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重整(三)

《周易》:「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真鳳坐在獅子山崖邊,眺望這看似華麗,實質敗壞的香港,不禁慨嘆。他從小就以為這個美麗的東方之珠可以一直發展下去,變得更耀眼,更光芒,人人安居樂業,知道自己再見不到這個讓人期待的光景,確感到一陣深深的可惜。要讓世界回復秩序也需不少時間,更何況就連他也不知道會否能戰勝噬魂者,甚至在最終一戰之後,站在宇宙之上的造物者。

真鳳拿出一直放在錢包中的照片,亦是千闕和少姻唯一一張合照,心忖:「爸,如果是你,只要配合這麼多一直在我身邊的同伴,一定能夠打敗噬魂者。」看著照片,彷似千闕和少姻一直也在身邊,陪伴左右。親情、與小冰的愛情、和伙伴的友情,三樣就是讓他的心不會墮入黑暗的憑藉,他們就是光明的所在。

真鳳閉上雙目,在獅子山頂點上盤膝而坐,雙手穩放膝上,像要感受著整個天地,心中默念:「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他腦海中不斷浮現這四句說話,慢慢融入大自然中,彷彿他成天地,天地成他。



自真鳳漸入兩儀之境,全身能量也變得更加純粹,鳳凰之力變得更清藍,真龍之力變得更鮮紅,就連自身靈力也漸漸變成誘人淡紫,光是那強大的質量已是叫人不敢仰望。

隨著靈力和上古之力也變得更加純粹,他知道自己並不會因為反推至陰陽而令自身靈力顏色變成黑白,有如千闕,即使成為高階三門者並且踏入兩儀之境,靈力依然火紅無比,不禁推想但丁與傲的黑色靈力:「黑色靈力,莫非但丁同傲同時能夠操控四種不同屬性的靈力?理應無可能,至少在傲打鬥當中,從此至終都只使用火屬性。回去一定要問問明鋒。」

天地之間,一直也蘊含離散能量,這就是大自然的能量,足以改朝換代,破山斷河。只要能夠將自己能量反推至極致,亦即達至太極甚至無極化境,那時只要一拳甚至揮手,也像使用開天闢地般。

真鳳獨坐山頂,任由日照月光落在身上,一道淡紫無形的氣場在身外形成,那是他將靈力進出自身,彷彿將天地間的能量一絲又一絲帶進身體,再從身體之中慢慢散發出外,讓他全身漸漸適應與自然能量融合。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張。無論日月星辰,也充斥凡人未能使用的能量。若有人看見此刻的真鳳,定會以為自己望向大羅神仙,有如山嶽般遙不可及。

在基地之中,宋龍也在冥想。自聽到明鋒說話之後,更希望能再次突破,踏入兩儀之境,或是邁進對物質進一步控制的境界。可是說易行難,要再次突破,實在令人迷茫,心想:「我的靈力也的確能夠於某程度上控制地上的碎石,亦即對應著明鋒所說的,地靈力背後的意義--物質。」



他細想自己的技能,看看能否從細節中找到方向。使用畫龍點睛時,他凝聚兩股靈力於雙手,吸引附近碎石,再將靈力釋放。射出的靈力會形成兩條地龍,而被吸過去的碎石則變成地龍身上銳不可擋的龍牙和鋒利如刃的利爪。使用降龍伏虎時,他也會凝聚靈力於掌,擊碎大地,然後利用靈力吸引飄散的石、塵、灰,將之重新整理及排序成為一個螺絲形的尖錐,攻無不克。

此時他張開雙眼,快步走到地面,看著面前的大海,臉上難掩興奮一笑:「如果我將自身靈力壓縮,所做出的吸引力又會如何?如果我使用真龍之力,與靈力互相壓縮,互相擠壓,有可能做出與重力有關係的招式嗎?」

他將靈力凝聚於雙手之間,然後一邊使勁向內壓,一邊讓靈力吸引周邊的碎石。當他將靈力壓縮一部分後,他清楚感覺到那吸引力變得更大,範圍變得更遠。雖然靈力極難壓縮,但這變化也燃點起他心中的希望,想:「要是如此,這便是我的新招式!新戰法!」

