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戰前三小時(二)

荀子:「青,取之于藍而青于藍;冰,水為之而寒于水。」

真鳳抱著小冰飛到香港最高點,環球貿易廣場的頂部,然後二人坐在天台邊沿眺覽香港。只要細看,便可看到到處也凌亂不堪,不再繁華,不再喧鬧,人去樓空,剩下死寂一片。可是,這依然是他們的香港,他們從小就在此長大的香港。

真鳳嗅著小冰頭髮傳來的天然香氣,右手抱著她的纖腰,勝過千山萬水。小冰小鳥依人,依偎在真鳳肩上,一同眺望著這個不再熟悉卻又不陌生的香港。真鳳話中帶憂,道:「最終一戰,其實就連我自己,都沒有信心可以活下去,你一定要小心,如果沒有你,我根本就沒有任何生存動力。」真鳳語帶憂心,但對小冰而言,這份。

小冰感到這份真誠而純潔的愛,比起任何甜言蜜語來得更浪漫,便坐直身子,用手輕輕捏著他的鼻子,笑得動人心弦,說:「傻瓜,你專注對付噬魂者就足夠。我一定不會有事,一定不會。」



真鳳輕輕微笑,然後握著小冰纖纖雙手,情深對望,見那雙猶勝天上繁星明月的靈魂之窗,發自真心地說出:「我愛你。」

小冰笑容傾國傾城,甜美動人,道:「我愛你。」她美得讓真鳳看得目不轉睛,卻感陣陣害羞,說:「你這樣看著我,我會害羞⋯⋯」

真鳳未待小冰說完那句話,雙唇已經貼上她柔軟的小咀。此時,二人漸漸從柔情變得激情,就像是一小星星之火正在蔓延開去,慢慢燎原,像要燃燒整個天地。真鳳待小冰帶著羞意點頭之後,便在這一處空曠無人的地方,編寫出二人美滿的第一次。他慢慢脫去她的衣服,深怕會弄傷她嫩白的肌膚一樣,在月色之下,小冰顯得更加完美無瑕,全身透白無比,就像是世界上最美的藝術品。不知二人是否因為心中也怕最終一戰中會失去對方,擁抱之間沒有空隙,二個完美無瑕的體態一直黏在一起,聲音此起彼落,合奏出只屬於二人的迷人樂章。

而電王亦帶謝小雪去到海濱長廊,看著潮起潮落,本能醉人,如今卻傳來陣陣奇異怪味,讓二人莫名奇妙,更有股如霧的氣體籠罩其中一邊,而且當中傳出一股極尖刺的聲音,就像是一大堆蒼蠅在空中飛行。謝小雪問:「這裡就是香港著名的大霧山嗎?」電王搖頭,覺得一絲不妥,不過他也知道除非噬魂者或世界政府突襲,否則世上大多人對他而言根本算不上危機,所以他也沒有太大反應。謝小雪嗅後說:「電王,這一種氣味應該是腐屍的味道。這可是香港,不應該有這種東西。」

電王自信一笑,道:「我去查看。」話後,他便一人走去,走得越前,霧氣就越濃,彷彿變得白茫茫一片,光是七至八步,已是伸手不見五指,而且那些高頻聲音越傳越大,不斷有著如蒼蠅般的飛蟲圍繞自己,腳下傳來奇怪的觸感。他心中總覺得一份不對勁,於是便催動少量靈力集中於雙手,然後身軀微微一轉,雙手向上提起,刮出一道氣流,驅散整片白霧,連同為數不少的飛蟲也被捲到空中。



謝小雪看著天空,叫:「是腐食性昆蟲!」看回地上,發覺全部也是人類或其他動物的腐屍。這個細小的海濱長廊至少有過五百具人類屍體於此,全都腐爛發臭,讓人不禁毛骨悚然,不過更讓她吃驚的是屍體旁邊體型巨大的變異昆蟲。

