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混戰(三)

杜牧:「落魄江湖載酒行,楚腰腸斷掌中輕。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

雖然柯克失去腳部的噴射器,不過他雙手的噴射器和背後的電漿噴射系統依然可用,再加上人工智能,在不需操控之下發射出子彈、小型導彈等武器。彼得突衝上前,刺擊柯克的腰間和頭部,逼使柯克盡量壓下身子以躲避此等有如流水般的攻勢。不過柯克反應亦佳,馬上一刀橫劈在水矛,擋下彼得一掃。此時文山臥地掃腿,揮舞戰蟻斷肢,逼得柯克躲避,只好射出尖刺子彈。

在彼得另一枝水矛來前,柯克左手先行搶進彼得右肘,笑道:「攻擊關節!」左手捏碎肘臂關節,可是那手臂竟然化回靈力散落地上,大吃一驚。

彼得大喝:「文山!」再使同化,從地上伸出數隻手臂,牢牢捉緊柯克足部,而且在那枝水矛墮地之前伸出真正的右手接,然後一擊插在黑甲的右肩,拆走機槍。文山此刻跳上黑甲的左肩,先以斷肢打破機槍,再以四肢夾著柯克左肩,配上體重和動作壓下柯克。彼得再使同化,從柯克背後伸出手臂進一步破壞電漿噴射系統,然後再以水矛卡著柯克。



柯克大感劇痛,吼叫:「強化針!」

文山有苦自知,想:「果然與常人不同。媽的!」即使黑甲單膝跪地,右手和右肩被文山運勁扭著,可是文山知道關節尚未被破壞,見此便馬上轉式,雙手握肘而雙腳夾臂,用上全身氣力,務求要讓柯克率先失去左臂。

柯克全力開啟於手掌的噴射器,令彼得和文山難以繼續,更突然引爆在身後的激光刀,同時炸開彼得和文山。事出突然,即使二人及時以靈力擋去大部份力量,可是也受不少的傷害,紛紛吐出鮮血。而正好站在激光刀後的彼得更是難以站立,這輩子的事就像走馬燈般在他腦海中播放,由當初覺醒變成門者,結識瑪麗和珍,加入梵蒂岡,面對自己的過去後升成初階三門者,與珍結婚,珍其後因病而離世,再遇瑪麗,當上梵蒂岡會長等等。

文山爬到彼得身邊,不斷嘗試喚醒意欲閉眼昏睡的彼得,因他清楚知道只要此時彼得合上雙眼,失去意志,便會死亡,於是大喊:「彼得,起來!不要睡!瑪麗還在等你呀!彼得!」聽她名字,彼得才輕微甦醒過來,更吐出烏血。文山扶起彼得,說:「醒吧,戰爭尚未完結。」

柯克在濃密的煙霧中吃力地站起,卻搖搖不穩。激光刀爆炸,他毫無疑問受傷最重,不過總算逃出二人手中,怒吼:「去死吧!」將自己剩餘的彈藥瞄準二人之後,幾乎全數釋放。文山張開鳳翼,拉走彼得,以避開爆風。可是一同爆炸而成的爆風確實驚人,逼得二人用上不少靈力格擋,尤其彼得,因為他也清楚一旦倒下,就再站不起來。



彼得輕拍臉頰,怕自己意志鬆懈,道:「柯克背後一定受損,集中攻擊。」文山點頭,便打算前後夾擊。怎料柯克此時並沒有像預期中的散漫,反而極度集中,拔出另一把鋼劍,劍身扁平,劍鋒鋒利,與文山激戰。文山身上再無武器,就連斷肢亦在剛才爆風掉落,只能以身法躲避。

彼得一踏向前,重新凝製兩枝晶瑩剔透的水矛,實行前後夾攻,讓柯克分身乏術。彼得在連環橫掃之後突然急刺數記,變化之快讓柯克無法適從,頃刻亂了陣腳,文山更在此時入身再次使用關節技,將自己身體再次壓著柯克的右手肘關節,痛得柯克不得不半跪在地上,更鬆開右手一直握著的那把鋼劍。

「彼得!」文山見此機會則大吼。彼得亦馬上運勁將兩枝水矛刺進黑甲,不過他眼見一陣不妥,因柯克伸出左手拿起鋼劍,準備反刺毫無防禦的文山。一時情急之下,彼得唯有踏前刺向鋼劍,改變攻擊方向,先救下文山,但這一刺過後,他已失去最佳機會攻擊柯克。

柯克竟然不顧右臂被扭斷,強行提起右手,「咯」的一聲,清脆響在三人耳中,只聽柯克大吼:「結束吧!」左手握劍向下一記快斬,加上整副黑甲的重量,即使文山能以靈力擋下鋒利劍面,也承受不住這道力量,當場吐出一大口鮮血。

彼得大驚:「文山!」再度橫掃,柯克躲開一擊,卻避不過餘後突刺,水矛狠狠刺進黑甲左肩關節,然後彼得執那鋼劍,狠狠刺在黑甲中央。此時,彼得已殺紅了眼,拔出鋼劍,劈開這殺人無數的黑甲,甚至扔走鋼劍,一手將柯克從黑甲中拔出,極其憤怒,正打算一拳拳打去。



柯克笑道:「你會後悔。」彼得一聲怒吼,然後一拳又一拳打在柯克的臉上。柯克臉上全是傷口,滿流鮮血,突然以左手擋下彼得,輕輕說道:「我與你一樣,也是初階三門者!」話後,他突然一記左肘快打,直中彼得額頭,喝:「你會後悔,剛才沒有用那劍解決我!」

