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重遇(四)

夜叉高傲說:「中階三門者、世上最強的九人、九大家族,其實都不值一提。」

真鳳散發著無形威壓,卻全身毫無殺意,可是這狀態才是令人感到最危險,冷道:「夜叉就交給我。電王、明鋒、文山、浩天,將其餘二人驅趕至地上,與宋龍、小冰等人合流。」

電王大怒,與真鳳同一狀態,淡說:「好。」沒有釋放一絲殺意,卻雙眼暴紅,而手中的秘銀劍亦握得更緊。二人已經憤怒至一個極點,只可以用鮮血去償還。宋龍回眸,看到眾多族人亦已倒下,無法再站起來,無法再次談話、暢飲通宵,那些回憶的碎片一直刺痛著,無法釋懷。作為比子遠更強的中階三門者,竟然無力保護自己族人,心感辜負姚天的寄望。

明鋒邪氣盡現,道:「真鳳,分散戰場。」知道如果一直未分散戰場的話,就只有更多族人倒下,而且他們三人能夠互相為對方作出掩護。



夜叉道:「真龍族、鳳凰族應該一早被滅,過往同姚天、呂狂達成協議,只要二族一直聽聽話話,我會放過二族所有族人,不過現時他們竟然違反當初約定,因此我就只好親手完成約定。」

正當宋龍意欲破口大罵之時,真鳳以左手阻止,冷冷道:「無謂再作口舌之爭,直接以他們的鮮血,祭祀所有族人。」宋龍明白真鳳意思,只將怒氣化作動力,誓要殺死面前三人。子遠此時亦放下子進遺體,輕吻著他的額頭作為最後的道別。子遠雙手沾上子進的鮮血,因此只能以手腕抹走眼淚,但依然在他俊俏的臉上畫上數條血痕,更令人感到淒涼。他慢慢站起,站在宋龍旁邊,眼神少許空洞,心中只剩下為親弟和其他族人報仇雪恨。

夜叉拔出散發藍光的激光刀,道:「白龍,你負責將剩下二族族人清除。柯克,你負責將所有初階三門者清除。真鳳,就交由我處理。最終一戰,執劍從此消失!」

真鳳被夜叉輕視,卻沒一絲不快,因為此刻在他心中,他只想將面前此人連同黑甲一同砍成兩份,憤怒和痛苦充斥著心靈,已容不下其他情緒。作為二族的族長,他理應保護族人,有如姚天和呂狂所做之事,可是,他竟然被夜叉一時得逞,屠殺二族,這日積月累的仇恨,只有鮮血才能解決,非夜叉死,就是真鳳亡。他蓄勁一跳,並以鳳翼狠狠一撥,刮起猛烈大風,有如一場小型熱帶氣旋,直捲三人。

白龍見此狂風,笑容燦爛道:「簡直是怪物。」三人依靠噴射裝置而飛行,氣流劇烈改變則會令三人輕微降低飛行能力,不過作為集合世界最頂尖科技的黑甲又豈會被這一波狂風而大大影響飛行。



「繼續作戰。」夜叉感到真鳳已經急速上升,他亦使用瞬間加速與真鳳保持一段距離。自他們將獵豹基因加至自己基因序內,對危險的觸覺更進一步提升,讓他們變得更敏捷,更難對付。

真鳳從地而上,橫揮龍嚎,一道彷似空間裂痕的波動湧去,其餘二人亦使用瞬間加速躲避,但真鳳此刻眼中只有夜叉,對白龍和柯克全無興趣,大喝:「電王!明鋒!」

早已在身後的二人一同吶喊:「放心去!」電王直指柯克,而明鋒則直飛向白龍。

文山飛向柯克,一喝:「讓我們也幫忙吧!」浩天則直飛白龍。

白龍專攻向較弱的浩天,邊以激光刀斬擊,邊以肩上機槍掃射,令浩天不得不一直躲避,處於被動狀態。幸好明鋒一直在後追趕,讓他無法一直進攻,而且浩天於空中敏捷萬分,雙方暫且打成平手。白龍笑:「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明鋒,失敬失敬。你能夠三番四次入侵我所設下的網絡防衛系統,當真值得嘉許。不過,你始終無法得到我最珍貴、最無可替代的研究資料。」



