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重整(二)

莎士比亞:「不要只因一次失敗,就放棄你原來決心想達到的目的。」
“Do not , for one repulse , give up the purpose that you resolved to effect." W. William Shakespeare said.

只有宋龍曾經聽聞過兩儀之境,知道真鳳已經步入實在感到驚訝,畢竟那是一個傳說中的化境,只有一少撮人才能夠踏足該領域。

真鳳點頭道:「所謂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四象,亦即地、水、火、風,亦即靈力屬性。依我理解,地水為陰,火風為陽,每人都可以將靈力從四象反推至兩儀,亦即陰或陽。擁有變異靈力的人,或者擁有上古之力的人,應該更容易察覺能量之間的差別,比其他人更容易達到兩儀之境。而兩儀之境代表可以運用天地之間的能量。也許電王亦已經開始接觸到兩儀之境。」而他的說話就彷彿形容著某些中國神話般,從人修煉成仙等。

電王一驚,問:「我?」真鳳所說之話彷似段段中國古代神話,由人修煉成仙,得道成佛等,電王卻對此懵然未覺,難以置信自己竟開始接觸兩儀之境。



真鳳與電王情如兄弟,笑道:「當日你能夠運用天上雷電,就是最好的證明。只有能夠洞察天地能量流動的人,才可以借用自然間的能量。你要做的,就是將靈力脫離四象,正式踏入兩儀之境,不過,這一點只可以靠自己頓悟。」

明鋒聽後不禁思考,道:「地水為陰,火風為陽,確實與中國陰陽學說有所相似。中國神話中,宇宙一開始是一團由鴻蒙紫氣形成的混沌,直至盤古從中出生,使用一把斧頭劈開整個混沌,輕清之氣成天,重濁之氣成地,從此天地慢慢分開。中國陰陽學說指出天為陽,地為陰,配對四種屬性,確實十分相似。」

火和風皆是無形之物,代表能量和時間,所以為輕清之氣;地和水皆是有形之物,代表物質和空間,所以為重濁之物。眾人雖能理解每字,但當所有說話組合後卻大感不解,依然有所不通,尤其是首次聽到這麼多資訊的李寧。李寧問:「能夠將各種能量分開,並受自己控制加以使用,應該只有中階三門者能夠做到,但要頓悟並踏入兩儀之境,難道這就是成為高階三門者的條件?」

明鋒道:「當成為初階三門者之時,需要面對自己過去;當成為中階三門者之時,需要突破自己心魔。雖然踏入兩儀之境可令靈力脫離四象,不過我不認為這是成為高階三門者的條件。總監在噬魂之亂中升階,不過由他所使用的招數可以推測得到,他並無踏入兩儀之境。我曾經有一想法,踏入高階三門者,需要了解自身靈魂本質。」

殘影聽得一頭霧水,心煩意亂,說:「靈魂本質?真是越說越複雜。」



明鋒忽然雙目狂熱,令除執劍以外的人盡起雞皮疙瘩,說:「既然靈魂會影響靈力,基因會影響血統,當突破心魔之後,要再進一步,大概就是古人所謂入聖或成聖的階段,了解靈魂本質。換句話,即是清空一切雜念,將自身靈魂煉成純粹無雜。」

宋龍不禁以一個極細聲量,問坐在身邊的電王:「他是不是思考得瘋了?他身上有任何重設按鈕嗎?我可比較喜歡以前呆若木雞的他呢。」

電王聽後,忍不住噗一聲笑著,弄得所有人的目光也突然落在他身上,而宋龍竟扮作和其他人一樣,就連謝小雪也低頭輕笑。感到那些目光之後,電王馬上收起笑臉,故作認真道:「如果要煉化靈魂,意指要對自身靈魂擁有全面了解,頓悟之後才能夠變得純粹。問題是,靈魂亦即我,我亦即靈魂,到底要如何才足夠認識自己?」

