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大反擊(二)

莎士比亞:「熄滅吧,熄滅吧,瞬間的燈火。人生只不過是行走著的影子。」
“Out, out, brief candle, life is but a walking shadow,” W. William Shakespeare said.

宋龍痛哭一會,輕掃謝小雪後背以作安慰,便拔起那激光刀。拔出之時,連帶一道血液。他強行扯走黑甲的面罩,拋在地上。入目的是一名口吐白泡、雙眼反白、身體正在抽搐的人,這人正正是素來有名的巴菲特,只是現時成為門者之後,臉容明顯變回青春不少。

宋龍雙目平淡卻暗藏殺機,道:「彼得、瑪麗,也許你們不想看到這畫面。」話畢,他用激光刀直接斬去巴菲特的四肢,那痛楚更讓巴菲特像是醒來又昏去,不斷徘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彼得和瑪麗經歷戰爭,心理質素豈是低下,知道宋龍並非看輕二人,不過梵蒂岡素來傳統就不會殘殺或虐殺別人,即使需要奪去別人生命,也會一刀了之。彼得也能感受到宋龍的怒意,畢竟陳天等人在此壯烈犧牲,血海深仇只好血債血償。

宋龍扯著巴菲特的頭髮並將他提起,然後將濃濃殺意直接於近距離釋放,讓他感到精神錯亂,陷入無盡恐懼之中,卻又無法昏迷,被逼一直清醒。宋龍怒氣冷冷,右手舉起雙指,狠狠地插進巴菲特的眼睛,然後不斷攪拌,直至兩顆眼球只成為一堆黏液。



巴菲特一邊痛嚎,一邊流著奇異眼淚。宋龍一巴掌打在巴菲特臉上,打掉數顆牙齒,喝:「你們這些垃圾,知道什麼是感情嗎?你們這些垃圾,知道什麼是同伴嗎?你們這些垃圾!知道什麼是痛嗎?」他越說越激動,眼淚湧如泉水,讓其他人也感覺一片難受,似被大石壓胸。

剛才宋龍看著同伴為了打敗對方而犧牲自己,那種深刻的無力感似直接烙在靈魂之上,要是他能夠變得更強大,那些他們就不用犧牲。即使黃傲等人自願,但人死不能復生,性命沒了就是沒了。所謂犧牲,只因實力不足。

宋龍收起靈力,喝:「這拳,是為了黃傲!」右拳打在巴菲特的左邊腹部,這拳非同凡響,把他打得皮開肉裂,內臟受傷。「這拳,是為了馬天佑!」對著同一位置再揮一拳。「這拳,是為了陳天!」而這一拳則把巴菲特左腹打穿,腸臟、腎臟連同排泄物一一傾瀉在地上。每拳勾起宋龍與陳天、黃傲、馬天佑等人的回憶,作為門者界最高,世上最強的九人之一,好不容易才能夠找到真正知己,因此他對待央府所有人也如同子女。即使巴菲特死上十多次,也無法補償彼此之間所擁有的情感。

宋龍呼出一口長氣,道:「最後一拳,就是為了我最敬重的姚天。」姚天待他親如父子,他一直記在心中,而姚天亦是他願意成為世上最強的九人的原因之一。如今他親手殺死世界政府的人,總算對姚天有一個交代。宋龍打穿巴菲特肺部,要他窒息至死,並將他似垃圾般扔在地上。宋龍續道:「去幫族長吧。小雪,快去幫你的愛人。」

謝小雪抹走兩行清淚,說:「知道了,宋龍大哥。」當心中怒氣沖天,去前一腳踏碎巴菲特的陰囊,換來他一聲慘叫,才出發協助電王和真鳳。



在他們與巴菲特、傑克等人大戰期間,柯克也與奧塞斯戰鬥中。奧塞斯現時只剩兩發彈藥,而柯克亦剩不多彈藥,每次當他想接近之時,柯克都會使用瞬間加速逃走,一直保持距離,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不過柯克亦開始感到擔憂,因為使用瞬間加速太多,黑甲所餘下的能量開始不足。他射出大量煙霧彈,讓整個環境也變得煙霧瀰漫,只要奧塞斯稍微吸入此等毒霧,能力也會減弱不少,有如當初莉娜一樣。他更注射強化針,讓感官和反應催谷至極限,向奧塞斯飛去,然後讓五枚小型飛彈在上、左、右、前和後五方攻向他。光是爆風已掀起地板不少,轟至碎裂。柯克沒想過奧塞斯竟如此難纏,光是肉身已強悍得恐怖,心忖:「可惡,能量只剩一成。」

奧塞斯一直閉氣,為免吸入毒霧,並且以靈力抵抗著那高熱爆風,以地上碎石不斷拋向柯克,二人打成均勢。柯克亦看得清楚,奧塞斯的體能也已到盡頭,心想:「我只可以撐多兩分鐘,留得青山在,哪怕無柴燒。」於是他便用瞬間加速飛向天空離開。

奧塞斯的確開始感到疲憊,也許柯克離去亦是一件樂事,累得喘氣半跪,連電磁槍也要放在地上,心想:「如果他們成為高階二門者,一定會更加恐怖。」數息過後,他才回復平常,道:「亨利,馬上準備。」

