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戰前三小時(一)

小冰知道自己的能力不足以渡過最終一戰,要是每次遇險也要被真鳳等人所救,反而會削弱他們戰力,所以她獨坐在房間之中,細想如何能夠變得更加強大,至少能夠追趕他們的腳步。不似真鳳、明鋒,她沒有強大的血統,就只能靠著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向上爬,催動靈力,放鬆全身,讓水靈力瀰漫在這一個細小的房間,充斥每個角落。

「水靈力背後代表空間。」這句說話在她腦海中久久不散,希望能夠突破自己的極限,成為幫助,而非累贅。可是,要突破自己又是多麼的困難,光是要領悟新的招式已經讓她感到苦惱,更別提要真正頓悟靈力背後的意義。

升為初階三門者,她能夠把靈力以幼絲狀抽出及使用,讓使用時變得更有效率,而且能把使出的能量集中對方身上,不至於讓能量流失於其他地方上,令每招每式也更具破壞力,更具穿透力,造成更大傷害。

聽到真鳳的修練方法之後,她也嘗試將靈力慢慢運行身體各處經脈,像是一道水流,或古人所言的真氣。當她將靈力運行自身數個大周天之後,雖感全身舒暢,但奈何對任何招式上的領悟也毫無頭緒,心情不禁焦急。她知欲速則不達,無計可施,於是便走回地面散心。



戰爭尚未開始時,那時候屋頂仍是完整,擂台依然無缺,執劍還是齊整。眾人視這裡為家,在這裡一同喝酒,一同享樂,一同吃飯,無分你我,無分高低。即使是平日被稱為總監的斯龍,玩遊戲時輸掉也需要接受大懲罰,不會有豁免。那些時光快樂卻短暫,就如煙花散落。她望向原先斯龍用來釘著眾人平常相片的木板,但只剩下焦木,而板上的相片亦已經灰飛煙滅,就和風仔、斯龍、小倩、若霖及明念一樣,化成塵土。

不知是否上天憐憫,她突然發現焦木旁邊的廚櫃底有一白色而帶點灰塵的小角突出,馬上將之拾起。當她拿起之時,雙眼突然一濕,視線突然變得朦朧,無視塵埃,將這照片擁在胸前,如獲至寶。她如此感動因為這也許是執劍最後一張現存的全體照片。這照片或者由一開始就沒有被緊釘在板上,一早掉在地上,卻讓它好好保存下來,讓她想著這世界或有天命。

這一張是執劍全員一同打火鍋,喝酒,玩樂之後所拍下的照片。那時真鳳依然幼嫩,豈會想到後來他竟變得如此成熟,成為了執劍會長,還成為了中階三門者,威風凜凜。而電王也是,竟然成為了與斯龍平起平坐的中階三門者,更親自打敗了惰,還有斯龍本人。

小冰心中想著一路走來,實不容易,從當初十個人,當中只有兩名三門者,直至現時只剩五個人,卻有四名三門者。他們經歷過最和平的時代,亦正正經歷最瘋狂的時代,戰爭、殺戮、屍體、殺人、被殺、食人、被食等再不是只在電影上才會看見的情節,亦再不只是簡單一個詞語。她知大家正一步步攀到門者界的最高點,現時面前就只剩下但丁和傲。

小冰用手抹乾淨這張珍貴的照片之後,便將這照片好好收藏,打算之後給真鳳等人看看,能夠回想著過去這段美好的時光。不知是否有此相片,她心情反而放鬆,回想那時吃火鍋,感覺那熱滾滾的蒸氣,進食新鮮美味的食物,光是回想起與他們一同拿筷子挾起一件件薄近如紙的和牛片,口中唾液也湧出。此時她突發奇想:「水低過某溫度則成冰,高於某溫度則成蒸氣。如果我把水和冰一同使用,可能效果會截然不同!」



想到這裡,她便走出基地之外,奔跑一段時間之後,先釋放靈力以確認這三層大廈已空無一人,才控制靈力包圍。「水牢!」待水靈力已經牢牢困著之後,施放一陣靈力注進水牢之中。「凝冰!」

整個水牢在瞬間成冰,整幢大廈也馬上出現碎裂的跡象,彷彿由內部開始被拉扯得粉碎。當小冰將冰牢解除之後,大廈亦隨之成為塊塊碎片散落地上。此刻,她知道自己也許走對了路,至少不單單站在原地,能夠向前邁進,即使很少也好,但她也要追上真鳳、明鋒、電王三人。

