蓋茲生前所說的話,稍作計算就知道奧塞斯還有四發彈藥,但世界政府的戰力就只剩下夜叉、巴菲特、傑克和自己,蓋茲和飛鼠陣亡,白龍需要逃走。柯克擔憂道:「沒問題。」

白龍直飛波頓,發射不同彈藥。奧塞斯驚見那黑甲忽變敏捷靈活,心帶不甘追趕上去,不欲波頓也離他而去,可是柯克在後不斷騷擾,讓他分身乏術,大吼:「波頓!走!這是命令!」

波頓傷患未癒,剛才那擊亦用上近全身力氣,也是僥倖才能擊中那噴射系統。面對著火氣洶洶的白龍,不知道白龍必須逃走,他只認為面前這世界政府定會再次與奧塞斯戰鬥。死有輕於鴻毛,重於泰山,以他速度,覺得即使逃走也只是徒勞,倒不如以自己生命換取對方重傷,面對著無數的尖刺子彈,他以靈力護身,不斷強忍痛楚衝前大喝:「奧塞斯大人!你一定要贏!」



奧塞斯此刻忘情大吼:「波頓!」柯克亦乘機瞬間加速以激光刀斬斷電磁槍。奧塞斯因一時分心而失去這把能夠直接威脅黑甲的長槍,大感憤怒,直接以近身戰追擊柯克。而少了背後噴射系統的白龍速度比拼死的波頓慢上數分,不過依然佔盡上風,而且在此狀態,他有絕對的信心可以壓下面前這人,右手暗暗按著激光刀,接近之後,突然拔出,一道藍光閃過。

波頓眼見藍光,馬上閃避也被斬去整個右肩,登時感覺極大痛楚,但他已把性命豁出去,凝聚靈力於左手,一拳打在地上,使出熔流。此時地板也不斷向四周裂開,當中更噴出熔岩,慢慢集合成流,湧向白龍。

白龍看此只輕輕一笑,雖然未知熔流是靈力所製或是波頓以靈力牽引地下熔岩成形,不過自知一躍便至半空,怎料當他意欲一跳之時,波頓竟以左手拼死捉緊,不讓白龍離開此處。白龍向下一望,看到的波頓笑容猙獰,像是嘲笑他的無力。

眼看熔流已升至數米高,白龍並無任何猶豫,右腳使力橫踢向波頓,不斷向他開槍,但波頓先前預留一股靈力,就是為了這一刻,擋著白龍,喝:「今日我會死,同樣,我會將你拉到地獄!」話畢,他強行把白龍直接摔至地上,而由於地板早已被波頓打裂,這一摔更把白龍摔破地面。

白龍被波頓奮力一摔,扯下之時以雙手率先著地,避免腦部受到震盪而直接陷入昏迷狀態,可是這樣一來,雙手臂骨骨裂,使勁時亦會感到陣陣酸痛,即使注射強化針後,依然感到一陣乏力。

波頓清楚這招熔流全由靈力而成,對黑甲而言根本絲毫不損,不過這樣就可以分散對方的注意,令自己有機可乘,而接著下來的便是他生命之中揮出的最後幾拳。他緊握左拳,一記又一記勾拳打在黑甲頭部上,打得拳頭裂開流血,也繼續打去。白龍雖頭昏腦脹,但依能向波頓開槍,直至溶流流過,熔岩忽然冷卻,將白龍徹底封閉其中。

而宋龍、彼得、瑪麗、黃傲、馬天佑、陳天、謝小雪和李寧面對巴菲特和傑克,雖然看似多人,卻顯得無可奈何,偶然更有二代獸人來臨,讓戰場變得更混亂。彼得一直保護瑪麗的安全,而宋龍亦保護謝小雪,黃傲、馬天佑、李寧、陳天則是先鋒。馬天佑被兩名黑甲射得快把靈力消光耗盡,心情焦急,只能一直捱打更感屈辱,更有數次他差點為了躲避密如大雨的子彈而扭傷,心忖:「扭傷?天!我有辦法,掩護我接近黑甲那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