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參見造物者(一)

亞里士多德:「戰爭的目的必須為了和平。」
“The purpose of the war must be peace,” Aristotle once said.

未來市建立一週年,人口達至五千萬,面積已幾乎達到舊時中國的面積,另外擁有五百萬名門者軍隊,幾乎所有軍人皆是二門者,亦有部份將級軍官達至初階三門者,全都配上長槍、短型軍刀、長劍,威風凜凜,足以守衛所有中階三門級別以下的攻擊,而他們被市民稱為未來軍。

經過全民投票,未來軍隊將會調配一百萬士兵作首支遠征部隊,亦稱開闢隊,配合各國過往的坦克、裝甲車等重型裝備,向俄羅斯出發,清除所有變異生物巢穴,為擴展未來市邊界作準備。出發之時,全市市民祝賀他們凱旋而歸,萬人空巷,而領軍的總司令將則在出發之前希望能夠得到真鳳的祝福,畢竟他乃開創未來的英雄,亦是世上最強的人。

真鳳在事前已知此事,所以在烈日之下,一人站在高昂的城牆上,俯視站在地面的百萬士兵。當他出現之時,在場的所有士兵肅然起敬,筆直站立,就連其他市民也默不作聲,紛紛仰望並等待。



真鳳將靈力散開全場,讓自己的話彷似在每個人的耳邊嚴肅地說:「首先,容我向所有士兵展出最崇高敬意。」話後,他向所有士兵作一正式軍事敬禮,單單這動作已讓所有士兵血液燙滾,他可是將所有變異生物通通趕走,將人類從地獄中拉出的大英雄,由他所給予的敬禮更是極其重要。當他放下手來,續道:「開闢隊,你們背負人類的希望,守護人類的未來,更代表人類的勇氣!你們所有人,已經是人類的英雄!各位,與我一起,開創人類的未來!」

說到此時,所有士兵,不,在場的所有人亦按捺不住心中沸騰的熱血,盡情吼叫著,咆哮著,像要世界上所有變異生物都聽到他們寧死不屈的嚎聲,大勇無畏的吶喊。真鳳突然拔出龍嚎,破風之聲響徹雲霄,劍鋒指天大吼:「英雄無敵!」

士兵們看到真鳳的動作,也紛紛效應,大吼:「英雄無敵!」百萬雄獅所展現出的澎湃、激昂感染旁邊的市民。他們寧死不屈,即使死,也要盡最後一分力殲滅異族,眼神之中散發著令人著迷的目光,這就是人性的光輝。總司令亦帶領百萬雄師整齊有序地出發,浩浩蕩蕩,誓要奪回應屬於人類的領地。

在他們出發之後,真鳳亦收回龍嚎,回到他們簡陋的住所。關上門後,他望向一直坐著的電王、梅諾和壬生八夫,以一個極細微的聲音問:「辛苦大家,已經清理好?」

電王似閒話家常說:「俄羅斯境內所有中階三門級別的變異生物已經完全清理好,只剩下等同初階三門級別或以下的生物。」如若要開闢隊攻打中階三門級別的變異生物,恐怕結果只會全軍覆沒。



梅諾問:「真鳳,為什麼不讓他們見識真正變異生物的恐怖?」

壬生八夫微笑:「因為希望。」

真鳳走向窗台,看著未來市的人民依然勤勞工作,答:「八夫講得沒錯。人類飽受變異生物摧殘,來到未來市,一直努力付出,建設適合人類居住的城市。不過,如果對付變異生物的時候依然以卵擊石,那麼他們就再無原因去付出,再無原因去守護未來市,再無原因去守護人類的未來。」

電王望出窗外,窗外風光如畫,而且市內不論膚色,不論男女,總會互相幫助,即使自最終一戰已過一年,總覺得這和平的一年猶如夢境,問:「你已經準備好?」他亦有一種的感覺,令真鳳更感安心。他問:

真鳳知電王快將要觸到高階三門者便更感安心,點頭不捨地說:「只要開闢隊將勝利情報傳到未來市,將希望送到所有人身上,我會擊殺其中一名接近高階三門者的變異生物,之後越過世界膜,參見造物者。依照明鋒推測,造物者並非以世界為玩物,而且,他希望世界造王。如果以此為假設,大概我應該會平安回歸。」



