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世界的未來(二)

真鳳驚覺那時的彩色光華或屬太高層次,無法感知完全,皺眉道:「電王你說得對。先前開天闢地強鬥毀天滅地,能量層次、質量足以摧毀整個亞洲,掀起大海嘯甚至波及全世界。兩招相遇,我感到一道彩色光華從天散落,將我和傲包圍,所以最後,大家先會安然無恙。造物者能力比我想像中更大。」

開天闢地或是毀天滅地的力量無容置疑,而且兩種極端的能量互相衝擊,產生驚天地泣鬼神的震撼,而造物者是以自身大能硬生生擋下這能摧毀一切的衝擊。小冰問:「真鳳,你成王之後,感覺到所謂的異世界嗎?」

真鳳擊敗傲後,得到所謂的大氣運,卻無超脫成聖的感覺,道:「成王嗎?其實我完全感覺不到自己有任何成王的跡象。不過隨住我感知變大,才發覺天外有天。其實,世界自身擁有意識,我暫且稱為命運,而世界與世界之間擁有一道膜,我稱為世界膜。越相似的世界,就會走得越近,雖然從能量層面上世界與世界之間像互相重疊,但實際依然被世界膜隔開。世界之多,簡直令我震驚,無數無量。不過,我依然感知不到異世界的存在。大概,異世界與我們身處的世界相隔太遠。」

謝小雪問:「真鳳,你有聽說過三千大千世界嗎?」真鳳搖頭示意,對此沒有深入認識。她續道:「所謂三千大千世界並非指只有三千個世界,佛家言一千小世界合為一小千世界,一千個小千世界合為一中千世界,一千個中千世界合為一大千世界,意思是指宇宙有著無窮無盡的世界,那麼有可能是一千個小世界會合為同一個小千世界,才得出我們現在的世界嗎?」



真鳳微笑說:「有可能。」從地球看出去的星空其實是看著宇宙,不過於他感知而言,所謂宇宙只不過是其他世界的投影,也許隨著世界的發展,包括文明、整體能量等因素,該世界就會變得更大,而變大的方式可能是吞併周邊整體能量較低的世界。他不禁感到可惜,要是明鋒在此,一定能夠以這些資料推論出更多訊息。他續道:「我們去拯救其他人類,開創新的世界,開創屬於我們的未來!」

他們沿途每當遇上變異生物就會乾脆殺掉,當然是連同蜂后全滅,免除後患;每當看見人類就會出手相救,不論男女老幼,不論膚色,不論先前戰爭時的立場,不論自由夢鬥士或和平戰士;每當看見門者則會將自己的鮮血分享給對方以解除滅靈病毒。

滅靈病毒不似其他病毒,並沒有瘋狂繁殖的能力,在明鋒設計之下,要是沒有靈力供給滅靈,它們則會被其餘病毒吸收及消化,而因為明鋒透過世界政府在世上不同地方的廣播,幾乎所有門者也來臨中國,在其餘地方,基本上也沒有門者,亦即滅靈根本沒有靈力作為能量來源,步向滅絕也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當然,這些事情明鋒沒向其他人說明,所以沒有人會知道他的苦心,即使這研發出的病毒確確實實殺害千千萬萬個門者,但至少讓真鳳能開創世界的未來。

一路以來,他們一行人走遍整個中國,以鳳凰族飛翔的優勢,搜尋任何人的痕跡,途中拯救不少人類,而其中一名門者更擁有治療,慢慢來治療電王和壬生八夫的傷,雖然進展緩慢,不過始終有進展。

除了先前他們遇到的變異生物,就連貓狗也開始變異,更恐怖的是在接近鳳凰族鳳崖附近,竟然出現一群黑色三頭犬,體型最龐大的居然與一輛雙層巴士可以相比,速度快得誇張,但在真鳳帶領之下,牠們根本尚未出招,就被紫炎化為灰燼。



真鳳分析道:「人類天生擁有一定靈力,變異生物進食人類可以令牠們力量增強,而這資訊已經深入基因,深入本能,所以見到人類就會進行捕獵,更以人類作為繁殖工具,等下一代能夠比上一代更強大。」

小冰道:「那麼,隨時間過去,變異生物只會越來越強大。」真鳳點頭示意。這話讓其他門者聽得背後湧起一片寒氣,畢竟除三門者之外,其他人幾乎無力抵抗變異生物。

電王說:「世界的確改變太多,不過我們本心不會變就足夠。」

眾人期間實在看見太多慘不忍睹的事,偏偏太多也是因為人性的醜惡、自私所造成。人吃人、糧食不均、見死不救、將弱小的人當作奴隸等。他們走遍亞洲,並找出世界政府的廣播系統,呼籲世上所有生還者來到損耗較低的香港。若無辦法離開洲份,則在屋宇上放上求救信號。真鳳命所有鳳凰族族人也參與一切救援行動,每隊帶同一個能盛載過千人的運輸設備,在最短時間內將人從世界各地移至由他們一手一腳所建設的城市--未來市。

雖然真鳳擁有這世界最頂尖的力量,不過對於城市建設、規劃則非他強項,各種議題讓他苦惱至極,幸好冰雪聰明的小冰此時代替他作為最高決策人,處理大小事務,並且廣泛招聘有能之士,協助建造城牆、哨站、房屋等設施。



