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sy,仲未走呀?」Tony關心地看著眼前的美女。
 
「未呀!聽日有兩份Report要交俾老細呀,我諗起碼搞到十點啦!你唔駛理我架,你走先啦。」這名叫Daisy,看起來只有二十出頭的女性,看了看手錶後,無奈地說。
 
「唔係呀?條屎忽鬼又俾咁多嘢你做?佢分明玩你啫。」Tony不忿地說,替Daisy感到不值。
 
「唉,無計啦!鬼叫我上次Annual Dinner同佢撞衫咩,你知佢出名小氣架啦!你都係快啲走啦,陣間佢見到你同我傾計,又搞埋你就唔好啦。」Daisy只想盡快完成手上的工作。
 
「咁樣呀,依家都七點啦喎,你會唔會肚餓呀,等我買啲嘢俾你食啦。」Tony和Daisy是同期進來的新人,兩人都在這間公司工作了兩年,Tony其實對Daisy很有意思,所以事事都關心著她。
 


「吓?嗯……唔駛啦,我收工求其食啲嘢得架啦!反正我呢排肥咗,當減肥啦!你走先啦,再講我就十點都走唔甩架啦。」Daisy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裝出要減肚腩的樣子,事實上,她知Tony是對她有意思的,她不想Tony太關心自己,雖然兩相處得很好,興趣也頗為相同,但Daisy總是覺得和Tony之間缺少了一份「感覺」。
 
「咁……咁好啦,你加油啦,有咩唔掂就搵我幫手啦!」Tony也感覺到Daisy對他有點若即若離,所以他也不敢太過進取,怕破壞了二人那穩定的關係,但Tony深信總有一天能夠感動到Daisy。
 
兩人對話完畢,Daisy便重新投入工作。
她不斷努力工作,一直埋首苦幹,完全忘卻了時間的流逝。
 
連續工作了兩小時的她,只感到頸肩背異常疲勞
故她放下了手頭上的工作,用力的伸了伸懶腰後,便到了茶水間沖了杯咖啡來提神。
 


在等候咖啡沖泡期間,Daisy聽到外面的辦公室範圍,突然出現了一些「吱吱!吱吱!」的聲音,感覺像是在搬動甚麼時,地板和物件磨擦時產生的聲音。
 
Daisy被這聲嚇了一跳,連已經沖泡好的咖啡也沒有理會,立即走到辦公室範圍。
 
辦公室範圍不算太大,而且也沒有障礙物會阻擋了視線,所以從茶水間的大門觀看辦公室,可以說是一覽無遺。
而正正因為這樣,Daisy在仔細觀察後,也看不出任何異樣。
 
「邊個?係咪有人喺度?」Daisy鼓起勇氣大喊,但寂靜的辦公室裏只有她的聲音在迴蕩著,沒有其他人回答她。
 
她硬著頭皮,在辦公室裏走了一圈,也仔細檢查了老闆們的房間,並沒有發現任何東西。


 
「太攰啫,太攰啫,唔好自己嚇自己。」Daisy回到茶水間,喝著那稍為變涼了的咖啡,邊安慰著自己。
 
就在清洗她的杯子時,她又聽到辦公室傳來「吱吱!吱吱!」的聲音,這次的聲音看來比之前更接近茶水間。
 
Daisy立即放下杯子,以最快的速度跑到辦公室,但情況跟剛剛的一樣,並沒有任何發現!
 
Daisy開始感到有點不妥,匆忙洗好杯後,便回到座位,專心把工作完成。
而在工作途中,她總感到有股奇怪的視線在凝視著她,但她非常肯定辦公室內沒有其他人存在。
 
「終於走得啦!有怪莫怪呀,我都係留喺度做嘢啫,有咩得罪我同你講聲唔好意思啦!」Daisy把工作完成後,看了看錶,已經過了晚上十點,獨自對著空氣說了「唔好意思」之後,Daisy趕緊離開了辦公室。
 
由於Daisy工作的地方,是荔枝角那邊的舊式工廠大廈,所以同時存在普通的客用升降機和需要自行拉閘的貨運用升降機。
 
「今日啲Lift咁鬼慢架!」Daisy離開了辦公室後,在等候升降機期間,她不斷重覆按著升降機的開關,仿佛這樣升降機就能快點到來。


 
突然間,Daisy又聽了「吱吱!吱吱!」的那種聲音從公司裏傳出來。
她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回過頭來,幸好,沒有甚麼奇怪的東西出現在她眼前。
 
