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sy!Daisy!死咗去邊呀?」一把憤怒的女聲在辦公室內迴響著。
 
「係,Sharon,我喺度。你搵我?」剛和同事吃完午飯的Daisy,慢慢走回坐位。
 
「呢兩份垃圾你做架?」Sharon把兩大疊文件用力的擲在桌子上。
 
「吓……係,係呀?有啲咩問題?」Daisy皺著眉問。
 
「咩問題?你自己望下Report嘅公司名!我明明叫你做嘅,係另外兩間公司嘅Report,你係咪玩嘢呀!」Sharon臉上現出數條青筋,能感到此刻的她有多憤怒。
 


「吓......但你尋日明明係講呢兩間……」Daisy還沒有把話說好,Sharon便又發作。
 
「咩呀?你依家係咪想話我屈你呀?話你地啲九十後,出嚟做嘢果兩年,又唔上心又唔勤力,依家仲想推卸責任?信唔信我出Warning Letter俾你呀啦!」Sharon怒道,但言詞間明顯有心欺壓Daisy。
 
「咁……咁……」Daisy明知道她在找自己麻煩,卻不敢再說話甚麼,畢竟這種事情只是「口同鼻拗」,不會有結果,但此刻卻找不到一個合適的下台階給雙方。
 
「Sharon?咩事咁嘈呀?」一名跟Sharon差不多年紀,大約三十多四十歲的女士走來,她正是公司的老闆之一,Kinki。
 
「Kinki,Daisy佢無跟我指示做嘢囉!我尋日明明叫佢準備力生公司同建華公司嘅資料,要佢今日交俾我。點知佢就準備咗另外兩間公司個report,仲諗住將個責任推落我度,我咪好聲好氣同佢講囉。無咩嘅,小事嚟啫。」Sharon對著Kinki,演譯出來的簡直是另一個版本,其他同事都不禁為之側目,卻又不敢貿然開口。
 


Kinki聽過後,她拿起文件看了看後,便說:
「我記得力生同建華公司,好似係下個月嘅Project嚟喎。Sharon,點解你咁早就要呢份Report嘅?會唔會中間有咩誤會?」
 
「吓?無,我諗住早少少睇定啲資料啫,你知啦,啲新人做嘢好易有甩漏架嘛。早少少叫佢做,我為好Ja,Daisy你話係咪啦?」Sharon看著Daisy,很想答一句「係呀」來完結這場鬧劇,但她又不太甘心吃下這隻「死貓」。
 
三人一時間都沒有說話,旁人也只能靜靜觀看,不敢作聲。
 
Kinki繼續觀看手上的文件,才再對兩人說:
「呢兩份Report做得唔錯,如果我無記錯嘅話,呢兩間公司下個星期都有Meeting。咁啦,Sharon,Daisy,呢件事唔錯都錯咗啦,就錯有錯著,Daisy你負責下星期同個客開會啦!反正你一定比其他人熟呢兩間公司嘅情況,有無咩問題?」
 


「無……無問題!我會俾心機做架啦!」Daisy聽到後,自然感到高興。
 
「吓?咁力生同建華咪無人負責囉?Kinki,呢啲小事你都係交返俾我處理啦!」Sharon嘴上裝作無事,實際卻對Kinki毫不賣帳。
 
本應已經建好的下台階,Sharon卻一下子摧毁了它,看來Sharon是不肯輕易放過Daisy了。
 
就在這種劍拔弩張的情況下,Tony竟大膽地開口了:「其實……力生同建華個Project之前係我跟開嘅,我對啲資料都好熟,可唔可以交俾我去做呀?我一定會做到令大家滿意為止!」
 
Sharon聽到Tony竟敢當著她的面前幫助Daisy,正欲發作之際,Kinki搶先開口了:
「Good!非常好,公司最鍾意有膽量嘅同事,呢單Project就交俾你去做啦!不過,既然你接得手,我又交得俾你,呢個Project一定唔衰得!咁啦,你下星期整好份Report之後,就同我同埋Sharon報告,到時我地再俾建議你!Sharon,咁無問題呀嘛?」
 