而至於殘影,他自知與執劍其餘四人相差甚遠,可是他仍是不慣這種巨大差別。即使先前救下所有人,他亦不禁感到一陣自卑。

其實他只是從前夕事件開始昏迷不出一年,可是這段時間卻是令不只門者界,更讓全世界也變得天翻地覆。從聖盃戰開始,至隨後的噬魂之亂,三名原世上最強的九人陣亡,然後三個失去會長的組織選下第二任會長,到噬魂者於英國向世界宣布門者存在,逼使世界政府現身,全球陷入一片混亂,正式掀起波及世界門者大戰,再到召龍陣一役,東尼一派只剩奧塞斯一人,世界政府亦錯估形勢痛失四名成員,就連噬魂者也大傷元氣。短短一年卻令大局完全改變。

無論如何,真鳳和電王沒有因成為中階三門者而改變對殘影的態度,否則殘影也許真的會被心中的自尊壓得崩潰。殘影右手帶著不少傷痕,但依然緊握這把暗殺刀,刀柄上刻著自己的名字,讓他下定決心要繼續變得更強,誓要突破三門。此時,他走進另一間房間,房間燈光極差,在內約有一百枝像練習詠春時所使用的木人樁。這些木人樁密密麻麻,左右交錯,就像是要保護身後的防線,而木人樁突出的並非木條,而是鋒利的刀片。於眾多木人樁之間,有著某些木人樁並沒有插上任何刀片,反而掛上一塊飛鏢板,一圈又一圈,而最內處的便是紅心。



他閉上雙眼,深呼吸至心神鎮定後,反手握著暗殺刀,一瞬便轉移到木人樁之內,大力一插,暗殺刀插穿紅心,刺進木人樁內,而這次他終於沒有被任何刀片割傷,張開雙眼時,不禁呼一口氣,笑道:「我終於克服到!」

及後,真龍雙子參見真鳳,恭敬道:「族長,這封信,是上一代族長姚天大哥給我們保管,待你能駕馭龍嚎之後,就把這封信交還給你。」

真鳳感驚喜,說:「謝謝你們。」他對姚天極有好感,身為高階三門者卻沒有心計,只隨心而行,視名利於無物,犧牲自由去保護真龍族族人,此等豪情豈能作假。他急不及待地打開書信,而雙子也通情達理地先行退下,讓兩位陰陽相隔的族長於文字中單獨相會,以示尊敬。


真鳳:

能看到這一封信,你已能駕馭龍嚎,作為真正真龍族的族長,要麼你已準備踏進兩儀之境,要麼你已成為高階三門者,無論如何,我也真的為你感到驕傲。

世界、宇宙,意指遷流與方位,亦即時間及空間。真鳳,你好好感受一下整個世界的流動,將自己與自然融為一體。若你真的能夠做到,你便會知道我們這一個宇宙的真象。

既然你同時身蘊陰之力和陽之力,那麼嘗試化為太極,解放宇宙,打破整個泡影。



姚天


當真鳳看完這封信後不禁苦笑,因他現在才感到姚天對於自己的寄望是多麼沉重,不只要救下整個真龍族,更要解放整個宇宙。可是不約而同地,姚天和千闕所說的話卻是相似非常。

真鳳不禁泄氣,收藏信件後,垂頭凝望雙手,忽然緊握成拳,似有微微空間波動,忖度:「看來我對於能量依然未夠入微,還未可以化作微塵完全感受天地。」

眾人各自修練,然後一同進食,依舊談天說地,反而沒將最終一戰放諸口唇邊,像是要享受這一段,亦可能是最後一段能在一起的時光。眾人大談三對情侶的趣事,弄得謝小雪羞得低頭,臉蛋當真變成一串火紅色的小辣椒。

幸福就是如此簡單,一群人聚在一起,談笑風生。眾人心中也各自倒數,而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沒有因任何人而停留。每一夜,三對情侶也是一起步入夢鄉,像是要把最美好的時刻都交給最愛的對方。亂世,反而更露出真情。

真鳳細看著面前的每一個人,全都是經歷生死的伙伴,無一不信任,無一不信賴,任何一個,他也不想失去,奈何他也知道此戰甚至比起召龍陣一戰更為艱鉅,因這最終一戰,正正是明鋒也無能為力的無謀之戰,便凝重說:「終於要迎接最終一戰。」

