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重遇(一)

查理斯:「自由有兩種 – 假自由讓人隨意做他想做的事;真自由讓人隨意做他該做的事。」
“There are two freedoms – the false, where a man is free to do what he likes; the true, where he is free to do what he ought.” Charles Kingsley said.

宋龍同是中階三門者,也感覺得到明鋒口中所說的能量異樣,亦知道這才是明鋒讓精神力動者一直保持精神掃描的原因,皺眉說:「我可以肯定先前中國從沒出現這種異樣。這種奇異的能量波動不像靈力,不過其威力也許能與靈力相比,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擁有這種能量的人或生物數量遠超過我們數百甚至千倍。」

電王想後,道:「我先前在香港已經遇過一種變異蜜蜂,速度和破壞力已經遠超於常識,而且部分變異昆蟲更對氣勢擁有抗性,或者這能量異樣來自變異生物。」他再將那處的事詳細道出,包括變異昆蟲如何用人體作為繁殖場。他確信即使高階二門者,也無法完好無缺打敗那些快得恐怖的工兵蜂。

明鋒考慮到能量的質量和各種昆蟲的繁殖能力,便知道所有活在中國內的人民都處於水深火熱之中,說:「如果中國情況當真有如電王所見,鑑於中國人口基數,情況將會變得更恐怖。如電王所觀察,大自然將會是全人類的敵人。」



真鳳已踏入兩儀之境,感覺更加細緻,道:「數量真的太多,大家要小心。」突然,大地輕震,真鳳皺眉,認真向所有人說:「噬魂者已經到達中國,不過依然與我們有段距離。」剛才那擊力帶萬鈞,撼動大地,恐怖得讓在場所有人也不禁起了雞皮疙瘩。

但丁和傲帶同一群在沿途遇到的自由夢鬥士,還有在美國回歸的納迪夫一眾走向中國西部。眾人也對但丁斷臂感到無盡可惜,尤其受但丁啟發及恩惠的納迪夫,不過但丁則沒有任何不快,對他而言,他只失去一隻左臂,不過他依然擁有兩隻右臂,一隻連接著自己的右肩,另一隻便是傲。

在西部,但丁等人遇到一堆變異地鼠,牠們力氣巨大,在危難或瀕臨死亡邊緣之間,身上更會散發一陣金色光芒,讓眾多本來佔盡上風的二門者也感到無能為力,恐佈如對付著一群沒有氣勢的三門者。但丁眼見如此,亦毫無吝嗇地展示自己實力,一喝:「退後!」

但丁一聲令下,所有人則馬上後退,讓出空間。他右手凝聚黑色靈力,彷彿叫所有光芒也消失,身邊一切也黯然失色,一拳打出,身前的所有變異地鼠也隨著那黑色靈力而消失得無影無蹤,就彷彿從無出現過,從無存在過,而在後面的山林亦被這一擊轟成虛無,化為烏有,讓所有隨行的人也感到那種破山斷河的力量。之後但丁便繼續帶領眾人前行,傲上前問:「但丁大人,你想讓所有人知道我們已經到達中國?」

但丁雙眼看得遙遠,彷彿目空一切。他知道自己的心自那天起,早已經死去,所以對他而言,被稱為惡人、惡魔、魔鬼等名字根本沒有任何意義,只要能夠達到目的,一切他也不在乎,因為他知道只停留在表面的和平才是最恐怖和最畸形。他道:「這是對所有人最後一次警告。而這最終一戰將會由我們主導,根本不需任何掩飾。今次將會分出一切勝負,解決過往一直以來恩恩怨怨。傲。你記得我曾向你說過世界之秘嗎?」



傲豈會忘記但丁的一字一句,而且更是一直利用世界之秘攀上中階三門者的顛峰,與高階三門者只差一步,問:「但丁大人,你想講有關異世界的事?」

但丁微微點頭,心中思緒萬千,抬頭望向遼闊的天空,認真道:「直至今日,這世界終於突破臨界點。我們,終於有能力、有資格遇見造物者。由異世界和其他世界傳來的能量,無論從質或量而言,亦有所增加。我相信隨著時間流逝,各種變異動物就只會越來越多,甚至變得越來越強大,而人亦會更容易變成門者。」

傲引用但丁曾經說過的話:「而命運之子,即將爭奪造物者之位。」

但丁凝望著傲,意義深長一笑,便沒有回應著,心想奈弗拉曾道但丁擁有最特別、最令人驚訝的黑色靈力,定是上天所注定的命運之子,不過但丁自知並非命運之子,他所能夠做到的就只不過是加快推動命運巨輪,令升等之日加快來臨。作為高階三門者,更能夠感受到這天地,這宇宙,這世界,以及世界外的世界。所謂時也,命也,但丁深感這世界太多自己無法控制的事,每人皆有枷鎖,皆是籠中之物。

而在世界的另一邊,在一個沒有名字的島嶼上,三名身形高大、肌肉結實的男子全身赤裸沉浸在一個高約三米的透明容器之中,容器頂部及底部皆有一大塊金屬,而當中充滿一種綠色溶液,溶液中彷似不斷有電流經過而微微發光,神秘莫測。電流通過那三名男子的身體,每每活化他們的肌肉和細胞,變得更活潑。



