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混戰(一)

王維:「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真鳳正與夜叉拼死打鬥,光論刀術,夜叉從小便被訓練成殺人機器,當然勝真鳳一籌。可是,如以反應、速度和力量而言,真鳳又遠比夜叉高出數分,因此一時二人於近身戰竟然打成平手,令人感到意外。

真鳳揮舞龍嚎,招招凶狠,剛烈無比,急中帶勁,每一劍也足以令人置諸死地;不過夜叉反應亦是敏捷,而且運用陰柔戰法,盡以身法和刀法配合,達至四兩撥千斤的效果,加上釋放微微混合一種上古之力的靈力彈打向真鳳,但那些看似麻煩的靈力彈,即使加上秘銀增幅,亦對已踏兩儀之境的真鳳毫無損傷,一劍接著一劍,叫人無法看清。

直至夜叉借真鳳的力向後急退,真鳳雙眼中的怒意像是猛虎靜待撲殺獵物般,淡然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夜叉昂首挺胸,散發一陣肅然感覺,道:「世界政府,夜叉。我亦喚醒埋藏於我體內之血統,比起真龍、鳳凰更加強大。」

確實,真鳳一直也感到一陣不妥,那像包容一切的感覺,那肅然的感覺,那慈祥的感覺,並非平常人能夠擁有,答:「血統,一向不代表強大,強大是自身如何使用。」

夜叉散發天意氣勢,比起其他初階三門者的氣勢來得更強大更猛烈,不過真鳳作為中階三門者顛峰,豈會被這份氣勢嚇怕?夜叉狂妄大笑:「哈!你真的認為血統沒差別嗎?一切,皆天意,升至三門者之後,我才能夠真正覺醒。」

當白龍將那特製藥劑注射於夜叉頸動脈中,和柯克透過鏡頭觀察著夜叉,只見夜叉不斷痛苦掙扎,瘋狂吼叫,幾乎連以精煉鋼鐵製造而成的鎖扣也被他扯得破爛,可是幸好並無出現溶解的跡象。

白龍不禁吞嚥,道:「背脊出現異常。」如果夜叉因此死亡,二人根本沒有能力打敗猶如怪物存在的中階三門者,亦等於直接在最終一戰中棄權。一陣淡淡白煙突然從夜叉身體中散發開去,讓畫面變得朦朦朧朧,讓二人更為擔心,心跳加速,連一毫秒也不敢離開那螢幕,彷彿連呼吸也忘記了。



夜叉此刻痛苦無比,似是背後一直有東西準備破骨而出,就正正在骨髓、脊椎、肋骨等那處延伸出去,痛不欲生,生不如死。一旦暈倒,也許就會一直陷入昏迷狀態。一直封閉在基因之內的血統在頃刻之間釋放出來,有如真鳳當初解封一樣,夜叉也在經歷相似的情形,全身也被撕裂,也被分解。

白龍和柯克同時說:「翼?」他們看到畫面中的夜叉前傾,背後長出一對雪白無瑕的翅膀,像是天使一樣讓人著迷,散發慈祥,能容一切,大愛無邊。

夜叉長出翅膀之後,再次嚎叫,而這一叫直接破壞在不同角落的閉路電視,叫畫面變成一片雪花。白龍雙眼發光,知夜叉當真怪物,笑:「所有閉路電視都被防彈玻璃包圍,但他只一喝,竟然震破閉路電視,實在太出乎意料之外。」

一種奇異的感覺從他們身後傳來,讓二人馬上轉身,這不是殺意,這不是危險,這不是恐懼,這不是怒氣,這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感覺。夜叉笑說:「各位,我信我擁有與其他人近戰實力。」

而在戰場之上,隨著夜叉散發這種天意氣勢,一股慈祥大愛感覺散開,令彼得和瑪麗不禁一怔,不知所措地對望。對於虔誠的信徒而言,這時感覺到真正的神力,彷彿神的感召,偏偏這感召是從作惡多端、雙手鮮血的夜叉身上散發,心中極為難受。夜叉釋出天神之力,一陣清藍光芒從他雙手散出,使出神水,光芒燦爛而吸引世人,就像是旨意一樣,亦是天意,亦是神的指令。



即使真鳳知道那是神族血統之後,亦沒有任何遲疑,畢竟,真鳳早已突破心魔,與高階三門者只差一步,只差一次感悟,豈會被夜叉如此輕易迷惑,一劍便將神水斬開兩段,消失於虛空中。夜叉奸笑:「不愧真鳳,連精神都如此純粹精煉。」其後他連續射出小型導彈和神水以消耗真鳳靈力。真鳳握緊左拳,使勁打在身前的空間,一股肉眼看見的能量波動向前湧去,逼得夜叉不得不躲避。就在夜叉避開的一剎那,真鳳已經趕到,並且殺意猛然傾瀉出來,揮劍對準夜叉腰身一斬,夜叉也再次使用瞬間加速避開。

突然,一股鋪天蓋地的魔王氣勢猶如海嘯般湧向眾人,逼得他們所有三門者也不得不湧起自身氣勢以抵擋這恐怖至極的氣勢,亦因這一刻遲疑,真鳳讓夜叉率先拉開距離。真鳳朝向那方向怒吼:「但丁!」雖然他未察覺,不過隨著他這一次的怒吼,那帝皇氣勢彷似變得更加強大,變得更加凝聚。

