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重遇(三)

古語:「士別三日,刮目相看。」

真鳳一馬當先,拍動一雙鳳翼衝去,上前後才發現那長型物件竟是一枚導彈。隨後,電王也隨風走動上前,明鋒亦拍動肉翅接近黑甲,而宋龍則在地上凝聚靈力準備他所悟出的招式。

夜叉、白龍和柯克眼見真鳳等人衝來,便馬上兵分三路,務求讓三人分散。在真鳳等人眼內,根本不知黑甲中的是誰,所以他們都是挑選最接近的黑甲作為目標。黑甲之上,明目張膽地印著世界政府的標誌,彷似要讓世界所有人也知道他們的實力和存在。

突然,白龍將他手上的導彈運勁扔向真鳳處,後者避開之後回身便追向白龍,可是白龍按下按鈕後,那導彈就在真鳳身後引爆,當中扯出狂烈爆風,就連身旁的明鋒和電王也因此要用上靈力抵擋。



真鳳鳳翼一拍,吹走猛烈濃煙,絲毫無損,反而氣勢更盛,氣焰更旺,瞪著白龍問:「你們就只有呢類小把戲?」話畢,他高速飛向白龍,右手揮出龍嚎,光是這力道已彷似要把這空間撕裂般。

白龍及時反應過來,啟動背後的噴射系統,避過那道奪命劍影,更回身射出一枚紅色小型導彈,道:「真鳳,你應該慶幸上次被夜叉打敗之後,依然能夠保住性命。」真鳳見那反應,至少需要達到初階三門者才能夠做到,讓他心中不禁沉思。他將一絲鳳凰之力注入鳳鐲,形成一個清藍若水的保護盾,抵擋小型導彈,再繼續追上,不過迎面而來的已是一堆尖刺子彈。

而高速急降的柯克亦將手中導彈拋出,不過他的目標並非明鋒等人,反而是一直在地上的真龍族。明鋒喝:「宋龍,小心!」使出化為烏有射向柯克,可是柯克不慌不忙飛前,直用黑甲硬接這招,而化為烏有根本完全沒有效用。

宋龍將地靈力直接向導彈射出,讓它提早爆炸,不過那爆風依然讓兩族族人感到一陣熾熱。他知道世界政府愛以尖刺子彈消耗對方靈力,大叫:「明鋒,注意尖刺子彈。」話尚未完,柯克的黑甲肩上已升出兩座小型機槍,向明鋒不斷射出大量尖刺子彈。雖說作為中階三門者,眾人已經走到對槍械幾乎無視的地步,可是這種尖刺子彈志在不斷削去對方靈力,長久如此,總會讓他們變得後勁不繼。明鋒不退反進,不斷避開子彈之餘,更衝前打算將那兩座機槍摧毀掉。

宋龍心急如焚,凝視他們去勢,見二人距離並無縮短,長久下去,明鋒只會不斷流失體力,心想:「媽的,他們的動作變得太俐落了。」突發奇想,走到戰蟻屍體堆附近,硬生生地不斷將牠們的肢體分開,大喝:「明鋒,接著!」明鋒回頭一望,便接著戰蟻殘肢,堅硬可比鋼鐵,有如雙刀,對宋龍萬分感謝,然後拍動肉翅,誓要追上柯克。



柯克狠說:「明鋒,魔族血統,交給我!」將自己一直抑制著的殺意大大解放,猶如將放出籠中餓虎,不見血不罷休。

與此同時,電王見面前此人絕不簡單,便馬上用上一記破風腳迎接最後一名世界政府,亦即夜叉。此招既快又狠,直指黑甲腰間。怎料,電王只見黑甲雙手釋出一股奇異的藍色靈力便將這招擋下來,讓電王不禁吃驚。

夜叉此時雙眼像能包容一切,既帶獵豹的凶悍殘暴,又同時懷有一份慈祥,讓人感到迷惑,突然揚聲一喝:「我說過,我,夜叉,絕不容許再被門者侮辱!」

電王一怔,咬牙切齒道:「水靈力,初階三門者。」夜叉突然急墜,全力開動噴射系統,明顯打算直接衝向二族族人處,逼得電王馬上踩著空氣追上。

宋龍看夜叉高速俯衝,原先略微滄桑的雙眼也馬上變得烔烔如火,喝:「正好!吃這招吧!」雙手凝聚真龍之力,運行如太極,讓雙手的真龍之力互相擠壓,雙手每轉一小圈,那真龍之力的密度更高,甚至讓地上塵、土、泥也升起,漸生重力,大喝:「引君入甕!」



那青得發光的真龍之力被宋龍雙掌推出,推出之時,周邊的變異螞蟻也被吸走,更在青光之中粉碎。夜叉看見此等招式,而且連自己飛行軌跡亦開始變得不穩定,光以普通飛行系統根本不能擺脫,便知道此招已經超越單純的靈力層面。

夜叉餘光看到宋龍身旁的物件,便知道這招只不過是誘餌,前有宋龍,後有電王,如果他嘗試擺脫這引君入甕,反倒更容易被後面的電王突擊,因此不退反進,任由那青光擊來,盡情讓秘銀吸收此等能量。

隨後的電王眼見夜叉因宋龍這奇招而令速度變慢,馬上左右雙腳踢出兩記破風腳。夜叉鬆容地轉身,平舉右手,釋放出一股龐大而慈祥的藍色靈力,喝:「神水使!」這股靈力化成天使,硬生生擋下電王的破風腳。

