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混戰(二)

奧維德:「勇氣戰勝一切;甚至令身體變得強壯。」
"Courage conquers all things: it even gives strength to the body," Ovid said.

明鋒見浩天被瞬殺,雙眼露出殺意,一陣邪氣湧現,冷說:「滅靈病毒疫苗已經再無存貨,全部注射於我們身上。要救傲,就直接抽取我們的血!」

但丁對明鋒所散發的殺意毫無反應般,大喝:「傲!吸取宋龍身上的血!能夠解救滅靈病毒!」

此時真鳳已經來臨,站在明鋒身旁與但丁一同對峙著,不過他頭腦混亂,問:「但丁,到底你有什麼目的?為什麼要令我升上高階三門者?」



但丁看著眼神凶狠的二人,只輕述:「重建世界,又或者,重設世界。」

明鋒聽到他口中所言重設世界四字,腦海中一陣念頭飛過,問:「即使你能夠清除世界政府,將世界其餘政府都以暴力形式清除,好快,另一股惡勢力都會取而代之。你如何能夠重設?」

但丁不禁嘆息:「斯龍、千闕,身上都擁有王之氣息,可惜,我知道二人並無能力改變或解放宇宙,所以我只能夠將二人都殺害,將氣運據為己有。對我而言,能夠解放宇宙的人已經出現。」命運有如枷鎖,即使強大有如千闕,也無法改變。

在他們對話期間,傲和納迪夫等人已經將宋龍等人打得一塌糊塗。宋龍大感壓力,喝:「子遠!小心那影子!」光要對付戾炎,已令他吃力,已經是無法分閒理會子遠和納迪夫之間的打鬥,而其他族人亦與其餘的自由夢鬥士戰鬥。

傲身穿黑色長袍,手袖之中散發一陣閃爍彩光,道:「宋龍,你一向心思細密,技巧高超,結果實在太令我失望。」戾炎如追命符咒般追趕著宋龍,叫他無空間喘息。



宋龍見那彩光便細心感應,才知傲利用世界之秘吸取更多能量,以增強每招每式,便集中一股靈力於右手,紥馬沉腰,右手一掌打在地面後一拉,在右手手臂形成一個螺旋形的尖錐,靈力流過那尖錐螺絲紋的凹槽中,讓整個尖錐亮出耀眼綠光,然後他便衝向幾乎一直站在原地的傲,喝:「降龍伏虎!」

傲心想:「利用靈力將碎石加強並且凝聚,作為防禦和攻擊手段,不愧世上最強的九人之一。」面對此招,臉容卻無一絲緊張,喝:「戾炎。壁!」一幅由戾炎而成的牆壁在傲身前十米形成,戾炎溫度極高,燒得周邊的地面也琉璃化。

宋龍以一式伏虎降龍硬碰戾炎壁,一碰當下,這幅防禦壁雖然由無形的戾炎而成,卻像鋼鐵般堅硬,就連尖錐也無法一下子穿過,更甚者,戾炎正慢慢燃燒這尖錐,將碎石變成熔岩。宋龍暗忖:「媽的,這戾炎就這麼難纏嗎?」

「戾炎。萬劍塚!」傲將戾炎形成萬把帶著中國色彩的黑色古劍,從宋龍身後襲去。

宋龍心忖:「可惡。」立即解除伏虎降龍,馬上轉招使出畫龍點睛,將原先形成尖錐的碎石皆變成一條綠色巨龍。綠龍對萬劍塚張牙舞爪,每一抓皆打散多把黑色古劍,惜同時,亦有多把黑色古劍穿過綠龍的身體,但總算打成平手。



傲眼見如此,馬上變陣將戾炎壁重新化回戾炎湧向宋龍,一喝:「戾炎。狂起!」此招似混亂無章,逼得宋龍沒有任何退路,前有萬劍塚,後有狂起。

宋龍凝聚大量真龍之力於雙手上,讓左右手的真龍之力互相擠壓,那真龍之力的密度變得更高,形成一股足以吸起周邊塵土的重力,使出一招引君入甕,奈何準備時間不足,只可勉強影響古劍的軌跡。

