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不死鳥(四)

文林原來已在地面,而且雙手發出陣陣彩光,成三角手勢,雙眼劇變空洞無情,地上現出藍綠光芒,彷似古時術士佈陣,喝:「誅魔陣,起!」一股清純靈力從陣中湧出,而身在其中的威迪亞感到被這靈力弄得粉身碎骨。這誅魔陣讓本多忠言也不禁停止一息呼吸,因為此等靈力量非同小可,已可說是初階三門者的頂端。

同時,本多忠言亦走出人前,隨手拋出一塊石頭,擲向意欲提槍射擊的保鏢,穿過之時,整個頭顱亦被打爆。他知即使初階三門者也總不可能有無窮無盡的靈力,而且他向來不會逃避戰鬥,否則他也沒可能如此年青卻成初階三門者。當然,看來文林與他也是同一類人。

文林也不禁深呼吸,可想而知使出誅魔陣需要花上不少氣力。情況劇變,其餘來襲者豈敢繼續作惡,紛紛落荒而逃;就連保護喬治的門者也馬上帶他遠離文林和本多忠言,深怕被其所傷,畢竟三門者的戰鬥根本不是他們能插手的。

本多忠言知道文林是個不折不扣的強者,剛才先以水鳳降臨吸引威迪亞注意力,收起鳳翼讓自己下地成陣,當中毫無猶豫,行雲流水,動作細膩,威迪亞只不過一瞬就被擊殺。或者靈力是分出高下的一個要素,不過戰法更能將人逼上絕路;而且,門階並非一切,如何使用自己能力才是最重要。



文林態度囂張,看到身為不死鳥族的本多忠言甚至怒火攻心,問:「哼,落敗的小狗兒。你專誠等待別人先行攻擊,待我消耗靈力之後,才敢現身吧?」

本多忠言一言不發,留意文林雙手閃爍著彩光的秘銀戒,對秘銀用途早有聽聞,只是從未見過初階三門者使用如此高純度的秘銀,亦未想像過竟然透過秘銀之後的招式能夠變得如此強大。

在他們而言,不死鳥族只是一群背叛鳳凰族,期後落敗逃跑的人,自然而然瞧不起他們。文林一身傲氣,道:「哼,就連禮儀也沒有,你倒是好好繼承你祖先。」

本多忠言不理文林說話,因他覺不死鳥族只是一個枷鎖,心中只想如何搶走文林手上的秘銀戒,以增強自身戰力,催動高傲氣勢,全身湧起暗紅戾炎,光是看去已令人感到心寒。或許因為這戾炎注入他對世界的失望,戾炎散發出淡淡令人不安的悲痛,就連文林也不禁呼一口氣。

文林暗忖:「這人竟有如此不祥的靈力。有此強者,為何我從未聽聞過?」催動千鳥氣勢,凝聚鳳凰之力於雙手,再不說話,收起那輕蔑態度,因光從靈力質量已知此人與威迪亞截然不同,乃是個久經錘鍊的強者,而且,甚至與自己不相伯仲。他問:「你是誰?」



本多忠言語氣平淡,問:「姓名,重要嗎?」虹膜上彷有種暗紅光芒浮現,令人怯而畏懼,大喝:「戾炎。狂起!」彷似浪濤的戾炎馬上湧向文林,凶猛無比。

戾炎竟讓文林感到能毀一切,大感奇異,不過面對此等攻擊,馬上以大水靈彈作為試探。在屬性而言,水剋火,乃是不爭的事實,但亦不代表水定勝於火,而火定敗於水。那大水靈彈雖然只花他少許靈力,但竟被戾炎一瞬吞沒,讓他不禁驚訝。

文林見此便凝聚一股鳳凰之力,雙手將之射出,直接在狂起轟穿一個大洞,然後狂起亦慢慢消散,餘威直捲本多忠言,叫他馬上壓下身體閃避。與此同時,本多忠言跨步踏前,突然縮短二人之間的距離,更以戾炎包圍全身,攻守並備。

文林知戾炎攻守並備,未有留手,直接將大量靈力注入雙手的秘銀戒,彩光更顯耀眼,大喝:「水浮屠!」突然,一座藍綠光的浮屠出現頭上,散發出一陣莊嚴威壓,彷要直接壓下面前的本多忠言。

本多忠言知即使文林已用不少靈力,但有秘銀戒加持,二人實力難分高下,喝:「戾炎。千劍塚!」戾炎突然化成千把中式古劍,看似古樸,表面光滑,千把古劍皆集中一點向水浮屠攻擊,使破壞力頓時倍增,打得水浮屠的光芒暗淡不少。



文林眉頭一皺,心中不禁暗忖:「好強的控制能力。」可須知道,控制千把古劍本已困難,更要控制千把古劍襲向旋轉中的一點,當中的控制能力絕非易事。縱然如此,水浮屠依然未被氣魄磅礴的千劍塚所破,文林一喝:「壓!」水浮屠在頃刻間壓向本多忠言,速度驚人。

本多忠言幸早有準備,突然展開不死鳥翼,瞬間轉向以避開那招。而水浮屠亦深深壓在地上,更使地面凹陷不少,掀起陣風,可見當中威力。一招不得手,文林亦再次催動鳳凰之力於雙手,化成雙爪,再張開鳳翼,直飛向本多忠言。

對於本多忠言,近戰比遠攻更有優勢,因為靈力屬性關係,再加上一對秘銀戒的增幅,繼續遠攻只會不斷消耗靈力。不過,文林可是鳳凰雙子之一,無論近戰遠攻皆屬初階三門者的上等,他之所以放棄遠攻亦因本多忠言擁有不死鳥族血統,一直飛翔的話,他也難以擊中。

文林一爪抓向本多忠言,然後空中一翻,以左肘攻去,再以右腿橫踢,如江水連綿不絕。本多忠言並非只守不攻,同樣張開不死鳥翼的他亦在空中閃避之後便以戾炎配上拳腳還擊。文林雙爪佈滿同樣水主地異的鳳凰之力,剛好與戾炎抵消,二人身手敏捷,一時間打成平手。

本多忠言憑著對戾炎驚人的控制,於激烈戰鬥中再次使出千劍塚,而這次的千劍塚更是比先前那次來得更猖狂、更凶狠,同時暗中凝聚不死鳥之力於雙手。千把古劍在二人十米外形成並且高速刺向文林,逼得文林突然後退,化解雙爪,催動鳳凰之力,直接使用誅魔陣,一絲絲的鳳凰之力織成一個八卦陣圖,比起先前的那一次的光芒更大更耀眼。

正當文林打算起動誅魔陣之時,本多忠言彷似知道他的意向,毫無防禦衝前,更催動全身的不死鳥之力,力量之大,與文林的鳳凰之力有過之而無不及,怒吼:「戾炎。不死鳥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