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戰前三小時(四)

愛恩斯坦:「要打破人的偏見比崩解一個原子還難。」
“It is harder to crack a prejudice than an atom,” Albert Einstein said.

真鳳、小冰、電王、謝小雪、殘影、明鋒等人再次齊集執劍基地,而這一次就連真龍族和鳳凰族所有人也齊集於此,陣容鼎盛。

真鳳看到電王和謝小雪容光煥發,春風滿面,紅粉緋緋,便不禁細聲與他說:「哈哈,你變不同了。」

電王亦以一個只有他們才聽到的聲音說:「有人說過處男沒有資格死,那麼,我終於有資格死了。」二人瞇眼,意重深長地對望,眉來眼去,笑容卻帶奸狡,不久才一同放聲大笑。



小冰和謝小雪只知二人彷用眼神交談,不斷點頭,雖然不知道他們說著什麼,不過絕非正經事,當兩女嘗試對望交流,卻大感害羞,電王和真鳳察覺之後也不禁大笑。

殘影嘲諷:「你們眼神交流會不會太明顯呢?」然而他亦以一個讚賞的目光望向電王和謝小雪,右手更偷偷遞出拇指,讓謝小雪不敢直視他們。

宋龍看見猶如親生女兒的謝小雪終於與電王有了更進一步的關係,亦即她也跨過了自己的心理陰影,心中實在歡喜萬分,更是聲如洪鐘地道:「哈哈!電王,幹得好,幹得好!」

聽到這雙關語後,謝小雪終於忍不住喝:「宋龍大哥!」

電王知眾人只是替他倆感到高興,便打圓場道:「好了,別笑我們了。再說就太害羞了。」



此時,彼得揹著阿恩和瑪麗終於趕回來。他說:「不好意思,我們在途中遇見一名差點被侵犯的女子,所以帶了她回來暫避風頭。」

可是,當阿恩出現時,殘影反應極大,殺意湧現,讓眾人也未知所為何事。阿恩看見此人,全身驚慄,馬上躲在彼得背後大叫:「彼得救我,他就是想強姦我的男人!」

彼得與殘影未算深交,只是那時被他所救,可是並不清楚他的為人,如今阿恩一話,讓彼得怒氣頓時升起,看在真鳳等人份上才沒有發難,只沉氣問:「是你?」

殘影右手更按暗殺刀,準備拔刀殺掉那時讓她逃掉的人,說:「別再亂說了。你那時是刻意投降,等我先對付你兩個朋友,而你跑入小巷躲藏。是嗎?你機心好重,甚至比你兩個朋友更加恐怖,更加卑劣!」

阿恩無辜道:「我已經不知你對我朋友做過咩,我只知道我好彩可以逃出你魔掌。彼得、瑪麗,我無講大話架!你幫我主持公道。」二人信以為真,眼中對殘影厭惡大增。



殘影看見彼得和瑪麗的眼神,避免彼此之間存有芥蒂,亦無馬上瞬移殺掉那女人,只認真道:「我沒有打算侵犯任何人,滿口謊言的女人。」

殘影望向真鳳、明鋒等人,執劍眾人亦對殘影有著絕對信心,知道他並非如此的人。此時電王踏前一步說:「我相信殘影,敢問阿恩,你話被殘影侵犯,證據呢?單憑你片面之詞,就要我們相信殘影曾經對你侵犯?」

真鳳亦絕不相信此事,道:「彼得,我絕對相信殘影不會做出此等行為,況且,以殘影實力,要對付她們,會失手嗎?」

彼得聽後也知道在真鳳等人心中殘影的為人,不過阿恩確實令他有先入為主,因為回來沿途她也一直訴說戰爭開始之後的苦況。殘影道:「她和其餘三名同黨為保命,偷走別人糧食,更殺人滅口,那男人已經安祥死去,我不想他屍體就這樣攤在路面,所以她才有機可逃。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結果你還是出現在我面前。」

阿恩雙眼通紅,淚水搖搖欲墜,楚楚可憐道:「信我,他是殺人犯!他是強姦犯!」

明鋒對於此事並沒有回應,和其他人一樣靜靜觀看這一場鬧劇,要是這麼簡單的一個女人都能令這團隊崩潰,那麼就趁未開戰之前解散。戰爭中,所需要的是絕對信任的同伴,能把自己背後交予對方的人。

彼得不知真偽,但知之後的最終一戰比起這件事重要千千萬萬倍,繼續糾纏於此亦只會令彼此關係變差,道:「各位,既然各有各說法,倒不如放阿恩走,就此結束此事。」



殘影心高氣傲,而且大情大性,聽到彼得竟然打算息事寧人,怒氣更盛,大罵:「放她走?你沒有見到她將其他人當作棋子,沒有聽到她如何侮辱那男人!難道只要扮下可憐,嬌嬌嗲嗲,就可以忘記她所做過的事?」

