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召龍陣終結(一)

克莉絲蒂娜:「領導是有關鼓勵他人、激發他們,讓他們成就他們所能成就的事,且行動時有著目標。」
“Leadership is about encouraging people. It’s about stimulating them. It’s about enabling them to achieve what they can achieve – and to do that with a purpose,” Christine Lagarde said.

明鋒先前故意走前數步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左邊的儀器則是用來向鳳凰族發放訊息,透過亨利現場直播周邊環境,作為尋找他的線索;右手的儀器用是用來向殘影發放訊息,讓他知道何時上前救人。先前明鋒下令要殘影不能讓奧塞斯那邊的任何一人看到自己,而且一定要留下大量靈力,就是為了這一刻。

先前明鋒的挑釁並非無聊意氣之爭,只因為寫下伏筆。亨利好勝,為證明自己,所造出的機器就只有一種最大的可能性,這部機器的效果並非投射出預先的錄影片段而是現場投射,亦非只造出人物投影而是把整個空間的畫面也一一投射出。如此一來,明鋒預先讓鳳凰族埋伏於某處,之後只要隨著亨利的聲線和明鋒所描述的環境因素,他們就能夠在所有人面前捉走亨利。

事出突然,奧塞斯一怔,原先當作人質的萬黃麗琪被殘影突然出現並搶走,之後亨利突然被擄走,激怒得大聲一喝:「殺了他們!」



明鋒毫無懼色,冷道:「如果你們行前一步,我馬上命人殺死亨利!」左手拔出一個黑色細小的儀器,並用那儀器指著奧塞斯,示意只要奧塞斯膽敢上前,亨利便會馬上被殺。明鋒透過摩斯密碼向鳳凰族及殘影傳遞訊息,舊式簡單,卻經改良之後,穩定度大大提升,而且難以被偵測。

明鋒此話一出,所有本來準備衝前的獸人和門者紛紛停下,率先看清奧塞斯的意思再作打算。奧塞斯矛盾極大,亨利確是一位天才,要是沒了他,相信鐵塔根本沒人有能力再造電磁槍,對於未來再與世界政府戰鬥勝率又低數成,而且在制訂戰略方面,亨利幫助甚多,令利益最大化。

可是,面前的可是真鳳、宋龍等人,全都是一等一的強者,要是錯過這一次機會,奧塞斯也不肯定會再有機會了結眾人。他只知放虎歸山,一定後患無窮,而且突然想起,鐵塔的波頓和安德烈,亦成為亨利用作引開明鋒、明念的棋子,但二人卻是陪伴創立鐵塔的兄弟。想到此時,奧塞斯馬上插入針筒注入體內,湧起一股殺意,道:「相信他也會為我成就霸業而作出同樣決定。」

同時明鋒按下儀器另一按鈕,雖然早在意料之中,但依然替亨利感到不值,說:「這儀器,除了傳遞摩斯密碼之外,亦可以拍攝片段。如果我是亨利,一定會傷心欲絕。你果然不是一個好領袖。」明鋒知真鳳定會毫不猶豫地選擇放棄這次戰事而救回同伴,即使這也許會影響大局,但對他而言,沒有什麼比同伴更加重要。明鋒緊張道:「大家全部捉住我!」所有人也知事態緊急,馬上捉緊明鋒。

奧塞斯感重獲力量,全身皆有力氣,向眾人大吼:「上!」話畢,他便全力衝前,打算直接殺死明鋒。這話一出,所有人也一同出擊,誓要血流成河,門者們紛紛大使招式,獸人們亦狂奔向前。



明鋒向奧塞斯說:「再見了。」殘影再次出現在明鋒身邊,將全身靈力注入秘銀戒,一股清藍的水靈力包圍所有人,而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們瞬間消失於眼前。亦因此,所有門者的招式皆擊中自己人,大量獸人被擊中而奄奄一息。此時,鳳凰族從天而來,將餘下的鐵枝奮力拋去,場面有如一隊空軍進行空襲,令人心寒。

