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大反擊(一)

譚嗣同:「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

陳天聽到馬天佑的吼叫,馬上上前以巨劍擋下一輪子彈,只見馬天佑赤手空拳大力躍向巴菲特,巴菲特完全不解,不過看著面前蠢物,拔出鋒利無比的激光刀突刺,把馬天佑腹部貫穿。

陳天看到馬天佑被刺穿腹部,雙目似是失焦,馬上大吼,心感後悔,不知是否自己做出錯誤的決定,不應就此輕易將他護送過去。巴菲特嘲笑:「哈!簡直愚蠢。」故意讓這聲音傳出黑甲,讓他們都清清楚楚聽到這句說話。

馬天佑忍痛吶喊:「生當作人傑,死亦當鬼雄!」然後左手拿出藏在衣服內的小尖石,奮力打在黑甲握著激光刀的右手,更精準而言,是右腕關節。這尖石竟然稍微壓倒黑甲,因為那個位置根本不是用與外殼同等的合金而成,否則人在黑甲之內根本無法動彈。這突擊更讓巴菲特右手一鬆,便掉了激光刀,而馬天佑更是連同激光刀從半空之中掉到地面,卻笑容滿足,將激光刀從腹部瀟灑地拔出,拉出一行鮮紅血花,襯托那片清藍光芒,大吼:「以其人之身還治其人之道。宋龍大哥!用這把激光刀把他們通通殺掉吧!」



宋龍激動的淚水越過眼眶落下,咬牙切齒痛嚎:「天佑!」確實,宋龍等人此刻不能直接使用靈力去對付世界政府,已被削走其中一樣優勢,但世界政府手握著這一把鋒利熾熱的激光刀,正正就是最佳的武器。

馬天佑將激光刀拋向宋龍那處,豪氣一喝:「代我活下去!」話畢,巴菲特已經將他射成肉醬,之後更用瞬間加速,想快宋龍一步奪回激光刀。這一把激光刀可是馬天佑以生命換來,央府等人豈容巴菲特奪回,全部都不顧一切衝前。黃傲以真龍之力打碎地板,然後宋龍手執一塊,使盡全力拋向巴菲特。那地板去勢甚急,光是那偌大的面積已是骸人。

巴菲特直接用小型飛彈射碎地板,毫不減速,然後直衝過去,但在石板後竟是全力衝前的黃傲,他同樣作為真龍族族人,因為仰慕宋龍英姿才加入央府,豈是貪生怕死的鼠輩。他直接以肉身撞向巴菲特,捉緊巴菲特右手和腰間,將餘下的真龍之力在右手生出龍爪,抓著地面,劃下一條深深抓痕。

巴菲特的速度明顯減緩許多,而且飛行軌跡極不穩定,大喝:「你們這群瘋子!」由於飛行軌跡極不穩定,人工智能無法瞄準,只能自行用左臂上的槍械射出尖刺子彈。當顆顆子彈全都射穿黃傲肉身時,巴菲特才知道面前此人為阻止自己竟可犧牲自己生命,卻對此完全不解。對他而言,死亡則失敗,等於一切皆成空。

在另一邊的傑克看此,也馬上趕過來,但一分神,彼得便有機可乘,馬上以水鞭黏著黑甲之上,猛使同化。傑克使用瞬間加速,藉著那速度上的爆發率先搶回快將到達地面的激光刀,怎料突然有一拳頭擊向自己正面,這突如其來的攻擊讓全心專注的他嚇得緊急轉向卻撞向地面,更在地面上留下一條深長的坑道,撞得傑克昏厥一時,頭部受傷,滲出鮮血。他盡力撐開雙眼,伸手按下唯一一個深血色的按鈕。



彼得轉身向瑪麗說:「你留係道!」回眸一剎更是帶著一份柔情,話後便全速衝向那黑甲,深怕那人會再次起身,吼:「陳天!解決黑甲!」陳天本來也準備擋下衝來的傑克,怎料事情有變,又豈可以放過這機會,大步一躍,舉劍一劈,加上墜落的力量,誓要斬斷代表著殺戮的黑甲。

一劍斬下,一大片鮮血如霧般散在空中,可是只能斬斷傑克整條左臂。傑克使用強化針,那激素讓他從接近昏迷的狀態醒來,還能及時躲開,否則斷了的就不只是左手。他陡然拔出激光刀,斬在陳天左腹,傷口之深,讓腸臟直接掉出身體之外,而飄散空中的血大部份也是陳天的。

陳天馬上用靈力止血,狠狠回劍劈去,傑克只能用激光刀硬擋此劍,而這劍更將傑克打至陷入地中。傑克卡在地下太深,一時未能逃出,但深知長此下去自己只會被殺,趁陳天又斬一劍之時,他從左肩直接發射一枚小型飛彈,爆風牽連二人,但這次陳天已無法再握緊巨劍,倒地不起,巨劍更被爆風扯得老遠。相反,傑克逃離石地,雖然看去左邊黑甲被爆炸而損毀,但他依然目光有神,手執激光刀打算一下劈在幾乎已閉目的陳天身上。

彼得見黑甲已毀便全力一搏,向傑克散發僅餘的神聖氣勢,然後拋出一支水矛。神聖氣勢果然讓傑克頓了一頓,而水矛從傑克右邊身穿過,刺穿內臟,渾身無力,口中大口吐血,力氣不繼而右手一鬆,激光刀隨之滑落。陳天翻身打算避開那激光刀,但那看似柔和的藍光依然在他背部劃過,脊骨登時斷掉,讓他永遠沉睡。彼得悲痛大喝:「陳天!」

