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勝者為王(一)

被捉進集中營的一個猶太監犯:「如果世界有神,他必須哀求我的原諒。」
A Jewish prisoner in concentration camp cell said, “if there was a god, he will need to beg for my apology.”

但丁一直被逼吸收紫炎雷,終於也直至載體的極限,被它所吞噬,轟向全身,痛嚎:「吼!」這是首次他被其他人攻擊至極限,身體劇痛,更麻痺至極,灼傷㶪不少,幾乎動也不能動。

其實真鳳和電王也快將無力支持紫炎雷,幸好趕及達到但丁極限。待多一剎之後,紫炎雷亦慢慢消散。真鳳立即衝向但丁處,期間盡量吸收天地之間的游離能量以補充自身,趁紫炎雷的麻痺感依然對但丁有效,拔出龍嚎,更帶著一份極強烈的殺意斬向但丁。

此刻但丁口吐鮮血,皮膚被燃燒變成一片焦黑,而身體也不聽自己控制,道道電流在肌肉中流走,彷似叫所有細胞也停頓下來。真鳳揮龍嚎橫向斬去,紫色劍光劃破長空,就連空間也被他斬開,劇烈波動湧向但丁,怒吼:「完結吧!」



但丁此時自斷體內某段經脈,以此痛楚解開麻痺,冷笑說:「真鳳,信念的力量,遠遠比你想像中強大。」然後他奔向另一方向,似隕石墜落,可是真鳳那一劍也削去但丁左腳。真鳳豈能放過但丁,他殺害了父親千闕、恩師斯龍、好兄弟明鋒,他所率領的手下更殺害殘影、小倩,還有大部分真龍族及鳳凰族族人,實在仇深似海。

但丁跪在傲的屍體邊,高舉右手,掌心突然移開對著同樣站在地上的小冰,湧起全身殺意。真鳳立即驚覺一陣恐怖的危機感,馬上吶喊:「電王!帶小冰走!」但丁在真鳳說話之時,右手已經釋出一股極致集中的衝擊波,而這道衝擊波的能量正來自剛才驚天動地的紫炎雷,可想而知到底有多恐怖,一旦被擊中,小冰必死無疑。這一擊在空氣中畫出一道肉眼可見的破裂痕跡,看起也感當中所蘊含的能量。

真鳳奮不顧身地擋在衝擊波的面前,並馬上進入龍鳳化狀態,可是面對此等質量的攻擊,要是硬擋的話,他也定必受到重傷,因此他拍翼以離開地面,以雙臂擋下這一擊,而且任由那衝擊波將自己推後,可是那堅韌無比的龍鱗也被漆黑色的衝擊波擊裂,並且喉嚨突感甘甜,受到不少內傷。幸好電王馬上拉走乏力的小冰,至少令真鳳能夠集中,但她知道要不是自己,真鳳根本不會受上此傷,只是此時並非應該呼天搶地的時候,只能夠在心中自責。

趕走真鳳之後,但丁一臉凝重地看著死不閉目的傲,雙眼之中盡是堅定,即使鼻孔再次流出血液都一概不理,心想:「明鋒,你不惜以性命強行傷害我精神,減低我載體極限質量,就為真鳳、電王等人爭取時間,果然不愧為世上最強智者。不過,我亦志不在此,由以前意欲毀滅世界,變成現時希望重設世界,我亦已經將一切作為賭注,放在另一名命運之子上。就看看誰押中正確的人身上。」

但丁剛才使用的衝擊波,其實未有將剛才的能量完全釋放,只不過將大約三分二的能量集中、壓縮並且釋放。他現時將餘下的能量也凝聚於右手二指上,漆黑無光,有如黑夜降臨,大喝:「傲,再次從涅槃烈炎中重生!」話後,他便將那餘下能量,加上自己所有的靈力透過右手二指,全數灌注於傲的額頭上,散向全身。



頃刻間,傲的遺體就像被火化一樣,一股黑色火炎在他每一個細胞遊走,將一切燒光燒盡。不死鳥族之所以謂不死鳥族,就正正因為只要有足夠能量,即會從浴火中重生。在初遇之時,但丁就一直深信傲才是真正的命運之子,因他擁有不死鳥族的血統,更因他竟有能力承受但丁的漆黑靈力,亦是世上除但丁外唯一一個。

