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混戰(四)

莎士比亞:「為什麼一條狗,一匹馬,一隻耗子都有生命,而你卻沒有一絲的呼吸。」
“Why should a dog, a horse, a rat, have life, and thou no breath at all?” W. William Shakespeare said.

夜叉連環射出數支希望之箭,每支也貫穿並射散那黑色戾炎,可見神族血統的威力。傲也不禁皺眉,拍翼避過箭枝,心想:「神族血統實在太麻煩,竟有剋制靈力之大能。」

夜叉知道自己有與傲一戰的資格,再次拉弓並射出希望之箭,而白龍亦趁機上前發射小型導彈及尖刺子彈,並且拔出激光刀,打算二人快速壓制。夜叉燦爛微笑,眼中慈祥望向白龍,道:「七罪之首,就讓我赦免你身上的罪。」傲乾脆完全張開那雙巨大的不死鳥翼,飛向白龍,將戾炎形成一把黑色長劍,毫不比精鋼軟弱。

眼看白龍飛來,傲拍翼疾衝,速度突然提升數倍,快得匪夷所思,就像一道黑影匆匆閃過。白龍根本沒有時間反應,只依照直覺提起激光刀擋在胸前。雖然擋下長劍,不過胸口也像被一記重拳硬生生擊中,登時口吐鮮血,而且直飛老遠。怎料在白龍被打飛瞬間,夜叉的希望之箭穿過白龍射向傲,叫傲反應不及。



夜叉原是預料到傲會加速上前,便瞄準白龍射出,微笑道:「白龍,做得好。」而希望之箭射在另一支的箭尾,使其速度增加一倍以上,讓傲招架不住,更被此箭插進腹部,刺傷內臟,逼得他馬上要使出戾炎壁再運用靈力止血。傲被夜叉此等嘍囉所傷,心中猛然不快,欲盡快了結戰鬥,因而拍翼繞圈追向夜叉。即使夜叉欲以瞬間加速暫且逃離,但以傲的速度也能慢慢追上去。

夜叉心知在近戰中,反應、直覺及戰鬥觸覺等也能決定勝負,雖然自尊極強,但又未至於會在近戰勝過傲,尤其看過那變化多端而攻守兼備的戾炎,因此一直拉開距離,但光是要維持距離也花上不少心力,暗忖:「傲追上我,只不過是時間問題。」咬牙切齒,不得不停滯空中,索性回身瞄準傲,投擲出激光刀,就有如當初對付真鳳。

夜叉才一減速,二人距離頃刻縮短,而傲以長劍輕輕一撥走那激光刀,夜叉已準備射出數支希望之箭,並以剛才前後追尾的技巧使射出的每支箭矢更大威力,更大貫穿力。傲冷笑:「別以為同一招可以傷我兩次。」奮力揮出一劍,這劍似要震碎空間,直接將所有希望之箭瓦解,餘勁更湧向夜叉那處,逼得他棄弓躲避。

夜叉大驚,不屑說:「中階三門者顛峰,竟有如此實力?竟然比神族血統更強大?」此時,他將激光刀奮力拉後,直飛去傲的背部,或只要他如真鳳般握緊激光刀的鋼索,極高壓電流便會即時釋放。

怎料傲一眼也未望過,單以一股戾炎擋下激光刀,打破夜叉的如意算盤,然後拍翼衝去,先以戾炎萬劍塚作為序曲,牢牢包圍夜叉,使他難以瞬間加速逃離攻擊範圍,逼使他用天神之力與自己一拼。傲肅然一喝:「即管你使用天神之力,亦難以全破我戾炎!」



夜叉不得不傾盡自身天神之力和靈力,以保性命,忽然與秘銀似有聯繫,大喝:「米迦勒!」頃刻,夜叉全身散發一道清藍光芒,彷似變成聖經所提及的大天使米迦勒,背後長有雙翼,英氣雄壯,披全副盔甲,提湛藍長槍,威風凜凜,一刺又一刺打碎由不同方向而來的萬劍塚,而未能及時打散的則紛紛刺在盔甲之上,留下道道深邃裂痕,直至連盔甲也被打成碎片,夜叉手中那枝彷代表破壞的長槍狠狠向傲刺去。

