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最後的王(二)

莎士比亞:「不要為你的敵人把爐火燒的太熱,以致燙傷自己。」
“Heat not a furnace for your foe so hot that it do singe yourself,” W. William Shakespeare said.

但丁看見真鳳眼中的火氣和鬥志也感到一陣久違的期待。明鋒此時從裂痕中爬上地面,七孔流血,道:「各位,一定要合作,否則沒有辦法對付但丁。」但丁毫不猶豫地向明鋒射出絕望,真鳳知道已來不及凝聚開天闢地,馬上拍動鳳翼,一道紫色光影擦過,便帶走明鋒,惜絕望帶走淡紫龍袍不少能量,淡紫光芒當下減弱。

電王馬上上前橫揮秘銀劍,散發道道金色劍影,像是死神的鐮刀,殺氣重重,可是但丁毫無防衛,任由那金色劍影打在自身,盡數吸收,然後在招與招之間,一拳打在空氣,有如破風腳,不過這拳懷著令人絕望的力量。電王匯聚全身力量,試圖卸走這拳,但這拳來得太快太猛烈,根本無法卸走太多力量,整個人也被打落地上,擦過百米,畫上一條長長的坑紋。

眾人心中叫苦連天,但丁時而吸收能量,時而釋放能量,當中間隔極短,根本難以做到明鋒所說的方法。雖然但丁並非近戰好手,光論速度,電王和真鳳並不輸蝕太多,真鳳知道只要升成高階三門者,一定比但丁更快更敏捷,可是這亦不代表但丁速度緩慢。光是要追到他的身影已不容易,更何況要讓他一直維持吸收狀態。



明鋒一直心想,相比起自己,其實小冰的死將會令真鳳變得更加憤怒、更重殺意,那麼,為什麼但丁會執意先殺自己呢?有兩個較大的可能性,第一,若他攻擊小冰,真鳳定必拼命擋下所有攻擊;第二,亦是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但丁不想真鳳知道這背後一切的事情,或者至少在真鳳成為高階三門者前不想讓他知道一切。不過目前重要的是打敗但丁,若敗陣於此,一切亦毫無意義。

「真鳳,我有一個計劃,惡魔之力擁有腐蝕效果,只要我能夠接近但丁,一定可以逼使他使用吸收,否則他將會被我不斷腐蝕,加上我還有足夠能量使用萬象。那時,你、電王、小冰向但丁瘋狂攻擊,一定不可以停!」明鋒未理眾人回答,便拍動黑色肉翅向但丁直闖。真鳳一怔,這計劃看似簡單,卻似自殺,但明鋒已經飛走,令本來打算狙擊電王的但丁回首面對樣貌凶狠的明鋒。

真鳳大力拍動鳳翼,全速追上明鋒,不想再失去執劍任何一人,由一開始的十人變成現時只剩四人,已經經歷太多。他之所以要變強,心中最強大的信念就正正是要保護身邊的人,大吼:「明鋒!電王!小冰!」

但丁對著明鋒揮出一拳,一股能量波動直湧明鋒。明鋒被逼急降,更凝聚惡魔之力在自己背後以保護自身,那道能量波動竟強行扯碎那股惡魔之力。他大喝:「照我計劃做!」電王辛苦地爬起身,身體多處流血,馬上以靈力運行全身止血。作為經歷甚多的同伴,電王豈會不知明鋒此刻心中所想,所以他也馬上踏著空氣而行。而小冰亦馬上趕急地奔跑過去,更凝出一把冰矛作為武器,深怕明鋒做出傻事。

但丁道:「不自量力。」再次形成一層漆黑能量層,主動迎向前來的明鋒,能量層射出多道光束,不過這一次目標就只有明鋒一人。



明鋒催動惡魔之力化成瞳力,由雙眼中發放出深綠色的能量與漆黑光束不斷對抗著,他深知自己與但丁有著一段明顯的距離,因此他只不過是將瞳力減緩光束的速度,製造時間及空間讓他可以勉強躲開。待他認為時機成熟時,便使用化為烏有打在能量層上,不過與先前的一樣,打在能量層時沒有聲響,什麼都沒有發生。