這一股龐大的能量在瞬間便將傲的身體燒成一團灰燼,而但丁將自身的魔王氣勢完全沒有保留地向四周散播,趕走其他閒雜人等。忽然,傲竟從那灰燼之中重生。命運弄人,再一次被但丁所救,只是,這次但丁可是需要賠上性命才將自己從涅槃中拉回來。當傲看見但丁受上重傷,讓他吃驚,馬上緊張道:「但丁大人。為什麼⋯⋯」傲才頓然醒覺自己便是另一名命運之子。

但丁將一切也押在傲身上,向傲笑道:「傲,以後便交比你。」二人之間無聲勝有聲,傲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但丁轉身站立,彷要向全世界嘶吼出自己一直屈在心中的怒意:「Wenn es einen Gott gibt muß er mich um Verzeihung bitten.」

一聲長嘯,但丁才正式結束傳奇般的生命,如同霸王,屹立不倒,傳說一名當之無愧。傲雖高傲,見此也不禁流淚。浴火重生之後,他身上全無傷痕,且吸收但丁一切之後,已晉升為高階三門者,怒道:「真鳳!爭奪最後王者之位!」

蜂后、蟻后等生物被那恐怖的魔王氣勢而感到絕頂恐懼,因此傾巢而出,就連蜂后身邊的護衛亦見人殺人。數量之多,足以滅絕地球上所有人類。土撥鼠、螞蟻、蜜蜂、蟑螂等生物全也產生變異,讓牠們的體型、破壞力、硬度全部都增至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頓時,戰場附近全是一群又一群變異生物,刺耳的拍翼聲,吵嘈的爬行聲,奇怪的挖土聲,從不同角度傳到眾人耳中。



此時,真鳳凝視著站在但丁遺體旁的傲,道:「電王、小冰,去殲滅所有變異生物,救下李寧、謝小雪、其餘真龍族和鳳凰族族人,還有全人類。」

「但⋯⋯」

「我終於明白但丁先前所言,依他的戰法根本沒可能去挑戰可能唯一一個達至四門者的造物者。但丁反應比起我實在慢上幾分,更何況要對付更強大的造物者?傲和但丁不同,是個近戰強者,現時他晉升為高階三門者,就連戾炎亦變成絕對漆黑,實在恐怖。即使你和小冰在場,亦不會幫到手。」

此刻李寧御沙而行,受傷極重,全身無一完整之處,背部更有數條嚇人的傷口,看來他已經再擋不住那些不要命的變異生物。沙塊上不只他一人,還有二族族人和謝小雪,除此之外,還有數名人物,正在使出不同招數去殺滅那些海量的變異生物。沙塊之後有一大群密密麻麻的變異生物,看得讓人心驚膽顫。謝小雪深知李寧快將無力操控沙子,不論身心也一直承受了極大的壓力,大叫:「電王!」一旦他再沒力量,全部人也會墮地,直接跌落那堆變異蟑螂及變異螞蟻中,更別提一直在後趕來的變異蜜蜂。

真鳳望向二人,微笑道:「電王,去保護你愛人,拜託你,保護小冰。小冰,去拯救世界。傲,就交給我。」

小冰雖然不捨,不過只好點頭,轉身就走,不讓真鳳有任何一絲牽掛,能全心集中與傲拼死一戰。電王轉身之後卻先停下,留下一句:「真鳳,不准輸。」

真鳳豪情大叫:「我答應你!」二人豪氣乾雲,彼此之間盡是信任,一日兄弟,一生兄弟。電王然後全速衝向李寧,首輪的變異生物皆是較為普通或低等的生物,拔出秘銀劍數斬之下,便將前排的一堆變異生物斬成數份。小冰也凝聚出一道靈力使出冰牆,為大家爭取一至兩秒的時間。



