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浴室享受熱水澡的Daisy,在熱水的洗滌下,總算暫時忘卻了一切,疲勞的感覺仿佛一掃而空。
 
就在她用沐浴露洗擦身體的時候,她不禁輕聲的抱怨:
「唉,啲皮膚又差咗……真係要考慮下轉工,再係咁加班落去,我啲皮膚肯定唔駛要!到時變剩女點算!」
 
她輕輕撫摸著自己的肌膚,雖然仍是那般的嬌嫰,但細看之下,那手上的毛孔,好像正在慢慢擴大似的。
 
「Daisy,你點做嘢架?你唔係諗住咁樣同個客present呀?再做過!」Sharon聽過Daisy的報告後,又開展了她嚴厲的評批。
 
「吓……但我已經參考咗之前同事嘅做法,同埋我都根據呢兩間公司嘅賣點去重做啦喎,仲有……」Daisy嘗試解釋。


 
「咁咪就係唔掂囉!參考之前做法,咁我駛咩交個Project俾你呀,求其搵個人做咪得囉!你話咩公司重點,我睇唔到喎!出去用你個腦諗下點做啦,聽日星期五,你今晚好同我死掂佢,聽日做個令我滿意嘅Presentation!出去!」Sharon擲下Daisy用了一整晚做出來的成果。
 
Daisy被Sharon連日來的折磨,早已令她身心俱疲,要不是她僅餘的一點傲氣,再加上她明白,在Sharon面前示弱只會令她的處境變得更悲慘,她可能已經在經Sharon面前哭了。
 
「Daisy,你入一入嚟。」剛被Sharon釋放的Daisy,轉眼又被Kinki叫了進房內。
 
「坐啦!點呀,仲頂唔頂到呀?」Kinki向Daisy送上一杯熱茶。
 
「我……我無嘢呀。」Daisy接過熱茶,呷了一口冷靜情緒。


 
「唔駛扮無事喎,Sharon咁大聲,全公司都聽到啦!係咪好辛苦呀?」Kinki溫柔的問,卻不知在想些甚麼,怎想也不認為她是會特意去關心下屬的人。
 
「我……我真係無事。總之我一定會做好個Presentation,唔會令公司失望!」Daisy隱約猜到Kinki並不是真的想聽她在抱怨,所以並不打算把心底話說出來。
 
「哈哈,好,我鍾意你!呢啲咁嘅事,我後生打工果陣都經歷過,但唔駛理架,做好自己,做出成績,咁到時自己話事,就唔需要再聽人支笛啦!」Kinki滿意地微笑。
 
「嗯,我明白,多謝你鼓勵我。」Daisy暗自慶幸剛剛沒有忍不住向Kinki訴苦。
 
「唔駛多謝。我都唔係特登想鼓勵你,我只係想睇下我有無睇錯人啫。同埋順便同你講下,嚟緊公司會喺內部晋升新人,名額就只有一個。同你同期入嚟嘅,我就睇好你同埋Tony,仲有Katy都唔錯,可惜佢無咩上進心。所以今次你同Tony都有Project喺手,好好把握呢個機會,唔好令我失望呀!」Kinki拍了拍Daisy的肩膊,仿佛很看好Daisy,但Daisy心裏明白,這只是公司常用的一種手段,令員工更加努力工作而已。


 
不過,晋升的機會卻不是假的,不論Kinki用意為何,這對Daisy來說也是一個機會,所以她心裏暗自叫好,她絕不會輕易認輸。
 
「好啦,你返出去做嘢啦。呀,幫我叫Tony入嚟啦。」
 
Daisy叫了Tony進Kinki房後,她便又埋首工作,她相信自己一定能撐過去的。
 
又一次來到晚上七時,但這晚卻有點不同,因為Daisy不再獨自一人,Tony也跟她一起留在公司裏加班,似乎是聽了Kinki的說話後,Tony也留在公司裏處理交給他的兩個Project。
 