阿恩大哭,讓彼得和瑪麗真的不知如何才能夠把這事完結,原本他的說話本就打算為兩方也有個下台階,可是看殘影反應就知他並不會就此罷手,突然基地中鴉雀無聲。

明鋒打破肅然的寧靜,卻令氣氛更加沉重,道:「彼得,你相信殘影或阿恩?」彼得和瑪麗一時也無法回答明鋒,明鋒續道:「我絕對相信殘影,實際上,我有一部軍用測謊機。如果殘影當真打算強姦阿恩,我會讓阿恩親手殺死他。如果是阿恩說謊,將她交給我們處置。」明鋒說時冷酷無情,眼神銳利,雖沒帶一絲殺意,卻令阿恩心中緊張,心跳頓時加速。她本以為這群人只是能力強大的門者,但見基地竟有擂台,又有各種電腦設備,絕不尋常,方知大禍臨頭。

真鳳也明白明鋒的話,於是便認真追問:「未開始測謊之前,你信殘影還是阿恩?」

彼得久未回答,殘影便直接爽快說道:「明鋒,直接將我連駁去測謊機,既然我沒有任何隱瞞欺騙,光明正大,根本沒有必要怕。」阿恩越聽越怕,不禁臉紅,而且眼神開始飄忽不定,只是她一直躲在彼得和瑪麗二人背後,讓二人無法看見。

明鋒說:「阿恩小姐,你心跳加速,呼吸變快,眼神散漫,正是恐慌跡象。」話後,彼得和瑪麗才留意得到這些細節。此時他們轉身回頭,才發覺楚楚可憐的阿恩眼神竟出現恐懼,一陣失望湧於心中,一來是因為自己錯信別人,二來是因為自己竟因她而懷疑同伴,並且曾救自己一命的人。明鋒續道:「如果你現時肯坦白,我會放過你。」

隨著彼得和瑪麗的目光,阿恩大感心虛,道:「我可能有少少隱瞞。」

明鋒問:「少少隱瞞?」他話帶怒意,咄咄逼人,讓阿恩大感壓力,頓時像透不過氣。突然殘影出現在她面前,拔出暗殺刀一揮,割開她腹部,腸臟立即掉落地上。這刀猶如當初她們對付那男人一樣,只是這刀更深更快。



阿恩痛嚎不斷,眼神怨憤狠毒,瞪著殘影,而殘影也一直與她對視,沒有絲毫退縮,雙眼中的憤怒表露無遺,道:「你現時終於感受到那男人的痛苦。」

阿恩怒喝:「全部也是賤⋯⋯男人!」隨著她的嚎聲漸細,她漸漸跪下,然後躺下,再也不起。殘影心中感慨,嘆口長氣後便回頭走向真鳳那邊,再無看過彼得和瑪麗一眼。彼得和瑪麗沒有顏面面對眾人,因為他們竟然懷疑自己的救命恩人。宋龍和電王等人也感奇怪,同伴與同伴之間本應是絕對信任,不應心存懷疑,因戰爭之時,分秒必爭,這一懷疑足以分出生死勝負。

殘影笑說:「大家無需介懷,我們還要對付噬魂者。要出發了嗎?」

宋龍看著彼得並投以冷眼,嘲諷:「哼,真慶幸噬魂者沒有派出女人來搗亂。」

此話讓彼得心中一揪,臉上露出一陣痛苦的表情。瑪麗見之,怒道:「對不起,是我們信錯她,不過我們沒有做任何真正傷害大家的事。宋龍,你需要在此對我們冷嘲熱諷嗎?」

正當宋龍意欲對罵之時,真鳳率先道:「大家無謂作口舌之爭,我知道彼得最後選擇相信殘影,否則以他身手,一定能夠阻止殘影向阿恩突擊。」其實真鳳等人心中也慶幸彼得沒有阻止殘影,否則彼此的關係無法挽回,不能再繼續稱作為同伴,只好就此闊別。殘影畢竟是斯龍親自挑選的人,亦是他們珍而重之的伙伴,更是第二批加入執劍的門者,這種情義比起一切更為重要。

真鳳主動走近彼得和瑪麗,拍他肩膀,微笑:「我明白,彼此了解尚未算深,不過我都希望大家能夠減少懷疑,相信同伴。」此時,他轉身,自信道:「大家,起程去中國,結束這場荒謬的戰爭!」



真鳳說話像有魔力般,不論笑容或眼神皆帶有一種讓人信服的魅力,有如帝皇。隨著彼得真誠向所有人道歉之後,眾人亦無謂多想,一同出發中國,迎接最終一戰。眾人注射疫苗之後,身體出現不同程度的反應。待所有人對滅靈這種病毒也有一定的抵抗力後,真鳳等人便向中國出發,光是真龍族和鳳凰族的人數已到二百,氣勢浩浩蕩蕩走到中國。

明鋒一臉正經向所有人說:「小心偷襲,兩族所有精神力動者需要分成三隊,輪流掃描附近。」話後他們找處地方稍作休息。此時,明鋒走向真鳳身邊,更示意電王和宋龍一同過來,明鋒凝重問:「宋龍,你一直在中國生活,有沒有發現這一種能量異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