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一九六八年的千闕與少姻(二)

紀德:「人只有鼓起勇氣,告別海岸,才能發現新的海洋。 」
“Man cannot discover new oceans unless he has courage to lose sight of the shore,” A. Gide once said.

千闕閱人無數,知大傻只是外表粗獷且言語粗俗,但內心簡單善良,心想:「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總是讀書人。」有禮道:「大傻哥,你好,聽八哥說,我是上黎做屈紥的部份。」

大傻雖然看去吊兒朗當,可是一做事時,臉容頓變認真,而雙臂粗壯,便知在這行已待上不少年頭,笑說:「屈紥是吧,過來好好學習。你媽的記得要小心做事,我們所做的事,並不是低下工作,我們是把這建築做得穩固。隨便做事,真的會死人的,知不知呀?」

當年紥鐵全靠人手,因為購買工具需要大量金錢,那時工人薪金低微,香港亦有大量低學歷的男人,於是整個行業大多不購買工具,反正應徵的人數一定比所需要的多。雖然六七十年代正值香港建築業的黃金時代,但作為前線的工人大多被榨壓,有的會拖欠薪金,甚至長達數月,有的會先發一定薪金,待完成更多工作之後才交還尾數。



而由於方便計算,薪金大多以日薪計算。那是香港的黃金年代,亦是毫無法律保護低下階層的年代。

大傻拿起一枝約手指粗的鐵枝,輕輕量度鐵柱和鐵柆之間的長度,用盡九牛二虎之力壓向已固定好的鋼筯,花上不少時間才把鐵枝強行屈成九十度,喘氣說:「呼,看到了沒有?只要用力足夠,這樣屈成九十度,做三次,就剛好做出一個正方形,之後我們就可以再用其他鐵線將鋼筯和鐵枝綁緊。好,你試試做一次。」

千闕拿起那已屈成九十度的鐵枝,拼在鋼筯之上,實在完美,不禁慨嘆大傻的做事經驗。大傻見此得意洋洋,再次拿出香煙,燃點後,呼出白煙,催促千闕:「快點吧,待你做完一次,教你上鐵絲後,我就差不多去喝茶。」

千闕不解問:「上班去喝茶?好吧。」憑其超人的視力和臂力,精確而輕鬆地在數秒內把那鐵枝屈成九十度,更把鐵枝屈成一個完美的正方形,笑說:「是這樣嗎?大傻哥。」

大傻見此,實在太過驚訝,吸得太大力,竟把整枝香煙吸進口中,那燒著的香煙灼得令他馬上吞出,結果又掉在十多米下的地面,狂咳不停。千闕見他如此,問:「我做錯了嗎?」



大傻呆望千闕,本已覺得他有一份無形氣魄,初時以為只是錯覺,但當親眼目睹他竟能輕鬆地將鐵枝屈成如此,暗忖「媽⋯⋯媽的,我是老眼昏花嗎?」摸著那屈成正方形的鐵枝,屈曲的位置沒有作假,不禁生出一身冷汗,全身不禁顫抖,不斷吞嚥唾液,呆道:「嗯,你沒有做錯。嗯,呀⋯⋯請問,那個,怎樣稱呼,大俠?」

千闕忽然想起自己過於輕鬆,應要學習大傻般,扮似吃力辛苦,一怔之後,只好苦笑:「大俠?不不不,我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升斗市民,我叫千闕。」

大傻看到四周的工人亦已出發,突然向千闕跪下,嚇得他不知所措,說:「千闕大俠!你可不可以教我武功呀!求求你,我從小到大,都好嚮往中國的功夫,什麼降龍十八掌、倚天劍法、九陰真經、九陽真經等等,一看就知你剛才是用了內功心法,嗚呀!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讓我遇到了!是世外高人呀!」

大傻忽然對千闕極度崇拜,叫千闕不知如何應對,只能苦笑:「你別這樣麻,大傻哥。」

大傻雙眼發光發亮,盡帶仰慕,說:「咦!難道剛才大俠用的是輕功?難道是水上飄?還是步步飛?還是傳說中的壁虎功?求求你啦!大俠!教我一點點就好!」



千闕知突破解門和破門之後,身體質素已超乎常人,身手敏捷,飛簷走壁已非難事,只不過成為門者卻無法傳授,只能靠自己領悟。

那個時代,不少人因為受到不同的武俠小說影響,愛上武功,愛上俠義,更有的專誠去到中國少林寺或武當山希望能夠習武。這些事情或許在別人眼中幼稚得很,可是做自己喜歡的事,追求自己的夢想,從來都不是幼稚。

千闕眼見大傻一直跪著,而且雙手抱著自己左腳,實在無可奈何,苦笑:「好啦好啦,我嘗試教你,不過此事,你一定要守秘密。」大傻樂得大跳,笑容雀躍而天真爛漫,與那粗豪樣子極為不配,可是亦代表他確確實實打從心底興奮。

千闕才知道自己真的要好好學習如何在這個世界像平常人般生活,以為自己與正常人無異,才發現習慣難以改變,說:「要成為門⋯⋯咳,武者呢,就最緊要講求悟性。需要領略到體內的靈⋯⋯咳,真氣。你試下今晚回去,屈膝而坐,靜靜感受一下自己體內的真氣,就像這樣。」

千闕把極少量靈力注入大傻體內,大傻頓感一道溫和真氣走遍全身,登時驚訝不已,既興奮又感動,幾乎大哭,說:「我感到⋯⋯是真氣呀!」

之後整天,大傻無所不談,甚為豪氣,而且向千闕介紹眾多朋友。最後,千闕拿到工資一元五毫。這亦是他首次不靠門者界而賺的金錢,為了慶祝此事,馬上以一元在街邊買了一隻燒鵝腿,哄少姻高興。

而在千闕外出尋找工作的同時,少姻亦在家中處理家務,把家中傢私打掃得一乾二淨,一塵不染,立志要成為一個持家有道的家庭主婦。作為鳳凰族的天才,少姻可謂巾幗不讓鬚眉,無人能看輕她的實力。她驕勇高傲,來自她的聰明才智和過人戰力。



如今,少姻彷彿遇到一生之中最困難的任務,深呼吸後,立下決心,拿起那把刀,一刀刀砍去,這刀快、狠、準而利落,不需數秒已過二十九刀,面前的豆腐磚亦變成厚薄一致的三十片小豆腐。她放下菜刀,露出滿足微笑,眼神盡現溫馨,叫人神暈癲倒,心想:「呼,煮食應該難不到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