但丁道:「你已經再無能力抵抗,就連你引以為傲的化為烏有亦開始變弱。」話後能量層出現變化,由原先包圍但丁的球體,後面的能量層慢慢向前移,變成一個體積較細小的漆黑能量球,向明鋒飛去。

明鋒此時戴上特製眼鏡,還有在腳部口袋中拿出先前一直無機會使用的電磁槍。這電磁槍的體積較亨利所研製的細小,威力亦較低,但勝在更加輕巧,更易瞄準。在世界政府現身之後,明鋒也感到沒有一個適當時機使用,畢竟作為科技頂端的世界政府總不會在那次召龍陣一役之後無視這種電磁槍的威力,而且明鋒就只有兩發子彈,總不能夠打草驚蛇。更重要的是,這一把電磁槍本主要用來對付夜叉,並非柯克及白龍,不過夜叉最後死於傲手上,因此明鋒亦省下這兩發子彈。

明鋒瞄準直向自己飛來的漆黑能量球,連射兩發子彈,那陣高壓電流讓能量球不禁慢上幾分,之後更乾脆將那把電磁槍奮力拋向那能量球,讓它提早釋放當中所包含的能量,才拍動黑色肉翅躲避那龐大的能量,但那股能量帶來極大壓力,不禁令他感到一陣呼吸困難,不過幸好,他終於與但丁只剩一段小距離。但丁眼見明鋒利用不同物品減低能量球的速度以製造足夠距離及時間閃避,亦知道他已經走投無路,只是瀕死掙扎。他右手凝聚一股靈力,打算在明鋒飛來之時送他一程。

「明鋒!」在明鋒身後的真鳳快將趕到,可惜被剛才那股能量阻撓一剎,但這一剎已經讓彼此距離擴大,小冰亦趕於其後,電王則在但丁背後趕過來。



明鋒稍微調整自己的特製眼鏡,為了讓自己的瞳力效果最大化,催動惡魔之力凝聚於雙眼之中,先使用千目,將瞳力催逼至極限,因他清清楚楚知道機會只得一次。他與但丁一直四目相投,就在但丁伸出右手,意欲將那股漆黑靈力推出之時,明鋒便將釋放瞳力,使出萬象。只要他能夠將但丁拉扯至自身空間,這就是他心中所想的機會,以此招撼動但丁最深處的精神。

一股瞳力馬上印在但丁眼底,不過就有如先前的招式一樣,這招萬象竟然對但丁毫無用處,明鋒雙眼頃刻變得無神,甚至絕望。先前那招化為烏有是他故意減弱威力,打算讓但丁錯覺他只是衝前同歸於盡。

但丁淡道:「明鋒,即使你聰明過人,亦無法彌補你我之間力量差別。」他所伸出的手根本就沒有將靈力釋放,只不過是一個誘餌,叫明鋒將那藏著的底牌召出。其實要不是明鋒眼神之中仍有一絲自信,但丁根本不會有此一著。但丁續道:「機會只有一次,可惜你已經錯過。」但丁反應及身手明顯比明鋒高出數分,因此明鋒被逼在但丁出手一刻便馬上使用萬象,怕一猶豫反而錯失時機。可惜如今,明鋒失去時機,反而將自己陷入困境。

但丁看著明鋒眼中的絕望,早已伸出的右手終於釋放那漆黑靈力。而在他釋放靈力的一瞬,明鋒右手輕按那特製眼鏡,說:「機會,的確只有一次。」突然,那特製眼鏡的鏡片凝聚一股比剛才更誇張的力量,更加入先前故意用剩的惡魔之力,喝:「這才是我餘下的所有實力。萬象!」

特製眼鏡內藏秘銀,在戰前就已經儲存了一定質量的靈力,為的就是這次機會。他與但丁距離極近,二人一直對望,而且明鋒知道此時的但丁才是最脆弱的、最放下戒心的時候,亦是中計之時。

