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最後的王(四)

當但丁使出黑暗引力之後,附近萬物也被之吸引,光線也不例外,戰場頓時變得黯然失色。這次黑暗引力的質量看來比起聖盃戰時更加強大,更加恐怖,可見變強的,不只真鳳、電王和小冰。電王見勢便全速退後,當感到那引力之後便將秘銀劍深深地插在地上,固定自己。不過即使強如電王,也只是僅僅能支持下去,咬牙切齒地說:「明明已經相距遙遠,依然感到龐大引力,未免太過可怕。」

真鳳在但丁凝聚靈力時已經飛到小冰身邊,抱她飛遠,然後他也像電王一樣,將龍嚎插在地上,不讓她被黑暗吸力吸走。但丁彷似代表著一切的終結,即使相距至少數公里,依然讓他們感到毛骨悚然的恐怖,有如黑洞吞噬一切,就連大地也漸漸碎裂,漸見地幔,逼得電王和真鳳將劍插得更深,握得更用力。但是,電王已將秘銀劍插得只剩劍柄在地面上,而且雙腳已經無法站在地上。

但丁一直集中黑暗引力,無法分暇,不過看到真鳳竟懦弱地帶著其他人逃跑,怒吼:「真鳳!枉你作為命運之子。」

真鳳感到黑暗引力越來越強大,知無法逃避,溫柔道:「小冰,相信我,我一定可以阻止但丁。你一定要捉緊龍嚎,等我。」小冰也知道每分每秒也足以改變戰局,微笑點頭,全心全意相信真鳳。真鳳將小冰提到龍嚎劍柄上,本來龍嚎應該盡露煞氣,就像當初子遠將龍嚎交給真鳳那時一樣,但不知是否真鳳馴服龍嚎,即使小冰握著龍嚎也未有任何反噬,總算叫真鳳安心。她更使用凝冰,將雙手和龍嚎劍柄凝結成冰。二人對望,眼神已經代表一切,勝過千言萬語,懷著希望,懷著信任,懷著真愛。



真鳳放開捉著龍嚎的手,向電王認真地說:「你也要捉緊秘銀劍,等我。」然後他便轉身向著但丁拍翼直衝,不過距離那黑暗引力越近,那引力便越大,要是飛得太接近的話,就連他也不知道能否擺脫。當真鳳接近之時,才發覺黑暗引力的恐怖,就像宇宙萬物的敵意全部投射在自己身上,蘊含無窮的恨、怒、厭、惡等所有負面情緒,彷似黑暗引力正要將人拉進地獄深淵。

真鳳不得不集中心神,並且釋放帝皇氣勢抗衡,乾脆卸下龍袍,收起鳳翼,雙手各凝聚純藍和純紅的鳳凰之力和真龍之力,份外耀眼。成為高階三門者之後,就連兩種上古之力也變得異常鮮豔純粹。在電王和小冰眼中,真鳳所發放的光芒則一直被那黑暗引力吸走,情況極為奇異。

真鳳雙目烔烔有神,配上帝皇氣勢,不怒而威。他不只將兩種上古之力融合為一,更在螺旋融合期間將存在於天地之間的能量混在其中,盡顯兩儀之境的威力,大喝:「開天闢地!」

忽然,一段斷斷續續的回憶忽然在他腦海中湧現,同樣吼著開天闢地四字,然後釋放出一股無可匹敵的能量將眼前一群長有天使純白翅膀的神族殲滅,可是他根本不清楚來龍去脈。回憶過後,他便釋放出這招與黑暗引力同樣撼動大地的開天闢地。

但丁心想:「好高質量,比起千闕有過之而無不及。」對剛成為高階三門者的真鳳能有如此實力感到無比驚訝,不過這招黑暗引力威力強橫,而且比起噬魂之亂時更加強大,即使開天闢地也未必能夠打破。