明鋒道:「出發之前,我想向大家說出我對但丁能力的推測。先前,我施計將微型核彈收藏於骸血龍頭骨之中,除了重創但丁,令他無法參與召龍陣一役之外,更為了解他真正的能力。」



眾人聽後也不禁細心聆聽,畢竟但丁的魔王氣勢當真恢宏,黑氣驚人,猶如傳說之中撒旦再世,光是那道漆黑無比的靈力,已令眾人吃驚不已,更別提那像是能夠無視一切的能力。明鋒續道:「但丁先前能夠無視攻擊,當中一定同能量有掛勾,亦即但丁好有可能是屬於火屬性。至於靈力顏色,當所有顏色都混合一齊,就會形成黑或白。」

宋龍問:「黑或白?所有顏色混合不是應該只有黑嗎?」

「非也,就如可見光一樣,所有顏色聚合之後,就會變成白色;用水彩做例子,所有顏色聚合之後,反而會變成黑色。依我所推測,但丁的能力就是操控能量的極致,吸收和釋放。」

真鳳閉目細思,要是明鋒推論屬實,回想當日噬魂之亂的情況,卡洛斯身為中階三門者,卻完全傷不到但丁身上任何一處,原因並非但丁太強大,而是他將斯龍和卡洛斯的攻擊一一吸收,再轉化成為自己的能量釋放。雖說明鋒這推斷讓他們也感覺對但丁有進一步了解,可是真鳳知道彼此距離依然遙遠,而且這逆天技能更是難以破解,能夠控制自身能量的流動進出,幾乎無敵。

電王不禁讚嘆:「難怪承受微型核彈之後,依然未死。」那時候,骸血龍頭骨根本就在但丁的頭頂之上,可需知道那時候他一直將靈力灌注於召龍陣之內,他必須要先行停止靈力輸入才能使用那吸收能力,而且使用召喚陣時靈力輸入也不是說停就停,總有緩衝時間,可見但丁反應之快。

真鳳等人也有同樣想法,再次深深感受其恐怖。真鳳放鬆全身,慢慢張開雙眼,雙眼像要包含天下,道:「但丁當然是個不折不扣的強者,有他作為最終一戰的對手,總算無憾。況且,我們可以親自為爸和龍叔叔報仇。」

明鋒微笑:「我之所以在最後才說有關但丁能力的資訊,是避免大家會被他的能力影響各自進度,還有各自方向。另外,我先前意外發現輻射令生物產生變異,令牠們擁有能夠輕微抵抗氣勢的能力,而且身體變得更強大,也許我們最終一戰其中一個敵人就是大自然。無論如何,我們將會三小時之後出發至中國,祝大家好運。」

小冰問:「我們敵人是噬魂者和世界政府,而且由一開始,噬魂者目標將會是世界政府,縱然如此,我們在最終一戰會一直處於被動?」



明鋒直言:「的確如此,我們能夠做的就只有分散二人。只要噬魂者任何一人被擊敗,就是我們採取主動的時候。」

真鳳向眾人微笑:「三小時後,從這裡出發。」昂然走向小冰,二人四目相投,情深意重。他擁她入懷後便張開一雙淡紫色鳳翼,於耳邊細語:「我帶你去一個地方。」語後,他便拍動鳳翼,飛到半空中。

電王聽此之後亦輕笑,上前牽著謝小雪的玉手,溫柔地說:「最後三小時,賞臉與我一同渡過嗎?」

這句簡簡單單的話卻讓謝小雪臉紅似火,像要把那眼罩也燃燒起來,心想:「怎麼他會這麼浪漫?這就是愛嗎?」她一臉幸福地不斷點頭,已是心亂如麻,呆呆地望著電王,不自覺咬了一下嘴唇,讓他看得入迷。

而彼得和瑪麗也牽著手,一同走去另一方,他們沒有像電王和真鳳如此熟悉香港,只求最後的二人世界,或許是上天堂之前二人共處最後的時光。

宋龍看見三對情侶也離去之後,便看著其他人大笑道:「哈!只剩下我們一群男子漢,各自休息吧,之後的情況無人清楚。」話後,他亦轉身離去,去到獅子山山頂再次眺望這片迷人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