小冰此時走進房間內,笑容傾城,說:你即管去,我們會好好守護未來市。而我會一直等你,直至你回來。」電王、梅諾和壬生八夫此時亦識相離開房間,讓二人單獨相處。

真鳳看她完美而白裡透紅的臉,美若天仙,心滿意足,笑說:「小冰,如果沒了你,我一定無可能成為高階三門者,成為王。」

小冰雙手勾著他的頸,面貼面,嬌嗲地說:「如果沒了你,我也沒可能走到呢一步。我資質比其他人差,當初加入執劍除了凝冰能力,大多因為細心和擅長整理,不過我竟然可以成為中階三門者,都是因為有你。」每當剩下二人,她總是特別嬌嗲,小鳥依人,讓真鳳意亂情迷。突然,她臉頰變得更紅,因她感到下身被某硬物頂著,而真鳳臉上竟是帶著數分邪意微笑。她輕輕拍打真鳳的胸膛,說:「我們不是在談正經事嗎?」

真鳳大笑:「沒辦法呀,你實在太吸引,而且,好像是你用胸襲擊我的,是你不正經。」話後,一手擁她纖腰,二人激情地吻著。也許這麼簡單平凡的生活才是最幸福的日子。

開闢隊百萬雄獅雖有傷亡,但終於戰勝變異生物,一步步收回人類領土。他們先以精神力掃描變異生物巢穴,如果有初階三門級別以上的存在則先以坦克火炮擊殺破壞,再以槍械掃射,接近後便馬上拔出冷兵器,以最高速度將敵人殺滅。這些盡是鐵和血的消息、情報、影像傳到未來市後,普天同慶,更有人不禁哭泣,百感交集,這是充滿希望的眼神、眼淚和歡呼。

真鳳看著這個由他建立的未來市,微微一笑後便轉身道:「我將未來市的安全交給大家,今次一走,連我也未知將會如何。電王,你將成為保衛未來市最高領導人,小冰、小雪、八夫、梅諾,一定要輔助電王,人類未來,就拜託你們。」眾人點頭,笑容自信滿滿,讓他沒有任何後顧之憂。真鳳張開一雙淡紫鳳翼,凝視最愛的小冰,然後頭也不回,直指北極。

在那處,他找出一隻變異北極熊,心想:「危險呀。」要是其他人看見這隻看似平凡的北極熊,必死無疑。牠體型只比普通的大上一半,不過體內竟存有巨大鬥氣,已達中階三門級別,甚至準備晉升至高階三門級別。



真鳳手戴鳳鐲,腰持龍嚎,一身輕便服裝,集中自身力量,天地為之動容,那變異北極熊也嚇得連逃跑也不能,只是顫慄地細聲咆哮,本能上牠將全身鬥氣釋出,作為防禦。真鳳盡數吸收天地能量,讓別的生物看他時彷似開天闢地的巨人。

真鳳即天地,天地即真鳳;真鳳即世界,世界即真鳳。

他只提起單手,微微一轉,那金色鬥氣像紙張般被撕裂,那接近高階三門者的變異北極熊就此完結生命,可見真鳳成王後實力已是高得令人不敢仰望。恐怕即使傲重生,亦非他的對手。

當他集中全身力量之後,這股強大得彷能撕破世界膜的力量驚動世界自身,而造物者細道:「終於準備好了嗎?」話畢,他從坐著的姿勢變成站立,一步一步走向真鳳身處的世界,看似緩慢,實質每步踏出也跨越無數世界。

當那北極熊的頭顱落地之時,真鳳感到一股極大壓力正在逼近。自成王之後,他未曾從別人身上感受任何壓力,如今竟有一股幾乎讓他顫抖的威壓降臨,參見那名高不可攀的造物者,心底不禁興奮,心中運轉自己的招式:龍怒、鳳瞳、火鳳燎原、亢龍有悔、紫炎、鳳嗚、鳳盾、龍嘯,還有最終的一招--開天闢地。他大吼:「造物者,解開真相吧!」