鐵枝有如槍林彈雨,奧塞斯等人無法躲避,唯有硬擋,但速度太快,獸人即使肉身厚實,也受傷不少。嗜血族看到獸人落得如此下場,不得不催動全身靈力抵擋。奧塞斯怒不可遏,大步躍起,手執數枝鐵枝然後奮力投回鳳凰族,登時七、八名鳳凰族門者倒下。

文山喝:「接回你的棄將吧!不仁不義的奧塞斯!」話後便把已斷掉右手的亨利拋向奧塞斯。這句話傳到在場所有人耳中,倒讓眾人對奧塞斯的信任不斷動搖。奧塞斯正急於將怒火施放於鳳凰族之上,結果一枝鋼筯一下子就穿過亨利和身後的鳳凰族,一箭雙雕。亨利雙眼充滿失望,眼神正剛好對上怒火中燒的奧塞斯,奧塞斯才驚覺自己的衝動。

亨利心想:「哈,仁義嗎?人性嗎?義氣嗎?人,根本就是最自私的生物,但竟然會有愚蠢的人選擇犧牲自己。哈,哈!想不到我最終結局是被奧塞斯大人親手殺害,哈,哈!」即使他天生聰慧,在生死面前也沒有特權,只能含恨而終。

雖然奧塞斯並非故意,但在其他人看來卻非如此,更令其他人覺得奧塞斯凶殘成性,對亨利的無能而感厭惡,將他親手殺死,完全不理舊情。文山只覺奧塞斯虛偽,令人嘔心,馬上指揮鳳凰族回歸執劍基地與其他人會合。



戰場上突然只剩下奧塞斯等人,獸人們全部倒下,躺在這片沉寂的大地上,只是生命跡象正與奧塞斯的聲譽一樣慢慢流失。直至亨利及一名鳳凰族門者的屍體雙雙墜地,這道死寂的沉默才被打破。奧塞斯閉上雙眼,暗中數著在場的人,道:「麻煩大家過來,對於亨利的死,我需要大家保守秘密。」

風靈部落、水仙子族和嗜血族也心帶不爽,無奈因奧塞斯的威勢和名氣,也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走去。明鋒所策劃的大反擊讓他們折損大量人手,先不計鳳凰族的突襲,光是由自己所發出的攻擊已生出大量損傷,尤其是由風靈部落長老安德魯和水仙子族族長西追所發出的攻擊更直接讓二十多名嗜血族族人死亡。而嗜血族族人也催動嗜血之力。令不少水仙子族死亡。而此結盟單純因為利益,並非因為友誼或其餘因素,現時如此更令各自不滿,只是尚未將這份仇恨爆發。

奧塞斯滿頭大汗,緊張道:「一定要保守秘密。」知強化針作用依然未有消退跡象,暗暗計算,待眾人走來,二話不說,直接使用湮滅狀態打向地面,地面凹陷,且威壓劇增,大吼:「只有死人才可以保守秘密!」雖然各人也有戒備,但這拳也帶著無比威壓,不得不讓他們失神一剎,趕不及逃走,忽然下墮,然後奧塞斯則向風靈部落和水仙子族也各自投出一個湮滅球,然後衝向嗜血族。

不消一會,只有奧塞斯依然站在這凹凸不平的地上,彷似瘋癲失智,無故仰天大聲豪笑,彷似他才是召龍陣一戰的勝利者。那聽似豪邁但實質瘋狂的笑聲直至副作用出現才停止。對奧塞斯而言,副作用雖大,但未至全身抽搐或口吐白泡,只是全身乏力,無法站起。這感覺對於一個以修煉肉身成道的門者確實奇異無比。

奧塞斯躺在這片赤地,看著這片灰天,心想:「只要我的名氣不滅,我一定有辦法捲土重來!」本以為這戰可以將宋龍等人全部消滅,怎料明鋒的計謀讓他一無所有。此時鐵塔已被全滅,莎拉、亨利、安德烈、波頓、瑪格、祖兒、艾美爾、蘇菲,全部離他而去,就連素來暗中替他做事的嗜血族也被他親手所殺。雖然身體感到酸麻之痛,但心中的痛楚更是刺心入肉。