明鋒冷笑:「我對你研究無任何興趣。實際上,激光刀只不過是激光理論的延伸,根本無任何特別之處。」突然衝前,把肢體當成武器,與他相拼,不過武器等級差別卻在此時完完全全體現,激光刀一下子便將肢體斬斷,還在明鋒臉頰添上一條長長的鮮豔血痕。

白龍露出那燦爛笑容,眼神卻是帶一份享受殺戮的凶殘,笑:「無任何特別?哈!如果你有能力複製一把激光刀,戰況應該會比較好。」

明鋒大喝:「無必要複製,因為我會從你手中搶走!」催動惡魔之力,把表面完全覆蓋,形成一層遠看似黑色,實質深綠色的保護膜,雙眼綠光璀璨陰沉,全身充斥一股奇異邪氣,黑色肉翅變得更大,更令人心寒。

此後,他完全無視迎面而來的尖刺子彈,先前的對話,也只為了這個時刻。他一直緊貼白龍,那幼長尾巴更繞過並緊箍黑甲,以免他使用瞬間加速逃走,左手捉緊他的肩膀,右手用被斬成兩份的斷肢運勁打在白龍的手腕關節,讓他手一鬆,明鋒便馬上奪走那把激光刀,當下一劈。

正當佔盡優勢的明鋒打算一刀斬斷黑甲之時,那激光刀竟產生爆炸,爆風更將同樣衝前的浩天吹後一段距離。浩天大叫:「明鋒!」這奪刀當真讓他意想不到,感到明鋒當真智勇雙全,只是讓他更意外的是世界政府等人竟有此後著。

白龍早有準備,那暈眩不消一會便回復,開懷大笑說:「你以為經過上次之後,我們不會有此後著?」爆炸之後,他連續施以重拳一一打在明鋒腹部,感到尾巴一鬆之後,才用瞬間加速拉開距離。

隨著白龍啟動電漿噴射系統,那陣濃煙才飛快散去。明鋒全身沒有任何損傷,不過右手的保護層完全脫落,而且口裡吐出稠密的鮮血,便知剛才的爆炸讓他受到不少內傷。明鋒輕輕舔走嘴邊鮮血,邪氣無減反增,道:「不愧世界政府第一研究專家白龍,不過這次我贏了。」

白龍拔出另一武器,是一把由鋼鐵精煉而成的劍,劍身極薄,拔出時發出尖銳破風聲,可見其鋒利程度,笑說:「上古之力嗎?能夠完全擋下約三個高爆彈的威力,果然值得研究。」



明鋒再次催動惡魔之力,將右手的保護膜補回,肉翅一拍,極速衝去,和浩天準備左右夾攻,道:「浩天,即管上!將鳳凰之力包圍全身。」正當白龍意欲再度使用瞬間加速之時,那電漿噴射系統竟然不能使用,就彷似曾經被人破壞一樣,讓這噴射系統從主系統中分離。一刻遲疑,明鋒已至白龍面前,雙爪已經出擊。

白龍心中一慌,因為這設計原是每一次使用電漿之後,都會從庫存之中抽取所需的份量,以取平衡。他心中讚嘆,亦同時大怒,暗忖:「明鋒切斷中間補給管。」

而在白龍與明鋒激戰期間,電王與柯克也同樣陷入瘋狂打鬥。電王像施著輕功般在天空中任意行走,追趕柯克,可是柯克全身也不斷射出尖刺子彈和小型導彈,讓電王消耗極大靈力。

突然柯克拔出激光刀,一陣藍光瀰漫硝煙之間,使用瞬間加速,激光刀和秘銀劍突然一拼。電王雖然反應比柯克高出不少,可是奈何受制於黑甲那瞬間速度和無視靈力的特性,一時刀劍互搏竟不分上下。不過難得電王能與柯克拉近距離,終於有分出勝負的關鍵時刻,他豈會放過。在刀劍相交之時,他馬上轉腕傾斜秘銀劍,讓激光刀在秘銀劍劍面上擦過,而他則順勢運勁一劍斬向黑甲。