那時,斯龍拼命一搏,反利用黑暗引力將速度進一步提升,加強那一擊的威力。再者,劍鋒長而鋒利,竟繞過黑暗引力的範圍,加上但丁那時處於釋放狀態,無法吸收,才令自己被斯龍餘下的能量所傷。真鳳的開天闢地卻是從正面迎擊,亦即代表,只有將黑暗引力徹底打碎,才能夠傷害但丁。

開天闢地直接打在黑暗引力,引起一股劇烈震盪,地動山搖,而這一波衝擊波更將至少方圓五公里剩下的一切吹飛,包括遠處的電王和小冰。開天闢地像是逐分逐寸分解黑暗引力,而黑暗引力同時亦吸收開天闢地的能量。兩者互不相讓,各自吞噬,各自推斥,竟不分上下。只過數秒,對著像是無底深潭的黑暗引力,真鳳也不禁感到力有不逮,但他突然回想千闕先前所說的話,乾脆閉目,細緻地感受基因,並將兩種上古之力運行全身經脈,心中默念:「爸,謝謝你。」

只一眨眼,真鳳瞳孔產生變化,一邊變成龍的扁橢圓形,一邊變成鳳凰的橢圓形,同時呈現淡紫色,全身長出堅硬無比的淡紫龍鱗,鱗面上卻閃耀五彩光芒,彷似披著一副帝皇鎧甲,而雙手雙腳皆化成鋒利龍爪,外貌已凶悍絕倫,而背部鳳翼亦再次成為淡紫色,而且更加巨大,更加堅韌。同時,他發覺比起先前更能感受這世界的一切,不只風的流動,亦不只風中帶著的細小微塵,而是粒子、原子等的震動。比起但丁,真鳳已經完全踏入兩儀之境,對周遭一切感覺得更加細緻入微。

但丁望真鳳背後彷彿還站著二個人,一個幾乎把自己打敗的英偉男人和另一個在自己手臂上留下一道疤痕的豪氣男人。但丁心想:「千闕、斯龍,就讓我見識一下,你們共同的希望,到底有多強大。」將靈力不斷注入黑暗引力之中,使那拉扯力變得更加強大,瘋狂吸進開天闢地,不過開天闢地的力量似無窮無盡。真鳳一大喝,一道巨大能量湧進開天闢地,使黑暗引力彷再承受不住,快要裂開。

但丁咬緊牙關,即使不斷湧入多少靈力,也感到開天闢地的力量大得不敢仰望,繼續強行維持,也只不過徒勞無功,倒不如省下靈力之後於近戰中與真鳳再一較高下,乾脆遠離此處,先避其鋒芒。那絕對漆黑的黑暗引力漸漸變得淡淺,隨著一條條裂痕出現,然後黑暗引力被開天闢地化成徹底的虛無。



光論速度及反應,但丁又豈及真鳳。真鳳在黑暗引力破裂之時已經拍翼追上但丁,更奮力一抓。但丁察之,便回身一拳打去,而真鳳帶著破山之勢的抓擊率先打在他上,可是亦被但丁所吸收。但丁那記左直拳則在瞬間將剛才真鳳那爪的能量全數還給他。即使真鳳身帶龍鱗,亦受到不小程度的傷害。真鳳忍痛承受後,不斷以拳、爪攻擊,攻擊行雲流水,毫無破綻,而且拳拳生風,每拳每腳的威力堪比一枚導彈,無奈打在但丁身上,既無聲亦無息,可是無論每拳每抓多快,也始終傷不到但丁一分。

但丁無情道:「看來你依然未足夠改變世界。」每被真鳳打中之後,總會在千鈞一髮間將能量從不同部位及不同角度釋放,令真鳳無所適從,處於下風。

黑暗引力消失之後,小冰和電王也像重獲自由般,站在有如火山爆發後的地面之上。小冰憂心忡忡,緊張道:「電王,去幫忙。」

電王馬上拉著小冰,認真說:「我們過去,只會成為真鳳負累。也許留在這裡會比較好。」小冰無言以對,只能眺望遠處的真鳳,心中充滿足以拖垮人的無力感。

此時真鳳咀邊已是乾涸的鮮血,而且身上龍鱗也破損不少,率先拍翼遠離但丁,並且退出龍鳳化,回復正常狀態。在近距離的戰鬥之中他終於想通,大喝:「小冰!電王!我已經找到方法打敗但丁,不過我需要你們幫忙!」一聽此話,二人毫無思考之下便拔出龍嚎和秘銀劍並以全速衝去。但丁則以逸待勞,養神備戰。雖然他剛才將真鳳打得毫無反擊之力,但他承受極大壓力和極致集中,不禁感到心神疲累。

