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最後的王(三)

莎士比亞:「讚美失去的事,使它在回憶中顯得格外可愛。」
“Praising what is lost makes the remembrance dear,” W. William Shakespeare said.

明鋒臨終之前,心想:「哥,我終於來陪你了。 真鳳、電王、小冰,加油,謹記,斯龍埋在我們心中的正義之劍。我會在天上,與斯龍、殘影、風仔、哥、若霖、小倩一同祝福你們。」

那漆黑靈力穿過明鋒身軀,在胸口留下一個粗約手臂的洞口,而透過那洞口,但丁冷漠無情的雙眼更對上真鳳接近崩潰的眼神。但丁心想:「徹底崩潰,或者對你而言,是最好的覺悟。」

真鳳從對門者界一無所知,變得慢慢認識當中規則和不同各路人物,再變成九大組織會長、世上最強的九人,明鋒功不可沒,甚至可說,如果沒有明鋒的話,不論真鳳或者執劍其他人也根本無可能走到目前這一步。



明鋒既是真鳳的導師,亦是智者,更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此刻,痛苦已不足以形容他的感覺,心被打成碎片,即使那時解開自己身上的封龍印亦彷彿無此刻眼白白看著明鋒在自己面前死去般難受、難過、難熬。在真鳳腦海中,一切皆停頓下來,包括正向下墮的明鋒、正垂低手臂的但丁、向但丁趕去的電王、在自己身後的小冰、陽光、風、塵埃、遠處的花草樹木、白雲等一切皆像被靜止一樣。

「我能為同伴而死,但我沒辦法接受同伴為我而死。我從來都不會做任何違背本心之事,攻擊、拔劍、殺人向來就非我所想,但我執起正義之劍,只因為彰顯心中正義、保護身邊人而戰。如果我沒辦法保護身邊人,戰鬥,還有什麼意義?」那種崩潰難熬的感覺縈迴真鳳心中,反而讓他不斷回想過往一次次戰鬥,伊拉克、聖盃戰、爭奪世上最強的九人之位等,不過最重要的,是讓他回想起當初自己選擇戰鬥而非逃避的原因,那一份選擇注入信念的初衷。不知不覺間,他的靈魂變得更加純粹,更加精煉,變得彷似毫無瑕疵,毫無雜質,心想:「我還有電王、小冰,我不可以放棄!」

真鳳腦海忽然湧出不同回憶,奇怪的是這些回憶明顯地不是他本人的。其中一段是他帶同過萬名同伴從一個簡陋的牢獄解救出近百萬名人類,他們雙眼早已空洞無物,即使看見有人前來解救亦無動於衷,全沒任何求救的渴望,生存不知所為何物,不知所為何事,就連掙扎也不敢,已經放棄一切,任由別人宰割,看得真鳳心痛如絞,同時怒欲屠城。

另一段是在空曠且一望無際的沙漠上作戰,身旁並非電王等人,是另一些看上去也強悍無比的戰士,身披不同模樣的盔甲,實力應該可比世上最強的九人。而站在自己對面的敵人是一群巨型獸人,有的羊頭人身,有的牛頭人身,他們的身型比起正常人類高出一倍有多,樣子猙獰,嚎聲不斷,手舉大型兵器,槌、斧、棒等等。他清楚知道這是一場戰爭,人數已是數以萬計,何等驚人。

一眨眼後,一切回復正常,那些閃過的片段暫且停止,電王和小冰正奔跑過來,明鋒正向下跌墮,而但丁一直與真鳳對望,一切也沒有改變。唯獨,真鳳的雙瞳變成誘人淡紫色,而且一份無形的威壓向四周湧去,這份威壓甚至連但丁也感到一陣危險。他趁著但丁依然處於釋放狀態,直接將一股純粹的靈力繞過明鋒直轟但丁。成為高階三門者,光是靈力已非同凡響,足以媲美當他仍是中階三門者時儲力而發的紫炎炮。



面對此等質量的靈力,但丁垂手淡然面對,任由靈力襲向自己,盡情吸收這股靈力。電王眼見已錯過那攻擊的時機,亦沒有繼續糾纏。真鳳收起龍嚎,拍翼上前接著明鋒的遺體,溫柔地擺放明鋒在早已被摧殘的地上,細心看著明鋒臨終時留給他們的笑容,滴滴眼淚不禁在雙眼中流出,還未抹乾眼淚,就已經抬頭怒瞪但丁。但丁說:「真鳳,你終於成為高階三門者。」