而在另一邊,電王正與夜叉激戰。論世界政府中戰力,夜叉可謂第一,因他未成門者之前已是練武之人,本來的神經、肌肉反應便已經是眾人之首,更莫說成了門者之後。電王以秘銀劍與夜叉對打,雖然電王的劍快得不可思議,但夜叉在空中自由飛翔,更為靈活。即使電王嘗試踏著空氣上前追逐,可是夜叉也以瞬間加速再次拉開距離,而且電王體力不繼,只好暫且維持守勢,穩守突擊。

突然二人之間不知為何縮短少許,而這個範圍正正是電王可以奮力突刺擊中的距離,知機會難得,打算趁機一擊必殺,畢竟他們等人已經使用太多靈力,體內能量早已消耗得七七八八。可是事與願違,當電王以為可以一招得手,花上不少力氣踏步上前突刺,怎料這竟是夜叉所埋下的陷阱。夜叉靠黑甲內的儀器一直觀察電王的攻擊範圍,再引君入甕,引誘電王主動出擊,忽然使用瞬間加速及轉身射出四枚小型飛彈。



電王突刺威勁太大,一時無法收手,唯有轉式,轉腕將秘銀劍對著飛彈向橫一挑,但小型飛彈的威力依然直湧向他身上,讓他受到不輕內傷,當場吐出一大口血,更被爆風扯回地面。夜叉浮在半空俯視電王,道:「單純論個人能力,你的確比我強大;不過,由科技出現的一剎那,戰爭就注定和科技離不開。古人使用弓箭、矛、盾、刀、劍,但全部不敵現今世代的槍械。武器、防具的精密程度,就注定高下,決定勝負。」

夜叉頭也不回望便向身後射出數槍,將飛來的石板打碎。真鳳跳起,拔出龍嚎一斬,斬出一道劍影。夜叉見此,再次用瞬間加速避開。這劍之後,真鳳和小冰便走到了電王身邊。真鳳見電王受傷且氣息繚亂,自覺遲了一步,心中一揪,問:「沒事吧?」

電王強忍痛楚,笑說:「沒事,放心。」三人感情深厚,情同手足,互相對望微笑,至少知電王沒有生命危險,總算安心下來。三人此時怒視那彷似高高在上的夜叉。

夜叉話帶藐視,道:「門者之所以強大,因為能夠使用靈力。既然現時你們已經落得如此境地,如果你們願意跟隨那九大傳說,戴上特製頸鍊,我可以考慮將你們變成門者界最高,享盡榮華富貴。」

小冰喝:「你認為我們會屈服於你嗎?」

電王怒吼:「執劍,寧死不屈!」

真鳳一喝:「夜叉,你選錯了對手。我們,可是龍叔叔親自挑選出黎的執劍。英雄無敵!」



電王和小冰同樣吶喊:「英雄無敵!」四字迴響大地,縈繞不斷。真鳳大步一踏,握龍嚎斬向夜叉,但速度比平常慢了許多,至少比起白龍先前所獲得的數據慢了不少。雖然如此,夜叉亦未有看輕,在空中轉身,竟將激光刀像飛斧般向真鳳拋出,而刀柄有一條粗若手臂的鋼索連結,可讓他隨時將之扯回來。那速度之快,讓眾人也感到驚訝,小冰臉容一改,因她知道真鳳快要耗盡體力,不禁擔心。

不過真鳳戰鬥經驗豐富,只避開激光刀,然後看準時機,左手牢牢捉著鋼索,更將鋼索在手臂上繞過數圈,奮力將夜叉一手硬扯過來,右手握緊龍嚎準備,道:「豈容你看小門者,還有執劍!」

小冰和電王急步上前,希望能幫助真鳳一擊打敗夜叉。夜叉平淡道:「你和電王一樣,只相信直覺,真可惜。」真鳳對夜叉的悠然自在不解,彷似大有準備。夜叉冷笑一聲,真鳳突然感到全身麻痺,甚至少許痠痛,原是一陣極高壓電流透過那條鋼索傳去。雖然真鳳的身體質素已經高出常人數十甚至百倍,不過電壓極大,真鳳也不得不大感麻痺刺痛。

小冰和電王也清楚聽到震憾的電流聲,心中不禁顫抖萬分,雙雙大叫:「真鳳!」更讓他們心驚膽顫的是夜叉正向真鳳射出數枚小型飛彈。在這種情況之下命中的話,即使是真鳳也會受到重傷,甚至直接致命。真鳳全身麻痺,只能輕輕動彈,大感恐怖,有如死神來臨。小型飛彈體積雖小,可是爆炸威力強大,不能輕視。

小冰見情況危急,馬上催動靈力雙掌按在地上,一道清澈乾淨的冰牆從真鳳面前的地上湧現。惜他們並非在全盛狀態,小型飛彈竟直接炸開冰牆,而且餘勁直捲真鳳,將他吹飛,而電王則在後面將他牢牢接著,免得他跌在地上滾著傷上加傷。電王見真鳳流出陣陣鼻血,雙目無法聚焦,驚呼:「真鳳!」

夜叉語氣冷若冰霜,冷笑:「你們所察覺得到的弱點或破綻也是陷阱,難道門者特別愚蠢?」此時,他收到柯克的訊息,而且知道世界政府數人竟被擊敗,轉身眼看宋龍、彼得等人正在過來,而黑甲只剩餘少量能量,不足以解決所有人,於是將剩下的小型飛彈及毒霧彈全部向真鳳等人射出,便使用瞬間加速逃離現場。在逃離之前,他留下了一句說話:「你們比我想像中弱太多。」

那些飛彈像是死神的呼喚般衝向真鳳、電王和小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