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大反擊(三)

莎士比亞:「一無所有只能換來一無所有。」
“Nothing will come of nothing.” W. William Shakespeare said.

在飛彈到來之前,小冰催動本已乾涸的靈力,再次使用冰牆,試圖減輕爆炸威力,至少提前引爆,增加爆炸距離,輕微減緩傷害。在冰牆爆裂之後,又有一道沙牆出現,擋下大量爆風。原是李寧趕來,但無奈他體力未好好回復,只減弱爆風去勢。

小冰忽然站前,不捨地向真鳳回眸,說:「電王,替我照顧真鳳。」電王來不及反應,小冰已在二人身前,誓要擋下這輪爆風,即使犧牲掉自己也在所不惜。真鳳和電王同時吶喊,小冰卻諸置不理。

「真鳳!」「族長!」陡然戰場上響遍壯烈聲音,似是回應無情的爆炸。明鋒不斷催谷靈力,以瞳力盡量削弱爆風,但無奈因為過度使用,雙眼正在流著血淚,暴現紅根,幾乎直接失明。宋龍亦將靈力生成土牆替他們抵擋,可惜靈力乾枯不足,土牆也只擋一會。彼得將靈力直接散落爆風,讓爆風的溫度和威力也降低不少。



真鳳、小冰和電王看見眾人為營救自己而鋌而走險,感動萬分,總覺得死而無憾,但他們並不想葬於此地,而真鳳和電王更不想小冰為自己而犧牲,只可惜二人虛弱,難以動彈。小冰將全身靈力也施放出來,欲將這陣爆風封在冰棺之中,空氣中的水份似是凝結成冰,形成晶瑩剔透的冰棺。經過眾人合力,至少將爆風擋下,只剩那道殺人於無形的衝擊波。

小冰立好架勢,雙手護頭,閉目大喊:「英雄無敵!」默默祈求上天能讓她活下去。她被猛烈的衝擊波扯後,體無完膚,血肉模糊,頓時遍地皆是鮮血,腥味濃郁,但她依然屹立於此,絲毫不動,而在背後的電王和真鳳則只吐出數大口鮮血。

真鳳和電王凝視小冰的背影,呆滯無言,知她以肉身強行擋下這衝擊波,也知要是小冰選擇退後的話,傷勢一定會減輕不少,但她選擇硬擋,以救下二人,讓他們心痛至極,猶被刀割。

真鳳爬到小冰附近,不管渾身酸痛,輕聲說:「小冰!」他才剛站穩,小冰則全身軟掉倒下,把他嚇得雙手抖震。幸好真鳳一手將小冰擁在懷內,但事出突然,如此一來她身上的傷就更嚴重。小冰臉色蒼白,七孔流血,然而看見真鳳仍然活著,臉容滿足,笑容燦爛,心中想撫摸真鳳的臉,雙手卻不聽命令,難以提高。二人明明這麼近,卻像那麼遠。

真鳳哭得表情略有猙獰,深怕失去一生中最愛,拼命嘶吼:「瑪麗!來呀!」瑪麗急步走去,先替小冰止血,然後將骨骼先行癒合。明鋒、宋龍、謝小雪等人也到達真鳳身邊,心情卻是沉重。謝小雪知道電王現時心中必定難受,於是只默默站在他身後。



真鳳臉無血色,唇顫齒抖,目定口呆說:「小冰⋯⋯小冰。」他全身不敢動彈,深怕弄痛懷中的小冰,只懂得抹走她臉上兩行血淚。他續說:「我愛你,我愛你!求你,你一定要活下去,我們還有一段好長的路要走,沒有你,我根本沒有勇氣去面對。」小冰感動洋溢,經瑪麗盡力治療後,已無彌留的感覺,但她清楚,只是再受傷便宜回天乏術。真鳳認真望著小冰,道:「小冰,我以後只為你而生,亦只為你而死。」

明鋒雙手一直有節奏地跳動,而早在戰爭開始,他就一直維持這種動作,只是沒有人如此細心留意。忽然,奧塞斯重返戰場,神氣地拿著一支針筒和重型機槍,大吼:「也是時候完結這一戰了。現在,是屬於我的大反擊!」身後更有數十名凶神惡煞的一代獸人,近百名帶著獠牙的血族門者,和風靈部落及水仙子族。宋龍等人轉身望去,見他們盡露殺意,臉帶冷笑,也心知不妙。

明鋒輕道:「看來嗜血族,就是你們的最後底牌。」嗜血族與淫血族相似,只不過他們喜愛殘殺,享受飲血。亦因此,素來高貴的血族捨棄他們,不認他們作為血族的一部份,只認為他們有著同一個血統,有著同樣祖先而稱他們為嗜血族,剔除所有爵位。