傲雙眉一皺,見這招竟直接穿過戾炎,可見其威力,道:「竟然影響了重力?可惜你依然未達兩儀之境。」將戾炎形成一把古色古香的雙手巨劍,雙手一握後,看準時機使勁劈向宋龍的引君入甕,當下引起一陣彷似數枚洲際導彈一同爆炸的波動,雙雙被之震飛,更別提其餘在附近的二門者。

宋龍被震飛後,見傲張開一雙黑色不死鳥翼在傲身後張開,讓他添上一份更強大的氣派,更加高傲。在宋龍看來,不死鳥族其實與鳳凰族沒有分別,而兩者其實同一淵源,當中宋龍亦曾經從姚天口中聽聞過多少。宋龍冷笑:「你們當年背叛鳳凰族,竟有顏面自立部族,不覺得可恥嗎?」

傲俯視宋龍,淡淡說道:「不死鳥族、鳳凰族,通通與我無關。這世界,無所謂可恥,只有強弱勝負,只有生死之差。勝者為王。宋龍,今日將會是你的死忌。」話後,傲再度釋放體內的戾炎,彷似要把整個天空也燒光燒盡。「戾炎。火葬!」

宋龍此刻狀態當真未如理想,被戾炎追趕的恐怖確實令他吃不消,而且他也自知單純以靈力質量而言,傲真的勝他太多,在場的人當中,就只有但丁和真鳳能及,他一直所做的就只是盡力活下去,還有盡量消耗傲的能量。面對著有如這記快而狠的戾炎火葬,他不得不催動自己全身的真龍之力去抵擋,雙手以龍形拳般的姿勢擊出,喝:「弒龍無悔!」一股耀眼青色的真龍之力湧向戾炎火葬,不禁嘲笑:「真鳳,你一定要贏呀。哈哈!」

傲看宋龍頹風已生,一下子逼出高傲氣勢,大聲一喝,連同整記火葬一同壓去宋龍。宋龍雙手已無力繼續抗衡,那道本來耀眼的青光更是慢慢變淡,直至無光,直至那黑色戾炎淹沒了宋龍所站的位置,直至一切皆成灰燼,直至一切皆成虛無。



宋龍一死之事,透過先前安裝在體內的生命偵測裝備以電波傳送給各人裝備之中,讓所有人也知道一代英雄,世上最強的九人之一,不敵傲而戰死。真鳳大感不甘,吼:「宋龍!」宋龍雖然曾經作為敵人,不過之後冰釋前嫌,變成可信的伙伴,更是真龍族其中一名強者,見多識廣。緣份難得,讓真鳳一直珍而重之。眾人胸口彷有重石壓下,依依不捨,久久未散。

傲將宋龍直接汽化,大口大口吸收著,看到納迪夫等人依然未解決面前的人,命令:「通通退後。」

雖然納迪夫心中不爽,可是他們也知傲實力乃但丁之下,萬人之上,亦未有反駁。待納迪夫等人退後,傲催起戾炎,捲向彼得等人。原先彼得、子遠、殘影等人光是應付納迪夫一眾已力有不逮,現時加上能與真鳳相比的七罪之首,他們亦大感壓力。此時電王引來天雷,然後運勁將秘銀劍拋在彼得等人面前,秘銀劍畢直地插在地面之上,而一道熾白雷電則劈在秘銀劍的附近,將戾炎徹徹底底打碎。當電王著地後馬上提起秘銀劍,直指傲,叫:「殘影,先帶走所有族人和瑪麗。」

彼得吻了瑪麗之後,要她好好照顧傷患之後,她才乖乖聽話,走向殘影那處。二人依依不捨,不過相信一定會再見。殘影知道電王用意何在,他們與自己一樣,只是二門者,對於三門者之間的戰事中根本沒能起出任何用途,於是只能懷著不甘,瞬移到另一處,暫時遠離戰事。