而殘影帶真鳳、電王等人瞬移到普羅夫迪夫南面的阿塞諾夫格勒,這一處山多平地少,而且樹木眾多,配上夜幕成為他們的天然庇護。雖說當中距離實質不遠,可是殘影要帶同這麼多人一同瞬移,已經抽空全身靈力。要不是有這秘銀戒的話,他根本沒有能力完成這任務。他不顧任何儀態,躺在地上,大大口呼吸這新鮮空氣。

真鳳未知殘影已經甦醒,如此再遇,心中溫熱,感激道:「殘影。謝謝你,是你救了我們所有人。」



宋龍微笑道:「想不到,最終竟是以一個高階二門者扭轉戰場,即使連眾多中階三門者,不,就連世上最強的九人也做不到的事,你卻做到了。哈,殘影,謝了,我欠你一個人情。」

殘影被人稱讚,心中暗爽,稍張開眼,以一個自信的笑容望向眾人,笑:「哈,我也想不到我真的做到。不過,大家能夠活著實在太好了,這次召龍陣一役,實在太多人死亡。」

真鳳累得快要睜不開眼,道:「大家也累了,在這休息一晚,再作打算。」

明鋒回應:「好,反正這位置尚算安全。」然後眾人也安坐附近,閉目養神,恢復體力。

真鳳也感一陣哀傷,牽起小冰的手,不想再放開,深怕會失去比世界更加重要的她。她亦直接依偎在他的肩膀上,當中甜蜜不言而喻,以後甘苦與共,一生一世。真鳳細語:「小冰,和你說個秘密。」靠在真鳳胸膛的小冰溫柔望去,光是她雙眼所散發出的甜蜜柔情已似能溶掉世上一切。

真鳳擁著小冰,在她耳邊輕說:「我爸爸已經認了你做未來媳婦。」

小冰聽後反應甚大,害羞道:「什麼?誰⋯⋯誰說要嫁給你呢。」她肌膚本就白中透紅,吹彈可破,現時更像一顆成熟得想令人採摘的蘋果。

真鳳一手把她拉回懷中,嗅著那天然迷人的體香,大感甜蜜幸福,笑說:「你不嫁給我,還可以嫁給誰?我們永遠不再分開,至死不渝。」小冰也以擁抱回應,想起剛才竟在千闕面前向真鳳表白,更主動向他獻吻,首次見真鳳的父親竟是如此激烈,想得臉蛋更為紅潤,頭也鑽進真鳳懷中。



真鳳微笑說:「放心,我老豆也好喜歡你,說你也有數分似我媽媽。」小冰聽後嫣然一笑,二人在溫柔月色之下擁抱,欣賞自己仍擁有的一切。

另一邊,彼得與瑪麗同坐樹下,而他也主動牽起瑪麗,讓她臉紅耳赤,雙手一觸時,彷似觸電,讓她更顯徬徨無助。她平日牙尖咀利,現時卻目定口呆,不知所措,雙眼左眺右望,才發現彼得的銀鐲竟然消失不見,以複雜卻閃爍的眼神望向彼得。彼得緩緩說:「或者是神的指示,銀鐲竟然在先前戰爭時被打斷。」

瑪麗雙眼滿帶情懷,溫柔說:「彼得⋯⋯那麼⋯⋯珍呢?」雖然彼得主動表達心意,她心如鹿撞,但她始終想知道他的想法。

彼得雙眼雖有尷尬,卻沒從瑪麗身上離開,道:「我不想欺騙自己,亦不想欺騙你。我心中永遠也有屬於珍的地方,不過我心中同時有你。珍或在天主擁抱中等我,不過經過這戰爭之後,我更加知道要珍惜眼前人。如果我們真的到了天堂,才再想辦法向珍解釋。」

瑪麗滿足地微笑,那深深酒窩甜得令人感到醉意,幸福的眼淚滿溢而出。彼得不捨她流淚,便伸手抹走。事實上,如若他說珍對他而言已不重要的話,倒會讓她反感,感到他虛情假意,畢竟他們夫妻也經歷許多,一同渡過的日子並非白費的。

彼得上前輕吻瑪麗,輕撫她的秀秀長髮,簡單的眼神卻比千言萬語來得更感動,來得更深刻,認真說:「無論如何,我也會保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