於糧食方面,真鳳和電王則有心有力,每天到外面將一大堆變異生物搬回未來市中。雖然大多人估計變異生物是因受到大量輻射而引致變異,不過真鳳則知道吃掉變異生物能讓人增強自身能量,甚至令人更容易打開解門,成為門者。

在美國的第五十一區中,前美國政府坐擁一個地下城市,具備重型武器,甚至少量導彈,足以抵抗大多攻擊,包括小或中規模的變異生物衝擊。此處,美國政府收留過十萬市民與約一千名士兵,前政府高官繼續掌權,負責處理大小事務,不過他們從不敢離開這裡半步,收到真鳳的訊號也不禁懷疑,但隨著糧食問題出現,他們亦只能賭上運氣,在地面上畫上求救的字眼。

真鳳飛越美洲時發現他們的訊號,先放下手上那十個運輸設備,打開他們的天花板,接載他們離開這不見天日的避難所,讓所有人能夠去到未來市,受到他們保護。根據那些軍人而言,真鳳可是像不花力氣的情況之下,徒手撕開由金屬鋼板製成的天花板而將他們救出。因此,他們堅信面前此人能夠帶給他們希望,因為這力量已經完全顛覆他們的常識。

接著,各國所設的地下城市亦逐步出現求救訊號,未來市亦慢慢容立過百萬名人類。各人知道這裡安全,看到正在建設或修葺的建築物,紛紛感動得跪地哭泣。所有人類也能在這裡安全生活,不是生存,不是逃難,而是真正的生活。

隨著各國高層同住一市,真鳳把他們聚集一起,拜託他們好好管理這一個城市。管理一個小隊,真鳳固然在行;管理一個組織,小冰尚算合格,但管理一個超過一千萬人的城市,他們確實感到吃力,幸好各國原高層聽取真鳳的說話,放下過往成見,廢除國籍制度,合力打造未來市,重新建立屬於人類的領土。

真鳳飛到南海中心,在空中輕輕一掌打出,將那身長至少四十米的變異獵鷹瞬間秒殺,並且將牠剩下的遺體帶回未來市作為糧食。自那日決戰之後,這樣和平的日子已過了半年,奇怪的是,自未來市建立以來,從沒有任何變異生物來襲。

與此同時,隨著人口上升,未來市的面積漸漸擴大,亦恢復議會制度,制定政策,建立軍隊、警隊、醫療部隊等。而真鳳成為人類的英雄,無人不曉,更有人打造他的石像以作紀念,但真鳳從沒特別要求,只與其他人一樣,而一眾伙伴也成為人民崇拜的對象,不過他們經歷許多,心中只希望拯救人類。

電王帶真鳳坐在山頂之上,盡覽未來市的光景,問:「真鳳,你成王已經半年,為什麼還未去找造物者?」



真鳳雙眼望向充滿希望的未來市,道:「在我離開之前,我想確保未來市已經擁有足夠的自保能力,所以我才會推動強制習武計劃,希望每人都擁有力量,幸好幾乎全部人都已經成為門者。」

電王笑說:「我也是中階三門者顛峰,高階三門者之下,而且小冰和八夫亦準備升至中階三門者,即使與你尚有一大段距離,但世上暫時根本沒有任何其他生物需要我們出手。況且,未來市亦開始製造軍備,即使大規模變異生物潮,亦能夠抵擋。」

「只要我集中全身力量,就可以越過世界膜,參見造物者。但時間越長,變異生物亦會越強,我已經感知得到有四隻中階三門級別或以上實力的變異生物潛伏世界。我已經得道成王,與世界同在,單單存在亦足以鎮壓天地萬物,所以任何變異生物都不會走近未來市一步。但如果我離開,帝皇之氣不復存在,潛伏於世界角落的變異生物都會全部湧向未來市。這亦是高量世界的恐怖,所有生物都擁有過人力量,尤其構造較簡單的生物,例如昆蟲。」

電王回想半年前人類的慘況,那些變異蜜蜂、變異螞蟻等幾乎讓人類在地球上消失,問:「真鳳,你感知實在太強大,好似所有事你也知道。不過,什麼是高量世界?」

真鳳苦笑:「如果以前我是命運之子,現時,我應該是世界之子,所以對世界有更深入了解。世界分為低量、中量及高量世界,當中異世界作為最特別存在。除異世界外,大概所有世界亦會進行能量輸送,而輸出、輸入、流失,比例亦一模一樣。唯一一個分別,是從異世界得到的能量會有一定差別。亦因這差別,令各個世界產生不同成長。」

電王知槍械亦未必能夠破開鬥氣,只有三門者以靈力才能對這些變異生物做成傷害,苦笑:「先前你擊殺的變異獵鷹,已經將鬥氣內化。或者隨時間流逝,外面的生物總有一天會變成鳳凰、朱雀、白虎等神話生物。」

真鳳雖知一日未見造物者,情況只會惡化,但又捨不得小冰、電王、未來市,方知王者的孤獨,道:「以我感知,其他相似的世界極其量只成為中量世界,但偏偏我們這個世界在短時間之內晉升高量世界。也許待我參見造物者之時,才會知道。只要未來市出現四位中階三門者,或另一位高階三門者,我就會參見造物者。」



電王笑說:「哈哈,那我應該努力嗎?」二人則像傻子般豪氣大笑。要是電王能夠晉升高階三門者,真鳳當然會為他感到高興。自真鳳成王之後,所謂的王之氣息便是真鳳身上所散發的帝皇之氣。只要電王與他一直待著,總有一日會成為傳說,其他人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