宋龍向來心思細密,從他與真鳳兩次戰鬥中便看出他具有高超的閱讀能力並能掌控戰鬥節奏,而且他擅長誘敵墮入自身所設的陷阱,以最少的消耗得到最大的收穫。要是他能夠創造另一種有關重力或吸引力的戰法,甚至實力與真鳳和電王不遑多讓。

而電王則在基地的地下二層,在不碰到基地表層的情況之下,不斷踏著空氣高速移動,而同時,用秘銀劍的劍面挑起重約一噸的高壓縮超合金,不讓它跌落地面,但亦不能升起太多。



電王知自己愚鈍,不欲浪費時間研究新的戰法,認為以速度壓人的戰法最適合自己,如此一來能夠讓自己習慣這種速度,甚至略略提高,二來讓自己對於力道有更良好的控制。隨著成為中階三門者的時間越長,對於能量的控制便變得越細緻入微,一拳一腳,一挑一斬也帶千鈞之力,同時,每招每式亦是更收放自如。

電王未知是否接觸到兩儀之境,只知道自己必須繼續努力才能夠追上其他人。再者,他最需要的是練習,而且從動作之中領悟。要是他一直深究兩儀之境,只會事倍功半,倒不如順其自然。

練上一段時間後,似幫助不大,心中微微失落,可是依然一臉寬容,走到地面,看到宋龍在遠處將周邊石塊控制得浮浮沉沉,一浪接一浪般,看似要苦練某種招式,替他高興。電王看著這片孤寂的大海,一時興起,脫掉上衣,露出一身結實的肌肉並放下秘銀劍,直接跳進海中,在水中穿梭。

他深潛海中,光憑肉身承受水壓,並將靈力散播至百米之外,清晰感受著讓人感到奧妙的大海。水底寧靜無比,心境也不禁平靜下來。魚在水中游,擺動魚尾,順著水流流勢而去,但每一擺尾也會微微產生另一段細小水流。在電王強大的感知之下,這些水流也一一落入他的腦海中。

電王突然憶起在那時與斯龍一戰所說的話,心忖:「水流?哈哈哈!竟然一時大意,連這麼重要的說話也忘記了。哈哈哈!」收回所有靈力,然後全身一動躍出水面,拿回上衣和秘銀劍,然後回到地下二層。

電王速度奇快,本如無物的空氣也似凝成水般,故他一動,便像游泳般將空氣推走,而騰出的空位則由其餘空氣形成氣流湧去填補。水與空氣,兩者皆是流體,同出一轍。他閉目,暫且放下秘銀劍,腳掌輕輕一蹬,然後全身不像先前硬橋硬馬,反而放鬆全身,彷似魚般隨風飄動,融入風中。此刻,彷彿他就是風,風就是他。

同時,明鋒一直研究及開發新的科技產物去幫助眾人及最終一戰。那時明鋒看到奧塞斯所持的電磁槍,幾乎是黑甲之剋星,讓他也不得不佩服亨利的想法。在沒有任何設計圖之下,他也花了不少時間才能夠運用所剩餘的資源仿製出一把電磁槍,雖然外表看起來沒亨利設計的那枝如此拉風帥氣,不過平平實實,外加一層黑色合金作為長槍外層,佈上一層樹脂以防觸電,而礙於資源有限,他亦只能夠拼湊出一支電磁槍和兩發子彈。

此外他設計出一套用來偵測生命的裝備,讓自己同伴知道己方情況,從而作出即時調動。他再用盡餘下的資源,反正這戰不成功便成仁,再無必要留有後手,乾脆全力應付站在門者界最高的但丁和世界政府。做好所有準備工作後,他才開始修補自己的特製眼鏡,畢竟它也會大大增加戰力,更利用記憶科技將特製眼鏡增加不同功能。之後他便專注於靈力方面,將靈力運行全身,但與真鳳不同的,他的靈力並沒有分開單獨走向一脈,只以點狀慢慢通行身體所有經脈,讓他感到另一番境界。他心想:「兩儀之境,既然地水為陰,亦即我可以將自身靈力反推至陰。」



說易行難,他只能低頭一笑,脫下素色上衣,拋在旁邊的坐椅上,乾脆利用魔族基因盡量優化自身,更要熟悉那狀態。當他抬頭之時,雙瞳散發出一陣璀璨綠光,一雙如蝙蝠翼的黑色肉翅突然從背後長出,而且一條幼長的黑色尾巴也像是脊椎的延伸,與神話中的惡魔一模一樣。