宋龍大驚,不禁失神一刻,心忖:「媽的。是我感覺錯了嗎?」之後,他便將手中那戰蟻肢體運勁不斷拋向夜叉,怒哮:「既然上古之力和靈力也傷不到你,就用最原始的方法幹掉你!」

夜叉啟用人工智能,自動瞄準並射破那些肢體以作防守之用,而他眼瞪電王,對於宋龍的攻勢毫不在乎,囂張至極,笑道:「你們之中,最強果然是真鳳。」

此時電王心中充滿問號,即使夜叉有辦法在短時間之內令自己從高階二門者升為初階三門者,亦無可能如此輕鬆化解自己的攻勢。他只感覺得到夜叉所釋放的靈力質量異常精純,而且對比上次,黑甲的大小亦不一樣,讓他不禁苦思到底當中是否自己遺漏什麼。

宋龍眼見夜叉如此囂張,在拋出另一支肢體後,就衝上前以近戰與之硬拼,道:「電王,合擊吧!」電王聽後亦馬上上前一拼。人工智能豈及宋龍快及敏捷,所以夜叉馬上暫停使用人工智能。激光刀的藍光在這戰場中閃閃發亮,被它一碰,幾乎非死即傷。面對二人夾擊,夜叉竟在宋龍衝前之際,使用瞬間加速繞過他,直指依然與變異螞蟻糾纏著的真龍族族人和謝小雪。

電王大感不安,喝:「小雪!走!」一腳全力使勁踏在地面向前衝,那力道讓地面承受不住而整塊碎裂,速度奇快,瞬間便越過宋龍,尚算追上夜叉,而宋龍亦緊隨電王身後趕去。



真龍雙子見夜叉突襲,紛紛走上前排,並要所有族人帶同謝小雪馬上疏散,此話亦傳到鳳凰族族人耳中,讓他們預先提防。幸好雙子模仿宋龍般將戰蟻肢體作為武器,以減低自己靈力消耗,現時才有能力與夜叉一戰。子遠豈敢輕視,說:「子進,左右夾攻。」

真龍雙子並非浪得虛名,一左一右合攻夜叉,子遠主攻上路而子進主攻下路,讓夜叉一時半刻無法繼續前行。夜叉身後被電王和宋龍二人所追趕,於是便先後發射兩枚小型導彈轟炸,熾熱爆風讓二人被逼先行分散,免得因逞強而被削弱靈力,這輪爆風更吹飛周邊的變異生物。

怎料在他們分開之後,夜叉拔出激光刀向著子進使用瞬間加速,才一瞬間,子進躲避不及,只見藍光一閃,子遠身首分離,回天乏術。子遠不敢相信,悲痛大喊:「子進!」此時電王趕到,心痛如絞,用秘銀劍直刺,劍氣直射,可是夜叉並沒有打算停留於此,反而直衝向真龍族和鳳凰族瘋狂掃射。

大多族人作為二門者豈能以靈力或肉身抵擋尖刺子彈,在如此猛烈火力之下,他們就只不過是會走動的靶子。突然那處屍橫遍野,躺下的不只變異生物,悲嗚四處。夜叉簡直殺紅了眼,更以激光刀將眼前一切一分為二。

子遠執起不同變異生物的肢體,運用全身力勁拋出,怒喝:「你媽的!」力道之大,肢體直接插穿數道牆身才停下來。奈何夜叉動作靈活,乾脆身體在空中一轉便躲開。子遠心中悔恨,恨自己無力對付夜叉,恨自己眼白白看著親弟被殺,恨自己空有一身真龍之力卻毫無用武之地。

文山和浩天看見此情此景,心中亦感一痛,回想他們一同豪飲烈酒,談笑風生。眾所週知,真龍族雙子乃是雙胞胎,一向相依為命,如今子進被殺,遺下子遠一人,可想而知子遠現時心中痛苦。文山叫:「浩天!」二人推開其餘族人,以自身靈力為他們硬擋那輪尖刺子彈。

彼得亦以水牆守護兩族族人,大叫:「瑪麗!盡你能力治療!」瑪麗趕緊去施放水靈力在受傷的族人身上,只是大多族人也被不少尖刺子彈穿越身體,倒下之時已是回天乏術。小冰凝聚靈力於雙手後按地,一座高約三米的大冰錐從地而生,擋下不少子彈,為二族族人爭取不少時間逃離夜叉魔掌。而殘影則瞬移至夜叉附近將整具屍體拋去,希望能阻一刻,可是夜叉視若無睹,輕輕一斬便將屍體分開。



正當夜叉意欲重施故技,突然感到一股極恐怖的危機感,於是緊急停下,而一道淡紫劍光在他眼前數公分狠狠砍下,知道只有真鳳的攻擊才能帶來這種壓逼感,於是便收起激光刀,馬上改變方向,意欲先逃離此處,飛回佔有優勢的高空,說:「柯克。」柯克聽後馬上向夜叉的軌跡射出多枚閃光彈和煙霧彈,當中更包含一枚手榴彈,給予他更多逃離時間。此時,三顆黑點重回天上,俯瞰染紅的廢墟。

真鳳、電王、明鋒、宋龍、文山、浩天、殘影、謝小雪和餘下的二族族人一言不發,默默怒視世界政府,無一不握緊拳頭,無一不咬牙切齒。而彼得陪同瑪麗在屍體堆中尋找生還者,盡力拯救任何一個,即使一個也好;子遠則雙膝跪地抱著子進的屍體,依依不捨,那來自靈魂的哭聲刺痛在場每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