而像是巨大化的蒼蠅和蜜蜂等變異昆蟲因為使勁抓地才不至於被電王剛剛那擊打至半空,牠們體積竟如一個成年人,那雙巨大的複眼和奇異的嘴巴讓謝小雪當下全身盡起雞皮疙瘩。牠們的巢穴被電王一擊而潰,體型較大的蜜蜂馬上急速拍翼,分批飛去攻擊二人。

電王見此不禁道:「好快。」速度能讓電王讚嘆的豈會是普通,只不過電王比他們更加快。數十隻變異昆蟲拍翼前進之時,他已拔出秘銀劍,運勁一斬,劍氣猶如一道金色光芒般橫越天空,將牠們分成兩半。電王此後釋放滔天的決意氣勢,正常體積的昆蟲全都直接被如此恐怖強大的氣勢硬生生地被推開,而且窒息死亡,可是其餘的變異昆蟲只不過是頓了一瞬間,便沒大反應,讓電王不禁皺皺眉頭。

謝小雪亦催動靈力,將之交錯編織,形成一張炎網,嘗試包圍眾多昆蟲,可是她無論速度及力量也遠遠不及電王,那張炎網只能包著少數變異昆蟲,並慢慢將牠們燃燒,這招的破壞力與電王的一斬簡直差天共地。其餘避過炎網的變異昆蟲則張開血盤大口,更用鋒利尖齒弄出滋滋之聲,彷彿要將謝小雪活生生吃掉。她只能僅僅避開變異昆蟲的攻擊,抓風把她的衣服也抓得破爛,幾乎連眼罩都被扯走。

電王溫柔道:「小雪,站直就好。」一腳踏地,就連地板也直接碎開,有如子彈般飛向謝小雪身前,然後回身一斬,其餘前進的變異昆蟲亦被斬開。他趁尚有空餘時間,便回首輕吻她的額頭,告訴她已經安全無事。



二人及後回望血流成河的海濱長廊,當中大部份也是綠色的昆蟲血液及屍首,讓人感到不適的不只那些黏稠的體液,而是那些昆蟲的殘肢。昆蟲即使被斬成兩份,身體依然有著部份的活動能力,在地上緩緩爬行蠕動,奇異之極。

謝小雪察覺遠處唯獨一隻偏紅色的蜜蜂,問:「蜂后?」蜂后旁邊亦有著四隻異常巨大的工兵蜂,體型比起其他變異昆蟲及蜂后要大,而黑色甲殼讓牠們像是堅固非常。電王見只有蜂后受到自身所發的氣勢影響,而四隻工兵蜂紛紛上前,解決電王和謝小雪。

電王此刻走前,看見大部份人類屍體上亦有一堆堆約拳頭大小的蟲卵,甚至某些人只不過死去不久,明顯就是牠們捕捉人類過來,以作牠們的糧食和繁殖工具。他看得殺機大動彷令周邊氣溫降低不少,帶怒道:「這是牠們的巢穴,利用人體作為繁殖工場。小雪,退後,工兵蜂實力好有可能達至初階三門者。」

謝小雪知電王向來熱心助人,而且對人善良,看見如此多的人類竟被此等昆蟲殘殺,更用來當成繁殖下一代的工具,當然心存不忿,答:「知道了。」她知道自己連變異昆蟲也需時殺害,更別提那些為護衛珍貴的蜂后才存在的工兵蜂。

電王首次知道有生物竟會不怕氣勢,彷彿那些工兵蜂乃被蜂后控制著的機械生物。要不是明鋒先前將這情況說出來,他還以為自己產生錯覺。工兵蜂長約一米八,頭、胸、腹部也有著像是堅硬的黑色甲殼,遠看彷彿像是高貴的騎士,等待戰爭的來臨。四隻工兵蜂平排而行,整齊有序,光是那陣高速拍翼的聲音已令人感到煩厭,配合牠們猙獰的樣貌更是咄咄逼人。

電王傲視四隻工兵蜂,毫無懼色,雙腳一蹬衝去,採取主動攻擊,左手提劍先是一斬,再來一挑,劍鋒所經之處皆被斬斷。只是工兵蜂也非省油的燈,速度比起其他普通變異昆蟲更加快,而且更加敏捷,竟然能夠避開電王連環兩劍,更在瞬間把電王包圍,讓謝小雪感到意外。