傲見此,細想:「這就是但丁大人所講的氣運?竟然在瀕死期間利用世界之秘而加強招式,使出米迦勒。」

世界之秘,實質為秘銀對於靈力的增幅,間接展示異世界或其他宇宙的存在,不過亦有另一分支。秘銀既能增幅靈力,亦能儲存靈力,而當注入一定質量的靈力之後,便能夠再度吸引出其他宇宙或世界同樣屬性的能量據為己用,就有如壬生一郎在噬魂之亂時所使出的素盞嗚尊。本來只有中階三門者才能做到的世界之秘,只是初階三門者的夜叉竟能使用。由於他被含有秘銀的黑甲包裹,將靈力盡數釋出後反倒誤打誤撞引出異世界的能量,才能使出如此強悍的米迦勒。

傲感到這一刺剛烈無雙,因此沒有任何保留,將戾炎集中一點,向夜叉一喝:「戾炎。毀天滅地!」米迦勒硬拼毀天滅地,一藍一黑的光芒互相吞噬,既光又暗。夜叉知毀天滅地力量龐大,竟是不敵,就連長槍亦漸漸失去光芒,產生裂痕。毀天滅地就如黑洞般吞噬面前一切,將一切盡化虛無。傲心想:「可惜你修為未夠,若果你再練上十年,或者能敵我毀天滅地。神族血統果然強大。」

夜叉剛愎自用,覺醒神族血統後更是得戚,不可一世,視天下為棋子,利用白龍以射傷傲,悲痛欲絕道:「我⋯⋯竟然輸了?明明我擁有神族血統⋯⋯」



「強大的,永遠都不是血統,而是自己。」話後,傲殺意一放,便將夜叉燒得一乾二淨,就連附近的空氣也變得熾熱。在夜叉被殺之後,傲雙眼失神,慢慢降落地上。連番作戰,他實在疲憊不堪,能量清空。先是宋龍,再是電王,最後是白龍和夜叉,即使強悍如傲,亦無法再戰,只好躺在地上,一臉頹然,黑髮散在臉上,與平常截然不同。他心中日夜牽掛嫉,忖度:「彩香,你過得好嗎?」

陡然一陣濃烈殺意傳來,傲馬上隱藏氣息,不過已是太遲。電王大吼:「傲!」揮動秘銀劍,運勁斬去,一道金色的劍影馬上如死神的手向傲伸出。

傲滾地避開電王的攻擊,不屑道:「我都知道,先前未將你殺死。」

電王衣上沾有血跡,臉上依然掛著兩行乾涸了的激淚痕,殺機大動,怒吼:「但你殺死了殘影!」對比起現時的傲,電王身上靈力甚足,至少還能夠在空中任意踏步,揮出極具破壞力的斬擊。

先前電王前有不死鳥之火,後有萬劍塚,眼看已是死路一條之時,殘影突然出現身後,一同瞬移至另一個較為偏遠的位置。電王知道殘影在緊急關頭再用瞬移救下自己,感動不已。由於事過緊急,殘影呆笑,突然口吐鮮血並倒在電王身上。電王一怔後大驚,才知殘影腹部被萬劍塚刺穿,亦即,他以自己身軀擋下這招,再忍痛瞬移。

殘影臉無血色,卻依然自信,而且絕無後悔之意,偏偏雙手乏力,仍然試圖抹走咀邊的血,顫抖笑言:「你是第三批加入執劍的人,是我後輩,我怎可以讓你比我早死。」電王知殘影捨命相救,不得不哭成淚人。執劍人數雖少,可是每人義薄雲天,情如手足。即使電王以手戰戰兢兢地遮掩殘影腹部的傷口亦無補於事,畢竟那傷口實在太深,面積過大,任誰看到亦會感到啞然。

殘影推開電王沾滿鮮血的雙手,知自己已是將死之人,就連那痛楚也慢慢消失。他雙眼已是半張半閉,高傲笑道:「電王,我一直無法衝破三門,不過,我依然盡力保護身邊每一個人。」電王默默地聆聽著殘影的遺言,不過即使如何強忍,眼淚也是不自控地如暴雨般落下。殘影幾乎閉上雙眼,用盡餘下力氣續說:「面對變異生物,我不斷瞬移,破壞對方眼睛、鼻、手腳關節,減低對方戰力。」說著,他眼眶也滲出滴滴眼淚,笑容苦澀,哽咽說:「對不起,我只是一個微不足道、沒有任何作用的二門者,噬魂者、世界政府,就連變異生物,我都沒有辦法對付得到。」



電王馬上回答:「不!沒有你,我們早在召龍陣一役被奧塞斯等人圍堵戰死。全靠你,才能令所有人擁有再次戰鬥的機會,全靠你,令所有人能夠為自己信念而戰!因為你,才可以扭轉乾坤。」

