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sy慢慢的走近那熟食攤檔。
說也奇怪,雖然Daisy住的屋邨不算多人,晚上會顯得更為冷清,但也不至於像此刻般,四周寂靜得像沒有任何生物存在似的。
 
Daisy卻好像沒有注意到這奇怪的狀況,只是高高興興的走到熟食攤檔旁邊,大慨因為她實在是太肚餓了吧。
 
來到熟食攤檔旁邊時,Daisy原本興奮的心情稍為冷卻,因為在她眼前的,除了冒著熱氣的腸粉和那些搭配食用的醬料外,便沒有其他小吃了。
 
「搞錯呀,連燒賣都無!早餐已經食腸粉架啦,夜晚又食……算啦,唔食啦!一晚半晚,餓住瞓算!」Daisy心裏這樣想著,正欲離去。
 
而在照顧攤檔的老人,在Daisy正要離去的時候,剛巧打開了那半掩的蓋子,把新的腸粉加進蒸爐內。


 
在蓋子完全打開後,那些蒸氣立即瘋而出,更有趣的是,那些蒸氣像有生命般向Daisy湧了過去。
 
當大量蒸氣襲向Daisy,她馬上感到一陣未曾感受過的香氣,使她停下了腳步,死死盯著眼前的腸粉,唾液更不自覺的從嘴角流了出來。
 
「無理由架,點解會咁香嘅,明明只係普通嘅腸粉……好似係肉香?又好似係其他嘅香氣!反正都肚餓……唔理啦,試下啦。」Daisy用手抹走了嘴角的唾液,再向攤檔走近了點。
 
當她準備購買腸粉時,她這才注意到在照顧攤檔的老人的模樣,然後不禁嚇了一跳。
 
只因眼前這名老人,除了佈滿皺紋和老人斑外,其餘部分要不是一個又一個凹陷的小洞,便是一些微微突出,像腫瘤般的東西。


 
老人的嘴角和鼻子,則有著明顯的傷疤,卻曾被甚麼割破了似的。
頭上則戴著一頂冷帽,可以想像得到,這老人大慨為了遮掩頭上的某些東西,所以才在這熱得要死的天氣下,還戴著冷帽。
 
而更令Daisy感到驚嚇的,是這個老人的眼睛,右眼雖然跟普通人一樣,但左眼裝著的是義眼,在夜晚的燈光下顯得格外詭異!
 
Daisy絕對不是那種以貌取人的人,只是,眼前的老人容貌實在太過有衝擊性,所以她也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老人似乎終於注意到Daisy的出現,便開口說:
「小姐,係咪買豬腸粉呀?」