真鳳說:「靈魂代表太多太多,包括記憶,亦即自己全部過去,亦包括思想,亦即想法、性格,亦包括靈力,亦即對靈力和屬性的熟悉度。」

明鋒雙眼狂熱消退,臉上重新掛回一個溫和的微笑,說:「離最終一戰,我們剩餘時間無多,大概只有七日時間。希望大家能夠提高自己戰力,屬性意義只不過是一個參考。大家,加油。」



眾人當然知道自己只剩不少時間,面對最終一戰,即使是真鳳和電王能否活到最後,更別提此刻殘影和小冰等人。眾人心情沉重,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之中修練。真鳳問:「電王、明鋒、宋龍,可以陪我去一個地方嗎?」

四人曾經出生入死,豈會拒絕。三人追隨真鳳的腳步去到獅子山山頂,俯視整個九龍半島。遠看時,與戰前的香港沒大分別,依然高樓屹立,但只要細心一望,便會發覺玻璃大多破爛,市集已空無一人,本來昂貴的飾品和屍體像垃圾般散落遍地,更有部份屍體被懸掛在橫梁上,又或是用作堆砌出一條界線,像是警告別人請勿闖進,否則後果自負。

真鳳不忍入目,道:「這就是我們的香港。亂世之中,再無法律,更無人可以定義所謂善或惡,只有生死之分。今次最終一戰,我們一定要贏,否則不止香港,整個世界都只會變得更壞。」

電王看著香港落得如斯田地,當然心中一酸,更別提及他看到不同樓宇的單位內亦有人吊頸自盡,相信不欲在此亂世中變成怪物,說:「真鳳,你叫我們三個出來,一定不止這原因。」

真鳳皺眉,苦惱問:「我們四人也是中階三門者,對於能量流動都比其他人更加敏銳。先前與爸戰鬥中,他曾經說過只要我成為高階三門者,並且真真正正踏入兩儀之境,感受宇宙天地能量流動,就會理解宇宙背後真相或真象,而我,好有可能是解放宇宙的鑰匙。我想知道你們的想法。」

自真鳳站在中階三門者顛峰之後,他像是感到一股不祥之兆,再加上召龍陣所傳來的死亡氣息和千闕的說話,讓他的心不能平靜下來。要是繼續如此,別說挑戰但丁,就連與傲一戰也未有任何信心,所以他便趁早找向三人抒發心中感受。明鋒見真鳳心中略有不安,認真回應:「解放宇宙鑰匙,千闕所指宇宙背後真相,會否與我先前所猜想的異世界有關?」

宋龍問:「異世界?」



明鋒道:「既然能夠召出骸血龍,就証明骸血龍的確存在,而召喚期間,大家都應該感覺到的確有種異常高等的能量流動,無可否認,那屬於另一個高維空間的能量,反證出異世界的存在。既然存在,亦即真實。雖然我未有真憑實據,不過千闕好有可能指我們身處的宇宙不是獨特唯一,甚至,我們這宇宙是被創造而成。」

宋龍聽後,不禁向眾人說:「你們相信命運嗎?中國人向來相信命運。命,在出生時已經注定,而運卻能被後天改變,甚至奪取他人氣運以增強自身。要是我們是被創造的話,可能就真的有種程序在驅動或控制我們,那種稱作命運的程式。」

明鋒雙手手指已在彈動,像是彈奏一首複雜而動人的樂曲,卻平淡道:「這一點,就只可以等待成為高階三門者之時才可以確認。我希望現時推論只是我們想得太多。」

真鳳不解,即使知道自己是被創造出的造物,也不應會有後果,反正自己已經存在於此,不會因此而消失。

明鋒手指一直跳動,思索不斷,說:「我們先假設,第一,我們身處這世界是被所謂的神或造物者所創造出的造物;第二,造物者亦可能身處異世界或其他維度。由此開始推論,既然透過秘銀或古獸身軀,我們可以連接異世界,亦即作為高維度的異世界亦能夠連接我們這宇宙。不,應該要有多一個假設。第三,多重宇宙的存在。這樣就有三個可能性。第一,造物者只創造出我們這個宇宙,而秘銀等就是連接異世界的道具;第二,造物者創造出多重宇宙,秘銀等沒有連接到造物者身處的異世界,反而連接到其他宇宙;第三,造物者創造出多重宇宙,多重宇宙中亦含有秘銀等物件各自連接到異世界。就這樣。」

