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重遇(二)

歐陽修:「浮世歌歡真易失,宦途離合信難期,尊前莫惜醉如泥。」

白龍面向那部大型儀器,正在準備提取特製藥劑,一本正經地問:「柯克,為什麼你會同意?」

柯克嚴肅地答:「即使擁有如今實力,接近初階三門者,我對能夠打贏作為高階三門者--但丁抱有懷疑。先前我們七人一同出發,原本打算利用秘銀封鎖靈力,可以絕對剋制門者,結果七人去,三人回。門者,並非先前所想如此低等。」他行近白龍,望著畫面中的夜叉,續道:「夜叉一向能力非凡,武術高超,反應敏捷。即使你我聯手,亦無辦法打敗他,他才是我們的希望。」

白龍一時沒有回應。他們先前實在自視過高,愚蠢地以為秘銀能夠無視靈力,完完全全剋制門者,而且與莉娜一戰確實太過順利,讓他們更誤以為事實如此。若他們當初沒有如此自負,也許飛鼠、巴菲特、蓋茲和傑克不會死亡。雖然世界政府並沒有像執劍的真鳳、電王和明鋒之間的深厚感情,不過兔死狐悲,始終有所不捨。



白龍將一切也準備好後才笑著回應柯克:「但願夜叉成功,或者,他的確是隻怪物,所以一直比其他常人強大。」他按下數鍵,夜叉正躺在的椅子便出現鋼製鎖扣並且將夜叉緊緊鎖起,包括頸、雙手、雙腳和腰六個地方。明顯地,夜叉並不感到突然或驚訝,因為這程序是進行實驗前必需的一步。

白龍透過廣播器問:「夜叉,最後確認,你,要注射?」夜叉眼神充滿決心,微笑點頭。白龍心想:「不愧夜叉,即使知道直接死亡機率高達八成,依然無畏無懼。」說:「開始注射。」

夜叉心想:「門者,別以為你們高人一等,即使門者,即使傳說,亦要跪在我面前!我絕不容許再被門者侮辱!」他閉目並放鬆全身,任由盛載著特製藥劑的針筒對準自己頸動脈。

在中國那邊,真鳳和電王等人慢慢走向西邊,可是走得越接近,便遇見越多且越強的變異生物,當中有不同類型的昆蟲及動物,包括蟑螂、螞蟻、蝙蝠等。牠們體積不大,可是數量卻令人目定口呆,而且攻擊性極強,沿途屍橫遍野,比起戰亂時更恐怖。

真鳳事前未曾想過這些生物竟有此力量,擔心問:「明鋒,已經出現太多會使用鬥氣的生物,到底發生什麼事?那些螞蟻的外骨骼、牙齒和爪,堅硬程度基本已經可以同鐵相比,加上龐大數量,即使一隊正規軍隊亦難以抵抗。」



當然,真鳳、電王等中階三門者不會懼怕這些變異生物,而彼得、小冰等初階三門者亦有自保能力,可是已有不少真龍族和鳳凰族族人受傷或死亡。

明鋒一直沉思,因這情況實在遠超想像之中,與理解中的世界截然不同。他閉目走路,手指不斷跳動,心中不斷思考到底自己遺漏什麼情報及嘗試不同角度的分析,挑選當中最大可能性。在數秒過後,他才張開雙眼,望向眾人道:「變異實在太誇張,而且一種生物要短時間內演化成為另一種生物再加上大量繁殖,當中必定牽涉大量能量,但即使誘因是核輻射,亦無可能做到如此地步。唯一可能性,就只有造物者。」

電王問:「你意思是造物者將所有生物進行變異?」

明鋒雖然知道這解釋似不負責任,有如古人認為各種天文現象皆由不同神明而生,以示喜怒哀樂或儆惡懲奸之用,不過所有情報也確確實實表示出世界背後有一造物者,否則單從能量而言,根本無法解釋。即使這解釋似乎有多荒謬,可是這卻是機會最大的可能性。他道:「能量不會憑空而生,亦不會憑空消失,這是物理基礎定律,但看這質量,並非一兩次核爆能夠引起。背後原因為造物者可能性高達八成。」

突然又有一波變異昆蟲湧來,雖然並非蜂后身邊的護衛或變異工兵蜂,可是那速度可不比當日電王所遇的變異工兵蜂低,讓大多作為二門者的二族族人也感頭痛。宋龍嘆氣道:「難道造物者想滅絕所有人類?」話後,他凝聚靈力,然後猛然一跳,揮拳、踢腳,每一拳每一腳也令昆蟲的外骨骼粉碎,雖然他應付這些變異昆蟲可叫綽綽有餘,可是長久下去亦非上策,實在過份消耗靈力。



電王拔出秘銀劍,一道清脆俐落的聲音響遍大地,然後奮力一斬,一道金色劍影馬上射出,馬上攔腰斬殺一堆變異昆蟲;真鳳亦拔出龍嚎,拔出之時,彷有一聲雄厚的狂龍嚎聲,此刻殺意萬分,直奔向著那些變異昆蟲揮舞手中劍,劍光四散,頃刻附近的變異昆蟲也肢離破碎,彷如五馬分屍。

光是三人出手,已將這一波的變異昆蟲通通殺光。此時,明鋒才緩緩說道:「我只認為,造物者目的⋯⋯」忽然,一陣極高頻的拍翼聲音傳來,讓人極不舒服,此外還有一股爬行聲音,而且聲音逐漸變大。明鋒說:「似乎剛才攻擊已經驚動附近所有變異生物。」