 
老人對著Daisy微笑,但不知道是容貌的影響,還是有其他原因,這老人的微笑看得令人心寒。
 
Daisy回過神來,提醒自己不應這樣看待這位老人,況且她只是來買東西吃,不用這麼在意。
 
「咳咳……係呀,我想買腸粉,點賣呀?」Daisy清一清喉嚨後,便說。
 
「豬腸粉五蚊三條,十蚊八條。」老人緩慢地說,聲音雖不至於刺耳,但聽起來就是令人不太舒服。
 
「咁……我要五蚊得啦。」Daisy只想盡快買好後離去。
 
「好,多謝。係喎,你要咩醬呀?啲醬好好食架!」老人接過了錢,便開始拿起那剪刀,那清脆利落的剪刀聲,使那白滑的腸粉變成一小段。
 
每當剪刀碰到那一條又一條白滑的腸粉後,那香氣再一次向Daisy襲來。
 


「我……我咩醬都要。」Daisy輕輕抹走嘴角上的唾液,恨不得馬上把腸粉放進口裏。
 
老人把那些醬汁倒在腸粉上,每種醬汁都比Daisy見過的還要吸引。
血紅色的甜醬、帶點橙色的辣醬和那散發著誘人香氣的麻醬,全都牽引著Daisy的食欲。
 
好不容易才等到老人把腸粉都包裝好,Daisy馬上接過那袋誘人的腸粉,跟老人說了聲「唔該」,便離開了。
 
看著漸漸遠去的Daisy,老人再次露出詭異的笑容,並小聲說:
「你會忍唔住再幫襯我架啦!我會等你!」
 
然後,才走到了一半的Daisy,實在忍受不了那誘人的氣味。
她在附近的公園,找了個位置坐下來慢慢品嘗。
 
此時的她,並沒有注意到公園裏竟缺少了那些屋邨常見的街童,也不見那些愛在晚上運動的居民。
 


但這些都無阻Daisy進食腸粉的欲望,她打開了袋子,那滿溢的香氣馬上撲向她的鼻子。
她拿起了一條腸粉,那些醬汁纏在腸粉上,比剛才更加誘人。
 
她把腸粉放進口中,增添了醬汁的腸粉,令Daisy忍不住一條又一條的放進口中,如果有人看到,應該會懷疑她要不多天沒有進食,要不便會懷疑她是精神有問題的。
 
因為這時候,她的食相異常恐怖,不但面容有點扭曲,而且唾液和那些醬汁不斷從她嘴角流下,弄得滿面都是,看起來好不恐怖。
 
數分鐘後,她把腸粉都吃完了,然後竟拿起袋子,用舌頭貪婪地舔著袋內殘餘的醬汁,實在想不到這是一個平日端莊美麗的二十多歲的女子能做出來的事。
 
「吁吁!好食!好好食!」她那失神的狀態維持了大約五分鐘,並持續說著同一番說話。
 
在神智回復後,她才驚覺自己的臉上竟然髒兮兮的,她拿出手袋裏的手帕清潔著臉上的污跡,心裏卻仍然回味剛才的滋味。
 
「原來腸粉係咁好食嘅,我真係從未食過咁好食嘅嘢,好想再食添……」這個念頭在她腦海內不斷徘徊著,使她忍不住回去剛剛的地方,希望能多吃一點。
 


「咦?唔見咗嘅?唔通走咗?咁我咪無得食囉……」Daisy回到剛剛的那個地方,卻發現那攤檔已經不在了,她只好懷著失望的心情回家去。
 
這夜,雖然Daisy有吃到東西,但她卻完全沒有任何裹腹的感覺。
相反,她徹夜難眠,心內總是感到癢癢的,沒有一刻不惦記著那腸粉的滋味!
 
然後,不知不覺間,她終於沉沉睡去。
而少有作惡夢的她,這天晚上,卻夢到可怕的一幕。
 
在夢中,她在街上尋找著那檔美味的腸粉攤檔,找了良久後,她總算發現了一間房子。
 
站在房子外的她,只見很多白濛濛的蒸氣不斷從房子內冒出。
她不小心吸入了那些蒸氣後,不禁精神為之一振,因為這種香氣她是不可能忘記的,這正是那腸粉的誘人香氣。
 
她發現屋子的窗並沒有鎖上,在屋外猶豫了好一會兒,她決定偷偷進去屋內,希望能再次品嘗那美味的腸粉。
 


當她進到屋企,她隨著那些氣體一路走去,並來到一個像是廚房的地方。
她能隱約看到一個人影正在裏面,她直覺上認為這個人影正是那老人。
 
當她想進去打聲招呼並要求再次品嘗那些腸粉時,她竟發現,那老人正用刀把她的皮一塊一塊的慢慢割下來。
而在那些被割下的皮膚,正落在一個巨大的蒸爐裏。
 
而那老人在割皮的時候,所流下的血液,則儲在一旁的大膠桶裏,這膠桶看來是製作醬料用的。
Daisy瞬間聯想到,那是用來製作腸粉的甜醬。
 
這時的她,已嚇得六神無主,要不是她用雙手奮力的掩著自己的嘴巴,恐怕已經大叫了起來。
 
她已不敢再看下去了,她慶幸的是,那老人還沒有發現她的存在。
於是,她轉過身來,打算偷偷離去。
 
她一步一步,盡量不發出任何聲,慢慢的離開。
但那老人,卻不明所以的出現在窗旁,拿著一把刀子等待著她。
 
只見老人雙臂已經變得血肉模糊,但老心卻仿如無事般,一步一步的靠近Daisy。
Daisy此刻再也按耐不住,用盡全力大叫起來並轉身逃跑。
 
她在房子裏不斷奔跑著,來來回回的,就是找不到出口,結果又回到了廚房。
之後,她突然感到眼前一黑,便暈死過去。
 
再次醒來時,她發現自己正光著身子,躺在廚房的某個地方。
而那老人則在一旁磨刀,察覺到Daisy清醒過來後,她拿起刀子,來到Daisy的身旁。
 
Daisy感到自己早已淚流滿面,下體亦出現失禁的現像。
她不斷奮力的搖頭,想阻止老人對他做些甚麼。
 
但老人只對她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口,刀子便毫不留情的削下Daisy手上的一層皮膚。
 
Daisy感到強烈的痛苦,並感到大量血液流出體外後,便又失去了知覺。
 
­「唔好呀!!!!!!」Daisy用盡力氣的叫了起來!
 
「做咩事呀?係咪有賊?」房門被推開後,只見一男一女從房外走了進來。
 
Daisy定一定神,看了看眼前的人,再看了看四周,才發現自己還身處在房間中,而那兩張熟悉的臉孔,便是她的父母。
 
Daisy的父母緊張地看著Daisy,深怕她出了甚麼意外。
 
Daisy在回過神來後,才不好意思的對他們說:
「無事啦,我……我發惡夢啫!唔好意思,嘈醒咗你地。」
 
「哦,嚇死我,仲以為有賊添。」父親鬆了一口氣。
 
「無事就好啦。阿女你呢排係咪太攰啦,發惡夢都有嘅?等我幫你執啲中藥調理下啦。同埋依家都唔早啦,你抖多陣都好起身啦!」母親關心了Daisy一會後,便和父親一起離開了Daisy的房間,繼續準備早餐去。
 
Daisy冷靜下來後,看了看鬧鐘,原來才早上七時。
「我又會發埋啲咁嘅夢都有嘅……唔通真係太攰?算,沖個涼醒下神先!」
 
到底,那個夢真是Daisy太過勞累所致,還是有甚麼暗示呢?
又或是……那其實並不是一個夢,而是真實發生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