Sharon眼見此次鬧劇的問題都被解決了,再不讓步只會變成跟Kinki的直接衝突,她只好說:
「好啦,既然Kinki你俾機會佢,咁我都無理由反對。不過,Tony!你要記住做得好好睇睇呀,如果唔係,我想幫你都幫唔落手架啦!」
 
最後那句說話明顯給Tony施壓,但Tony仍毫不畏懼的答應了。


鬧劇總算完場,Tony和Daisy被Kinki帶到房間中,了解最近Sharon和他們間的衝突。
 
「原來係咁……雖然佢咁做係有問題,但Daisy,唔好意思啦,暫時我都做唔到啲咩,始終佢工事上處理得好完美,我建議你都係諗辨法同佢打好關係,如果唔係,我唔救得你幾多次!至於Tony,你今日咁早雖然幫到成件事,不過之後你可能都會受到啲壓力,你自己撐住啦。好,你地出返去做嘢啦!」Kinki對兩人說完後,便吩咐兩人離去。
 
「呀!係啦,提一提你地,就算有嘢做都好,盡量唔好喺公司留太晏,呢一區……唔係咁好。」Kinki截停了兩人,說了這句話,但兩人搞不清楚是甚麼含義。
 
然後,兩人回到坐位努力的工作,就在將近放工前一小時,Daisy被Sharon帶到房中,說了好一陣子後,Daisy才垂頭喪氣的回到座位上。
 
「吁!搞掂,終於走得!Daisy,點呀,走得未呀?」Tony完成了手頭上的工作後,便走到Daisy面前。
 
「我?唉……未呀,我要整好份PowerPoint先走得呀!Sharon話聽日要模擬一次Presentation俾佢聽,我諗我又要搞到好夜啦!」Daisy無奈的說。
 
「吓?條八婆又咁對你?佢真係……」Tony生氣得說不出話來。
 
「唉,算啦,無辨法。我希望盡快做晒啦……」Daisy帶點不高興地說。


 
「咁……無辨法啦,你加油啦!」Tony怕打擾到Daisy,所以沒有說太多便準備離開了。
 
「呀,係啦Tony……今日,唔該晒你呀!」Daisy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唔……唔駛客氣,傻啦,講呢啲。」Tony沒有想過Daisy竟會對他道謝。
 
「下次……搵日我地一齊食飯啦,當……當係多謝你。」Daisy俏臉稍紅地說。
 
Tony本以為自己聽錯,再三確認後,加上對Daisy一輪的關心後,總算願意離開辦公室。
 
「好!今日要早啲搞掂!唉……希望十點前走得啦!」Daisy埋首努力工作,同事一個接一個的離開,終於,整個辦公室只剩下她一個人了。
 
就在她集中精神地工作期間,她突然聽到,辦公室範圍再次傳出「吱吱!吱吱!」的怪聲,這聲音在Daisy的工作位置上聽起來,比昨天的更加刺耳。
 


Daisy被這聲音嚇得整個人從座位上彈了起來,桌上的文件被她弄得滿地都是。
她沒有馬上撿起那些文件,而是仔細的觀察著整個辦公室,但很明顯,辦公室裏沒有任何能藏身的位置。
 
Daisy已是第二晚聽到這種聲音,她再次在心裏說服自己只是自己的幻覺。
「唔好諗啦Daisy!快手搞掂埋啲嘢就走人啦!」
 
她馬上蹲下來,把文件都收整理好後,便繼續她的工作。
但人愈急便愈亂,本來簡單的收尾過程,Daisy竟接連出錯,害她需要再次修改。
 
而好死不死,剛剛的聲音又再次響起,這次的感覺比上次更要來得接近。
仿佛就在Daisy的對面響了起來,Daisy被嚇得完全不能動彈,她只能死死的盯著電腦,心裏則祈求那聲音不要再次出現。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Daisy總算完成了手上的工作,她飛快地收拾好所有東西,便站起來拿著公事包準備離開。
但這時,那「吱吱!吱吱!」的聲音又再響起,而這次的位置,更在她的正後方。
 