可是柯克刀法凌厲,馬上使勁回刀,不過沒了瞬間加速,柯克於力量方面比電王小太多太多。這次一拼,電王力道大得產生音爆,而柯克被電王強行打得直線飛至低空,像是失去了對於飛行的控制。

「柯克!」宋龍此時全力一彈,披起青色龍袍,右手盡力向前伸,彷要抓緊此名世界政府。電王見勢亦馬上向前奔馳,狙擊柯克,總覺得一陣端倪。

柯克心忖:「回復和平之後,我大概是第一名影帝。」就在宋龍快將捉到自己,柯克突然穩下身子,先用小型導彈轟向宋龍。他知道宋龍在空中根本沒有能力像電王般御風而行,連續使用兩次瞬間加速,瞄準宋龍身後,揮出激光刀。



宋龍反應比柯克高出不少,以靈力擋下那小型導彈之後亦馬上轉身催動真龍之力集中於雙手,準備隨時格擋,甚至奪刀。柯克握著激光刀的右手突然垂下,反而平舉左臂指向宋龍,射出一枝帶著火靈力的利箭,速度之快,彷約子彈,不過宋龍見此便打算直以一爪解決利箭。

柯克冷冷一笑,可是利箭後段和中段突然先後產生兩次小型爆炸,讓前端箭頭二次加速,箭頭在宋龍指縫中擦過。光以那速度已和中階三門者的攻擊相差不遠,宋龍躲避不及,只能將化成龍袍的真龍之力拆散,然後集中於利箭位置硬擋,可是這一擊彷似一記重拳打在宋龍胸口,讓他一時呼不過氣。

柯克殺機大動,說:「科技與人一直存有距離。」衝前奮力揮出激光刀,藍光一閃,幾乎奪去宋龍性命,因那激光刀在宋龍臉上劃過,但只削去他不少頭髮。

原是殘影瞬移至柯克手臂之下奮力一踢,改變了激光刀的軌道,救他一命。他再瞬移到柯克身後,打算以暗殺刀刺進電漿噴射系統,可是在快要刺進的時候,他不得不瞬移離開,因為肩上機槍已經瞄準,從生死之間逃走的壓力讓他心跳加快。

宋龍趁機後退,而電王從天急降對著柯克一砍,柯克使用瞬間加速避開。不知是否因為怒意,電王一斬劈開大地,一條長達數十米的裂痕從電王劍下生出,讓人感到恐怖,但他沒有就此停下,踏在空氣上,衝向柯克。

柯克不禁驚恐,忖度:「簡直是怪物!」不過他知道自己還有強化針,而且在此黑甲之中,靈力根本對他們無效,心總算安定下來。殘影此時不斷在柯克附近瞬移,讓他無法瞄準其餘的人,而文山亦突然在牆後彈出,拿著變異生物殘肢一擊打在黑甲腳底的噴射器,讓柯克飛行速度減低不少,更幾乎失去控制。

文山大喝道:「電王!上吧!」這偷襲大大增加士氣,燃點勝利希望。他知道自己沒有能力可以打倒黑甲,因此他一直埋伏,等待時機。這意想不到的攻擊亦令柯克心跳加速許多,心感憤恨,竟因殘影和電王二人合力追趕以令自己一時分心,留意不到一直埋伏的文山。

電王怒喝:「柯克!」頃刻二人距離大大縮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