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勝者為王(三)

莎士比亞:「我覺得國王也不過是一個人,和我一樣;紫羅蘭的氣味,由他來聞和我來聞是一樣的香。」
“I think the King is but a man, as I am; the violet smells to him as it doth to me,” W. William Shakespeare said.

電王在第二股更加強烈的爆風來臨之前他毫不保留地釋放決意氣勢,減輕其他人的負擔,認真地向其他人說:「走!離開戰場越遠越好!」眾人在電王話後,亦趁著各種變異蜜蜂皆被那一輪爆風吹得東歪西倒時,馬上開始撤離。

李寧知道眾人速度不一,於是強行催谷自身本已乾涸的沙怪之力以操控附近極大量的沙塵形成沙塊,再次載著所有人離開,道:「快上來!捉緊!」

電王站在沙塊最後以截斷追來的變異生物,只是數量實在太多,且變異生物的外骨骼、厚皮甲變得更加結實,難以被擊殺。一時之間,所有人也一言不發,只是默默地站在比起先前鬆散不少的沙塊上,一方面知道李寧此刻實質燃燒自己生命去強行催谷靈力,這基本上就是犧牲自己去拯救眾人,叫他們如何不感到心痛。



同時,他們也對真鳳和傲的戰鬥感到嘆為觀止,即使現時相距過百公里,依然能夠感到那股巨大的能量波動。即使對門者而言,真鳳和傲,早已超越人類,不,早已超越常人所認識的所有生物,如果說他們離真正的神尚有一段距離,那麼站在背後的造物者,又會是多麼強大?

電王憂慮忖度:「到底大地能否承受到你們所釋放的能量?」地震從未停止,甚至出現地板分裂,本已殘破的建築物直接倒下。這就是質量的恐怖,中階三門者也許能夠以最強一招移山填海,但高階三門者只需要集中一擊就可達成。高階三門者之所以被尊稱為傳說,就正正因為他們實力有如神話。

與此同時,和真鳳等人身處的世界相距無數無量個世界的一片虛空之中,那處彷彿沒有物質,沒有能量,沒有空間,沒有時間,有一名男子留意到真鳳和傲二人對抗的能量波動。此人眼中像是包容世界的一切,包括物質、空間、能量和時間,既像混沌,又像清濁分明,又像地水火風同在,變幻無窮,而他手中正正握著一把神劍,一把閃爍著無窮彩光的神劍,將目光微微投放在那世界中,道:「身處於人界的人竟能內化兩儀之境,而且是如此深入的程度,當真了不起。另外一人竟然將火炎煉成接近三昧真火般的存在。真難得,兩人竟再次在同一世界中相遇。」即使強如真鳳和傲,也無法感知這人的目光,可想而知那人身處於一個多麼高不可視的境界。

真鳳和傲的劍招速度已快得不可理喻,每次對拼下也會將附近一切摧毀,就連板塊也出現一個個巨大凹洞。原本站在地面上的二人也變得飛翔於空中,真鳳拍動淡紫鳳翼,而傲亦展開漆黑不死鳥翼。

真鳳將兩儀之境完全內化,能夠運用天地能量,因此他的攻擊變得越來越強大,這就是從四象反推兩儀的真正威力。再者,靈力和上古之力本是兩個體系的能量幾乎可以混合使用,更令能量大增。他隨手將淡紫靈力凝聚並以激光形式向傲釋放。雖說隨手拋出,像是毫無章法,胡亂而成,但實質因為他已對能量控制入微,而且成為自身本能,正是大巧若拙之道理。



傲以戾炎抵擋,更直接燃燒紫炎,讓真鳳不禁心裡一沉,驚嘆傲的力量,這是首次有另一種火炎能夠壓制紫炎,知戾炎能燃燒萬物,不論有形無形,是虛是實。

傲湧起無窮無盡的戾炎,幾乎籠罩天空,將二人也徹底包圍起來,喝:「戾炎。天牢。」本來無形的戾炎慢慢變得有形,彷似一個堅固無比的監獄。真鳳不得不進入龍鳳化,以抵擋那份高溫,讓他感到恐怖的是,傲還未使用他的上古之力,與鳳凰之力同源的不死鳥之力。