此時,明鋒似帶著一份邪氣,配上這瘦削結實的身型,看上去反而更加帥氣。閉目後,回想起自己最主要於戰鬥之中會使用的招式:土石流、千目、萬象、化為烏有。他集中精神,周邊事物化成道道訊息注入腦海,能任意飛翔,能隨心擺尾,更漸有一股惡魔之力湧現身體。

他心忖:「雖然單純計算破壞力,最強大應該是化為烏有,不過最接近兩儀之境的,反而是能夠將對方拉入自身空間的萬象。所謂:夫萬象森羅,不離兩儀所育;百法紛湊,無越三教之境。萬象能夠容許我於短時間之內創造一個精神空間,現實時間不過一秒。如果整個宇宙真的被造物者所創造,當中所使用的能量簡直比萬象超出太多太多倍。」這招是源自明鋒對於宇宙萬物的領悟而生--世間一切,皆由道而生,而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象一式,直接以瞳力撼動對方精神,將對方的精神短時間之內拉進由他所控制的空間,亦即是因他自身的道和信念而生的空間。

對明鋒而言,萬象雖然強大無比,幾乎直接將人拉進那精神空間,彷彿比起婪的精神力有過之而無不及,可是這招其實有苦自知。他並非精神力動者,即使因為靈力屬性能讓他悟出有關精神的招式,但畢竟讓他的精神負荷大得幾乎崩潰,頭痛欲裂。也許他使用太多的話,反倒會讓自己一直沉睡。

明鋒感受著基因中的惡魔之力,心想這種上古之力竟然帶著如此不祥的感覺,彷似帶著某種極度邪惡的感覺,實在奇異。他催動深綠色的惡魔之力,進入惡魔狀態,凝聚於雙手,而雙手漸漸變成雙爪,指甲暴長而尖銳,與血族十分相似,讓他不禁思考著族與族之間的關係。

他拍動一雙黑色肉翅,飛出基地之外,一下子潛到海的深深處,心想:「在這裡進行試驗,應該對其他人影響最低。萬象負荷太大,絕對不能夠隨意使用。既然化為烏有威力龐大,要是我能夠將能量來源改成更強大的惡魔之力,結果或會截然不同。」

他將惡魔之力凝聚於雙眼,再轉化為瞳力,一陣深綠色的能量光束直接射出,帶著一種不祥氣息捲向遠方。化為烏有竟像腐蝕海中生氣,彷似一股死靈之氣橫掃八方,即使沒被化為烏有擊中,附近不少生物也窒息死亡。能量之大也讓明鋒吃驚。



經過一番試驗之後,他才知道為何魔族令人退讓數步,因為惡魔之力竟能腐蝕其他能量,但更可怕的是,惡魔之力竟然連自己的靈力也會腐蝕,幸好只限於離開身體大約兩米之外的靈力。

深海之中寧靜無比,彷似沒有任何聲音,讓他也慢慢沉醉於這平靜之中,追憶由兒時至今,一直陪伴著自己的明念,心想:「哥,我會連同你那份一起活下去,保佑我,能夠於最終一戰中勝利;保佑所有人,能夠一直活下去。」

忽然,一龐然大物漸漸游近,彷要捕食明鋒。明鋒也感應到奇異的水流,但依他所知,香港海域一向沒有任何長達十米以上的海洋生物,絕不尋常,知不能不顧,於是雙翅一拍,高速前往。游至近處,明鋒才發覺這是一條異常巨大的海蛇,光是張開那佈滿尖牙的嘴巴已足以直接吞下一個成年人。

明鋒散發出微微凌厲氣勢,竟對海蛇的影響不大,只令牠速度減慢,已經張開的血盆大口亦微微收細。明鋒大感驚奇誇張,因為這生物竟有與氣勢輕微抗衡的能力,便釋放出巨大的凌厲氣勢,終嚇得海蛇逃跑。

在深海待上一段時間後,明鋒也重回地面,收起那雙黑色肉翅和尾巴,就連雙眼也發出的綠光也消失不見,暗忖:「難道是因為短時間內接受大量輻射而產生基因突變?亦即是有可能,大自然也是我們所需要對付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