當電王和小冰也來到真鳳左右兩邊時,真鳳將龍嚎回鞘,視線一直未敢離開但丁半分,說:「小冰,即管對但丁全力使用你的新招。電王,記得當日伊拉克戰役中與淫血族泰萊一戰?」

真鳳一話既出,電王和小冰就知道真鳳心中所想,電王更豪氣大笑,道:「哈哈哈!我都幾乎忘記,真鳳,就等我們一齊上!」

真鳳暗中儲勁,臉上笑容自信滿滿,說:「機會或者只有一次。小冰,準備!」話後,他雙翼一拍,向但丁直衝。但丁亦再度集中心神,面對強敵。真鳳一直只以直拳攻擊,恰好地運用自身的敏捷、速度去控制二人之間的距離,不過但丁依然絲毫無損。



小冰知道這次突襲乃利用她初階三門者的身份,誘拐但丁不躲不避,於是凝聚全身靈力以使出水牢,忽向真鳳和但丁湧去。真鳳在千鈞一髮間騙過但丁,收拳並且向上飛,讓但丁正面面對小冰的招數。但丁冷問:「憑你?」但丁乾脆吸收這份能量作為補充,不過雙眼依然瞪著像懷著鬼胎的真鳳。

小冰大喝:「凝冰!」整個水牢瞬間成冰,當中因水與冰的密度不同,突然轉變將但丁瘋狂拉扯,不過就連真鳳的猛擊也對他無效,小冰這招又算什麼?不過此舉則讓但丁一直維持吸收狀態,為真鳳和電王二人爭取時間。

此時,電王亦已趕到真鳳的左邊,而他左手中並非秘銀劍,而是一股集中並壓縮的靈力,光得刺眼,他雖然同樣步入兩儀之境,不過步入時日較短,尚未達到融會貫通的地步,但也從週遭事物吸取部份能量,令電光更具破壞力。

而真鳳的右手則在瞬間凝聚起一股銳不可擋的淡紫色靈力,純粹而無瑕,清之又清,明之又明,這就是高階三門者的力量,同時證明著他已是超凡脫俗,將四象反推兩儀,將流離能量也一一吸納於中,心想:「火風為陽,以前竟誤打誤撞之下成功融合,或者,世界的確有天意、命運,揭開伏筆,完結戰爭。」

但丁略帶失望道:「哼,如果你使用開天闢地,或者我會比較吃力。」凝冰的能量快將吸乾吸淨,他正等待他們二人這一擊。

「合流!紫炎!」「合流!電光!」真鳳和電王幾乎右手貼左手,一同將那股靈力向但丁釋放,大吼:「紫炎雷!」本來已是威力驚人的紫炎配上金色電光,融為一體,彷彿另一版本的開天闢地,互相增強,互補不足,陽力無窮。

但丁驚覺這合擊竟有此等威力,可惜自己依然處於吸收狀態,當紫炎雷擊中之時已是太遲。這一道紫炎雷連續地將二人的能量灌輸於但丁身上。他就只能夠一直處於被動,一直吸收這龐大的能量。他似是向空氣說話:「真鳳果然擁有強大的戰鬥直覺,你能夠贏嗎?」



雖然不知但丁正對著誰說話,但他的臉容反而放鬆下來,而載體,也快將達至極限。這紫炎雷作為火和風的合體,陽力無窮,威力強大,足以移山填海,毀滅一切。這就是執劍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