但丁身陷萬象,卻毫無恐懼,淡道:「作為非精神力動者,萬象,實在太過逆天。」

兩個明鋒忽地出現,一雙巨型的黑色肉翅,加上黑色尾巴,眼神帶著邪氣,指甲增長而成爪,活像惡魔降世,道:「夫萬象森羅,不離兩儀所育;百法紛湊,無越三教之境。萬象之中,無論時間、能量、質量、空間,都由我操控。現實時間,我大約只可以拖延你半秒左右,不過,亦將等於萬象之中一小時。」他打一響指,一條條鎖鏈將但丁牢牢困著,動彈不能。「每個人都有自己戰鬥模式、習慣,而你因為擁有能量吸收和釋放的能力,本應可以稱霸天下,傲視群雄,不過,你偏偏選擇造王,證明你所謂要消滅這偽善的世界,不單止要清除世界政府,而要挑戰背後的造物者,而你清楚自己根本沒可能打贏造物者。」



但丁對自己被重重鎖鏈綁著毫不在乎,淡道:「相比起開天闢地單純能量釋放,萬象似乎更加強大,幾乎可以與造物者相提並論。明鋒,你的確聰明絕頂,擁有如此推算能力,才能夠承受萬象這種接近創造的招式,而且你未有能力感應得到天地宇宙之間,就已經能夠從我一舉一動之中推理出一切,果然智之上,你比我高出太多。我能力稱為載體,能夠承載各類型能量,包括動能、熱能等等。如你所言,當釋放之時,亦無法吸收,同時,吸收之時,亦無法釋放。以造物者從異世界所散發的能量推測,大概他就是所謂的四門者,真真正正打開靈門的人。以我能力,根本沒辦法打敗他。」

明鋒問:「你意思,就只有命運之子,亦即真鳳,才有能力打敗造物者?」

「命運,命運,乃命與運。命無法被人力改變,運卻能夠因不同事而增加或減少,有如你,接近真鳳令自己氣運增加,否則你一早已死於我手。不過,命運之子所指擁有王之氣息,而且氣運異常強大的人,每每都能夠逢凶化吉,將危難化成際遇,而真鳳,只不過是其中一個。」

明鋒推想:「能夠擁有影響龐大的氣運,命運之子應該不會多於兩個。甚至,最後會由兩名命運之子互鬥,直至只剩下一名命運之子,畢竟最後的王,就只有一名。」

「另一名命運之子,你一早已經認識。明鋒,我之所以與你詳談,是因為當你我都回到現實,你就會死於我手。」

「我明白,我根本就沒有能夠繼續生存的奢望,我只不過希望能夠了解背後一切。不過最重要是為我最珍貴的同伴爭取時間,哪怕只得半秒,而且盡可能對你造成最大傷害。」

但丁毫無感情地說:「有此決心,你,總算作為一名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一瞬之後,兩名明鋒突然出現在但丁附近,一爪抓去。不似現實,但丁胸口與背部血湧如泉。明鋒道:「接下來的五十九分鐘,我會不斷將你撕碎,再復原,再撕碎,就讓我見識一下高階三門者的精神力量到底有多麼精煉!」



但丁傲氣絲毫不減,大喝:「痛?你根本不明白真正的痛楚!」這一喝,竟強行將兩名明鋒逼退數步。

此刻明鋒腦海劇痛,頭崩欲裂,彷似要承受但丁對此空間的反噬,心想:「即使我能夠將但丁精神拉入萬象之中,因為本身靈魂質量差別,我亦無辦法完全扭曲但丁精神。一階之差,可惡。不過,萬象之中,我一定要令你受創!」

在現實之中,時間只不過半秒,真鳳等人清楚看到在但丁靈力擊中明鋒之前,明鋒已經七孔流血,不過即使如此,他臉帶滿足,毫無後悔和遺憾。真鳳等人大吼:「明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