殘影心中一直責備自己,未能衝破心門,即使如何苦練刀法,到頭來也未及初階三門者。他因為自己的傲氣、自信,一直未有將這番說話說出,如今已是將死之人,才有勇氣道出心聲:「電王,我不配成為執劍一員。」

電王握著殘影雙手,真誠道:「不!我為你而感到驕傲,有你做我的伙伴,實在太幸福。」

「電王,去幫真鳳,結束戰爭。」

電王忍淚道:「我答應你。」聽到電王這話,殘影才安心睡去。電王豪然大哭,拿走殘影一直帶著的暗殺刀,跑回戰場中。此時,電王正與傲對峙。他全身散發陣陣金色電光,左手握秘銀劍,右手拔出刀柄刻有殘影名字的暗殺刀,怒吼著:「我要以你身上鮮血,祭殘影靈魂!」

話後,電王疾衝上前,左手一揮秘銀劍,一道強勁的金色劍影馬上射出,左劍右刀,配上怒氣和殺意,彷似戰神,所向披靡。傲卻是強弩之末,臉帶頹勢,要再次面對電王,確實有心無力。光是這道劍影,他已不得不趴在地上躲避,身手慢上不少,還未站起,電王已至,不得不使出戾炎抵擋。

電王先以秘銀劍奮力斬開戾炎,餘勁未衰,直逼向傲。傲依然以詭異身法避開這劍,但電王雙腳一蹬,用暗殺刀向前突刺,那速度異常飛快,更生音爆,大喝:「傲!」

即使傲催動戾炎形成防禦壁,依然無法擋下電王這一猛烈突刺。電王用暗殺刀強行破開戾炎壁,直接刺入傲的腹部,更將一道有如手臂粗的金色電流注入傲,讓他感受到龐大劇痛。或因電王極怒,竟不知自己正在吸取周邊的能量,讓那威力變得更加恐怖。



傲知劫數難逃,心忖:「竟然大難不死,更步入兩儀之境?這就是氣運嗎?更是世界升階的影響⋯⋯」悲鳴:「但丁大人,恕我無法完成你的雄心壯志,白白浪費你的救命之恩,依然未能夠找到另一個命運之子。妹,對不起,我未能替你報仇雪恨,即使我親手殺死大量真龍族人、鳳凰族人、宋龍、殘影,但明鋒、電王等人我卻無能為力。妹,於湼槃中等我,一同重生。」

電王知道傲已放棄反抗,但這不代表他將會輕鬆放過傲。他注入一股靈力,用殘影的暗殺刀使勁向橫一抽,有如切腹自盡,腸臟掉在地上,然後抽出,再以反手割斷傲的喉嚨,讓他無法呼吸,窒息而死,動作行雲流水,沒有一絲猶豫。傲此刻腸穿肚爛,而且血液倒流入肺,痛苦萬分,渾身無力,跪在地上。傷勢剛好與被但丁相救時湊巧一模一樣,只是那時他只不過是初階三門者。

電王看見被稱為七罪之首的傲已將死,怒氣盡消,那把刻有殘影名字的暗殺刀亦沾滿傲的鮮血,於是將刀上鮮血弄走後便將之收回鞘中,心想:「殘影,在天之靈,願你能夠安息。」傲像是快將熄滅的燈火,雙眼帶著一片後悔,也許一直執著於仍未能做到的事,長眠於此。

突然,電王再次感到那恐怖至極的魔王氣勢洶洶地湧來,右手提起傲的屍體,踏著空氣趕去。他祈求謝小雪能夠相安無事,便無牽掛,不過對付但丁此等人物需要心無雜念,一絲遲疑便已決定生死,只好清空腦海。他直視那處烏雲密佈,狂風暴雨,雷電交加,便知事不宜遲。

明鋒雙眼烔烔如火道:「真鳳,我已經搵到但丁的秘密。」剛才但丁衝前,明鋒避開要害,將左臂擋在身前,同時射出瞳力,雖然對但丁傷害不大,卻讓他得到了答案。

真鳳大吼:「明鋒,小心!」一道道紫色雷電落在但丁前,讓他心中一陣無奈,暗忖:「命運之子的氣運竟然大得可以影響身邊人。」本來他有數次機會可以殺死明鋒,奈何剛好引來天雷及狂風暴雨,替明鋒卸走不少能量,而且真鳳亦一直趕來阻撓,令明鋒只傷而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