電王彷若兩劍不中也在意料之內,突然變招,使出靈電磁爆,一陣電爆風捲向四隻正打算突擊的工兵蜂,直接把牠們吹飛,不過那甲殼不只堅硬,而且似是絕緣體,把那電爆威力減弱不少。見此,他收起秘銀劍,光以赤手空拳對付工兵蜂。工兵蜂分開四面出擊,牠們手腳也是堪比刀劍的利器,配合那速度及力量,實在恐怖。

電王看準工兵蜂的軌跡後,聚力一拳打出,有如斯龍的破空腳一樣,把空氣像是一記能量炮般打向其中一隻工兵蜂,就連牠身上堅硬的甲殼也被這拳打凹,那巨大壓力更讓內部的血肉從甲殼的另一邊爆裂出來,最後倒地,只作垂死掙扎。



其餘三隻工兵蜂眼見如此情況,也馬上上前圍堵電王。謝小雪只見電王眼神茫然,像是一種讓人看不清的混沌,可是又帶著一份清明。他主動迎上工兵蜂的抓擊,每每也在千鈞一髮之間避開。電王於空中連環踢出兩腳,再踏著空氣避開最後一隻工兵蜂,而這戰鬥已經超越謝小雪動態視力,只見一堆身影飛過,突然兩隻工兵蜂被打飛,頭胸皆裂開而死。

蜂后眼看四名護衛也被此人打得一塌糊塗,為活命而打算飛走。謝小雪知道若是牠飛離,將會有更多人被殺及當作繁殖工具,於是便催動全身靈力施放炎網,試圖將牠困著,可是蜂后速度雖比工兵蜂慢上幾分,依然與變異昆蟲不相伯仲,炎網只僅僅捉到牠的腳,在空中一轉幾乎能夠逃脫。

電王此時以破風拳打倒最後一隻工兵蜂後,拔出秘銀劍,一腳踏前,運勁揮劍一斬,金色劍影射出,依然未從炎網逃脫的蜂后便被分成兩段。謝小雪為免牠身上依然帶有蟲卵,馬上把那炎網包裹牠的屍體,將牠燃燒殆盡。電王沒想到此點,對她讚賞不已,道:「小雪,你真細⋯⋯」回首之時,才發現原來先前她在打鬥期間被變異昆蟲抓得衣服破洞,立入眼簾的竟是一條深深而雪白的乳溝,完全呈現姣好身段,呆呆續說:「心。」

謝小雪豈會看不出他的眼神,只是羞得不知如何回應,低著頭地走過去他身邊,細語:「你眼神⋯⋯好色喔。」

電王深感自責,道:「對⋯⋯對不起。」他畢竟是個男人,而且正值壯年時段,難免輕易有所反應。

謝小雪嬌嗲說:「我又不是怪你。」這簡單一句便令電王意亂情迷,更加胡思亂想。

「我⋯⋯我想⋯⋯」電王鼓起勇氣,把她公主式抱起,跳到附近的大樓之內,隨意走入一間空置住宅,走進房間內,並排坐在雙人床上,寂靜無聲。在如此靜的環境之下,二人急促的呼吸和心跳更顯誇張。電王帶點口吃地說:「如果你不想,我們不一定要如此。」她沒有答話,只嫣然一笑,雙手捏著捏著,既有數分害怕,又有數分期待,只知這也許是二人更進一步的機會。



電王握著謝小雪的雙手,頭部慢慢逐分逐分地移過去,她閉上雙眼,而這一次並沒有像上次一樣,因她知道自己可以相信面前這一個在別人前威風凜凜,在她面前卻有點傻頭傻腦的男人,所以她只是一直等待著他的親吻,亦是他們正正式式第一次的親吻。直至二人呼吸的氣息也會噴到雙方的臉上,直至二人的鼻尖相碰,擦過,直至二人四片嘴唇相疊,直至二人擁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