電王知傲強大無儔,而屬性上更是剋制自身,視線完全不敢離開,大叫:「彼得,快去幫助文山對付柯克,柯克已是強弩之末。」

傲更催動不死鳥之力,揚起更狂妄的戾炎,道:「納迪夫,你帶領所有人,去清除被移走的人,八點鐘方向。」話後,他雙翼一拍,疾衝向電王,氣派一時無兩。

電王心忖:「不死鳥之力?和真鳳的鳳凰之力幾乎一模一樣。」知道不死鳥之力不容忽視,便將秘銀劍回鞘,閉目感應戾炎來勢,張目之時,拔劍迎接,一喝:「居合斬!」這一斬包含千鈞之力,硬生生將戾炎一分為二,而且去勢未有停意,直指一直在戾炎後的傲。傲也感到此招彷要斬開天地,不宜硬擋,只好拍翼閃避。電王眼見傲不敢硬拼而選擇閃避,驀地裡疾衝上前,動如脫兔,即以一招雷光長嘯攻去,劍鋒頃刻暴長。

傲以戾炎形成古代騎士盾,硬擋下電王此擊。卻在盾上留下一道肉眼可見的裂痕,更硬生生逼退傲,他不禁皺眉,心想:「這威力⋯⋯面前此人絕不能留,而且,他已經準備踏入兩儀之境,能集中天地能量。」突然萬把黑色古劍包圍電王,來勢凶凶,每把黑劍也像散發高傲和怒氣。傲喝:「戾炎。萬劍塚!」



電王在空氣之中左踏右踩,一一躲開萬劍,並以秘銀劍卸去巨力,卻令電王消耗不少體力,暗忖:「萬劍塚實在太過強大,幾乎沒有任何角度遺漏,而且劍速極快。可惡。」

突然,傲疾衝上前,瞳孔變成血紅,催起一股龐大的不死鳥之力於雙手,強風吹起一雙手袖,露出一直藏著的秘銀護臂,一股瘋狂恐怖的高傲氣勢蜂湧而至,怒喝:「戾炎。不死鳥之火!」一隻栩栩如生的不死鳥從雙手之中飛翔而出,叫電王驚訝不已,已無閒理會那對秘銀護臂。不死鳥的速度實在太快,而且電王仍受戾炎萬劍塚的攻擊所牽引,不得不需要硬拼這招。

電王面臨生死危機,於是便將自身殺意毫無保留地釋放,大剌剌斬出一劍無悔,看似混亂而無章法,卻暗藏殺機,比先前任何一劍更具殺傷力。無悔與不死鳥之火硬拼,雖讓後者大大減弱威力,可是卻未能完整阻止這一招。電王眼見自己已無時間再揮一劍,前有不死鳥之火,後有萬劍塚,看似已是死路一條,眼中充滿陣陣遺憾,心想:「小雪,對不起。」兩招相遇,一記劇烈爆炸傳出,爆風吹遍數百米,可見威力有多恐怖。

另一邊,彼得和文山二人夾擊柯克,突然由於柯克腳下的噴射器已經損毀,已無先前般靈活,不過他也知仍未時機使用強化針,所以一直只以地上戰與二人混戰。對他而言,幸好彼得和文山也只不過是初階三門者,依然停留於單純靈力的層面,不似真鳳、傲那些怪物等級,能以靈力產生出能量波動,破壞黑甲。彼得拿一雙晶瑩水矛,吐血道:「文山,攻擊關節!」

文山被那小型導彈轟炸出輕微腦震盪,鼻子不期然會流出鼻血,喘氣道:「好,你盡量封住他的動作。」世界政府確實比以往的對手更加難纏,因為任何以靈力而生的招數皆被無效化,一時三刻無法攻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