但丁傲視群雄,以一君臨天下的氣派降臨戰場,道:「真鳳、明鋒、電王,終於再次重遇。傲、納迪夫,盡清除周邊一切人等。」

但丁說話一出,納迪夫帶領一眾出生入死的勇士衝向二族那處,而傲則暫且停留於但丁身邊。傲說:「但丁大人,等我,我好快會解決宋龍等人。」話後,傲便湧起黑色戾炎,直衝宋龍。

但丁臉帶滄桑,衝去真鳳那處,面向夜叉問:「夜叉,有關滅靈一事,解藥在哪?」乾脆站在二人中間,光以背後硬生生承受著真鳳一劍。真鳳雖然知道但丁有此能力,可是親身經歷之時,心中大驚。真鳳可是能一擊摧毀雪山,如今竟被但丁以本屬防禦盲點的背部擋下,叫眾人難以保持冷靜。真鳳沒有任何遲疑,馬上以左手凝聚出一股靈力,然後一掌打在但丁的天靈蓋頂。這一擊來得更恐怖、更強大,怎料但丁依然沒有受傷,就連頭髮也沒折斷。

夜叉看著散發著魔王氣勢的但丁竟對真鳳的攻擊完全無視,心中大感震憾,回應:「滅靈只不過是明鋒等人逼使世界所有門者來臨中國的技倆,根本與世界政府無關。」

聽到此話後,但丁才緩緩轉身望向真鳳,嚇得真鳳不得不拍翼退後,道:「真鳳,你和你爸爸好相似,身上都帶有王之氣息。」

夜叉對於那魔王氣勢感到相當大的興趣,從但丁所散發的氣息而言,他沒有惡魔之力,亦即非魔族血統或惡魔基因,可是從他身上所散發出的竟是魔王氣勢,而且靈力更帶著如此恐怖的絕望和憤恨。他趁機遠離二人,靜觀其變。但丁和真鳳也沒有理會夜叉的舉動,後者認真問:「王之氣息?」



但丁一直懸浮於空中,就彷似古人所言之仙人一樣,又或是傳說中的魔王等存在,向真鳳細道:「待你成為高階三門者,一切就會明白。而你所有同伴之中,就只有你擁有王之氣息。如果,要你達成感悟。」話後,他眼神稍微望向明鋒。

真鳳豈會察覺不到但丁目光何在,道:「我絕不容許!」明鋒對於真鳳而言有多重要,已無需用言語去形容,若但丁真在他面前幹掉明鋒的話,他一定會含恨一輩子。

但丁冷笑:「你認為你有能力阻止我?」眼神一變,滔天殺意盡現,讓真鳳也幾乎承受不住。一瞬之間,但丁已過真鳳。當真鳳意欲回身伸手捉緊但丁,怎料夜叉突擊,利用瞬間加速衝往真鳳,更將天神之力凝聚於激光刀之上,揮刀一劈。

真鳳原先全心專注於但丁,如今竟遇夜叉偷襲,只能以龍嚎硬接,吼:「夜叉!走開!」拍動一雙巨大鳳翼,引起巨大氣流,將夜叉暫時逼退,可是拍翼期間也被夜叉的小型導彈擊中,幸好淡紫龍袍擋下威力。

夜叉輕道:「你認為你可以阻止但丁?你根本不明白他的弱點。」明鋒原先使計解除白龍的電漿噴射系統,將彼此實力上的距離大大減低,與浩天二人夾擊,逼得白龍節節後退,本應勝利在望,怎料但丁突然加入戰事,令人無計可施。

明鋒看見與但丁非常接近的浩天集中鳳凰之力,意欲攻向但丁,可是以他猜想,要打敗但丁根本不能靠如此輕微或一次次的攻擊,喝:「浩天!走!」可是,這已太遲。

浩天看見但丁來臨,雙眼瞪著明鋒,便知道他突然前來是因為明鋒,喝:「千鳳飛舞!」千隻金色鳳凰飛出,而右手亦是凝聚大量鳳凰之力,然後直衝向但丁。但丁就連真鳳的奮力一斬和紫炎炮也視若無睹,豈會把他放在眼內。浩天發現自己的攻擊猶如泥牛入海,但丁根本一傷也不傷。二人四目相投,浩天感覺正與一隻遠古凶獸對望,彷似一座又一座泰山壓在身上,心想:「媽的,光是對望,已讓我承受不住,快要崩潰。」



但丁問:「明鋒,你願意為同伴而犧牲嗎?」右手只舉食指和中指,以一個匪夷所思的速度按在浩天胸口上,浩天當下整個背部被一股絕對漆黑的靈力穿透,直至但丁收回右手,浩天才慢慢墜地。

在但丁身後的真鳳大吼:「浩天!呀!但丁!」眼見著自己的族人被殺,可是自己卻無能為力,這份無力感比起真正的痛楚更累人。

明鋒凝聚一股惡魔之力於雙眼,以作戒備,剛才但丁的速度可非省油的燈,要是自己並不集中,根本無法擋下,道:「我願意,不過我絕不會投降。」

白龍眼見此刻噬魂者突入,馬上遠離二人。他和夜叉也一樣,看見剛才但丁那一擊便知道世界政府只有三人一同合擊才有機會將但丁打敗。他與其他人說:「各位,要解決但丁,一定要使用激光武器,否則根本沒可能達到臨界點。」

柯克道:「電王實在太麻煩!白龍,如果你有空,便馬上過來幫忙!」白龍便馬上使用電漿噴射系統飛奔過去。

但丁淡然道:「真可惜,以你才智,應該可以解答宇宙之間更多更多問題。我想要滅靈解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