真鳳背後一雙鳳翼更加巨大,更加栩栩如生,與剛才鳳鐲所展出的鳳凰幾乎一模一樣,真鳳更顯出萬鳥之王的氣派,傲視天下萬物。他現時才明白到明鋒先前說的話,即使基因一模一樣,在不同地方生活亦會衍生出兩個截然不同的人,靈魂亦是如此。

隨著人的經歷,靈魂亦有改變,或說,靈魂亦會成長,亦因此遇到不同危難後,人會變得更加堅強,就連精神力量及心理質素也會變得更加強大。同時,靈魂亦會幾經洗滌,變得更加純粹,而靈魂的本質變得更加清晰。

靈魂的本質,亦是心底的渴望,有的渴望和平,有的渴望力量,有的渴望權力;亦是信念的來源,有的希望能夠保護身邊人,有的希望能夠毀滅世界,有的希望能夠攻佔各地。一切亦無所謂對與錯,無所謂是與非,無所謂善與惡,無所謂正與邪。

真鳳知要成為高階三門者,必定要經歷許多,無任何捷徑,就只有一步一步攀上去,便問但丁:「但丁,你成為高階三門者,背後原因是什麼?」



但丁落在地上,直視真鳳說:「生於和平時代的人,沒辦法經歷我所經歷,亦沒辦法體驗我所體驗,當中之痛,即使連言語都無法形容。眼見一個又一個親人於眼前被折磨而死,自己只能夠趁機逃走,你能夠想像到嗎?這痛楚甚至烙在我靈魂之上,由當日起,我知道我只為毀滅這偽善的世界而生,這份信念一直令我堅持,走到這一步。」

電王和小冰趕到,跪在明鋒旁邊痛哭。電王緊握明鋒的右手,小冰抹去明鋒臉上的血跡。看著漸漸失去溫度的明鋒,想著過往高高低低,抹乾眼淚後才站起,與真鳳並肩而立。執劍中每一個人,也是他們變強的原因,也是他們最珍惜的家人。

真鳳此時右手慢慢拔出龍嚎,出鞘聲猶如狂龍低鳴,劍鋒直指但丁,眼神堅定,霸氣湧現,英偉無雙,道:「我,鄭真鳳,只想保護我所愛的人。」

站在真鳳左邊的電王握緊秘銀劍,站在真鳳右邊的小冰亦將冰矛矛頭指向但丁,三人準備戰鬥,絕不放棄,至死方休。

但丁看著面前三人,正打算凝聚靈力時,突然一陣奇異感傳來,右手抹一抹鼻,那可是鮮紅的血液,亦代表他受傷了。真鳳等人心中一陣複雜的感覺湧現,不知應否感到開心,因為但丁現時所受的傷,正正因為明鋒先前拼命使出的萬象所造成。但丁淡道:「明鋒的確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對手。」

真鳳一吼:「更是我們珍惜的兄弟!」滔天的帝皇氣勢湧向但丁,猛烈得就連地板也生出數條裂痕,就如有一道有形的氣場襲向但丁,逼得他亦要釋放自身魔王氣勢抵擋,兩種氣勢相撞一刻,彷彿天崩地裂。

小冰和電王豪邁吼:「英雄無敵!」三人一同衝前,真鳳率先飛到但丁身前,以龍嚎一劍攔腰橫斬,彷似要斬開天地,蘊藏萬鈞之力,一股空間波動更沿著劍鋒邊傳去,讓但丁不得不嘗試壓低身子躲避,但他憑經驗,在蹲下一剎右手釋放出數道幼如蠶絲的漆黑靈力,甚至貫穿那陣空間波動,可見當中強大的破壞力。



真鳳鳳鐲同時閃起一陣清藍光芒,強行擋下那些靈力絲,化解危機。此時,電王也到但丁身旁,奮力以秘銀劍一刺。但丁不躲不避,馬上停止釋放,將這刺完全吸收,察覺到小冰正在身後,於是便一腳蹬去,將她手上冰矛徹頭徹尾擊碎,更將她打飛,吐出一口鮮血。這一蹬其實沒有使用能量釋放,因為同為高階三門者的真鳳在旁,但丁也懼怕任何差池,否則光是剛才那一蹬已足以令她化成灰燼。