此等數量已足以鯨吞一個國家,結束一個國家,與先前的一波相差甚遠,而且這一次更由不同變異生物進行包圍。真鳳一臉正氣看著所有人,高舉龍嚎,一聲豪喝:「所有人聽令!保護身邊同伴,保護自己。英雄無敵!」眾人同喝,響遍天際,眾人鬥志高昂,紛紛上前作戰,誓要將面前一切怪物通通殺盡,灑盡熱血,豪情萬千。

真鳳見有工兵蜂和戰蟻出現,知牠們破壞力奇高,為不讓族人有傷亡,道:「電王!先殺工兵蜂!我處理戰蟻。」雖然這樣一來便無法以全盛狀態對付噬魂者,但總比眼白白看著自己族人死去好。或許那些變異生物亦被他們影響,一開始便全身散發金黃色鬥氣,進入戰鬥狀態,令牠們的力量、速度、耐力變得更強。

真鳳披上淡紫龍袍,張開淡紫鳳翼,連雙眼瞳孔也變成淡紫色,身上散發威壓,周邊彷似壓力大增,有如開天闢地的帝皇降臨世界。他雙腳一彈,已經穿過所有變異螞蟻,去到戰蟻頭上,如像獅子搏兔,沒有一絲輕敵,奮力揮劍,一時劍光滿佈,一大堆如單層巴士大小的戰蟻馬上四分五裂。

可是牠們數量實在太多,才剛殺死一批,另一批戰蟻已踩著牠們的屍體馬上湧到真鳳身邊張牙舞爪。真鳳平舉左手,凝聚靈力後發出威力無窮的紫炎,運用得爐火純青,彷彿會將天下一切也燃燒殆盡,將大量戰蟻直接汽化,連灰燼也不留。

而電王像一道金色璀璨的閃光在眾多工兵蜂之間左穿右插,快得不可思議,即使沒有翅膀,依然在空中飛快靈活移動。每次穿插,也有眾多工兵蜂被斬成數份墜地,劍氣四射,外人已看不清到底那閃光是電王或是秘銀劍。他忽使一招雷光長嘯,如有金色巨劍在空中劃過,在後排的工兵蜂一一被斬成兩份,就連白雲也被分開。

雖然如此,拍翼聲音源源不斷,洶湧而來,那驚人數量實令人意欲卻步,電王回眸望向謝小雪,知道她在宋龍旁邊,才放下心來。他心想:「人類,並不是你們的繁殖工具,更不是你們的糧食!」話畢他便直接衝去大開殺戒。



明鋒也知道此等數量足以將二族族人完全消滅,因此進入惡魔狀態,一股邪氣湧現,即用土石流,將眼前土地變成有如山泥傾瀉般的猖狂,把一堆變異螞蟻沖散,而且讓牠們受到嚴重內傷。然後他拍動肉翅上前,集中大量靈力,一記重拳打在真龍族族人附近的地面之上,地面徹底粉碎,而躲藏在地下的大量變異土撥鼠亦被這一拳打死,或被震成重傷。明鋒道:「各位,小心地下。」

變異土撥鼠眼見如此強敵,亦一湧上前,毫不保留地攻擊明鋒。明鋒凝聚靈力於雙眼,使出化為烏有,一道純粹的綠光摧毀這眼前一切。至於在身後突擊的敵人,他以黑色長尾猛力一撥打飛,再借力轉身以瞳力轟散變異土撥鼠。

鳳凰族族人全都張開鳳翼,催動鳳凰之力與會飛行的變異生物在空中作戰,有如變異蜜蜂、變異蝙蝠等等,幸好文山、浩天、小冰和彼得四名初階三門者在此一直幫忙,而且電王將能力更強大的工兵蜂等引走,剩下較弱小的普通變異生物,但礙於對方數量太多,他們暫且只能夠打成均勢。

而真龍族族人全都催動真龍之力,將雙手化成龍爪,在一群又一群的變異螞蟻之間不斷近身戰鬥,即使大多戰鬥人員也是二門者,依然奮力作戰。宋龍帶領他們,再加上真龍雙子,讓變異螞蟻也吃上不少苦頭。無奈體型龐大的變異螞蟻即使死亡後,亦因慣性向著他們衝去,不少族人也因此而受傷。

所有人也知道即使單靠真鳳、電王、明鋒和宋龍四名中階三門者亦有足夠能力將這一群變異生物殺個清光,可是他們更清楚這四名主戰人員在遇見噬魂者或世界政府之前必需盡量保留體力,否則面對噬魂者時,則不堪設想。

突然,天空出現三顆黑點,不言自明便是餘下的世界政府。三人手中像是拿著一件體積不小的長型物件從天而降,殺氣騰騰以高速飛來。真鳳一腳踢斃一隻巨大戰蟻後,怒道:「世界政府終於出現。」

明鋒瞪著那三顆黑點,知道既然三人願意正面降臨眾人面前,亦證明他們在召龍陣一役之後已有不少反省並對於自身能力大大改進,至少也要在反應層面上接近他們,說:「最終一戰,就只差噬魂者。大家要小心。」



電王豪邁大喝:「將世界政府由此刻起抹走!」

宋龍怒氣沖沖,馬上回想起一眾央府的成員,尤其多話卻心地善良的馬天佑、沉默卻可靠的黃傲,還有劍術一流卻呆頭呆腦的陳天,大喝:「為了報仇!族長,我們一同出戰吧!」

明鋒、電王和宋龍正等待真鳳的一聲令下,而真鳳身上所披著的淡紫龍袍隨風飄揚,霸氣盡現,帝皇氣息瀰漫,緩緩舉劍直指世界政府,眼中帶著無窮殺意,畢竟這群人幽禁姚天和呂狂多年,玩弄人心,於背後操控一次又一次戰爭,讓千千萬萬生命化為泡影,大怒一喝:「各位,殺無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