「太攰啫,太攰啫,無嘢嘅,唔好自己嚇自己!」Daisy在心裏安慰自己。
 
「轟隆!」還在失魂狀態的Daisy,被背後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跌坐在地上。
 
這是貨運用升降機同達樓層並停頓時所產生的聲音,這聲音在這寂靜的晚間裏,像被放大了數倍一樣,刺激著Daisy的耳膜,使她的心臟跳動得愈來愈快。
 
本應是這麼正常的事情,在這時間顯得格外可怕。
跌坐在地上的Daisy,心裏正感到奇怪,一般在這種晚上,貨運用升降機應該停止了運作,不應該在這時候上來的。
 
而更嚇人的,在升降機裏,傳來「咔擦」的聲音,那是升降機門被打開時,所傳來的響聲。
 


Daisy被嚇得雙腿發軟,別說站起來了,就連聲音也發不出來。
那厚重的鐵閘,隨著那「咔擦」一聲,慢慢的被推開了。
 
Daisy害怕得緊閉雙眼,身體不由自主的往後退,她感到某樣東西,正從貨運用升降機慢慢接近她。
 
「咦?謝小姐,你做咩坐咗喺地下嘅,無事呀嘛?」一把比較年長的聲音,似是向Daisy發問。
 
Daisy慢慢打開雙眼,然後她感到眼前出現一道強光,害她一時間未能看清楚前方。
數秒後,雙眼開始習慣了那種光線,她才發現,站在她面前的,不是甚麼妖魔鬼怪,而是大廈保安達叔。
 
「謝小姐?你無事呀嘛?」達叔見Daisy沒有回應,再次詢問。
 
「吁吁!吁吁!我無事,可……可能未食飯,有啲見暈啫。」Daisy當然不會對達叔說出實話,要不然她明天可能會被整座大廈的人取笑她如此沒有膽量了。
 
「哦,咁就好啦。係喎,謝小姐你咁晏都未走嘅?又OT呀?」達叔知道Daisy沒有大礙後,便跟她聊起天來,大廈保安就是這樣,跟誰也能聊得起來。


 
「係呀,啱啱做完嘢準備走。咦,係喎!點解今日部客Lift唔郁嘅?平時夜晚好快上嚟架?」Daisy向達叔查問。
 
「哦,係呀!部客Lift夜晚有人嚟維修,所以咪停咗佢囉。我都係喺保安室見到個控制板先知有人要搭Lift,所以我咪開著部貨Lift上嚟囉!係喎,謝小姐你係咪走架啦,係就一齊搭Lift落去啦。」達叔解釋完後,Daisy便隨著達叔乘搭升降機離開。
 
離開了大廈後,Daisy仍然不自覺地回想起公司傳出的怪聲,但她不斷告訴自己,那只是自己太累的幻覺。
 
就在胡思亂想期間,她已由荔枝角走到深水埗運動場附近。
然後,當她快到達長沙灣的住所前,她在一條熟悉的街道上,竟看到不遠處有一攤熟食小販,正冒著熱騰騰的蒸氣。
 
Daisy輕輕按了按自己的肚子,忽然感到「咕咕」作響。
這才想起整個晚上,她除了在驚嚇中喝了一杯咖啡外,便沒有嘗到任何食物了。
 
「點好呢?唔食當減肥好無呢……但唔食嘢陣間肚餓又未必瞓得著……唉,唔理啦,食少少頂下肚啦!」Daisy正想走向那檔熟食攤販時,電話卻傳來收到訊息的聲音。
 


「衰女你返嚟未呀?我煲咗湯呀,返嚟記得飲湯先好訓呀!」Daisy看著媽媽傳來的短訊,心裏不禁一甜。
 
「我喺樓下啦,依家返上嚟飲湯。係喎,我見到有檔熟食檔呀,你地有無嘢想食呀?」Daisy發出訊息後,抬起頭並打算走向那熟食攤檔,看看有甚麼小吃,卻發現剛剛還在的攤檔竟不見了。
 
「唔食啦,你快啲返嚟啦,我幫你翻熱啲湯。」媽媽的訊息又再傳來,Daisy便不再想剛剛那熟食攤檔的事情,高高興興的回家了。
 
這晚,那熟食攤檔並沒有做成一單生意,便消失在大街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