傲左手一揮,天牢以一個詭異的速度向二人縮細。真鳳大感危機,面對攻守兼備的戾炎,確實不知如何抵擋。只要一直解不開戾炎的秘密,他就只剩下一個方法,以力破巧,但這不會是最佳的方法,尤其二人力量層次近乎一樣。他心想:「戾炎根本背後包括能量規則,燃燒只不過作為過程,所謂將萬物燃燒,亦即透過能量,將萬物與戾炎同化,包括紫炎。可惡!傲已經完美結合但丁對於能量的規則。我應該如何?」

隨著天牢縮小,傲亦拍翼後退,越過戾炎。天牢逼近真鳳,他只能夠選擇以力破巧,將開天闢地集中至約拳頭大小再向傲推出。推出一剎,一股巨大音爆湧向四周,暫且減慢天牢的縮小速度。任戾炎有燃燒萬物的本事,開天闢地的質量比起紫炎炮高出不知多倍,漆黑戾炎根本無法將其燃燒,強行打出一個洞口,天牢才慢慢消除。

這招開天闢地志在打破天牢,否則就連真鳳自身也有生命危險。天牢一被打破,真鳳馬上退出龍鳳化,衝前向傲揮劍。雖說龍鳳化能讓身體質素催至極限,不過同時為他身體帶來負荷。



傲見真鳳來襲,凝聚靈力使用萬劍塚,過萬把由戾炎而生的古劍在身後,從不同角度向真鳳射出。每劍射出時皆產生駭人的破風之聲,看去只不過一道黑影,只是當萬劍齊發之時,天空頓時被黑影籠罩。

「喝!」真鳳散發彷有實質的帝皇氣勢,減緩萬劍速度,再將鳳凰之力注入鳳鐲,一隻清藍鳳凰展翅圍繞真鳳而飛,尾部五彩色羽毛一擺,五彩色光芒馬上擋下過千古劍,但不過一剎,那光芒則被黑影吞噬,然後鳳凰直向其餘古劍衝去,再擋下過千古劍,那清藍光芒再次被黑影遮蓋而消失。

雖然如此,這投影也為真鳳爭取一段時間,足以讓他穿過餘下劍群,雙翼一拍,僅僅在劍與劍之間越過,不理身體被擦傷,將真龍之力注入龍嚎,紅光暴現,一斬之下,彷彿斬碎面前空間,如真龍凶悍降世而暴怒吼叫,輾過面前餘下百把古劍,那空間碎裂感直湧向傲面前。

傲心忖:「你確實擁有大氣運,竟然擁有真正神器。」在深入世界之秘後,他以強大感知才微微窺探到這劍的存在,隱約察覺到此劍散發出一股結合四象的感覺,像是一切的開始。

秘銀只能被靈力注入其中,作儲存或增幅之用,而無法被上古之力注入,亦即代表只有神器才能夠容許上古之力注入。雖然未知神器會否對上古之力有實質上的增幅或儲存之用,不過注入一定的上古之力能夠創造投影,比起那些能量更加強大。

傲臂上的秘銀甲閃爍彩光一閃,然後釋放出鋪天蓋地的戾炎,但在剎那間竟縮小至剛剛好遮擋自己,硬生生擋下真鳳一斬,不過那戾炎壁亦被斬成碎片,慢慢消失。真鳳豈會放過這近戰機會,因為距離越遠,他的優勢越小。他馬上斬出數劍,雖然未有使用真龍之力般強大,但能量波動則如海嘯般湧去。

傲心想:「一定要速戰速決。」將一股龐大靈力注入巨劍之中,靈力流過那些不知名的古文字使其亮起黑光,雖沒有像秘銀般讓靈力作出增幅,卻在斬擊期間帶著一股莫名的威壓,就像包括宇宙大爆炸的念頭埋藏當中,奮力一劍斬去,配上控制餘下所有古劍向真鳳射出,意欲以此劍陣絕殺真鳳。



那男子樣貌俊美,雙眼懾人,威壓微散,獨坐在虛空之上,特放幾分注意在這場撼動世界的戰鬥,忖度:「看來他已窺探到不少,否則沒可能將此劍仿造得到。」他望去那世界,注視其中一人,感覺那份熟悉感,微笑道:「到底會是誰作為首位參見的人呢?會是你嗎?」

真鳳見傲劍陣劍勢磅礴,與天牢相比,這劍所帶來的危機感更加劇烈,不由自主地生出一身冷汗,幸好他早已渡過心魔,又達之靈魂本質,心靈可說無堅可破。幸好那只是一個意念,一個念頭而非實體,否則任真鳳氣運多大,亦根本無法與開啟宇宙的能量抗衡,至少現時的他尚未可以。