說到此時,明鋒頓了一頓,短短時間內已經有著萬千想法及分析不同的可能性,目無表情說:「無論任何可能性,都同樣出現一件好奇怪的事,有一個奇怪的漏洞。我所指的漏洞是我們或其他宇宙的人或生物都會遲早發現這種不屬於自身宇宙的能量流動,亦即會發現到其他宇宙的存在,但這點對於造物者而言,就有如遊戲中的重大漏洞。依照這⋯⋯」

電王接收太多資訊,忍不住停下明鋒,問:「等等,我已經不明白,為什麼這一點會是所謂的漏洞?即使我們發現得到,亦不代表我們擁有能力穿越宇宙。」

明鋒知他們思考速度未及,便詳細解釋:「能夠創造出整個宇宙,甚至創造生命、靈魂,背後所使用的能量、智慧簡直不敢想像,至少,到今時今日我們亦沒有任何科技能夠開闢空間,並且由零開始製造出生命。既然需要如此精密、細微至基因層面之上的智慧才能夠做到,豈會有如此明顯、誇張的漏洞?當然,我不是說造物者沒可能出錯,只是這可能性太低,低得幾乎可以直接視為零。通過秘銀能夠連接其他宇宙或異世界,從而得到更大能量,令招式更強大,同樣,只要知道箇中原理,甚至能夠抽取更大能量,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世界之秘。」



要調製出一杯讓人回味無窮的雞尾酒,需要不同份量的酒、果汁、鹽或水果,同樣地,亦需要精準的比例。要是烈酒的份量太多,味道便會偏烈,不易入口;要是果汁的份量太多,味道便會偏甜,而且酒味太淡。

那麼,如果要製造一輪跑車,又或是飛機呢?當中複雜的程度比一杯雞尾酒高出不止數十倍,而且更是不能夠少掉任何一部份,即使輪胎上的一顆螺絲也是,更別提起漏掉那引擎中的活塞、噴油器或氣缸,降低引擎的壓縮比,這些都會讓製成品變成失敗品。

可想而知,製造一個宇宙到底需要有一套多麼精準而細緻的設計,由物理及化學規則開始,再到星球大小、重力、軌道、表面溫度、大氣層和衛星數量等,然後去到星球與星球之間的互動,一切一切也會影響最後的結果,甚至令宇宙崩潰,因此明鋒絕不認為能夠創造出一個或多個宇宙的造物者會看漏這一點。

宋龍問:「如果造物者並非遺漏,又會出現什麼可能性?故意讓我們發現,然後去挑戰他?」

明鋒直接說出聽似荒誕無稽,卻最大可能性的情況:「如果造物者以玩樂心態創造出宇宙,亦即只不過當我們為玩物,那就出現太多可能性。但如果造物者背後有一個目的而創造出宇宙,即使有沒有所謂命運驅使,到了某時機,最後敵人好有可能是造物者,或連造物者也感到無能為力的敵人。」

真鳳聽到如此荒誕的話後反而一掃先前的頹氣,由心豪笑:「哈哈!雖然知道可能會與造物者決戰好恐怖,不過總好過先前對於自己面前一切毫無概念,有如閉目前行。」

明鋒道:「當然,一切都只是我自己估計,畢竟我們未成高階三門者,未能真正體驗到所謂宇宙真象。無論如何,大家都需要好好修練,以最好狀態迎接最終一戰。」



真鳳微笑道:「你們先回去,我想多留一會。」三人點頭明白,率先快步回去基地。中階三門者最需要的並非肉身上的修練,反倒是心靈上的感悟、頓悟。即使突破自身心魔,亦未代表能夠心無雜念,也許成了高階三門者之後,反而會對名利一切也看淡,有如姚天般,又或是對一切更加執著,有如但丁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