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最後的王(一)

尼采:「一棵樹要長得更高,接受更多的光明,那麼它的根就必須更深入黑暗。」
“A tree should grow taller, accept more brightness, then its root must be deeper and darker,” said Nietzsche.

電王將傲的屍身拋向但丁,吸引他的注意力,怒吼:「但丁!接著!」但丁雖是大多人喻為邪惡的化身,不過一見傲的屍身,馬上放棄對明鋒的狙擊,單手接著傲,慢慢降落,他甚至跪在地上,緩緩將傲放下,二人之間的情義不言而喻。傲的屍身依然溫暖,但丁雙眼複雜,站後,帶無窮殺意和魔王氣勢怒瞪電王,讓電王不由自主地顫抖一下。

但丁感到傲的死亡像是為眾人的氣運帶來改變。突然那片烏雲慢慢散去,風漸漸平靜,不再猖獗,雨慢慢停下,不再猛烈。一道陽光從黑雲的縫隙中射向但丁。真鳳和明鋒馬上走到電王身邊,也釋放出殺意和氣勢勉強抗衡。真鳳道:「電王,你沒事,實在太好。」

電王看到明鋒已經沒了一隻左臂,而且臉上血跡斑斑,擔心問:「明鋒,你沒事嗎?」



明鋒向他們微笑,說:「大家,但丁能力是將能量吸收和釋放,或者他的黑色靈力是因為他曾經吸收各個屬性靈力而致。不過,重點是這兩種能力不可以同時使用,即是,我們唯一能夠傷害但丁的時候,就是當他出招的時候;又或者,當他無法繼續儲存能量之後,亦即極限為止。就這樣。」

但丁淡道:「明鋒,光以觀察就能夠得出結果,你智力果然不同凡響。不過,每人氣運都有興衰之時,先前一直無法殺死真鳳和你,因為就連上天都會幫助你,不過,一切將會改變。」

真鳳殺氣騰騰凝視但丁,雖不知道任何有關氣運一事,但他知要為千闕和斯龍報仇雪恨,喝:「明鋒、電王,集三人之力,將但丁打敗。我們一定要贏!」

電王心中熱血再次湧現,彷彿回想起當初在聖盃戰時,與真鳳並肩作戰的時候,道:「明鋒、真鳳,我好榮幸能夠遇到你們,好榮幸能夠成為你們的同伴。」

明鋒一向甚少表達自己情感,向他們笑道:「此生我已死而無憾。」



電王聽後,豪邁大笑:「哈哈哈!說得好!我也是!」

真鳳亦知彼此感情已非簡單幾字數句就能說清,豪氣乾雲,生死與共。這份兄弟情讓他額上一直緊皺的雙眉也突然鬆開,豪然放聲大笑:「哈哈!好兄弟!」

「大家,一起打倒但丁!」一道甜美女聲從遠處傳來,真鳳一聽便知道那是他日思夜想的小冰,馬上回首看她一面。真鳳上前與她擁吻,完全無視身邊的二人,不過明鋒和電王也知這可能是他們最後一次擁吻的機會,所以也沒說一話,只是一直留意但丁的一舉一動,避免他突襲。

真鳳和小冰幾經波折才走在一起,當然特別珍惜對方,即使是氣味、動作、輪廓等,也無一不留意。只是他們也知但丁正虎視眈眈,亦重拾戰意。真鳳問:「明鋒,我們還有什麼人?」

明鋒迅速觀看那儀器後,答:「李寧、瑪麗、謝小雪,應該還有小部份真龍族、鳳凰族人。」



小冰聽後,想起才剛替彼得蓋上黑甲,忽然心中充滿遺憾,那段說話已經太遲,遲得相距生死,遠得陰陽相隔。她咬緊牙關,決不讓眼淚流下,黯然地對他們說:「李寧一直替眾人以沙怪之力阻擋一群變異螞蟻,他情況都一定緊急,需要幫助。」

陡然但丁釋出一陣恐怖至極的殺意,令眾人不得不閉口凝視,說:「時間已到。其餘閒話家常,留待你們有命再說!」話後,右手直接射出一股漆黑靈力,質量純粹,像要把世上光芒通通吸走,變得毫無色彩,更甚者,靈力似帶有龐大的負面情緒,彷要毀滅世界才能夠平伏的絕望。

那漆黑靈力直湧向真鳳等人,雖然真鳳知道那靈力的質量非同小可,不過他彷彿感到手中的龍嚎和鳳鐲也在低鳴,像對面前強敵極感興趣,於是他便注入大量清藍的鳳凰之力至一雙鳳鐲之中,然後踏一大步,走在眾人面前,怒吼:「英雄無敵!」