又過了一段時間,大約晚上九時左右,Tony走近Daisy:
「好攰呀,你做成點呀?」
 
「我做得七七八八啦,你呢?今日又會留低OT嘅?」Daisy試探地問。
 
「無呀,我諗今日Kinki都有同你講架啦,嚟緊會有Promote嘅機會,咁我咪想盡量做好啲囉。」看來Tony無意隱暪和Kinki的對話。


 
「係……係呀?咁咪好囉……」剛剛的試探使Daisy有點心虛的感覺。
 
「哈哈,你講咩呀?Kinki話你都有機會,總之,一齊加油啦!」Tony笑說,那笑容令Daisy更感尷尬。
 
「哈哈,好呀!係喎,我去沖咖啡,你飲唔飲呀?」Daisy說。
 
「好呀,多奶走糖,唔該晒你,我落樓下食支煙先。」Tony說完後,便離開了公司,Daisy則進了茶水間。
 
在沖泡咖啡期間,Daisy聽到了「踏踏!踏踏!」的腳步聲,正慢慢向她接近,她猜是Tony回來了。
 
「咁快食完煙啦?你杯咖啡就得啦,多奶走糖係咪?」Daisy專注地等待著那杯即將沖泡好的咖啡。
 
然而,她沒有得到任何回應,但腳步聲卻愈靠愈近,離她大慨只有五六步的距離吧。
 


「搞掂!嗱,你杯咖啡!」Daisy拿起兩杯咖啡,然後回過頭來,才發現身後根本沒有任何人。
 
她拿著兩杯咖啡,呆呆的凝視著前方,腦海裏開始充斥著奇怪的想法。
 
各位可曾想過,甚麼樣的東西才會使大家覺得害怕?
若硬要說,最恐怖的並非任何已存在的事物或任何妖魔鬼怪,最恐怖的東西早已存在於每個人的思想中。
 
基本上,再豐富的文字,再真實的影像,都及不上自己的腦袋所能描繪出來的東西。
再加上,當你意識到害怕之時,你的腦袋自然會替你想像出你最害怕的場景。
 
此刻的Daisy,綜使眼前甚麼都沒有,但連日來的疲勞和公司裏怪異的聲音,早已深深的恪印在她的腦海內。
所以她的身體開始不自覺的在發抖,額頭上不自覺滲出的冷汗,更印證了她此刻的恐懼。
 
在她快要被這種無形的恐懼侵蝕之際,一把聲音卻拯救了她。
 


「哇,好香呀,係咪沖好咖啡啦?咦,Daisy你做咩呆咗咁企喺度?」Tony進入茶水間,看見呆站著的Daisy,不解地問。
 
「Daisy?Daisy?」Tony走到她的眼前,輕輕的碰了Daisy一下。
 
「吓?Ton……Tony?你……幾時入嚟架?」Daisy從那恐怖的思想中回過神來。
 
「吓?我咪啱啱入嚟囉。你無嘢呀?你面色好差喎,係咪唔舒服呀?駛唔駛送你睇醫生?」Tony接過Daisy手上的咖啡,關心地問。
 
「無……無事……」Daisy雖然稍為鎮定,但思緒卻擺脫不了這數天內,在公司內聽到的怪異聲響。
 
「你肯定係餓親啦!成日唔食嘢就會咁架啦!嚟,快啲執埋啲手尾我同你去食飯啦!」Tony雖不知道Daisy為甚麼會這樣,但他直覺上認為Daisy不應再逗留在公司內太久。
 
然後,在Tony的催促下,Daisy快速的完成了手上的工作後,便和Tony一起離開公司。
 
在等候電梯期間,Daisy深怕會出現甚麼怪異現像,幸好並沒有發生甚麼事情。


 
兩人久違地一起去吃飯,言談間非常愉快,Daisy也非常高興。
然後,不知怎的,兩人又把話題扯到工作上,這又使Daisy憶起這數天的事情。
 
「Tony,我想問呢,之前你咪成日留喺公司OT嘅,你有無聽到過或者遇到過啲咩怪事呀?」Daisy細想了一會,終於決定向Tony查問。
 
「怪事?無喎……應該無喎!做咩呀,Daisy你唔係遇到啲咩呀?」其實Tony並不是一個迷信的人,但既然提問的是Daisy,他也只好照樣關心她。
 
「其實,呢幾日我都聽到啲怪聲。仲有……頭先我去沖咖啡果陣,我肯定聽到有腳步聲,我以為係你啦,但擰轉頭就乜都無……我……我係咪精神有事呀?」Daisy輕聲說著,深怕其他人聽到後會當她是瘋子。
 
面對這種說明,不相信鬼神的人應會直接叫那發言的人去看精神科,相信的可能會叫發言的人去廟裏求籤保平安。
 
但Tony則認真地思考了一會後,才對Daisy說:
「我諗,你有可能係壓力太大,唔夠瞓又無食嘢,先會出現一啲幻覺啫。我估你未至於精神有問題咁嚴重嘅。如果你下次真係驚嘅話,我可以留低陪你,咁你咪唔駛驚囉。」
 
這番說話使Daisy的心情輕鬆了不少,同時也使她對Tony增加了不少好感。
 
晚飯到最後,就在愉快的氣氛下結束了。
 
「好啦,咁我走先啦,聽日見啦!」Daisy笑說。
 
「等……等陣,依家咁夜,不如我送你返去啦?」Tony鼓起勇氣對Daisy說。
 
Daisy首先呆了一呆,隨後俏臉一紅,微微點頭表示答應。
 
Tony也開心得露出燦爛的笑容,兩人愉快的一起回去。
 
不知道,這一晚,他們會否碰上那極為誘人的熟食攤檔呢?