真鳳回想先前自己在匯集天地靈氣之時,已經遇到一批血族門者,心想幸好自己有殺掉那批門者,否則此時奧塞斯等人將會擁有更多的戰力。真鳳艱辛站起,看著站在身邊的小冰、明鋒、電王、宋龍、李寧、彼得、瑪麗,全部都經歷數場激烈的戰鬥,不禁露出疲態。反觀奧塞斯那邊,雖然鐵塔幹部已經全部死亡,可是餘下的獸人依然兇猛強勢,剛到的嗜血族過百名門者亦正是氣焰高昂,士氣雄壯,正值全盛狀態,而水仙子族和風靈部落也不能輕視。

真鳳忽然回想起項羽所寫的垓下歌,不禁嘆息:「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時不與我,或許我們將會埋葬於此。都怪我以前任性,要令大家陷入困境。對不起。」



聽到真鳳說話,宋龍雖心有不甘,但豪言:「哈!奧塞斯,你也是強弩之末,即使現時的你來挑戰我們,就算是勝,也只是慘勝。來吧!讓我親自帶你去地獄!」

奧塞斯貪婪大笑:「強弩之末?這支針是世界政府所研發的強化針,或許對我作用不大,不過以大家現時的靈力量,加上嗜血族和獸人,我想不到為什麼我只會慘勝!哈哈!」示意身邊獸人把一座儀器放在他們面前,忽然亨利出現在眾人面前。原是那座機器正在即時投射出亨利的影像,就像當初明鋒所做的事一樣,但更不同的是,那機器更加投射出他身邊環境,一覽無遺,極其細緻。

亨利正在那郊外小屋進行立體轉播,眼神銳利,微笑卻帶陰森,說:「明鋒,當日你曾口出狂言,懷疑我在科技層面沒辦法追上你,你當日只不過是投射出預先錄好的片段,而我,卻是即時投射,無論是資料傳送或精密程度都勝你百倍。而且,這場仗,勝者將會是我!將明念引去你身邊的人,是我;將一二代獸人引去你們身邊的人,是我;將世界政府的焦點集中於你們的人,也是我!就這樣一步一步,你們慢慢踏入現時的絕境!」

聽到亨利的說話,宋龍等人士氣更是低落,而奧塞斯等人卻是意氣風發,不論是嗜血族、水仙子族以及風靈部落,甚至是獸人,也被亨利話中狂熱感染。

亨利傲氣大喝:「即使你有方法破壞召龍陣,你依然要輸給我。明鋒,你們就慢慢等待被我們屠宰!帶住失敗者的身份消失於這世界!」

真鳳放下小冰,請求瑪麗好好照顧小冰,甚至直接逃跑。可是這是一片平原,即使瑪麗一人,也不會比高大的獸人跑得快。這時,真鳳才發覺明鋒雙手跳動,就如打字,又像拍著特定節拍,當下心想明鋒是否仍有打算,心中渴望奇跡。

正當亨利終於抒出心中那口烏氣,而奧塞斯等人亦蠢蠢欲動準備出擊之時,明鋒凝視亨利和奧塞斯等人,直言:「輸的人,是你。」



這句話讓全部人一怔。奧塞斯知明鋒計謀多端,不禁留意四周,深怕又有任何埋伏,而真鳳、等人亦感到興奮,重燃心中希望。亨利千思萬想,也想不到有任何能夠破局的方法,知明鋒只是虛張聲勢,帶傲微笑:「如果你認為你還有方法解決,即管用吧,我也想知道。」

此時,獸人和嗜血族門者包圍眾人,讓他們沒有後路可退,而艾美爾亦提著萬黃麗琪走到獸人附近,讓真鳳心中盛怒無比。奧塞斯看到他們的臉色之後,更是放聲大笑,讓人神憎鬼厭。現時就只有神跡可救,又或是一早已經埋下的伏線。

明鋒完全漠視被人包圍,雙手手指的節奏越來越快,踏前瞪著亨利,面無懼色冷道:「我以為是你的話應該可以看出當中端倪,結果你太令我失望了。」

亨利感到明鋒充滿挑釁和藐視,怒喝:「如果有本事,即管現在拿出來!看你有什麼本事!」奧塞斯眼見亨利如此火盛,便知勝券在握,才放下心頭大石。

其他人隨時準備出動,狠不得馬上把面前的眾人殺清光,特別對嗜血族而言,面前的是號稱世上最強的九人的宋龍、彼得和真鳳,還有中階三門者的電王,一生未知有否再有機會親手殺死此等強者,而且對血族而言,飲得強者之血,便會一定提升自己實力。

明鋒似乎對亨利的大喝十分滿意著,笑說:「既然你和奧塞斯都認為我沒有任何辦法可以破局,倒不如讓我解釋你們將會失敗的原因。」奧塞斯冷笑一聲說好,亨利亦準備洗耳恭聽。

明鋒舉起右手食指,但左手依舊插在褲袋中,道:「第一,你敗在情報不足。我先前改裝靈力測試裝置,變成由靈力所推動的爆炸裝置,將執劍內一直存在的核彈安裝於其中,再鋪上一層極薄的秘銀,即使三門者亦難以察覺。由一開始,我已經知道噬魂者派上七罪跟蹤我們,而與怒戰鬥期間,我偷偷將這爆炸裝置安裝在骸血龍頭骨中間的空位。」