一隻清藍而美艷的火鳳從一雙鳳鐲中傲翔而出,而牠的樣貌與真鳳當初於意識空間中看到的火鳳一模一樣,美麗而高傲。火鳳一出便擋下那漆黑靈力。但丁感到火鳳乃非常物,心想:「異世界投影?看來鳳鐲、龍嚎等神器可與異世界有著一份莫大的關係。」

其他人見此,感到一股希望,此時他們也感到真鳳身上有細微的改變,那可是靈魂上的轉變,彷有更加精煉之息。真鳳道:「不可以讓他再出招。」話後,他便拔出龍嚎,示意所有人一同進攻。頃刻,明鋒拍動黑色肉翅,邪氣十足,彷如活生生的惡魔;電王拔出秘銀劍,踏空而上,有如豪俠;而小冰繞去但丁被毀的左邊身,希望能攻下。

但丁瞪著眾人,道:「即使原世上最強的九人一同攻擊我,我亦無任何恐懼。憑你們?」一蹬向前,以一股漆黑靈力作為與龍嚎的見面禮。

真鳳拍動淡紫鳳翼,僅僅避開。雖然避開,可是他也感到自身淡紫龍袍被那股靈力扯走不少能量,暗忖:「果然好恐怖的質量。」將真龍之力注入龍嚎,然後猛力一斬,不只產生空間破裂的波動,更有一條火紅真龍憑空而生,凶猛無雙。這亦是真鳳首次感到神器真正恐怖之處,先前只知道這兩個神器,一鋒利無比,削鐵如泥,更是煞氣濃郁,威武強悍,另一則是能擋天下物,堅硬無比,而且能使鳳鳴,影響心神,卻未知注入此等質量的上古之力能使出這怪物級數的遠古凶獸。



面對作為投影的火紅真龍,雖然殺氣騰騰,怒意沖天,不過但丁依然不避不躲,乾脆直接全數吸收這一道瘋狂的力量,作為自身能量,淡言:「依然未及千闕等級。」

明鋒馬上大吼:「所有人進攻!」馬上凝聚自身的惡魔之力,化成一股無可比擬的瞳力,使出化為烏有,射出深綠色而帶著摧毀的能量光束,更帶腐蝕氣息直接轟向但丁。招與招之間沒有一絲時間上的縫隙,務求達到但丁收的極限,從而達致傷害,否則他們就只有捱打的份。電王立即拔出秘銀劍,將一股靈力注入劍中,一式雷光長嘯,化作一道金色劍影,快如光,直接轟在但丁身上。揮劍過後,他更馬上連使破風腳,在雷光長嘯後一瞬打在但丁身上。小冰雙掌浮現一道清藍色的光芒,然後二掌於胸前一合再高舉,一陣寒冰刺骨的白雪馬上出現,猶如一座即將崩塌的冰山,直湧向但丁,像是將他冰封活埋。

眾人的攻擊未有停止之意,雷光、火焰、冰錐、瞳力等招式連環不斷,斬、劈、刺等劍式行雲流水,頓時風雷之聲響徹雲霄。這一輪攻勢,即使是七罪也無法承受,只可惜此人乃但丁,噬魂者首領,亦是此刻地上最強的人。

天空烏雲散去,陽光普照,惜這光景卻讓但丁更顯黑暗,因為他的靈力就連光也吸收,毫無反射,絕對漆黑,比黑夜更令人心寒。

在一陣濃煙塵埃之中,但丁悠然漫步走出,而且有一層薄薄而絕對漆黑的能量層在他身體之外,能量層並非處處平均,反而某處較厚,某處較薄,外人就只能透過薄的位置才能看到但丁,而厚的位置就像是深淵般,只有無窮無盡的漆黑。

即使真鳳、明鋒等人了解但丁的能力,可借依然無可奈何。真鳳等人細心一看,莫說皮膚或毛髮,就連他的衣服也是絲毫無損,剛才一切,就像從來沒有發生過,只是場錯愕的惡夢。但丁雙眼凝視真鳳,說:「未到高階三門者,你根本不配作為命運之子。」

真鳳凜然道:「我不知自己是否命運之子,我只知道,我為我愛的人而戰,我不可以輸。」雖然這番說話像是回應但丁,可是事實上,這番說話更是說給自己聽,畢竟但丁真的太強大,是質上的差別。