這一輪攻擊之下,總算解決燃眉之急,電王帶同小冰登上沙塊之後,謝小雪馬上撲過去緊抱著他,二人感情隨時間不減反增,溫柔說:「太好了。」

電王當然感受得到她的愛意,溫馨笑道:「傻瓜。」然後他才看看在沙塊上的人,發現數名男人,有的熟悉,有的只記得大概。

謝小雪匆忙說:「放心,他們沒有敵意,也幫了我們很多,不是敵人。」深怕電王會誤以為曾隸屬鐵塔的梅諾、作為天照大神門幹部的壬生八夫及前天狼星團的箭狼有敵意。

電王微笑回應:「傻瓜,我當然知道。大家別來無恙嗎?」現時變異生物橫生,眾人之間根本沒有必要互相攻擊。當然,這一群人當中以電王最強,那戰力的差距已不是能以人數填滿,即使梅諾、壬生八夫和箭狼三人要生敵意,恐怕也未夠資格。

箭狠依然是高階二門者,氣喘如牛說:「自從首領死後,我亦再沒有接各種任務。想不到,再次認真戰鬥,竟然要面對這堆怪物。」

從剛才生死搏鬥中升為初階三門者的梅諾依然深呼吸著,可想而知他們剛才到底所經歷的有多驚險,道:「當日真鳳放我一馬,沒在聖盃戰中殺死我,今日我知全世界門者都會集中於中國,特意還這人情給你們。哈,你和真鳳未免變得太強大了。」

電王一笑置之,況且自知與真鳳相比還差上一整個級別,真正強大的是真鳳,彷彿是小說中的主角。

壬生八夫黯然道:「壬生一族,除我以外,已被全滅。世界政府和日本政府合謀使計將我所有族人殺害。雖然各地政府在表面上消失,主要勢力依然埋伏於四周,不過世界政府已被你們消滅,而現時最重要的是拯救人類。」拯救人類聽起來是多麼偉大,同時,亦是多麼荒謬。數千年來,人類在地球上的位置是多麼穩固,其他生物根本無法取代,在食物鏈中穩站頂端,自稱萬物之靈,現時竟被其他生物追趕,這事當真任重而道遠。



電王心感沉重,慨嘆:「的確是。」畢竟這堆變異生物是常人不可匹敵,不,這種數量,相信就連正規軍隊也無法阻擋,更何況早在先前,各國軍隊由內部分裂,死傷無數。現時能夠正面抵抗這些變異生物的,大概就只有團結起來的門者,或者,一名高階三門者。他只好祈求真鳳一定要戰勝傲,爭奪最後的王。

小冰帶敬意道:「李寧,只要遠離真鳳和傲超過五十公里,之後可以隨時降落,辛苦你。」確實,全靠李寧以沙怪之力操縱附近一帶的沙,拼命運用地陷、沙牆去改變地形,阻止各種變異生物上前,更讓各種不同的變異生物面對面接觸而進行交戰,否則謝小雪等人絕不能生存至今。

李寧雖身負重傷,可是那眼神依然烔烔有神,腰背依然驕傲地挺著,讓小冰等人也感到他如火般的鬥志和堅定的信念,笑說:「只要真鳳勝利就好。」

電王道:「真鳳一定會贏,他已經答應我。」雖然這句說話看似傻氣,但同時充滿希望,不知不覺間讓眾人安心下來。他瞪著來襲的變異蜜蜂,只是這次與先前於香港的戰鬥不同,這一批幾乎全是工兵蜂,而且有數隻氣派磅礴的鮮紅蜜蜂,一看便知非其他工兵蜂可比,熱血道:「真鳳一直拼命戰鬥,我們都會!為自己!為所有同伴!為整個世界!各位,和我一起戰鬥,至死方休!英雄無敵!」

電王這一番說話燃燒所有人心中的熱血,就連素來比較內斂的壬生八夫也忘形吼叫:「英雄無敵!」其餘五十多名真龍族及鳳凰族族人也高舉自己手中的武器,盡現豪情。所有人對著那些沒有思想,更以人類作為繁殖工具的變異生物咆哮,盡現憤怒,還有作為人類的驕傲,再無畏懼,心境清明,彷彿散發動人的光芒,上陣殺敵,即使死,也要拉著其餘的變異生物下地獄,成為改變世界的英雄,成為拯救萬民的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