三人戴上一個氧氣面罩以作呼吸之用,不過呼吸頻率奇慢,偶有氣泡從面罩吐出,幾乎讓人以為他們已是死人。直至再無電流經過而溶液慢慢經走,三人張開眼睛,脫下面罩。隨著綠色溶液流走,那玻璃也緩緩降下,三人亦從容器中走出。其中一人率先走到一部儀器面前,檢查不同方面的身體數據,道:「同步率達至百分一百,而且先前的傷害亦已經恢復完畢。」

俊俏的夜叉安坐在沙發之上,靜看著自己變異的身體,包括皮膚上淡淡的斑點、異常強大的肌肉和更佳的五感,那斑點皮膚讓本已俊俏的夜叉添加上一份原始的野性,更顯吸引,問:「白龍,大家戰力如何?」

白龍看著儀器,道:「大家和獵豹基因同步率達至百分之一百,無任何排斥現象,各人感官和反應提升五成。根據先前得出的數據,暫時以能力而言,我們與初階三門者近乎同等,使用強化針時限由五分鐘增長至八分鐘。」

柯克攤在另一張皮製沙發上,對於自己嶄新的身體毫無感覺,眼中只充滿著不知從何而來的怒氣和殺意,說:「我感到全身充滿能量,但想將非同伴的人全部殺害,可能獵豹基因當真充滿獸性。」

白龍露出那燦爛笑容,說:「長久而言,改變基因一定會影響自身,包括生理和心理,始終要依靠意志去克服基因中的獸性。只是你,依然是你。」

夜叉雖然感到強化不少,不過依然認為自己與中階三門者尚有距離,而且上次真鳳被極高壓電流所擊亦只感麻痺,捉緊鋼索的手毫無燒焦,可見那肉體力量已超乎眾人想像,道:「上次召龍陣一役,中階三門者展示出的實力實在強大,而且現今失去核武、大型導彈幫助,亦只有正面衝突。白龍,藥劑準備好了嗎?」

白龍聽後,停下動作,道:「準備好,但我對成功率尚有疑問,我不認為你需要冒險。」手指繼續敲打鍵盤,另一個大型螢幕上便開始播出片段。他續道:「這藥劑會將人從基因層面上進行分解及重組,而這段是我將特製藥劑注射於十個實驗體身上所得出的結果。」畫面之中,一名男子身體竟然開始逐漸溶解成漿,不斷痛嚎,最後連骨也不剩,場面詭異恐怖,不過夜叉等人心中毫無不安或不快。



十人當中,只有二人能夠成功活下來,身體並沒有出現任何崩潰跡象,只是昏迷不醒。在白龍控制之下,影像飛快地播放,直至二人甦醒,他才將畫面暫停,說:「他們只是一班死囚,長期囚禁,所以身體狀況略低於常人,不過,這二人顯示出來的能力卻非常人能及。」話畢,他便按下播放鍵,三人的目光集中於這個畫面之上。

畫面之中,那男子身穿白衣,白衣上有著九號阿拉伯數字,代表著他是第九號實驗體。他雖然口漏唾液,但竟能強行扯斷綁緊雙手的粗麻繩索,並且一腳踢倒整道鐵門,白龍更動用兩名獸人才將他制服,可想而知他的潛力到底如此。

而第十號實驗體亦出現同樣跡象,可是他的表現更加恐怖,注射之後,光是掙扎階段便將那兩條粗麻繩索弄斷,雙手指甲更漸漸增長變尖,幻變成爪,活像另一名獸人般,只可惜在昏迷過後,心臟因負荷過重而停頓死亡。

白龍認真道:「成功率只有二十百分比,而且生存率更加只低至十百分比,你根本無必要冒險。」

夜叉見此藥劑功效神奇,道:「我身體狀況比他們好上百倍,所以由一開始就沒可能和實驗體相比。」

白龍笑容燦爛,卻冷道:「不過沒有人能夠清楚知道自己基因之中收藏了什麼怪物。」

柯克坐起身來,認真與二人說道:「依我們現時實力,打贏中階三門者的機率低於四成半,而對付真鳳、電王這類人物,勝率更低於二成五。大家應該好清楚。」

白龍眼見柯克出聲支持夜叉,亦不得不收起笑容認真回應:「我只清楚,冒呢次險當真九死一生。比起近戰取勝,機率更低。」



夜叉站起,說:「照慣例,投票。」與獵豹基因融合之後,身體強壯異常。白龍和柯克的情況類近,但夜叉的變化最大,甚至瞳孔也變得橙紅,眼神既帶邪氣,又活像獵豹,光是對望也讓人大感危機。

柯克認真說:「我贊成。」

夜叉輕笑:「那就通過了。白龍,相信我,我會帶領世界政府徹底毀滅門者界。」

白龍面對已經瘋狂的二人,亦只好妥協,不得不嘆氣道:「歡迎你成為特製藥劑第十一號實驗體,希望你能夠活下去。」

「我一定會。」話後,夜叉主動走進那在下一層的實驗室裡,躺在那白色床上,閉目養神,等待白龍將特製藥劑注射體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