真鳳注入鳳凰之力至鳳鐲中,注入真龍之力至龍嚎中,頃刻鮮紅和清藍光芒萬丈,鳳凰擋下來自身後的古劍,真龍張牙舞爪,直指那一劍。陡然,比太陽更光的光芒一瞬爆發開去,空間震盪,在世界外觀看的話,就連那塊保護世界的膜也被這道能量拉扯。

二人避免被那股凶猛的能量波動所受傷而馬上後退,讓這場激戰暫且一刻停頓。真鳳此刻狼狽不堪,全身皆是細小傷口,而且每招每式也消耗了大量上古之力,自身靈力更被戾炎所燃燒,幸好他可以吸取天地能量暫且補充。傲雖無表面傷痕,看似佔盡上風,招招奪命,但即使透過秘銀使靈力增幅,能量總不會是無限,畢竟他沒有但丁的吸收能力。他將戾炎盡情爆發,喝:「戾炎。地獄。」戾炎在空中變幻無窮,化成惡魔,化成亡魂,化成怨靈,那種巨大的負面情緒彷將一切生氣也撲滅,當真地獄降臨。

真鳳突然想起,當他內化兩儀之境時,對自身從四象推至陰陽感悟到的道理。即使靈力呈現不同顏色,屬性都不會改變,正如他自身的靈力乃極為稀有的紫色,但不代表他能夠使用水屬性的招數。即使戾炎背後擁有能量規則,即使戾炎呈現絕對漆黑,畢竟這是火屬性的靈力,這是屬於四象級別的力量。他心神集中,湧起紫炎,喝:「七重紫炎炮!」七道骸人的紫炎炮橫空而過,對上地獄。不過,戾炎這次卻毫無燃燒紫炎的跡象,兩者似是互相抵消,期間道道細微的空間波動傳出,彷似水面上的漣漪。

傲暫且退後,淡然說:「兩儀之境,竟然如此強大。戾炎之所以能夠燃燒萬物,因為當中牽涉能量規則,世上就只有秘銀無法燃燒,成為唯一例外。即使連你的紫炎,我也有辦法燃燒殆盡,想不到,你竟然能夠將靈力轉化成虛無。」

戾炎與紫炎看似互相抵消,不過當紫炎被戾炎擋下之時,戾炎確實將紫炎燃燒,可是讓人奇異的是紫炎竟在此時突然將戾炎化成虛無,不留一點痕跡,猶如從未存在。

真鳳渾身散發著帝皇之氣,彷似英偉無盡,浩瀚無窮,道:「我同時繼承兩大血統,身上擁有陰陽二力,晉升高階三門者,踏入兩儀之境,加上感知世界之後,令我對世界有更深入了解。你我攻擊入微境界已達原子級別,不過只要你依然使用靈力,我就能夠將靈力從四象反推兩儀,化成虛無!」這一段話幾乎代表除了同樣踏入兩儀之境的高階三門者之外,其餘門者已經沒有任何能夠戰勝他的可能。戾炎能夠同化相似質量的萬物,而真鳳卻能以靈力將戾炎分解成最簡單的原子。



傲雙目毫無情感,冷漠如冰,道:「確實,你能夠達到如此地步,相信已經無任何門者能與你為敵,不過,任你內化兩儀之境,你亦無法分解任何上古之力。」

二人站在高階三門者的頂點,靈魂精煉,氣勢亦已內化,即使他們二人沒有釋放殺意或催動力量,但光是存在也散發一股威壓,真鳳因此散發帝皇之氣,甚至每字每句也鏗鏘有力,彷彿能夠號令天地萬物。而傲則傲視萬物,對現世一切也不再在乎,渾身散發高傲之氣,似叫世間萬物下跪。

傲之所以一直沒有使用不死鳥之力,原因是他自知在質之上輸給真鳳,而勝利的憑依就是透過世界之秘,抽取能量,以強大增幅和對戾炎的絕對控制反壓真鳳。雖然於質方面,不死鳥之力比起靈力強大得多,只是量遠未及靈力,不過真鳳也是強弩之末,消耗過多體內能量。傲淡道:「真鳳,我將會全力使出毀天滅地,亦會用此招寫下你我終結。」

真鳳聽後,知要是避開,那毀天滅地的力量或會將整個中國徹徹底底毀滅,甚至整個亞洲也會被毀,更會影響全世界,所以他只能有絕地一拼。「毀天滅地嗎?看誰力量更強大?是你終結的力量,還是我開創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