真鳳怒不可遏,一劍又一劍直接劈在但丁,連龍嚎也彷彿感到他的憤怒而一同嘶吼,現出刺眼紅光。每斬一劍,皆有股像空間破碎的震動傳來,每一劍也可以移山填海,而且踏入兩儀之境的他對於能量使用早已細緻入微,幾乎沒有一絲流失,便可知每一劍到底有多大威力。雖然真鳳的目標是但丁,可是在旁的電王亦無法一直承受如此猛烈的能量,被逼暫時退後數十步,離開這個空間粉碎的範圍,但他未有停止攻擊,依然以電光攻擊但丁,務求沒有任何時間上的空隙。

但丁心想:「真鳳配合龍嚎、鳳鐲果然恐怖,甚至比起千闕更加強大。」即使他能夠吸收能量,不過長此下去,載體總有一刻變滿,那時候若果繼續被三人包圍,後果將會不堪設想,而且以此等質量的能量,他也無法承載太多劍,於是看準真鳳劍與劍之間的空隙,一口氣將先前承載的能量釋放出來,彷似真鳳的紫炎炮,不過他所發出的是絕對漆黑的靈力炮。

這發能量過於恐怖,幾乎將但丁面前的空間也完全扭曲,就連電光也被這扭曲而直接消失不見,真鳳也不敢輕視,馬上將鳳凰之力注進鳳鐲,閃耀出一陣刺眼的清藍光芒,但他也被這能量強行推開過百米,隨後拍動鳳翼飛去,深怕但丁會借此機會殺死電王或小冰。這程度的戰鬥只差一瞬便是生死之隔,而且這戰鬥無疑是門者界最頂尖的對決,無論是因招式而生的威壓,或是因生死關頭而來的壓力也足以讓常人崩潰。真鳳不得不深呼吸,問:「小冰!你沒事吧?」

幸好當時冰矛承受了大部分的力量,令小冰只受輕傷,答:「沒事。」但丁絕非凡人,每拳每腳也帶著萬鈞之力,非同尋常。

真鳳看小冰依然能夠走動,而電王亦向自己點頭示意,才放下心來。眼看但丁依然絲毫無損,而且威武十足,自己卻無力改變,不過他並沒有執著於此,反而一直想著對策,心中默想:「能量吸收、釋放,實在逆天,不過明鋒洞悉到吸收與釋放無法同時進行,與其一直被動,當但丁使用釋放時才進行攻擊,倒不如採取主動,直至他再無法吸收能量。不過,即使配合龍嚎,尚未足夠。唯有,同時使用鳳鐲。」

「力已足,但是智方面,你差明鋒太多。」話畢,但丁突然衝向小冰,嚇得真鳳全力突刺,速度幾乎與斯龍有過之而無不及,快得不可思議,幾乎追得上但丁,可惜他們二人之間的確相距過百米,即使百米對他們而言只不過一剎,但畢竟也差上一分。

電王速度只比但丁慢上少許,但憑著驚人反應也擋在小冰面前,雙手緊握秘銀劍硬擋但丁一擊,那威力有如颱風一樣,叫電王感到巨大壓力,雙臂當下感到酸軟,但他豈能鬆懈,咬緊牙關撐著。若小冰正面接下這招,恐怕會粉身碎骨。電王擋後,真鳳亦已趕到,知道但丁定必吸收,冷靜地只輕輕一劍刺在但丁背後。這劍之輕實在巧妙絕倫,讓但丁也感到一陣賞識。



但丁招招也是極高質量,不論破壞力和穿透力也極強,因為那能量正正來自真鳳等人的攻擊。長此下去,但丁會將他們的能量吸乾吸淨,然後將他們殺個清光,反倒,這一輕刺令但丁無法吸收大量能量,給予時間眾人竭息。

不過這也只是緩衝之計,未能確確實實改變戰局。但丁轉身側踢,直擊真鳳頭部。真鳳近戰比但丁強得多,豈會被但丁踢中,不過也讓龍嚎離開背脊。但丁隨後踏後數大步,讓三人也在他眼前,才凝聚一股靈力,而這股質量就連真鳳也感到害怕,這招讓他們回想起當日。

電王不禁震憾,道:「殺死總監的那招⋯⋯」這可是就連斯龍也不敵的一招,更令整個聖盃城也變成黑暗的招式。

但丁大吼:「黑暗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