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不死鳥(五)

本多忠言剛才留意到文林使用誅魔陣時毫無猶豫,而且威力強悍,可見這招是他的得意技能。與此同時,此招將會把靈力或上古之力從身體中抽走至陣圖之上,亦代表,出招前一瞬便是文林最脆弱的一刻,亦是無法攻擊的一刻。

只不過一瞬間,文林卻感到無比恐怖,彷是死神向他招手。誅魔陣雖然威力強大,卻有一小段預備時限,而本多忠言賭文林在面對集中大半靈力的千劍塚時會下意識地使用誅魔陣,所以即使自己完全沒有防禦衝前,亦不會被文林攻擊。

文林大驚:「媽的!怎可能?」本多忠言雙手生出一隻不死鳥湧去,文林無法躲避,唯有強行催動鳳凰之力盡擋不死鳥之火。可惜,這突然聚集的鳳凰之力豈能敵過本多忠言早就準備的不死鳥之力。雙者對拼,不死鳥之火顯然將文林那由鳳凰之力而成的盾摧毀,而文林亦繼續催動誅魔陣,最終藍綠色的耀眼光芒將那暗紅色的不死鳥之火也包圍在內。

不過只是一瞬,所有光芒同時消失,本多忠言和文林同時向下墜。二人身上受著不同程度的傷害,本多忠言即使凝聚靈力至下盤,但無奈誅魔陣威力太狂,破開靈力,更撕碎雙腿肌肉,幾乎連骨骼也被侵蝕;文林看似只有腹部受傷,而流出的血量亦比本多忠言少出一倍,不過傷害更加致命,因為不死鳥之火所集中攻擊腹部,直接傷及內臟和器官,而高溫燒焦傷口才沒有令血液大大湧出。



本多忠言甫有知覺,便咬破舌頭,以痛苦喚醒自己,及時在觸地之前張開不死鳥翼,未至於直接墜落地上,而文林在張翼之時慢上一分,在地上重重擦過,撞傷肩膀,在地上劃出一條深深的痕跡。

即使本多忠言已無法以雙腳站立,但知勝負已分,因為文林身受重傷,就連站起也恐怕無能為力。話雖如此,本多忠言未敢輕敵,馬上催動靈力,喝:「戾炎。火葬!」

文林艱辛地轉身,以剩餘的鳳凰之力擋下火葬。即使因內臟重傷而無法大幅度動彈,但他依然高傲,大笑:「哈!你以雙腳換我重傷,在僅僅眼看誅魔陣一次之後,就作出這瘋狂的賭博,你到底是誰?」

本多忠言不許文林有任何休養生息的時間,馬上飛前,以拳腳配上戾炎攻擊,道:「姓名,只不過身外物。」文林已無力挽回頹勢,閉眼迎接死亡,帶著遺憾離開人間。

本多忠言全身乏力,執走那一雙秘銀戒後,僅僅飛到旁邊無人的山崖,便直接陷入昏睡。沉睡之間,他像發了一場奇怪的夢。夢中世界天圓地方,大得彷似無窮無盡,虛幻無比,神魔鬼怪妖精四處,一人以絕對漆黑的火炎燒毀面前的一切,火炎盡帶各種負面情緒,既是暴戾,又是悲痛。



人的存在,到底有何意義?從單細胞演化至各種生命,從猴演化至人,走過了不知幾多歲月,當中又為了什麼?是命運讓人類出現,或是人類越過命運,從不可能中活過來?

若然有神、造物者創造宇宙,那麼衪,甚至衪們背後又藏著什麼原因?世界、宇宙、天地萬物又有什麼意義?而每個人的生命、靈魂又算是什麼?

他陡然驚醒,雖然未知自己生存的意義何在,不過一旦死去,就會失去尋找意義的機會,再不能保護心愛之人。其實他從小到大也會發這一種聽似荒謬絕倫卻真實無比的夢,而且隨著自己能力越強,夢境亦越清晰,越細緻,但他卻完全不知當中原因。

他稍作休息,於夜幕之下便直接從英國飛回日本。回到部落後,馬上尋找族內直屬伊藤一念的醫療隊,替自己治癒全身,直至一切安好才回家,免得本多彩香擔心。

誰不知本多彩香竟不在家中,而本多忠言心中忐忑不安,彷有一種不祥之兆,便張翼在部落中尋找妹妹的下落。他聽到伊藤若一的聲音,心中有一直覺,於是便前去那處查探,在遠處已經看到五大長老和一眾族人包圍一個木架,木架之上竟是暈倒的本多彩香,猶似古時被判死刑一樣,令他怒不可遏,全速飛至那處。



他一言不發,直接以一股龐大的戾炎轟向伊藤若一等人。同樣作為初階三門者的五大長老之一--伊藤又二立刻拔出武士刀,一躍而起,將靈力集中於刀峰,揮出三刀,將戾炎斬斷。伊藤又二落地之後,伊藤若一帶同另外三名作為高階二門者的長老--伊藤本田、伊藤文太和伊藤大雄,站在本多忠言面前,擋著拯救本多彩香的路。伊藤若一作為五大長老之首,走在最前,威嚴大喝:「本多忠言!攻擊族人乃族中禁忌,你可知罪!」

本多忠言瞧見妹妹嘴唇青白,雙手被反鎖於木架之後,此刻殺意盡現,怒氣四散,雙目怒視五大長老和其他族人,喝:「你們在對我妹妹做什麼!」現時的他猶似死神一樣,全身散發著陣陣暗紅戾炎,令人感到無比恐怖。

伊藤若一詞正義嚴道:「倒不如問你的好妹妹做了什麼。先前伊藤井、伊藤三角,被兇手使用火鞭於背後擊殺,而火鞭正正是本多彩香最熟悉的招式;亦有族人看到本多彩香曾於案發現場附近出現;加上,我們在案發現場找到屬於本多彩香的衣物,證據確鑿,有何抵賴?」將那燒成焦黑的紅裙拋向本多忠言。本多忠言一看,確是妹妹的衣物。伊藤若一續道:「如今你明目張膽攻擊族人,我作為族中長老,無可能一而再,再而三放任你兩兄妹。」

伊藤又二道:「本多忠言,依照族中規矩,襲擊長老即代表叛逆不死鳥族。」

伊藤若一彷似出於好心,語氣轉為溫和回應:「念在同族情誼,還有你對本族有一定貢獻,我以長老之名,正式驅逐你,永永遠遠離開本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