而此刻,巴菲特一手推開依然緊扣雙手的黃傲,猶如踢開垃圾般,更狠狠一腳踏在他頭上,黏稠的腦漿和溫熱的血液灑遍滿地,再單手接下謝小雪所拋出的機槍,然後更將之拋回。宋龍忽然閃至早已淚流滿面的謝小雪前,一道藍光閃過便將那機槍俐落地分成兩份,激光刀的刀柄被握得略有變形,怒氣甚濃。他雙目看似平淡,但更像是藏在汪洋大海下的洶湧殺機,嘶吼:「你們殺死了黃傲、馬天佑、陳天。我不會讓你那麼容易的死去。你們這些垃圾!」



由成為世上最強的九人起,宋龍便對世界政府既有是憤恨,又是恐懼。他沒有足夠的科技技術能讓世界政府停用各種遠距離導彈等等,所以只能夠屈膝當上世上最強的九人,成立九大組織,謞門者界在世界消聲匿跡,至少能保門者界一時和平。此時,宋龍看著同伴被人宰殺,屍體更被人侮辱,死無全屍,這股怒氣讓他全身彷彿再次充滿能量,淡道:「小雪,我一向也視你們為子女,因此現時你要聽我的說話,過去彼得那處,讓他保護你。」

「不!我⋯⋯」

宋龍喝:「不!現在就去!你不相信我嗎?」

這是他首次如此呼喝謝小雪,嚇得她也一時呆滯。她大感無力,握緊拳頭,強忍眼淚,轉身跑向彼得,大喊:「宋龍大哥!我相信你!」而彼得也帶瑪麗趕緊跑去,免得巴菲特突然途中射出數槍傷及謝小雪。確實,要不是巴菲特子彈數量已幾乎用盡,他一定會瞄準謝小雪開火。

「我會活著回來的!」宋龍雙腳一彈,催動真龍之力披上龍袍,像炮彈般衝向巴菲特。他清空腦海一切,只剩下戰鬥。

巴菲特只是初階二門者,連宋龍的動作也未能看清,借黑甲和人工智能才佔盡上風。現時宋龍手握激光刀,那可是白龍所研發的高級科技產物,當中所使用的科技大約領先現今約二三百年,蘊含著量子力學、弦理論、光波學等領域。現時,宋龍拿此等武器,心生恐懼,便按下那深紅色按鈕,注射強化針,就連視力也像上升數倍。當他略為看清宋龍身影後,一躍便用瞬間加速向西邊飛去,笑道:「要殺死我?下一世吧!」

宋龍眼見巴菲特竟像個懦夫一樣逃跑,狂然大怒,用盡全力跳上,但他始終不能飛行,當去勢已停,就只能夠眼睜睜地看著巴菲特遠遠飛去,心想自己枉為世上最強的九人,也白費了三人的心思。正當無盡失落湧上心頭之時,宋龍察覺一群人正從西邊飛來。文山大吼:「不能讓他走!」他和浩天率領著鳳凰族衝前,他們本就按明鋒說話埋伏西邊,雖非為巴菲特,但明鋒豈能放虎歸山,便在通話器中向鳳凰族下令要將阻止那名黑甲。文山先前聽到明鋒對於黑甲的分析,所以全部鳳凰族也大手持鐵枝或鋼根,迎戰巴菲特。

巴菲特呆滯看著漫天門者,頓時不敢用瞬間加速突圍,發射餘下的小型飛彈,期望他們會讓開,讓他能使用瞬間加速逃離此處,畢竟這強化針的副作用還有數分鐘便會出現。文山見飛彈襲來,馬上使用水凰,水鳳的高頻嗚叫更讓飛彈提前爆炸。文山見屍橫遍野,心裡激昂,怒吼:「鳳凰族!讓他見識什麼才叫飛翔!」



近百名鳳凰族門者紛紛叫好,跟隨文山前衝。對比鳳凰族,黑甲畢竟是機械,反應和熟練度豈能與日夜在鳳崖之中飛翔的鳳凰族相比。鳳凰族不斷追趕黑甲,並以手中鐵枝和鋼根封鎖黑甲的活動範圍,默契和配合當真無缺。即使巴菲特用尖刺子彈把少數鳳凰族門者射落,但依然處於弱勢,因他能活動的範圍越來越少,彈藥幾乎耗盡,且強化針的作用日漸減退,亦代表副作用將會不久襲來。想到此處他心感怯懦,不顧一切將閃光彈和煙霧彈全數射出,趁機使用瞬間加速直向西邊逃走。

浩天知道那瞬間加速必定先向單一方向飛行,即使自己速度未及,但他左右手各拿一枝鋼根,運勁先後拋出。前枝鋼根雖然未能擊中,但之後的鋼根則直插背後的噴射系統。頓時巴菲特失去平衡,速度大大減弱。浩天大吼:「活捉他!」鳳凰族全員湧前,合力將黑甲牢牢捉著,更將他四肢強行扭斷。浩天揮手示意,然後那數名門者便往宋龍那邊前去。

文山明白浩天的意思,二人互相點頭,他便先帶其餘族人回到剛才埋伏地點。浩天帶著數名族人將黑甲扔在宋龍面前,說:「宋龍,對於黃傲等人的離去我們無法補救,不過至少能讓你親手報下此仇。」

宋龍誠摯道:「謝了,我欠你一個人情。」

浩天瀟灑道:「不,你我族長也是真鳳,那麼你我就是同族人。互相幫忙,乃是理所當然。節哀順變,他們全部都是英雄。」話畢,他帶其餘族人,轉身離開。

謝小雪、彼得和瑪麗此時跑來,謝小雪更是看到宋龍平安無事,感動得上前擁抱啜泣,而宋龍再也忍不住垂頭痛哭,但免他醒來逃跑,將激光刀貫穿黑甲插地。而彼得和瑪麗更是一直牽著彼此的手,久久沒有放開也不自知,又或者扮作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