她感到背上一涼,身體禁不住在顫抖著。
而雖然她沒有回頭,但她仍感到背後有甚麼東西,正站在她的背後,因為她能感受到那東西呼吸時的鼻息。
 
「呀!!!!」當那鼻息愈靠愈近,Daisy感到鼻息打在她的脖子上時,她再也抑壓不了內心的恐懼,拼命的叫了出來。
 
然後她衝到公司外面,把公司大門鎖上後,便不斷按動電梯的開關!
但她發現電梯的燈並沒有亮起來,她怕有甚麼東西會在她等候期間從公司跑了出來,在無計可施下,她選擇了從樓梯離開這座大廈。
 
幸好荔枝角這種舊式的工廠大廈樓層不高,從九樓跑下去也不會太花時間。
就在她跑到第五層的時候,在樓梯間轉角的位置,她看到有一陣亮光和聽到一陣腳步聲,她又嚇得大叫起來。
 
「咩……咩事!係咪有賊?」一把熟悉的聲線在轉角處傳出來。
 
「咦?謝小姐,乜又係你呀?」原來達叔正在巡邏,剛剛正想走到第五層時,便碰到正在下樓梯的Daisy。
 
「達……達叔……」Daisy意識到眼前的並不是甚麼奇怪的東西後,心情總算放鬆下來。
 
「謝小姐你無嘢呀嘛?呢兩日見到你都好似神不守舍咁嘅?」達叔扶起了Daisy。
 
「無……無嘢呀,可能太攰啫。咦……係喎,達叔,你知唔知呢幢大廈呢……有無發生過啲……啲奇怪嘢呀?」Daisy細想了一下,達叔在這裏工作了超過十年,如果有甚麼古怪事情,他應該會知道的。
 
「奇怪嘢?無喎,呢度咁多年嚟,除咗壞Lift,都無見過啲咩奇怪嘅人。謝小姐你係咪俾啲咩人騷擾呀?係嘅我幫你睇緊啲人出入啦。」達叔捉不到Daisy的問題。
 
「唔……唔係人呀……啫係呢,我做嘢果層,或者其他樓層,有無啲奇怪傳聞……啫係,果啲嘢呢?」Daisy大慨不想提到「妖魔鬼怪」這些詞語,人就是這樣,總是下意識地避開這些神鬼論調,不想喧之於口。
 
「哦……哦!你係話……果啲嘢呀?放心喎謝小姐,我喺度做嘢十幾年,乜事都無,何況呢幢大廈無出過啲咩意外,唔駛擔心。不過……謝小姐你唔好怪我多口,我見你氣色唔多好,如果你有時間,去廟宇度求個籤好啲喎。」達叔總算意會到Daisy的問題,還給了她一些建議。
 
「咦,乜達叔你學過睇相嘅咩?」Daisy和達叔來到地下。
 
「我邊有學過呢啲嘢呀?不過人老精,鬼老靈,去到我呢個年紀,對呢啲神怪嘢點都識少少嘅。下次謝小姐你又加班嘅話,可以打落嚟管理處,我可以上嚟陪你落樓架。」達叔慈祥地說,仿佛當了Daisy是自己的女兒一般。
 
「唔該晒你呀達叔,我走先啦!呀......頭先果啲嘢呢……你可唔可以應承我唔好同其他人講呀?」Daisy有點尷尬地問。
 
達叔肯定的點了點頭,Daisy便笑著的離開了大廈。
 
「唉,又搞到咁鬼夜!個肚又開始餓添,唔知阿媽有無留啲嘢俾我食呢?」Daisy看了看電話,已經是晚上十時半了,她給媽媽傳了個訊息,換來的只是一個交叉手勢的emoji。
 
Daisy知道沒有東西可吃後,她肚子裏像在抗議一樣,「咕咕」作響。
就在她想著應該吃些甚麼的時候,她來到了昨天經過的街道,然後,她又看到了一攤冒著熱氣的熟食攤販,感覺就像在等待她的來臨一樣。
 
「太好啦,有救啦今次,唔駛餓親!」Daisy高興的向著熟食攤販走去。
 
看來,這晚她不用餓著肚子睡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