但丁掃視全場,道:「靈魂變得精煉,已經準備成為傳說。可惜,你依然差一覺悟。」對明鋒等人而言,只不過對上視線,亦不禁感到些微恐懼,而小冰更是全身抖震,不得不催起真摯氣勢才令自己呼吸回順。



真鳳心中混亂,帶怒問:「為什麼你好像要造就我成為高階三門者?」

明鋒手指一直彈動,再次計算不同的可能性,腦海中思緒不斷,才想到造王的其實並非但丁,反而是造物者,因此,作為命運之子的真鳳才會擁有此等氣運,就連身邊人也能影響,亦是因此,剛才每次但丁上前擊殺自己之時,也有不同的障礙阻止,使自己至今依然存活,雖然聽但丁先前所言,自傲的屍身出現,他們的氣運才出現改變。他問:「但丁,你到底了解造物者幾多?」

聽到造物者一詞,但丁眉頭深鎖,竟出現一股無力感,道:「造物者的事,待你贏我之後,我就會一一告知。人,就只有接近死亡、恐懼或傷痛才可以真正逼出覺悟。真鳳,爭奪命運之子一位吧。」話畢,他直衝向真鳳,那能量層射出一道道恐怖彷似煉獄的光束,從不同角度,直接攻向全場所有人。

真鳳、電王和明鋒尚可勉強抵擋這一擊,每每盡量卸走威力,而踏入兩儀之境的真鳳和電王更是吸取天地之間的能量作為自身防禦的憑藉,而明鋒則使用上自身的惡魔之力及拍動黑色肉翅避開。可是小冰卻是無能為力,光是但丁這一散擊彷似一記又一記重拳猛然打在胸口之上,每一道光束也帶著巨大壓力,能躲一道,卻未能躲開另外數道。她以最快的速度凝聚靈力,在雙手之上形成兩個剔透而巨大的冰盾。奈何那漆黑似夜的光束有如鬼魅般,一打在冰盾之上,彷似馬上要將之溶化。那股壓力讓小冰當下吐出一大口鮮血,雙手一直苦苦支撐。

真鳳驚呼:「小冰!」拍動鳳翼,以自己最快的速度飛向小冰處,但他突然感到一陣殺意略過,知但丁直衝去明鋒那處,即使自己轉身回斬亦已趕不及。

小冰知道自己能夠擋下第一輪攻擊,不過明鋒卻未必能夠捱過與但丁的近戰,眼神堅定道:「真鳳!救明鋒!相信我!」

真鳳咬牙切齒地施放兩道紫炎炮,盡量打散那光束並削弱威力,便馬上回身飛向明鋒。可惜一回首,入目的是但丁單手扯著明鋒的尾巴,奮力將他投擲於地上,令整個地面也震動起來。即使電王已經前來並以快得肉眼看不清的劍式猛刺,可是亦被但丁盡情吸收那力量。然後,但丁只不過大聲一喝,那聲波像是一道巨型波浪將電王捲走,更令他身上多出不少傷痕,變得衣衫破爛,就連殘影的暗殺刀也掉在遠處的地上。



浮在半空中的但丁似集中世人的負面情緒般,使出一招絕望,一個漆黑無光的能量球射向深深嵌入地塊的明鋒。真鳳知道生死關頭,毫無保留,馬上凝聚鳳凰之力及真龍之力至左右手,再雙手合攏成誘人淡紫,兩者以螺旋形互相結合,使出開天闢地阻止絕望。兩者相撞,掀起一時劇烈暴風,就連樹木和建築物也活生生被扯走,情況就有如巨型颱風略過此處般恐怖。

小冰的兩個冰盾只剩下原先的兩成,要不是真鳳的紫炎炮,她一定命喪於此。面對這股暴風,她將兩個破爛的冰盾融合為一,然後將之牢牢插在地上,拼命抓緊冰盾才令她不至於被吹飛。可是,她光是應付那漆黑光束和暴風已令自己剩餘的靈力不多,卻連但丁也未能接近,一直處於被動處境。

但丁一怔,感到真鳳渾身散發出一名淡紫巨人的氣魄,有如傳說中的那一人,右手再次凝聚靈力,打算再次使用絕望,道:「開天闢地的確威力強大,兩種上古之力竟然互相融合,令威力變得更加強大。不過,你認為你還可以使用多少次?」

真鳳看到但丁滄桑的臉和沒有希望的雙眼,催動帝皇氣勢,怒道:「直至打敗你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