此時,真鳳突然回想那時在南美洲山脈之內的情形,明鋒的確拿著一個大背包,但離去之時,那背包卻沒了蹤影,而且以明鋒的判斷力,沒可能讓食如此輕易便拿走那龍頭骨。他心想:「明鋒,原是被你騙了,當真騙得好,騙得妙!」



而宋龍和彼得等人也感到不可思議,竟然與噬魂者戰鬥之時亦保持如此冷靜,能夠將含有核彈的爆炸裝置穩定安裝。只要那時一不小心,不只真鳳等人,就連整個山脈也會被毀滅。

明鋒續道:「所有召喚陣也需要媒介,而靈力只會在最後一步才會通過媒介,所以只要但丁召喚出骸血龍,核彈就會即時爆炸。秘銀可以阻擋靈力,但絕對阻擋不到核爆,而且如此重要的物品,我賭食絕對不會隨意拿出,更絕不懷疑真偽。結果,我賭對了,而這一擊,除了重創噬魂者之外,更削去你們大部份戰力,將大局局勢一下子改變。」

奧塞斯越聽越憤怒,不過他先前說過讓明鋒說完,不欲在他人面前食言,但一直謹慎留意真鳳等人的狀況,為免明鋒只志在拖延時間。可是真鳳等人狀況奇差,短時間內根本不能恢復,以現時戰力定能將他們一舉毀滅。

明鋒右手再伸中指,自信道:「第二,是你實在太聰明。你能夠看穿我部分計謀,更利用我們而訂下計劃。雖然骸血龍令雙方失去大量戰力,不過你依然以佈局、棋子的擺放位置令大部份戰力引到我們身上,即使追捕噬魂者,亦逼我們不得不全力追上。即使到最後你們失去戴安娜,但我們亦付上沉重代價。」

亨利聽得洋洋得意,但對明鋒的觀察力驚訝,竟然身在當中亦依然能看清戰況。在核彈爆炸之後,局勢一下子轉變,原先看似弱勢的執劍把握時機將主導權搶來,可是亦因對方佈位,而不得不先主動追擊,而且期後獸人的走位更讓明鋒等人忙得要命,沒有任何機會喘息。

可是,明鋒故意說出棋子二字,倒讓素來高傲自大的奧塞斯聽得心中有刺,而且看到亨利那得意樣子更是怒火蔓延。明鋒見此輕蔑冷笑:「不過,聰明反被聰明誤。你不覺得你的計劃太順利嗎?實際上,是你一直順我計劃而行。」

亨利大笑:「哈哈!原來你的計劃是被我們圍剿,被我們殺光。你別以為拖延時間就可以改變一切,你們所在位置二百米之內根本沒有任何生物,你們已經孤立無援。」



明鋒再舉起右手拇指,直視亨利,緩緩說:「第三,是你和奧塞斯的性格。亨利,你好勝心極重。因為你和父母的關係,令你對世界大多事物都缺乏感情,雖然這點可以令你在思考計謀之上做得到宏觀而置身事外,但同時令你缺乏在制定計謀和佈局時最能夠出現變數的要點--義氣。對了,你之所以做出這部機器,是因為我先前的挑釁,但你認為我會做無意義的事嗎?」他稍頓一會,然後直視奧塞斯道:「奧塞斯,向來高傲自大,人稱白色坦克,但係頭腦過於簡單,視名氣、榮譽比其他更加重要。」

「夠了!」奧塞斯喝停明鋒,然後把那針筒舉高,裝出要注射進自己身體之內的動作,全身散發陣陣殺意,續道:「頭腦過於簡單,不過看來你將會死在我手上!聰明人!」

「只要我們靈力消耗至零,而世界政府和噬魂者逃離現場,你所有底牌都會全部出現,也是最放鬆的時候,所以都係我們的最後機會救到總監夫人,也是我們的大反擊!」明鋒右手突然打一響指,殘影在艾美爾身旁突然出現,並且一刀斬掉艾美爾的頭顱,馬上奪回萬黃麗琪,再次瞬移到另一方。

亨利大驚,心想:「明明先前入侵執劍系統時,確認了殘影腦幹死亡,而且整場戰爭之中,殘影亦從沒出現過他們面前。」怒吼:「明鋒!你竟然⋯⋯呀!」

忽然亨利大聲吼叫,聲音更是漸漸遠去,原是他被人捉走,機器中的畫面就只剩下空洞破舊的房屋。明鋒一臉神氣地凝望盛怒失神的奧塞斯,說:「這就是我的籌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