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生道:「這世界最壞罪名,是利用美麗。」 》
 

我怱怱地趕回工作室,只見Peter跟志叔坐了在會議室抽著菸在談笑風生,我隨即放下心頭大石:「好彩都仲趕到⋯⋯」我懷著顫驚的心情步進會議室,玻璃門「依⋯⋯」的一聲緩緩被推開。會議室內的空氣如被凝固了一般,兩人皆望向我。我看到Peter的臉色不太好,就像火山要爆發般,怒意深深地潛伏翻滾著。
 
「Peter、志叔。」我把頭低下來,輕輕的道。「捨得番黎啦?」Peter用手指在桌上不斷地叩著,叩出一個不耐煩的節奏。我默言不語,因為我知道我並沒有任何解釋可以拿出來。志叔見狀就立馬跑到我面前道:「徒弟仔,記唔記得我講過咩啊?有錯唔怕認,仲要衝出黎認啊!起碼比人知你有心悔改啊嘛!慒盛盛咁。」我恍然大悟,連聲向Peter道歉。
 
「再有下次就唔係咁樣了事。我唔理出面啲人做野點遲到法,係我呢到守時係最基本既事。任你再有穚都好,如果連呢小小既事都做唔好,你唔洗旨意我帶你出去做野。知道未!」Peter詞嚴言正地訓了我一頓。Peter是一個很嚴格的人,他要求每個人都要做好他的本份,包括守時這種美德。在現今許多人已不懂守時,約會食飯就「鬥遲到」,一句:「反正佢都遲架啦,有乜所謂姐。」就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我點點頭表示明確收到信息,然後開始整理手頭上的手稿。志叔卻要把我拉走: 「行啦徒弟仔,帶你去片場見識下,廢事你開工果時柒下柒下咁棟係到。」手稿被弄得滿地都是,我有點手足無措:「唔係話要同老闆傾野咩?」志叔沒好氣地說:「老闆會唔會係等你果個啊?誠仔帶完佢食飯,佢就話想帶埋啊仔去迪士尼玩下啦。啲大陸人係咁,都唔知迪士尼有咩玩,蚊滋咁細。」Peter抖抖他的西裝外套,一邊穿上一邊道:「慘得過佢有錢,套戲講緊成五千萬架。你地醒醒定定啊!」當我們一行三人在𨋢門前等𨋢時,Peter叼著一根菸準備點火,突然問:「華生,你啲普通話得唔得?」我支支悟悟地道:「OK啦⋯⋯人地聽得明掛。」


 
「講句黎聽下。」
「里猴,窩是華新。」
 
Peter跟志叔雙雙翻了翻白眼,就踏入𨋢去。我靦腆地跟在後面,決定要多練普通話。
 
這次的片場在元朗的「時光隧道」裡拍攝。
近年來這個地點都挺受年輕人歡迎,因為它在老舊中帶點夢幻的氣息。
 
用一個詞語來形容則是,很「王家衛」。


 
Peter泊好了他的RX8後,就踏入片場。這裡很嘈吵,人人都像準備打仗般,飛快地在現場跑來跑去。不同大小的攝影機在現場不停調度,數部發電機跟數支大光燈在旁已預備為現場去補光。我在拍攝的現場慢慢地觀察著,對於這新的一切都充滿著好奇感。
 
「SOUND ROLLING!C1,C2,C3,ROLLING!拍板呢!去撚左邊啊?」一個戴著賊仔帽,有點暴牙的男人在大喊著。我對志叔耳邊小聲問:「果個係咪導演啊?」志叔笑笑:「傻仔,導演唔會做呢啲野架,佢係副導黎,叫做啊飛。同Peter同期架!」
 
只見啊飛預備好所有人事後,就小跑去一把大太陽傘下,向一個坐在導演椅上的長髮鬍子大漢交代。大漢點點頭,啊飛見狀即大喊:「演員埋位!1,2,3,N ACTION!」
 
拍板清脆地應聲拍下。
 
我的心突然有點澎湃,電影這行好像很好玩。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