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不死鳥(七)

伊藤一念閉目,道:「既然五大長老已經集齊各種證據,我亦無謂多言。至於忠言,只要你離開不死鳥族,我可免你一死。」

伊藤若一微笑道:「族長大人英明。」正想向本多彩香問罪,本多忠言便把本多彩香拉開,先發制人,將龐大戾炎湧向伊藤若一和伊藤又二。伊藤又二的武士刀從未收起,將清藍色的水靈力依附於上後再以數刀斬開戾炎,可是當斬開戾炎之後,卻見兩兄妹已往部落邊逃跑。

伊藤若一道:「追!」其餘四大長老也馬上追趕兩兄妹。伊藤若一餘光瞧向一動不動的伊藤一念,心中不禁一沉。要是剛才族長願意出手,兩兄妹連屍體也不剩,又豈會像現時般需要五大長老同時出手去追捕二人。

伊藤一念深遠地看著眾人跑去的方向,不禁輕嘆:「生死,就靠你兩兄妹氣運如何。」生死有命,本多彩香雖然並非受上天眷顧的人,但也許本多忠言身上所懷著的王之氣息和大氣運能讓他們逃出生天。



本多忠言雙手抱起虛弱的本多彩香,一邊拼命飛翔,一邊躲避背後眾人的追擊,只可惜他們與五大長老之間的距離越來越接近。本多彩香知因為自己才讓本多忠言的速度減慢,此時此刻,叫她如何再強忍自己感情,只能依偎在哥哥的胸膛上,細道:「哥,你放下我,連同我的生命活下去!」

本多忠言從不違背自己本心,亦因此在短時間之內覺悟成為初階三門者。若要他在此拋下自己的最愛、令自己依然感到生存的人,他寧願死,道:「沒可能!」

本多彩香哭成淚人,對於自己的軟弱無力痛心疾首,不欲讓自己連累最愛的哥哥,畢竟,她深信哥哥的將來定會有一大成就,絕不能因自己斷送生命,說:「我求求你了,哥。」

本多忠言皺眉道:「我絕對不會放棄你!」感到五人開始追上自己,馬上飛到懸崖邊,放下本多彩香,雙目細帶溫柔凝視她,微笑道:「妹,你趁機回復體力,然後離開日本。」

「哥!我不會⋯⋯」



本多忠言道:「妹!照我說話做,乖。」撫摸本多彩香的秀髮,想到這可能是最後一次看見妹妹,甚至以後再無機會照顧她,心中亦不禁低落,只是他沒有表露於外。輕吻妹妹的額頭之後,他便轉身衝前,全力湧起自身高傲氣勢,那氣勢洶湧地壓制面前的五大長老。

感到這氣勢之磅礡,伊藤若一亦不禁吞嚥,同時湧起地凰氣勢抗衡,心忖:「竟然連他也如此強大?」其他族人稱他與中階三門者只差一步,為伊藤一念之下第一人,但如今本多忠言竟擁有與自己看齊的能力,讓他心中一驚。同時,伊藤又二散發水藍氣勢一同抗衡高傲氣勢,為其餘三大長老護航。

待五人也來到面前,本多忠言無情道:「伊藤若一、伊藤又二、伊藤本田、伊藤文太、伊藤大雄,你們五個人,一定會後悔。」

伊藤文太拔出一雙太刀,架勢凌厲,眼神兇悍,雙刀鋒利無比,道:「狗口長不出象牙。」

伊藤本田冷道:「呸,死到臨頭還大言不慚。」手戴黑色手套,手套表面粗糙無比,鑲嵌各種尖銳金屬,中拳定必皮開肉裂。而伊藤大雄則手持一雙短鐧,剛烈強橫。



伊藤若一此刻殺意盡現,毫不保留說:「本多忠言,後悔的人將會是你。以你如今實力,根本無可能以一敵五。」

本多忠言戴上一雙秘銀戒,步步走向五人,道:「只憑初階三門者和高階二門者的一門之差,我可以保證,在我死之前,三位長老亦會陪我上路。」

伊藤又二脫下身上衣服,上身赤裸,露出結實如鋼的肌肉,臉帶鄙視道:「秘銀?哼,竟用旁門左道。文太長老、大雄長老、本田長老,跟隨我一同出擊!」話畢,他便手握武士刀,率先衝向本多忠言,三人亦隨後而上。

初階三門者對高階二門者有絕對優勢,除因靈力質量的差別,更因氣勢的出現,二門者受到氣勢影響,戰力大大減低,因此三門者才被譬為離開凡人的第一步。而伊藤又二此舉是要令三名長老一直處於自己的水藍氣勢範圍內,減少高傲氣勢對他們的影響。

不過,身經百戰的本多忠言豈會不知伊藤又二的想法,眼看四人凶狠地衝上前,他先以弧形路線暫且避開伊藤又二靈如活蛇的武士刀,以戾炎搶攻後面三名長老。不過此時伊藤若一已經上前,以一記直拳打散戾炎,更將本多忠言趕去後方,而伊藤又二亦已回身斬擊。頓時,本多忠言被五人圍堵。

此陣有如請君入甕,先以三名長老作為誘餌,再以伊藤若一上前格檔,中止本多忠言的突襲,然後伊藤又二回身斷去回頭路。五人殺氣騰騰瞪著站在中間的本多忠言,伊藤若一冷笑道:「哈,我以為沒那麼容易包圍你。」

「本來的確沒那麼容易,不過,我正想站在中間。」話畢,本多忠言爆發一陣瘋狂殺意,早儲於秘銀戒內的靈力當下湧出,生成一股龐大戾炎向四周爆發,威力彷如高爆彈,逼得眾人後退。同時,他一步踏出,向伊藤文太狠說:「一門之差,你到底明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