彼得全身乏力,被柯克一擊後更是倒地不起,眼看柯克屹立於此,與瑪麗自小而來的回憶再次閃過眼前。柯克嘲笑:「哈哈!世上最強的九人?不外如是。」其實他已是強弩之末,畢竟他只依靠強化針一直維持戰鬥,馬上執起鋼劍,打算一劍處決彼得。

文山在地上爬行,用著自己僅剩的鳳凰之力使出鳳輪天舞,兩個圓輪像一鳳一凰般並排而上,襲向柯克。柯克察覺後轉身,匆忙釋出火靈力抵擋,不過文山號稱鳳仙,又是水主地異者,豈是平常火屬靈力者能擋得住。這記鳳輪天舞將他強行推走十米左右,更將他餘下的左臂臂骨打斷,幾乎連鋼劍也無法握緊。看到彼得暫時脫離生命危險,文山感到死而無憾,自豪大笑步入黃泉。

柯克知道多拖一秒,便多一分危險,所以盡力跑向彼得,以一劍終結。而彼得知道此刻不容有失,要麼生,要麼死,拼命爬去拾回水矛。柯克跳起雙手握劍向下刺去,彼得卻未能及時拿水矛。突然冰錐從地而上,刺穿柯克,更讓他停留於半空之中。柯克大吐鮮血,不甘地望向小冰,含恨而終。

原是小冰終擺脫眾多變異生物,前來迎救,微笑:「彼得,你沒事實在太好。幸好我趕得及。附近實在太多變異生物,彼得,你先躲進黑甲暫避。」她抬起負傷的彼得,躲在黑甲之內,然後將整個黑甲抬去較為隱閉的地方。

彼得虛弱說:「小冰,幫我和瑪麗說⋯⋯」

小冰決斷地拒絕彼得的要求,說:「要說,就自己親口跟她說。撐住,最終勝利,一定屬於我們。」她蓋上黑甲,才急速離去,跑向真鳳。

真鳳正和明鋒一直對抗猶如無敵存在的但丁,那處風起雲湧,雷電交加,三人打得激烈,卻是平手,而但丁似乎偏偏專攻明鋒,對真鳳置諸不理。真鳳知道一個個同伴已經戰死沙場,尤其是知道同屬執劍的同伴死去,更是悲憤沖天,與世界政府、噬魂者之間,是只能以鮮血才可解決的血債。



明鋒得知執劍再少一人,心中也是無言,可是他無法沉溺於悲痛之中,因為只要敗給但丁,一直以來的部署和眾人的犧牲便會白白浪費。反之,光是但丁的態度,已足以讓明鋒不斷猜測。他忽發奇想,雖然可能性極低,不過是唯一一個能夠解釋得到但丁此時的行為,道:「但丁,你要造王。」

但丁聽後,目光帶賞,但同時散發出讓人顫慄的殺意,道:「明鋒,你實在太聰明。而聰明,將會令你招來殺身之禍。」話後,他提起右手,射出一股黑色靈力,逼得二人馬上飛開。

真鳳見但丁招式奇快無比也感恐怖,但知明鋒一話定必重要,問:「明鋒,你造王意思是?」

明鋒腦海思緒萬千,嘗試從這看似荒謬的推論之中尋找出最有可能性之一,因為,只要存在,亦即真實;即使如此荒謬,亦是荒謬的事實。他說:「以下只是我的推測。升為高階三門者之後,就能夠感受到造物者的存在,甚至其他宇宙存在。一切一切,可能背後皆有一樣被稱作命運的程式或系統控制,能夠打破命運,就只有傳說中的命運之子,而命運之子,亦即是你,真鳳。」真鳳等人已非首次聽到命運之子這特別字眼,卻是首次明鋒用作推論之中。明鋒補充:「但丁之所以不殺你,可能因為命運緣故,他無法殺你,或者不可以殺你,因為你將要成為對抗造物者的王。」

真鳳不禁細想:「命運嗎?」一直以來,雖然自己拼死戰鬥才得來如今這股力量,但那時在伊拉克,那時在聖盃戰,那時在南美洲,像是讓他一步步攀上高點,如果任何一件事出現錯誤,他亦不會能夠在此與但丁對抗。

但丁雙眼滄桑,似看透紅塵,畢竟經歷萬千,細語:「所言非全對,亦非全錯。而真正答案,留待你打敗我之後,便自然會揭曉!」但丁衝向二人,一擊彷似打碎空間,造出比轟雷更巨大的聲響,讓二人不得不趕緊分開。但丁對明鋒窮追猛打,怎料明鋒卻一直未有攻擊意慾,一時也感無奈。

明鋒道:「真鳳,看來我猜對了。」



與此同時,傲正以一人之力,力拼夜叉和白龍,打得難分難解。白龍道:「戰力未免太恐怖。」自知無法與傲戰鬥,因為二人層次實在相差太遠,不過他相信夜叉,所以一直留在此。

面對著傲,夜叉此刻感到無比壓迫,心中既是興奮,又是緊張,笑:「戾炎雖然由靈力而生,但可以形成實體,不愧但丁之下。」面對戾炎,他馬上催動天神之力,象徵希望的力量,這股力量突然化成弓箭,配上天意氣勢,就連看著他也感光明,道:「希望之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