一瞬過後,真鳳感到世界在剎那間靜止,除他之外,其他人、事、物,就連北極幾乎永未停止的暴風雪也似停格,但他知道這是停止了時間,而且彷有一層保護膜包裹世界一切。他感到有一大能正越過世界膜,正式進入這世界。所謂的世界膜不是說圍在地球外邊的大氣層,亦非宇宙的盡頭,而是超越三維的物質,所以即使人類向外太空發展,亦難以接觸或發現世界膜。

一名上身穿著白色襯衣,下身身穿黑色布褲,手握璀璨閃爍彩光神劍的俊美男子在真鳳面前突然憑空出現,出現之時,周邊五彩光華閃現,宇宙共鳴之聲響起,彰顯他的地位。他微笑:「你叫真鳳,對吧?」

真鳳壓下心中恐懼,答:「沒錯。你就是造物者?」即使面前此人笑容親切,樣貌俊美,可是他散發的威壓竟是如此龐大,明顯地比自己更強大。奇怪的是,真鳳竟然在他身上找到一陣熟悉,就像曾在前世或不知多少世前相遇、認識,甚至交心。



那俊美男子輕輕笑之,說:「在你世界,我被稱為造物者嗎?有的稱我為創世神、天神、耶和華、佛祖、蓋亞、梵天等,造物者這名也不錯。」

造物者與真鳳所想像的截然不同,不只年青俊美,更是性格隨和,因此真鳳膽敢問:「全宇宙都是由你一人創造?」

「你是整個宇宙中首位來參見的人,所以我會答你這問題。沒錯,我創造了整個由多重世界編織而成的宇宙。倒不如問你,前來參見所為何事?」

真鳳確實不知答案。他沒有但丁希望重設世界的理想,也沒有傲意欲毀滅世界的狂想,亦非他自行選擇當上命運之子或成王,所以只答:「我前來參見,因為我想知道你想造王的原因,而且,以我感知,與我世界相似的世界,極限都只是中量世界,為什麼我身處的世界會變成高量世界?」

造物者仰天大笑,笑聲豪邁爽朗,道:「打敗我,則將一切告之。」

真鳳知造物者絕非戲言,不禁苦笑,見造物者提起那把閃爍著彩光的神劍,馬上拔出龍嚎擋下。這劍直接將真鳳打飛百里,他暗忖:「造物者果然已經內化兩儀之境。」

二人同樣汲取世界內的游離能量,但造物者這劍將全部能量也集中於神劍劍鋒與龍嚎相遇那一點的原子。即使真鳳隨後發現,也趕不及將靈力集中於那點抵擋。此等攻擊,已足以將喜馬拉雅山完全毀滅,要不是那保護膜,大概北極洲也不復存在。



造物者提起那把神劍,似慢實快步向真鳳,再斬出數劍。真鳳深感造物者控制能量的技巧高超,甚至高於自己數倍,未敢硬拼,不斷避開他揮出的劍,但幾乎找不到任何隙縫。這把神劍不斷在自己身邊擦過,劃過,讓他腦海不期然想著:「為什麼會如此熟悉?」

真鳳雖然全數避開造物者首輪攻擊,不過有苦自知,他只是僅僅避開,當中更消耗不少靈力,危險萬分,這級別的力量和速度,相信即使龍鳳化,也不能正面承受一記。雖然造物者每招每式也蘊含龐大能量,但奇怪的是他從來沒有使用靈力,光是使用天地能量,而真鳳更有感覺造物者根本沒有靈力。

真鳳在避開一記橫斬之後,拍翼遠離造物者,馬上催動鳳凰之力,一招火鳳燎原,淡紫火鳳凰從他雙手騰飛而出,殺氣騰騰,傲視天下。

造物者微笑:「你就只有這程度嗎?所謂的王。雖然將兩族血統完美融合,動用鳳凰之力時也將真龍之力融合其中,讓威力以倍數上升,但還是不足已成為威脅。」火鳳燎原本能移山填海,竟被造物者輕描淡寫,巧妙一劍撕開兩半。

真鳳看著造物者,心想剛才那劍的能量絕不可能單靠天地能量,雖說天地能量無窮無盡,可是並不能夠在瞬間提取過多,否則會產生空間崩塌。那麼,剛才那一劍的能量從何而來?真鳳驚問:「造物者,你是四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